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强庇护养出赌场黑帮大姐大 生活极度荒淫(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4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0年,白云湖赌场响起的枪声成为一个标志性案件,从此,重庆“黑帮”问题首次进入公众视野,也意味着“黑社会组织”走过了草创阶段。
    
    该赌场的一名女股东却在这起震动一方的事件中毫发无损,并顺风顺水地“成长”为重庆此次“打黑行动”中端掉的19个黑恶团伙中,唯一的女首犯。
    文强庇护养出赌场黑帮大姐大 生活极度荒淫
    
    图: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工作人员押解首犯谢才萍归案
    文强庇护养出赌场黑帮大姐大 生活极度荒淫


    
    图:谢才萍团伙所开赌场分布图。
    
    她叫谢才萍,文强的弟媳,文强曾是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落马的级别最高的官员。
    
    今天,谢才萍将与其团伙走上被告席。本报获得警方第一时间独家披露,详细再现出文强为“黑帮女大佬”提供庇护的路线图。
    “他就是天,他就是法,还有什么可怕的?”
    2000年10月25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城管治安支队接到反映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地下赌场聚众赌博的举报。近百名公安干警前往查禁,一律着便装扮作赌客、游客,乘客车和出租车,分批悄悄进入了赌场,巧妙地躲过了设在高速路口等多处的暗哨。
    
    当赌徒们狂赌正酣时,参战民警发起突袭冲进赌场。民警王诵伦奋勇当先,直奔存放巨额赌资的保险柜。这时,赌场内守护赌资的“两劳”释放人员张荣彪手持猎枪,大吼一声“让开!”枪“砰”地响了,火舌喷向王诵伦的颈动脉,身中130粒散弹的王诵伦一只手捂着喷涌而出的鲜血,另一只手指着行凶的罪犯和身边几个警察,倒在血泊中……
    
    
    警方当场抓获参赌人员300多名,现场查获赌资近500万元,缴获六四式手枪1支、子弹5发、管制刀具30多把,以及运送赌资、赌客的车辆70部。
    
    枪声揭开了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总队长李虹、原副总队长龙蜀渝等人与以王渝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互相勾结,沆瀣一气,毁证、串供、顶罪的黑幕。
    
    随后,李、龙等人被推上了法庭,但白云湖赌场的股东----谢才萍,却在警方行动的前十多分钟,手提装满现金的皮箱,匆匆离开赌场,神秘地从警方的天罗地网中逃脱。
    
    王渝男、谢才萍两个黑社会性质组织之所以能够坐大成势,关键是他们头上,罩着同一把保护伞----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
    
    就在白云湖枪案之前半个月,警方曾查获、扣押白云湖赌场数百万元赌金、80多辆汽车。然而,面对这样的大案,文强居然能一声招呼,将大量涉赌人员释放,涉案资金和汽车悉数退还……
    
    “杀人案能摆平,开赌场敛财也能摆平,还有什么不能摆平的?”文强巨大的“能耐”,给准备自立门户、开赌场大干一场的谢才萍注入强心剂:“‘二哥’什么都可以摆平,他就是天,他就是法,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此后,谢才萍大肆网罗“两劳”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实施赌博、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违法犯罪行为。据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1月至2009年7月,谢才萍黑社会团伙开设赌场非法敛财亿元以上;设立的赌场分布在重庆23个城区,赌博场所多达80余处;参与赌博者累计达数万人次;100多人因吸食谢才萍团伙提供的毒品,不能自拔,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100多个家庭因赌博而妻离子散……
    
    在这里,以谢才萍为组织、领导者,形成了以刘井勇、黄冬梅、陈晓容、唐家正、邓毅等人为骨干成员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通过纠集罗璇、赵波、汤炳、徐克、郑伟等人参加该组织,非法开设赌场,获取非法经济利益,以赌养黑。并通过贿赂手段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非法保护,进而非法持有凶器,甚至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
    “文老大的弟媳,没有警察去查,当然牛!”
    谢才萍,1963年生,重庆市巴南区人,高中文化,原重庆市某区地税局干部。2006年,因参与赌博被单位除名。
    
