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印边防哨所间已开通热线电话避免误解事件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5日 转载)
    
    来源:解放军报
     九月时节,西藏的天气正是秋高气爽。
    中印边防哨所间已开通热线电话避免误解事件
    
    中印官兵在乃堆拉友好握手。
    中印边防哨所间已开通热线电话避免误解事件


    
    乃堆拉边贸通道。
    中印边防哨所间已开通热线电话避免误解事件


    
    乃堆拉官兵祝祖国繁荣昌盛。
    
    湛蓝的天空仿佛触手可及,洁白的云朵低垂宛如锦缎,闪亮着白色光芒的雪山在天边若隐若现,一望无垠的草原与山峦静静地躺在河流与湖泊旁边,行走其间,就像是走近了一幅刚刚画好的山水幕布。就在这幅广袤而壮美的“天幕”之中,一条时而蜿蜒时而笔直的柏油公路穿越其间,黝黑的路面好像是一条受到某种感召的巨龙,延伸,延伸,不断向前!远方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它身下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歇。
    
    当这样的感召与脚步将记者一行带到地处西藏南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素有“西藏小江南”美誉的边境县亚东县时,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们恍如隔世:没有了巍峨的雪山,没有了无尽的草原,这里山清水秀,这里绿树成荫……当我们再次出发,驱车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向位于亚东县城附近海拔4400多米的乃堆拉山口继续前行时,著名的“一日经历四季”也如期而至了:山下,日光明媚,草木芳菲,碧绿清澈的亚东河水奔流不息;山上,寒风拂面,霜露凝结,口鼻间呼出的气息已泛起了雾气。
     见证友谊的山口
    
    亚东,藏语的意思为“险峻的山谷”,而乃堆拉,在藏语里的意思是“风雪最大的地方”。早在2000多年前,这里不仅是中印两国之间最大的陆上商埠,而且也是古代“丝绸之路”南线的重要通道,中印边民自由进行着“以物易物”的贸易往来。
    
    新中国成立后,中印两国于1950年建交,乃堆拉山口往来的人流与货物记载了两国交往的深化。然而10年之后,中印两国关系的骤然降温,亚东口岸被迫关闭。乃堆拉山口成了军事禁区,茶马古道再也听不到驼铃声声。
    
    历史的长河总是奔腾向前,互为邻里而“老死不相往来”的故事再也不会发生,热情好客的人民之间的相互交流也无法被阻断。1988年12月,印度总理拉・甘地访华,两国签署《关于恢复边境贸易议定书》,标志着一度中断的中印边贸开始解冻。1992年,两国签署《关于海关规则、银行协议等边境贸易事宜议定书》和《关于边境贸易出入境手续议定书》。至此,中断了30年的中印边贸终于得以恢复。2003年6月23日,两国签署《关于扩大边境贸易的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通过乃堆拉山口开展边境贸易。进入新世纪后,由于中印两国关系的改善和双方经济贸易发展需求的日益增加,在“中印友好年”的2006年7月6日,中印乃堆拉边贸通道终于重新开放了,它不仅重新成为连接两个国家的纽带,更成为两个国家发展友谊、携手前进的一个缩影、一扇窗口。
    
    在乃堆拉山口仁青岗边贸市场里,一位印度女商人正在与中国客人商讨商品价格。当记者问起她的生意时,她从忙碌中露出笑颜:“很好!欢迎你们再来!”
    
