[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3日 转载)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安同发自北京 枪杀办案民警,肢解被害人尸体,人大代表成了黑帮老大,司法局长竟然是幕后同伙……你以为在看警匪片,其实,你看的是一场真人秀,秀场:山城重庆。
    
    10月19日,重庆黑帮世纪大审判进入第二周,以双胞胎张波、张涛为首的14人“涉黑”团伙被控5项罪名。两天后,杨天庆等9人“涉黑”案宣判:杨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被判处死刑。
    
    张波、张涛和杨天庆只是冰山一角,参与这场真人秀演出的有1544人之多,330多亿赃款被缴获,这几乎是重庆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因为一场“扫黑”行动,这座中国第四大直辖市正经历从未有过的阵痛:一个崛起中的西部明珠,何以成为黑帮泛滥之地?黑白两道又如何同流合污,控制重庆的经济命脉,甚至“威胁到政权的根基”?
    
    “黑老大”流变史
    
    1997年,重庆市成为中国第四个直辖市,重庆黑帮由此开始蜕变,更多地将黑手伸向经济领域,不变的是一样的凶残
    
    
    没有人一出生就是“黑老大”,但一旦成为“黑老大”都一样的凶狠手辣。
    
    在重庆市中心解放碑步行街入口处,有一个云梦阁夜总会,这里是陈明亮的“黄赌毒”据点。这位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中毕业后,进入重庆长江仪表厂工作,后又南下深圳经商,始终默默无闻。回到重庆后,他放高利贷、操纵赌场,成为横行一方的地头蛇,打击报复是其称霸江湖的丛林法则。
    
    2005年7月18日,陈明亮的手下王勇因与胡某有矛盾,便持两支仿“六四式”手枪追杀胡某,最后逼迫其写下五万元的欠条后才肯放人。有时,为了一点口角就敢杀人,陈先后制造故意杀人案件2起、故意伤害案件2起。
    
    搞“黄赌毒”需要打击报复,搞实业亦然。重庆警方公布的材料表明,涉黑团伙已经渗透到了当地的能源、交通、建筑以及粮油菜肉等各个领域。
    
    鹅公岩是重庆普通的一座大桥。2007年8月,一个名字叫做黎强的人指使手下公然在这里抢走一辆公共汽车。靠着打砸抢,短短几年,这位重庆市人大代表拿到了重庆的100多条公交线路经营权,其势力已足够影响到城市的公交命脉。
    
    重庆大渡口区政协委员王天伦,是今普食品有限公司是董事长,掌控重庆猪肉市场41%的份额。重庆周边地区的猪肉供货商经常接到今普的电话:“如果还敢送货,后果很严重”。2006年,今普“成功”进入重庆市各大中小学食堂,成为“放心肉供货企业”。
    
    时光倒退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重庆黑帮并不像今天这样有太明显的经济目的,那时候的黑帮讲义气,喜欢打架,1.62米的封曼是当时重庆黑帮最大的主角。
    
    那时,文革结束没多久,治安形势相当恶化。在当地媒体的描述中,封曼以“打架凶狠著称”,并擅于幕后策划组织。不久之后,改革开放后的第一轮严打在全国拉响,封曼未能幸免,因聚众斗殴被判刑两年。
    
    重庆黑帮真正开始蜕变是在1997年重庆市成为全国第四个直辖市之后,发展上的新机遇使得经济领域出现更多的黑手。
    
    1998年,重出江湖的封曼,开始拉拢原巴南区人大代表、巴南区经济开发管理委员会主任肖某,骗取验资和工商注册,成立自己的房产公司,由此达到“事业巅峰”。
    
    谁曾想,三年后,重庆开展直辖之后的首次大规模严打,封曼作为黑帮代表人物再次被抓。经警方查证,封曼案牵涉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46人,其中包括处级以上干部25人,他用于拉拢、腐蚀党政干部的费用达数百万元。
    
    黑白一家亲
    
    没有“白老大”的保护,就没有“黑老大”的存在
    
    封曼之后,新的黑帮人物王平、王渝男迅速崛起,警方的一些人开始成为其最大的“保护伞”。
    
    此时,文强开始若隐若现地出现在黑帮之中。这位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是“涉黑”级别最高的官员。1992年9月起,文强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担任公安系统主要领导长达16年。
    