    江湖中人称“谢姐”的她在重庆“黑道”大名鼎鼎,号称赌场“大姐大”。入道早,后台硬,赌场安全系数高,是赌客心目中“最安全赌场”的NO.1。
    
    她为何有这么大的“能量”?原来,她是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文强的弟媳。
    
    2000年开始,谢才萍利用自己特殊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在渝中区四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
    
    谢才萍的丈夫文斌利用其兄文强的影响,公开找渝中区公安分局原局长彭长健,要他关照老婆的“经营”活动,彭心领神会,亲自给下属各部门负责人打招呼,甚至公开表明哪些地方是文强的亲戚开的赌场,不要“生事”去查禁。
    
    “人家是文老大的弟媳,没有警察去查,当然牛气得很!”一时间,“谢姐”名声大振,赌徒蜂拥而至,赌场门庭若市。
    
    得知兄弟夫妻二人开赌场敛财后,文强不但不制止,反而私下暗助,并授意妻子可借此敛财。他的老婆周晓亚也拿出资金投入赌场,参与分红,坐收暴利。
    
    谢才萍也心知肚明,有嫂子的加入,就意味着有文强支持,赌场就开得下去。同时也给其他人明确的信号:别随便来动谢才萍的场子!
    
    
    在文强的庇护下,谢才萍开赌场就更加肆无忌惮,进而逐步演变成为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
    
    “他算老几?老子一定要招呼黑道和白道的人收拾他!”
    
    2005年11月29日晚,谢才萍伙同他人在渝中区长滨路观音洞开设的赌场,被辖区公安分局出动200余名民警一举端掉,缴获一大批赌博工具,103名涉案人员被抓获,现场缴获赌资35万元。至此,这个开办5年之久、非法敛财达3000余万元的赌场寿终正寝。
    
    这次战役,是辖区公安分局新任领导不畏文强的淫威、顶着压力进行的。背后,有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抓捕行动原本安排在前一天晚上进行,当时派去侦查的民警发现谢才萍团伙正在观音洞聚众赌博,警方部署抓捕行动时,前方侦查员报告:谢才萍团伙逃离了。
    
    分局主要领导意识到:家有内鬼,消息已经泄露。他不露声色,对准备参战的所有民警说:“今天没有行动,只是召集大家就近期的工作安排开一个会。”分局会议室里灯火通明,数小时后,侦查员报告,观音洞方向谢才萍团伙成员开始陆续返回赌场。
    
    当晚便查明,向谢才萍泄露行动信息的是文强的小兄弟----辖区派出所的一名所长。
    
    29日,分局民警接到通知,晚上要配合市公安局到辖区外执行任务,当民警们乘车快要走出辖区地域的时候,现场指挥突然命令:调转方向,目标观音洞,突袭谢才萍团伙赌博场所!
    
    谢才萍团伙成员猝不及防,被警方一举抓获。辖区分局快速将谢才萍等犯罪嫌疑人移送至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同时,将9名依法应当劳动教养的违法人员报有关部门批准,实行劳教。
    
    谢才萍的落网,让其“保护伞”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文强公然指示有关部门,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按:本次重庆打黑除恶斗争中谢才萍团伙被抓获后,经重庆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书面审查:依规定,9人均符合劳动教养的条件。)
    
    文强曾对其心腹恶狠狠地说:“他算老几?老子一定要招呼黑道和白道的人收拾他!”正在等待升迁的彭长健也破口大骂其下属:“老子现在是关键时期,不是让你通知‘谢姐’停几天吗?你们怎么搞的?!”
    
    谢才萍被抓后,文强立即给分局两位领导打电话,要求他们对谢才萍按一般治安案件处罚,同时委托有关人员对谢才萍关押期间给予关照。辖区分局领导坚持原则,顶住压力,坚决将谢才萍送上了法庭。
    
    2006年4月,谢才萍因涉嫌赌博罪被渝中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这段日子,对嗜赌如命的谢才萍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如坐针毡。
    
    2006年下半年,出狱的谢才萍迫不及待地“重招旧部”,准备东山再起。此时,文强已升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谢才萍更加有恃无恐。
    
    有了上次被查禁的“教训”,加上有嫂子的“点拔”,谢才萍新开张的赌场也更加隐蔽,不断变换赌场地点,网罗社会闲杂人员加强“安保”措施,拉拢贿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逃避打击。
    