    记者这时不禁回想起1988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来华访问时,邓小平同志与他会谈时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认为,真正的亚太世纪或亚洲世纪,是要等中国、印度和其它一些邻国发展起来,才算到来……”如今,乃堆拉山口郁郁葱葱的山峰、掩映在一派绿意中的仁青岗边贸市场和商贸人员足以证明,这些话语中所包含的美好愿景正一步步地实现着。
    
    日益繁荣的口岸
    
    从前,中印贸易90%以上要通过海运,距离达6000公里。而乃堆拉山口开放之后,货物在一天之内就可到达,极大降低了成本。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为构建中国通向印度及南亚陆路大通道、扩大中印边境贸易,造福两国人民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乃堆拉口岸的边贸市场交易额逐年上升、人流量逐步增大。仅在2006年乃堆拉仁青岗边贸市场正式交易的第51天,出入境边民就达3954人次,进出口总额达149.12万元。到了2007年,参与互市贸易的边民与商户越来越多,热情也越来越高涨,交易商品品种繁多,呈现出一片红火的局面。2008 年,在全球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的大背景下,乃堆拉仁青岗边贸市场的交易额仍有较大增长,从5月19日开关至11月27日闭关,112个交易日里实现进出口额703.22万元,同比增长57.63%。
    
    乃堆拉山口的再次开通,带动了两国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为中印贸易注入了新的活力。边贸的发展带动了亚东县整个地区的经济增长,边贸市场繁荣起来了,边民的生活也大大地改善了。在仁青岗边贸市场边贸交易的带动下,亚东县的经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2007年全县边境互市贸易额达6477.83万元,边贸也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
    
    在乃堆拉山口的仁青岗边贸市场上,中国和印度列出了双方可以交易的商品名单:印度可以出售29种商品,其中包括纺织品、毛毯、农具、酒、香烟、茶叶、大麦、大米、植物油和当地草药等;中国则可以出售15种商品,其中包括马、山羊、绵羊、牦牛尾、山羊皮、羊毛和生丝等。
    
    这两年来,随着中印两国生产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双方边贸的发展,原来制定的贸易清单已经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实际贸易的需要了。针对这一情况,亚东县商贸局局长李萍充满希望地对记者说:“我相信有一天,我们贸易清单上的商品数目会越来越多,边贸市场上的成交额会越来越大,我们双方边民的生活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守望和平的战士
    
    在仁青岗边贸市场的两边,是乃堆拉山口绵延高耸的山脊,就在这山脊之上的哨所里,驻守着一批年轻的边防官兵。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默默守卫着乃堆拉山口,为祖国守望着和平与繁荣。
    
    记者一行从山口再向上攀去。通往乃堆拉哨所的唯一道路是由600多个台阶组成的一条阶梯,可是还没走到一半,我们就要停下来喘口气。只见此时的阶梯基本已是悬在空中,两边没有任何依托,只是靠钢筋牢牢地扎入下面的山石中固定住,而抬眼望去,四周已经是云雾缭绕,高处不胜寒。望着这条“云端阶梯”,乃堆拉边防连连长谭强笑着说:“这是今年刚修好的,要是以前啊,都要走那边!”顺着谭连长的手指方向看去,才发现我们的身边还有一条“路”,虽然近在咫尺,我们竟然没有发现。只见这条“路”乱石遍地,杂草丛生,十分陡峭。原来,在以前没有脚下这条钢制阶梯的时候,哨所的官兵上山都要抓住从山上放下的绳子,手脚并用一路爬上去。
    
    走进哨所营房,一杯热水和暖融融的室温将我们爬山时身上沾满的露水全部带走。今天的乃堆拉哨所已是今非昔比,战士们的营房干净整洁,厨房里瓜果蔬菜也一应俱全。谭强连长向我们介绍说,在多年之前,乃堆拉哨所的官兵生活条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吃水要靠夏天接雨水、冬天化雪水解决;在冬天取暖是“老大难”,“烟熏火烤热不透,取暖仅靠忍耐熬”,山口刮的大风吹得房间里冷得就像冰窖;用电就更不用说了,一赶上雨雪天气,哨所里就停电……
    
