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冯崇义更多文章请看冯崇义专栏
    博讯:冯博士,你好。常常在网上读你的文章,从你的简历得知你是中国大陆培养的第一个中国现代史博士,你的文章对宪政民主等国人关心的诸多问题都说得比较透彻,很让人仰慕。日前听杨恒均博士听说你专程从悉尼赶回中国大陆出庭,状告广州天河火车站海关非法没收你的书籍,我们想了解一些情况,可以吗?
     (博讯 boxun.com)

    冯崇义博士:没问题。基本情况你们已经清楚了?
    
    博讯:应该知道了七七八八,你于2009年6月5日,在香港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后从香港乘火车回广州,随身携带在香港购买的二十余本有关中国历史和当代中国问题的学术著作及研究资料。在广州出关时被海关官员拦住,没收和暂扣其中十一本书。你一气之下找律师状告海关……是这一情况吧?
    
    冯崇义博士:大体如此吧,不过,不是一气之下,也不是意气用事。我携带的学术书籍被海关收缴和扣留,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和法律认定,更没有出示任何公开的法律法规作为依据,仅仅根据所谓“内部掌握”的规定,严重损害公民的财产权、知情权、学术自由权言论自由权、出版自由权。我对这种野蛮的侵权行为实在忍不可忍,于是找律师寻求法律救济,进入法律程序以讨还公道。
    
    博讯:很理解冯博士的心情,但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中国海关随意扣查公民带入境内的出版物几乎是家常便饭了,哪一个去香港的中国人不知道这个常识?但好像为此而要控告海关讨回几本书的案子几乎没有。听说你为了讨回被没收的几本书,两次从澳洲飞回来,花费的精力、时间和金钱足足可以买上千本书了,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冯崇义博士:这有什么不可思议?作为一个公民,你的国家的海关动不动就要没收你购买的书籍,侵害宪法赋予你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去控告,不去争取自己的权益,那才叫不可思议。
    
    博讯:说得好,冯博士。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吧,因为你刚才提到“公民”和“自己的国家”,请问,你说的公民是指中国公民吧?你说的国家是指中国吧?我想知道的是,你还是中国公民吗?
    
    冯崇义博士:我是中国公民。
    
    博讯:就是说你仍然持中国护照,在法律上是中国公民。而我从你的简历上看到,你已经出国多年,现在且是悉尼科技大学的教授,可你一直没有抛弃中国国籍。我得说,就我们掌握的资料,在海外大学工作这么久而始终拿中国护照的并不多,也很不方便吧。现在问题也出现了,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你状告中国海关没收你的书籍,那是有一定危险的,你意识到没有?
    
    冯崇义博士:我得说,违反宪法随意没收一个公民私人拥有的财产(书籍)那才是危险的。另外,回想我当时的经历,如果我不是中国公民,广州天河东站海关根本不会没收我的书,顶多只会暂时保管,等我出国的时候还给我。正因为我是中国公民,他们才肆无忌惮,而正因为我是中国公民,我才非要讨回公道。
    
    博讯:冯博士,你的案子已经引起广泛的关注,有很多读者想知道更多背景,所以,我刚才问到了你的国际和护照。听了你的回答,我更加佩服你了。其实,让我佩服你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采访你之前我们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我们看到最新评出的2008年中国100位公共知识分子中有你的名字,这当然没有什么出奇,你是当之无愧的公共知识分子,可我们同时还发现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朱大可、邱岳首和杨恒均都是你的博士生,请问,这是不是事实?
    
    冯崇义博士:是的。
    
    博讯:你和你的学生一起,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中竟然占了四位,我想,你不仅仅是一位公共知识分子,你简直可以称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导师” 。但我得提醒冯博士,在中国大陆,“公共知识分子”可不是什么能够给你带来名利的头衔,我想知道,你认为你能够打赢这场官司吗?或者说,你是想通过这场官司讨回被没收的几本书?还是想为其他知识分子或者说你的学生树立一个榜样?又或者你有更深的目的?
    
    冯崇义博士:你言过了,我哪里能为国内的知识分子树立什么榜样?其实,国内的知识分子做了很多工作,都是值得我辈学习的。虽然我也是大陆公民,但毕竟在海外的大学工作,你刚才说国内教授专家经常被没收书却没有人控告海关讨回公道,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有“单位”,那些单位在协助老大哥时刻关注着他们。所以,有时看到他们由于害怕老大哥而致使自己的权益一点一点受损,我也生气,不过,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当海关没收我的书,欺负到我的头上时,我就没有理由不站出来了。至少在这件事上,我不入地狱,谁入?你刚才说到打官司的目的是否要回那几本书,当然不是,那几本书加起来也就一千多块钱,如果要息事宁人,我到香港时再买也可以的。
    
    博讯:这样说,冯博士打这场官司是有更深远的意义?
    
    冯崇义博士:我想通过这场官司表明自己的立场,也尽一点知识分子的义务。生活在海外,环顾小小地球,现在还有多少国家有这种不文明的行为?随意没收知识分子作为研究之用的书籍?中国要想实现现代化,要想真正融入人类文明,这种已经被我们忽略不计的野蛮行为比应被挑战!同时,我也想通过这件案子,促进当局依法治国,要把法制纳入到法治的轨道,不能动不动就用“规章”来破坏法律,甚至破坏宪法。最后我要强调一点,从2003年以来的维权运动,发端于民间、草根和网络,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更需要维权,这件案子就是我的维权。
    
    博讯:谢谢冯博士,你实在让人佩服,希望你的官司能够打赢,更希望你通过官司想表达意愿,想实现的理想能够达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冯崇义博士诉广州海关禁书案明天上午开庭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 冯崇义: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冯崇义
  • 冯崇义: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 冯崇义:和解乃可行之道
  • 冯崇义、杨恒均
  •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冯崇义、杨恒均
  •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 冯崇义、杨恒均: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冯崇义
  • 冯崇义: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 冯崇义: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冯崇义
  • 冯崇义: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 冯崇义: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 冯崇义:“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 冯崇义 丘岳首: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 冯崇义 丘岳首: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 冯崇义 丘岳首: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 冯崇义 丘岳首: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