    从2006年11月至2008年4月,谢才萍召集长期在赌场“放水”(指放高利贷----记者注)的陈晓容、黄冬梅等人,伙同刘井勇、汤炳等人先后在五洲酒店、和府饭店、洪崖洞、两江丽景酒店、圣名酒店、扬子江酒店、皇冠东和小区、御井茶楼、龙豪度假村、碧湖山庄、莲花湖山庄等地开设赌场。赌场或开在小区租赁房,或开在宾馆酒店的棋牌室,甚至开到了山村的“农家乐”。每个地方短则五六天,长则一两个月,直到她被抓获,她先后更换的赌场地点就多达20余处。
    “规矩”先行,黑帮坐大成势
    警方查明,从2009年4月到7月30日御井茶楼被警方查处的2个多月时间里,谢才萍团伙从赌场抽头获利就达300万余元,最多时一天获利达20余万元。以谢才萍为首,刘井勇、汤炳、陈晓容、黄冬梅等人为骨干,成员相对固定、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坐大成势。
    
    
    他们采用的赌博方式非常简单,通过扑克牌打“三公”、押赌注,赌注一般分 200至500元、300至1000元和500至2000元三个等级。
    
    赌场实行“股份制”,除谢才萍、刘井勇和谢的侄女婿张某固定坐庄外,汤炳等10余名团伙成员临时坐庄,均带领各自网络的大批赌徒集资入股。
    
    为了控制团伙成员和赌客,谢才萍规定:赌场股东必须轮流坐庄参加赌博,输赢2万元左右才能下庄;赌客必须受邀约才能参与赌博,在赌客少的情况下,股东还必须无条件充当闲家参与赌博;进入赌场的赌客必须确认身份后才能进场,“放水”人员进入赌场,必须经过股东同意或其他赌客介绍。
    
    该团伙层级分明,分工明确:股东负责选择赌场地点、坐庄和组织赌徒,领导并管理赌场经营活动。放哨者分为“外围”和“内保”,“外围”负责打通关节,联络相关部门,确保赌场经营期间不被查处。“内保”则在门外放哨、应对纠纷、吵架等意外情况;还有人专门在赌场“放水”。此外,还有专人提供后勤保障,负责赌客的一日三餐,同时安排住宿,负责赌场的搬迁和场地的清洁整理。
    
    参赌“抽头”是谢才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每进行一轮赌博,她就从赌场拿走此轮总赌资的5%。如此一来,她“只赚不赔”,每场“抽头”的钱少则数千,多则数万元。
    
    赌徒欠“水钱”,被非法拘禁16小时
    
    谢才萍团伙开设的赌场日益成为各种犯罪的温床,令多少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从此不得安宁。
    
    今年40岁的金某,因为赌博,新婚妻子愤然离去。他从此整日沉迷赌场,赌债越积越多,累计欠下谢才萍赌场“水钱”40余万元。
    
    2008年7月,正在御井茶楼赌博的谢才萍听手下人汇报说,金某在另一处打牌赌博。谢大为光火:“我的钱都没有还,他还敢到别的茶楼去打牌?”
    
    谢才萍订的规矩是:允许你欠我的钱,但不允许你不在我的场子里打牌。按照她的“旨意”,一帮人在另一酒楼里找到了正在打牌的金某,强行将其带到御井茶楼。谢才萍百般侮辱谩骂,手下一顿拳打脚踢,对金某只说了两个字:“还钱!”
    
    见金某实在没钱,谢才萍便指示手下将其带至附近一家宾馆里拘禁,并交代手下:“跑就砍断腿!”
    
    在手下对金严厉“帮助”后,次日晚6时许,被非法拘禁达20小时的金某万般无奈,只得请一个朋友送来“救命钱”,才得以离开。
    
    2008年7月底,做土石生意的唐某经人介绍,来到谢才萍等人开设的赌场豪赌。很快唐就傻了眼:不仅输掉了刚赢的钱,还倒赔进去12万。之后,他又在赌场里借了74万元的“水钱”,也输个精光。
    
