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临县煤矿保安砍杀村民 致4死14伤(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9日 转载)
    山西临县煤矿保安砍杀村民 致4死14伤
    村民成爱国天灵盖被打烂,现在还呆在医院里医治。
    山西临县煤矿保安砍杀村民 致4死14伤


    村民郝兔照被煤车轧烂,血流一地。
    10月19日报道 大群行凶者手持砍刀、铁锹、木棒和汽油,突袭毫无防范的村民……这并非港产古惑仔影片里的镜头,而是本月12日发生在山西临县的真实一幕。
    
     击打部位均在要害,有村民当场身亡,有人天灵盖被掀开,男女老弱皆不放过,事件中4名村民死亡,14人受伤。
    
     据了解,带队行凶者为三兴煤矿保卫科科长,当地人称“南霸天”,系临县公安局副局长亲哥。
    
     事发三天之后,即本月15日晚上,这场惨剧的主角、三兴煤矿的法定代表人、经理石某在其太原寓所离奇死亡,死因未知,民间流传着自杀和“被自杀”等多种说法。
    
     农民成爱国
    
     铁锹一下打烂天灵盖
    
     恐怖的一幕已整整过去一周,山西省临县农民李俊英仍不知晓,丈夫已和她阴阳两隔。遍体鳞伤的她躺在吕梁人民医院709病房里,因臂骨、腿骨骨折,连翻身都无法做到。
    
     在她脑海中,时刻萦绕着那场她在电视里才见过的“全武行”,但她更担心“躺在别的病房”的丈夫郝玉生;围着她的两个女儿安慰她说“嗲嗲没啦事”——— 嗲嗲是临县方言,意为爸爸。
    
     走在黄泉路上的郝玉生并不孤独。在其离世前后的短短数小时,其3个同乡———林家坪镇白家峁村的郝兔照、陈虎虎、穆晓明先后死去。
    
     躺在710病房的成爱国虽已苏醒,但却张口发不出音。成爱国的妻子杨建萍六神无主“他的天灵盖被一铁锹打开了”。
    
     满脸的伤疤,熊猫式的黑眼圈,头部缠绕的纱布厚得像个钢盔———成爱国的情景多少有些吓人,“送到医院还比较及时,算捡回一条命”。
    
     在成爱国等人所住病房外的楼道里,大批村民则在焦躁地徘徊。
    
     矿上简易房
    
     被泼上汽油熊熊燃烧起来
    
     发生这场惨剧的地点叫山西三兴煤矿,是个年产90万吨的大矿,位于吕梁市临县白家峁村附近的一条土沟内。从煤矿的办公楼到附近的离碛公路,有一条不足一公里的煤矿专用公路。
    
     2002年前,三兴煤矿一直就叫白家峁煤矿;从今年7月2日起,因产权纠纷,村矿矛盾加剧,白家峁部分村民开始进驻该煤矿,赶走了矿上的工作人员;700多村民里的120名村民则三班倒,把一个“特大号帐篷”搭建在煤矿专用公路上,晚上则住在帐篷内“防止矿上的人转移设备”。
    
     本月12日中午,正轮到成军军和白家峁村其他30多个村民“值班”。突然,附近的离碛公路上来了四辆轿车和两辆无牌的大巴。这些车辆的车门打开后,大群手持木棒、铁锹和砍刀的男子冲了出来,包围了简易房;片刻,被泼上汽油的简易房熊熊燃烧起来,冲出的村民则遭到围殴,整个现场浓烟滚滚,喊杀声、哭叫声响彻山谷。
    
     “带头打人的是附近村的李保明。”村民称,李保明是“白家峁煤矿的保卫科科长,就是护矿队长,手下都是附近村的一些地痞流氓”;“分管煤矿的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海滨,是李保明的亲弟弟”。
    
     护矿队
    
     驱车把郝兔照轧得不成人形
    
     奇袭,令猝不及防的村民乱成一团,“人家是绝对兵力,估计有一二百人”;一些腿脚利索的青年人择路而逃,跑回村里搬救兵;而行动迟缓的妇女、中老年村民则纷纷“中招”。
    
     最先倒在血泊中的是41岁的郝兔照,倒在帐篷附近的离碛公路上;45岁的陈虎虎和35岁的穆晓明显然慌不择路,终于在距离帐篷半公里左右的一堆碎石旁陷入包围圈。很快,两人也血肉模糊地倒下。
    
     整个偷袭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成军军等人搬来的救兵赶到,护矿队开始撤离;双方短兵相接中,护矿队拦截了一辆正路过现场的拉煤卡车,驱车冲向村民,虽未撞到村民,但却把倒在血泊中的郝兔照轧得不成人形……
    
     最后,护矿队所带四辆轿车被弃在现场,两辆大巴则顺利逃脱。这四辆轿车的玻璃几乎全部粉碎,但村民称“不是我们砸的,而是歹徒自己砸的,想赖在我们身上”。
    
     不久,镇派出所干警赶到现场,17名受伤严重的村民被纷纷急送医院。但是,郝兔照已停止心跳。
    
     被送往吕梁人民医院的17人中,有3人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
    
     18日,郝兔照的遗体已经被收棺,离碛公路已恢复通行;路边的车辆大部分被清理,取而代之的是为数不多的花圈。
    
     公安部门
    
     三兴煤矿经理石某离奇死亡
    
     “10·12”打人事件发生后,没有一家国内权威媒体公开发表过相关报道,让此事蒙上几丝神秘色彩。然而,煤老板、雇凶、血洗村庄、打死村民……一连串的热点词语,让此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迅速成为诸多网络论坛的热帖,也迅速引来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因缺失主流声音,目前传言四起,死亡人数亦出现6人、5人等多种版本。
    