    1996年,重庆朝千隧道发生震惊全市的枪战,王平正是其中的涉案者之一。而在此前,已经是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与王平过从甚密,在王平女儿的生日宴会上,文强公然出现。他后来的解释是王平是他培养的线人。
    
    公安子弟王渝男,上世纪90年代末期在重庆璧山县白云湖开设了一个有数十人参与、筹集赌资400多万元的“百家乐”大赌场。2000年10月底,民警突然发起袭击,冲进赌场,一位民警颈部中弹身亡。
    
    这位民警的牺牲,让王渝男的“保护伞”顿然失效,王后来被判处无期徒刑。
    
    王的落马,牵连出了众多“白老大”,包括原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原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兼研究室主任龙蜀渝、原市公安局水警总队政经保科科长汪德泉等。
    
    这时,另一重要人物开始登场,她就是文强的弟媳谢才萍。在警方行动前十分钟,她带着钱从容离去。王渝男等人落网后,她开始填补空白,利用文强的关系大肆经营赌场,并一度成为“重庆最安全的赌场”。
    
    46岁的谢才萍并没有多大的能耐,原本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地税局干部。她在短短4年时间,能成为一个坐拥十几个地下赌场的“涉黑”女老大,离不开白老大”的保护。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4月,谢才萍领导的“黑赌”组织为使其开设于黄泥塝御井茶楼赌场不被查禁,安排组织成员龚湛杰给郭胜、甘勇送去18万元,为赌场提供非法保护。郭胜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分局黄泥塝派出所副所长,甘勇时任该所民警。
    
    不但容忍犯罪行为,“白老大”还乐于充当“黑老大”的“雇主”。
    
    上世纪90年代末,陈明亮就已经有诸多违法犯罪事实,但一直安然无恙,有的举报人反而被暴力威胁、殴打、敲诈勒索。一位多年来一直控告黎强的车主表示,黎强曾当众称:“随便你们去哪里告,到处都是我的兄弟伙。”
    
    反黑背后是反腐
    
    必须根本转变“GDP崇拜”的政绩观念,才能杜绝公权部门主动扶持黑恶势力
    
    
    “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和政法干警,寻求‘保护伞’,这是当前黑社会的一大特点。”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认为,另一大特点就是,“一些黑恶犯罪头目甚至披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政治外衣,加紧向政治领域渗透,寻求‘政治庇护’。”
    
    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作为一种政治待遇,向“致富能人”倾斜,成为代表委员最重要的民意基础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指标。这一现象并非重庆独有。其实,这是一些干部“GDP崇拜”和政绩观异化的另一种表现,也是“黑老大”戴上“红帽子”的土壤。
    
    有了这顶“红帽子”,“黑老大”们等于给自己的强取豪夺披上了堂皇的外衣。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周泽认为,“打黑除恶”必须根本转变“GDP崇拜”的政绩观念,杜绝公权部门在政绩冲动下主动豢养、扶持黑恶势力;另外,也要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包括纪律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才能堵死黑恶势力向政治领域渗透的缝隙。
    
    任建明跟周的观点不谋而合。这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认为,要加强预防工作,并且作为一项长效机制对待。黑恶势力之所以存在,政府和社会两方面原因都有,但是矛盾的焦点还是政府公共权力。“如果我们经过长期努力,能够从公共权力腐败的治理开始,将廉洁问题解决得比较好的话,黑恶势力存在和发展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
    
    打黑贵在制度化
    
    运动式的司法实践是不能持久的,犯罪还会卷土重来
    
    “‘打黑’并非重庆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10月16日上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向媒体介绍了“打黑”的初衷。
    
    “老百姓聚集在政府门口,举着血淋淋的照片,画面让人神经紧张。黑恶势力拿刀砍人,就像屠户用刀砍杀牲畜,惨不忍睹。”薄熙来动容地说,“去年我们清缴刀具,大砍刀堆积如山。那不是一般的匕首,而是砍刀啊!谢才萍开赌场从中抽头,赌场开在五星级饭店,旱涝保收。这连清朝道光皇帝和林则徐都不能容忍。”
    