    今年6月3日上午,向唐某“放水”9万元的团伙成员赵波,在路上发现了唐某正开着一辆黑色现代越野车。赵波驾车狂追,在合川区一家宾馆外,将唐的越野车逼到角落。赵波下车后持刀威逼,将唐的左手砍伤,最后唐某连本带利写下15万元的借条。
    “山寨老板”身陷囹圄
    为了逃避警方的打击,谢才萍从观音洞赌场遭遇中“吸取教训”,四处找人来顶替自己,充当赌场名义上的老板。
    
    经选择,人高马大的李洪明进入她的视线。
    
    李是四川遂宁人,混迹社会多年却无所事事。谢才萍许以每天500元基本工资,外加300元奖励的优厚待遇,“请”他充当“御井茶楼”赌场的老板,每天在赌场坐阵。同时保证:“如果你被公安局抓进去了,我会尽快把你弄出来。你坐牢后,我也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李洪明心花怒放,满口应允,穿上现买的衬衣和西服,俨然茶楼老板,背着手在茶楼指手画脚。不过,这样“山寨老板”的好日子,他只过了3个月。
    
    2008年7月30日,警方查处御井茶楼时,李洪明主动站出来“顶包”,拍着胸膛承认自己是老板,加之有其他赌场工作人员“指证”,最终李被法院判有期徒刑1年,而真正的幕后老板谢才萍、张某等人却逍遥法外。
    
    为了聚集赌场的“人气”,套牢经常参赌的赌徒,谢才萍先后与刘井勇、唐某等人于2008年4月至8月开设赌场期间,用抽头的钱购买毒品“麻古”,“免费”提供给赌客吸食。一时间,“谢姐的场子可以打牌、还能嗨药”成了她招徕赌客的一大“卖点”,赌场每天生意红火,日进斗金。
    
    大肆拉拢机关工作人员,寻求庇护
    
    除了有文强这把“大伞”外,谢才萍还竭力用金钱开道,大肆拉拢、贿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寻求庇护。正因为有众多保护伞的庇护,谢才萍黑社会性质团伙开设的赌场才在众多赌场或关门停业、或规模缩小时,仍“一枝独秀”,逆市飘红。
    
    2008年5月至7月,谢才萍等人在“御井茶楼”开设赌场期间,特意吸纳社会闲散人员龚某加入,以占干股的“优厚”条件,让其安排人员在赌场四周放哨、维持赌场秩序。同时,谢才萍每月从赌场收益中拿出6万元交给龚某,由他出面,向辖区派出所一名领导郭某和民警甘某行贿。甘某收受贿赂后,自愿充当“保护伞”,为谢才萍通风报信,凡警方有什么行动,就提前打招呼,让其提早防备,甚至闭门谢客。而分管治安的副所长郭某,在收受谢才萍的贿赂后,对群众多次举报茶楼赌博置之不理,任由谢才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眼皮底下坐大成势。
    
    2008年7月30日,警方拘留了一批聚众赌博的赌客,并对参赌人员予以行政拘留。为了“捞出”团伙成员夏令、杜俊二人,谢才萍、邓毅密谋,四处打探,通过向某拘留所民警黄某行贿2万元,在黄某等人的帮助下,夏令被提前解除拘留,杜俊则暂缓执行拘留。
    
    2008年8月14日,谢才萍一伙在南岸区福泽生态大观园赌场非法拘禁民警一事发生后,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经过立案侦查,捉获犯罪嫌疑人刘井勇。随后,南岸区法院判以赌博罪判处刘井勇有期徒刑1年。在逃的谢才萍被警方列为“网上逃犯”。
    
    “神通广大”的谢才萍很快知道了。为了摆平这事,她四处活动。
    
    找专案组是谢才萍准备“摆平”的第一步。她通过熟人找到专案组的一名领导,采用“以钱开路”的老办法,在送给对方装有5万元的信封后,她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我愿意投案自首,但是你们必须保证我能够取保候审,这是我哥(指文强)的意思”。这位专案负责人称:“市局查得紧,你的事难度太大,我不敢打保票,钱你还是拿回去吧。”说完,把5万元还给了谢。
    
    之后,谢才萍又通过熟人找到南岸分局一名负责人,提出同样的要求,也被拒绝了。谢仍不死心,又找到一名法官,企图通过他与公安局领导的关系,实现所谓投案自首,达到取保候审的目的。尽管谢才萍的目的没有实现,但她逃犯的身份仿佛被人“遗忘”了一样,她多次现身,与专案组、法官和警方领导谈“自首条件”,在“自首”不成的情况下,却没人动过将其抓获归案的念头,致使她当了近一年的“网上逃犯”。
    
    异地调警,“黑道大姐”终被擒
    “谢才萍不落网,无异于全盘皆输!”
    