     来自临县的可靠消息是:15日下午,临县召开了党委会议,对林家坪镇的书记和镇长、林家坪派出所的所长和指导员、临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海滨进行停职;当地政府承认,李海滨确系疑犯李保明的亲弟;至今,吕梁警方已经抓获了20多名行凶者。
    
     更诡异的是,记者从临县煤炭局、临县公安局和太原公安局获悉:15日夜,这场惨剧的主角、三兴煤矿的法定代表人、经理石某在其太原寓所离奇死亡,有自杀和“被自杀”等不同说法。
    
     “案中案”
    
     产权起纠纷 村民煤老板对簿公堂
    
     据一位熟悉临县的吕梁市政府干部介绍,白家峁煤矿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属村办集体煤矿,1997年4月,白家峁村委把该矿承包给临县双勇煤矿承包经营,承包期限为50年。2002年更名为“三兴煤焦有限公司”。
    
     2002年双勇煤矿的负责人将该矿以200万元的价格转包给太原市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当然,这只是转让承包权;但是,到了2008年,白家峁村民却发现承包出去的集体煤矿产权,奇怪地变成了“有限责任公司”,产权也成了几个太原老板个人拥有。
    
     去年10月7日,白家峁村委会将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和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诉至太原市中级法院,诉称省国土资源厅2002年擅改产权的行为违法,要求要回煤矿。
    
     今年6月30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有利于村民的一审判决:认定山西省国土厅违法行政;要求恢复煤矿原有的村集体产权模式和煤矿名称。
    
     一审判决下发后,山西省国土厅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院提起上诉。至今,山西省高院未作出判决。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煤老板不是好惹的
  • 山西沁水39名党员干部举报官员 黑材料控诉侵吞国有资产
  • 张明选牧师师母因探访山西临汾教会被关进戒毒所一夜
  • 公安副局长涉案:山西临县煤矿群殴,5死18伤
  • 山西新绛汾河造纸厂将污水排入汾河支流
  • 山西运城:新绛段汾河支流浍河污染触目惊心!(图)
  • 山西柳湾煤矿上访人毕彩珍紧急求救
  • 山西大同监狱接连发生服刑人员“躲猫猫”事件
  • 山西省临汾教友遭绑架 张明选牧师被软禁
  • 山西出台生态补偿机制 水质改善最高可获500万
  • 原山西省水利厅副厅长孙廷容涉贪污受贿被诉
  • 山西煤老板不愿入股国有矿
  • 山西私有煤矿是腐败窝 兼并重组敲定“时间表”
  • 山西水利厅原副厅长涉嫌挪用公款受贿贪污
  • 山西环保厅拒不保护公民环境生存权利
  • 山西500座煤矿收编国有 温投资商期待补偿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声明关注山西血腥教案
  • 山西省临汾市暴力迫害教会升级教会被迫决定到北京上访(图)
  • 山西临汾教会迫害升级水电通讯全断人身自由受限制当局出面谈判(图)
  • 政治局委员刘云山在山西和铁道部收受巨额“封口费”
  • 山西省环保局局长刘向东获“人道慈善金质勋章”?买来的?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建军节感伤1-王建英对山西武警的控告(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山西长治市堠北庄镇针漳村 光明被黑暗笼罩
  • 山西霍州大张村委违法强毁土地,百姓有苦无处诉
  • 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 郑恒生博士遭受重大冤情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山西晋中市榆次区公安局殴打无辜百姓取乐至截瘫/赵三平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王建斌、孙改霞控告山西省长治市公、检、法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程晓静案:问山西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杨安和,公安厅还是共产党执政吗?
  • 程晓静案:山西省公安厅是怎样“督办”“6-30”督办大案的!
  • 血与泪的控诉--徒步中国的夫妇在山西平鲁的遭遇
  • 山西:去一趟县委书记办公室被拘留15天
  • “山西割舌案”受害者出庭指认凶手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山西武乡黄烟滚滚在现 领导为何不管/马玉华
  • 山西芮城县检察官强卖石料 被害人倾家荡产
  • 山西煤老板有望成为历史名词/刘光宇
  • 《山西煤老板》贴近现实直面社会/沈太慧
  • 山西小煤矿实际主人都是乡书记/邓子庆
  • “山西改革家”吕日周改革“黑幕”大揭秘!/高文强
  • 陶达士: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能力的底线之6---山西新生儿出生缺陷率居世界之冠
  • 旅美山西作家评前山西省长孟学农诗
  • 胡泽国:关于临汾官场危机给山西省委三点建议
  • 邓辉林:山西送葬警车开往天堂还是地狱?
  • 捂不住的山西官商血煤/刘卓邕
  • 于建嵘:如何让山西省长们不再老泪横流
  • 李吉明三年四换省长,山西矿难雷倒谁?
  • 梁学善:山西省长王君矿难,怎一个道歉了得?
  • 山西省长说“哭不起了”/魏俊兴
  • 山西矿难:李鹏之子李小鹏又欠下矿工血债/雷鸣
  • 山西日报评金银焕车祸案:若在30年前就不止判6年
  • 致山西日报:若是三十年前绝不会这样/吴嘉川
  • 山西平遥爆群体滋事事件,起因官方、民间说法不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