    不过,有律师担心它是一种运动式的执法。《澳大利亚人报》援引北京律师夏南(音)说:“这种运动式的司法实践是不能持久的,犯罪还会卷土重来。”参与“涉黑”案辩护的重庆律师周立太则担心,“打黑”行动可能扩大化。对此,重庆市检察院和法院公开表示,将严格依法办案,不会扩大打击面。
    
    重庆市检察院表示,全市检察机关要将每一起案件,办成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的铁案,对黑恶势力犯罪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坚决严厉打击。对于被裹挟参加黑恶犯罪团伙,犯罪情节较轻的人员,在与涉黑涉恶犯罪有关联的公司、企业工作,对“涉黑”组织犯罪不知情,而实施轻微犯罪或违法行为的人员,严格区别对待。
    
    重庆市高院要求,不能因为“涉黑”案件被告人的社会危害性和公众的仇视心理而剥夺被告人的应有权利。法官在审理“涉黑”人员时,要与普通刑事犯罪一样,严格遵守法定程式,严守审判中立。
    
    “黑老大们”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陈明亮:原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开夜总会、放高利贷、强索债务、操纵赌场,“样样都要得”。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王天伦:原重庆大渡口区政协委员、今普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周边地区的猪肉供货商经常接到今普的电话:“如果还敢送货,后果很严重”。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黎强: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靠着打砸抢,短短几年,拿到了重庆100多条公交线路经营权。
    
    “白老大们”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文强: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陈洪刚: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原局长,为岳村等5个黑恶团伙提供“保护伞”,收受贿赂。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王西平:重庆市煤监局原副局长,以“黑社会”手段强行吃掉一个年产值数千万的煤矿。
    
    
    重庆黑帮背后的红白链条


    
    彭长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为陈明亮、岳宁等黑恶团伙提供“保护伞”,收受贿赂。(于冬整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州一村长放言;不动用黑社会解决不了拆迁问题
  • 薄熙来打黑面目暴露:策划出租罢运的成黑社会(图)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私自纠结黑社会,暴力镇压访民
  • 武汉黑社会猖獗:当街开枪 2人被打死
  • 组织化的强盗们对维权民众滥用黑社会手段
  • 张清扬:重庆黑社会老大坐牢如度假(图)
  • 重庆1名黑社会成员潜逃内蒙古放羊被抓获
  • 贵州瓮安事件所涉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获刑
  • 中国式反黑30年:现在官员也成为黑社会组成部分
  • “人民”法院黑社会
  • 实拍:北影黑社会暴打北漂青年,警察反抓被打的(图)
  • 重庆刑释男子领导黑社会组织获刑20年
  • 重庆黑老大受央视采访 骂黑社会低级 (图)
  • 北京政府用黑社会手段逼拆强迁
  • 广州某住宅小区管理处有关工作人员对业主叫嚣:叫黑社会收拾你
  • 山东东营:为拆迁,政府勾结黑社会打砸抢(多图)(图)
  • 张清扬:黑社会犯罪居高不下,最高法院誓言深挖保护伞(图)
  • 任内黑社会猖獗,重庆司法局长文强被双规
  • 光天化日,淄博黑社会绑架妇女 岳华东虱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官商勾结雇用黑社会将李建军、白刚人头活活砍下/李庆元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黑社会打人有理 小百姓自卫有罪?
  • 青岛公安局成著名黑社会 公然欺压当地军人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高密是黑社会的天下?夏庄镇綦家村一位七旬老妇被打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正在消失的黑社会 中共仍自由享乐/郑褚(图)
  • 田壮壮应该抱怨的只是“黑社会”吗
  • 小学生揪出黑社会是十足丑闻‎/椿桦
  • 中国黑社会何以沉碴泛起/ 邓聿文
  • 薄熙来与黑社会/姜维平
  • 中国黑社会每10年进行一次质变:涉黑腐败“警匪官”三结合
  • 从汉字整形说到“黑社会”之名/羽戈
  • 太子党打黑社会 大巫捏小巫/于来山
  • 北京金泉广场业主才遭泼漆又遭恐吓电话 中共依靠黑社会辅助统治
  • 特权世袭 超越黑社会/张跃进
  • 严家伟: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 连黑社会都要有代表?
  • 黑社会在哪里,其实是明摆着的:薄熙来敢做其他领导敢吗?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李磊
  • 黑社会在党的吞吐之间/王次炤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勾结官员 “体制化”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