    今年7月1日,重庆市公安局异地调警,成立“8・14”专案组,民警加大了审查力度,寻找突破口。落网人员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谢才萍可能住在渝北区龙湖小区附近的一处出租房里。
    
    但龙湖片区住宅众多,经过摸排、走访,民警们没有发现谢才萍购买或租用的房屋。
    
    抓捕工作似乎陷入僵局。
    
    “宁可跑断腿,也不漏过一条线索。”专案民警再次对谢才萍的情况进行梳理。
    
    “谢才萍的‘蒙迪欧’轿车仍在开!”终于,一条重要线索进入专案组视线。
    
    经查,蒙迪欧由谢才萍的贴身司机罗璇在开。有线索表明,罗时常出入龙湖附近一小区的车库,但一般只进去一两分钟就立刻驶离。
    
    “谢才萍很有可能就躲在该小区。”专案民警分析后立即前往小区蹲守,两天过去了,却没有消息。
    
    7月13日晚,那辆让民警们望眼欲穿的“蒙迪欧”终于返回车库。5位民警尾随而上,拍开车窗,亮出警官证。
    
    车上只有一人,坐在驾驶者位置上的正是谢才萍!
    
    “黑大姐”垂下头,默默不语。
    
    随后,谢才萍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成员陆续被抓捕归案,这个横行多年的涉黑犯罪团伙被彻底摧毁。
    
    据谢才萍交待,她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追捕,近一年来,她一直通过罗璇帮她租赁不同的住处,不停地换住房,不停地游走,甚至还到市外好多地方去旅游寻开心,但亡命天涯的日子始终被胆战心惊的恐惧占据,她也好几次想投案自首,但想到自己罪孽深重,又止步不前。
    
    首犯谢才萍的落网,极大地鼓舞了民警们的斗志。截至9月7日,“8・14”专案涉案40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0人,批捕22人,劳动教养6人,3人另案处理;缴获涉案车辆14辆,作案用管制刀具9把。谢才萍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被警方彻底摧毁。
    
    “老子今天打的就是警察!”
    
    谢才萍不仅私开赌场,还曾殴打警察,并非法拘禁警察长达6个小时!
    
    2008年8月14日晚,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福泽生态大观园里,3幢别墅灯火通明,烟雾缭绕。
    
    门外,3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和一名身着保安制服的人正在巡视,不时用对讲机通报情况。突然,身着保安服的男子发现一个身背挎包的男人朝大观园走来,立即用对讲机招来其余3人,冲了过去。
    
    ; “干啥子的?”4个壮汉冲到了背包男子的跟前。
    
    “不干啥,我……”还没等背包男子把话说完,一个身高马大的壮汉突然对其面部猛击两拳将其打倒在地,4人猛踢已经倒地的背包人。
    
    “说,到底来干啥子,不说老子弄死你!”穿保安服的家伙再次恶狠狠地问道。
    
    “我是谢姐的朋友,过来打牌的。”男子回答说。
    
    “赶快问谢姐,她是不是约了这个人打牌。”穿保安制服的男子通过对讲机,将外边的情况通报到了别墅里。
    
    此时,别墅里热闹非凡,二三十名赌徒正手舞足蹈地围着桌子下注,吆喝着“三公,三公!”(扑克牌玩法的一种。)
    
    “兄弟们,开船了!开船了!”赌场正中,一个略微发福的妇人,大声吆喝着赌徒们开始新一轮赌局。
    
    接到情况通报后,刚才吆喝“开船”的中年女人走出别墅,举手投足俨然“大姐大”派头。她冷眼瞟了男子一眼,嘴一撇,面无表情扔下一句“我不认识”,扭头就进了屋。
    
    
    “他妈的,谢姐不认识你,你还冒充!你究竟是干啥子的?”
    
    4名男子将背包男子团团围住,一把夺过他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一脚踩得粉碎:“哼,你想给谁告密?”
    