    正在我们感叹不已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在哨所附近,每个人的手机可以同时收到来自中印两国的通讯信号,所以不时就会询问是否要修改新的时间,如果选择修改,手机的时间会调回 3个小时,变成印度时间----原来小小手机也在提醒我们,此刻已经站在了国界线上!近年来,随着现代化边防哨所建设的一步步完善,边防官兵们的通信方式也大为改观,原来只能写信和家里联系的情况已成为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爬上乃堆拉哨所,站在哨所里面远眺,只见山的另一侧就是站岗执勤的印度士兵。在山脊的有些地方,中方士兵与印方士兵只有一条铁丝网相隔,可谓是一步之遥。多年来,双方的官兵每天驻守在这里,距离很近,隔“网”相望,彼此交流也比较频繁。据介绍,我们的一些官兵有时早上会用英语和印地语向对方打招呼,对方也会用“你好”、“欢迎”、“再见”等简单的中文回复。双方官兵有时还会互赠一些礼物,以表示友好。比如印度官兵就曾送来产自印度的巧克力、咖喱、干果等食品;我边防官兵则回赠给他们一些香烟和糖果。
    
    “不仅是英语,我们的官兵还都可以说上几句地道的印地语呐!”语气中略带一些自豪,某边防团政委吴文全向我们介绍说,为了方便与印方官兵和来往边民沟通交流,乃堆拉边防连队开展了一些实用性强的英语和印地语教学,在边防一线统一集训,官兵们的学习兴趣甚浓,可以说是乐在其中了。
    
    近年来,中印双方边防哨所开通了热线电话,如果一方哨所的执勤士兵发现情况,可以与对方及时沟通联系,传递信息。这样一来,双方再也不是“你想你的,我干我的”,因天气变化、人员活动、边贸纠纷等可能产生的误解就大大地减少了。
    
    在这高耸入云的乃堆拉哨所里,虽然营房里的电视机可以接收到几十个频道,但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员变化与交流,战士们的生活还不免有些单调乏味,平时最大的消遣就是看看书、听听音乐。正要辞别下山时,我们遇见哨所里一位小个子的年轻藏族排长多吉次仁,他的家乡在拉萨,虽然脸上的稚气还未完全脱去,但他坚毅的目光却告诉我们坚守在这高山之巅的决心和勇气。当记者问起家里的亲人怎样看待他在这遥远边防哨所的工作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家里人都很支持我,让我安心站岗,保家卫国!”深受震动的我们似乎感到,这句掷地有声的铿锵话语,正在这茫茫边关的崇山峻岭里回荡起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印“边界摊牌” 民族主义情绪亢奋
  • 中印边界谈判寻求一揽子框架 短期实现突破希望渺茫
  • 中印举行第13轮边界谈判 戴秉国抵印
  • 中印边界紧张将继续,但不影响双方对话与合作
  • 中印划界勿匆匆:印度获得72%,中国仅得28%
  • 中印边境增兵:对印作战准备相当充分? (图)
  • 印度退休学者:Chindia,是中印关系发展必由之路
  • 印度高官称中印正尝试解决边境分歧
  • 中印边界附近发生森林火灾
  • 真是为了「天大的事」:屯兵云南,驰援中印缅边境
  • 中印统治者玩弄民族主义?
  • 印度“政策研究中心”教授:中印两国会打“水仗”
  • 中印正在谈判,香港释出一段信息让中国人捏把汗
  • 中印谈判带来了什么正面影响?(图)
  • 戴秉国领军,中印12轮谈判:双方增兵真是要动手吗?
  • 最近一段时间,印度在中印边境动作不断,中国真的生气了
  • 中印留学生不想再坐“移民监”(图)
  • 学者建议美中印“外交三角合作”
  • 中印边界谈判的焦点是什么?/冯锦华
  • 注意了,中印领土终端我们将要妥协了/赵洪昌(图)
  • 一个甲子过后的中印对比说明了什么?
  • 全球腐败指数出炉:中印下降 俄罗斯亚洲垫底
  • 中印經濟發展模式差異/殷惠敏
  • 中印龙象之争其实早见分晓/何必
  • 急于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是中国的重大战略错误
  • 龙与象的战争——也谈1962年中印之战和领土之争/周晋
  • 揭密:中印领土“阿鲁纳恰尔邦”建立内幕(图)
  • 美中印对巴基斯坦的忧虑
  • 中印关系的甜与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