    背包男子被称为小谢,他是受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领导指派来赌场侦查的民警,见已经暴露,只得公开身份:“我是警察!你们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拳头和棍棒劈头盖脸地向他头上砸去,血水顺着小谢的脸颊流淌下来,一瞬间,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小谢下意识地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护住头部,大声疾呼:“我是警察!我在这里执行任务,你们不要乱来!”
    
    歹徒毫不理会小谢的警告,继续棍棒相加,并狂妄地叫嚣:“老子今天打的就是警察,我让你做白云湖第二!”
    
    见小谢昏过去了,4名歹徒将他装进麻袋,拖上了一辆长安小货车,迅速驶出福泽生态园。
    
    在车上,几个人开始搜查小谢的挎包,找出了一盒印泥,一沓笔录纸,并从他身上搜出了警官证。“这些可能是警察办案用的东西哟?”几个人还是有点心虚,心里明白,倘若这个警察真有个三长两短,麻烦就大了。
    
    “谢姐,刚才那个人真是警察噻,怎么办?”
    
    电话那头,“谢姐”不慌不忙发出指令:“警察算什么,把他丢在荒地里喂狗!”
    
    一个小时后,小货车来到几十公里之外的南川区,在城区一处偏僻的荒野停下。几人打开车门,七手八脚将被蒙着头的小谢扔下车,并朝其身子踢了一脚。随后,几人上车扬长而去。
    “大姐大”的年轻情人
    重庆坊间盛传,谢才萍的个人生活极度荒淫,甚至有“为自己的保护伞的弟弟戴绿帽子,包养16名年轻男子玩乐”的传言。警察调查显示,谢才萍的确养有“宠男”。
    
    谢才萍在赌场上呼风唤雨、日进斗金,过着纸醉金迷的奢糜生活:她住高档别墅,吃山珍海味,出入高档会所,穿的是顶级名牌,坐着“奔驰”跑车。然而,此时,她的丈夫文某因为吸毒量的增加,忽视夫妻生活。
    
    追求肉欲的谢才萍私下抱怨,得到了“铁姐们儿”的同情,她们纷纷为其支招,劝她不妨找个帅哥在身边,“让你既高兴又舒服,养眼又养人”。
    
    2007年春天,谢才萍在一家海鲜酒楼吃饭时,终于碰上了心目中的帅哥----26岁的罗璇。罗身高1.82米,精明强悍,一身紧绷绷的腱子肉,让谢才萍顿生无限遐想。加之罗璇酒量好,嘴又甜,又会体贴照顾人,两人一见面,便“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一顿饭的功夫,罗璇将谢哄得前仰后合,大笑不止。谢才萍也拿出“大姐大”的做派,热情邀请:“到我这里来吧,给我开车,做姐的保证不会亏待你。”
    
    于是,一个为了钱,一个为寻开心,两个年龄相差20岁的男女一拍即合。从此,罗璇以贴身跟班的身份,每天亲热地叫着“胖姐”,与谢才萍在不同的场合出双入对。尤其是赌场上,这对“老少配”更是腻在一起:两人经常坐在一张椅子上,罗璇殷勤地为“胖姐”捏背捶腰,还给她倒茶喂食。在“胖姐”打牌时,还得一心二用地帮她盯牌、出牌。
    
    这样的生活,让谢才萍满心欢喜,颇有“半老徐娘”焕发第二春的感觉。心情舒畅的她,对罗璇也有几分体贴、几分信任,她放心地把赌场上的事务交给他去打理,还让他出面处理赌场内的纠纷和一些账目。
    
    除了领取谢才萍每月支付的高工资以外,罗璇外出吃饭、开房和玩耍的钱都由谢才萍承担,有时花销几千上万的钱,谢才萍还将自己的信用卡交给罗璇,并告诉他密码让他去结账。为了让小情人高兴,她还出手大方地给了罗璇16万元,让其与人合伙在沙坪坝步行街开了一家发廊。罗璇购车时,她一出手,就为其付了8万元的首付款。
    
    为了保住谢才萍这棵“摇钱树”,在其被警方列为网上逃犯,并企图“摆平”未果后,罗璇还四处为其租房子,一方面作为谢才萍躲藏之地,另一方面则当作二人缠绵的“爱巢”。(郑琳 田文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才萍糜烂与秦显成乱伦/赵红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