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看守所一嫌疑犯绝食死亡 引家属质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2日 转载)
    
北京看守所一嫌疑犯绝食死亡 引家属质疑

    9月17日上午,30岁男子祁长江绝食49天后,治疗无效死亡。此前的7月26日,祁长江因在北京市中关村附近倒卖三本假发票被抓,后被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海淀警方称,在看守所期间他一直绝食,民警多次劝说未果,将其送到医院治疗。9月17日上午,30岁男子祁长江绝食49天后,治疗无效死亡。此前的7月26日,祁长江因在北京市中关村附近倒卖三本假发票被抓,后被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海淀警方称,在看守所期间他一直绝食,民警多次劝说未果,将其送到医院治疗。
    
      妻子朱祖芬说,丈夫绝食期间曾提出想见她和孩子,但并没有得到答应。对于绝食死亡的说法她不认可,这段时间她一直带着3岁的儿子四处奔波,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能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倒卖发票当场被抓
    
      朱祖芬和祁长江均是安徽省潜山县人,2001年结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3岁。朱祖芬说,她和丈夫每天都在中关村附近干杂活,但不在同一个地点。祁长江除了倒卖发票外,还干一些导购的工作。
    
      7月26日,一名老乡告诉朱祖芬,祁长江在中关村附近倒卖发票时,被民警当场抓获。她立即带着孩子跑到派出所门口,看到丈夫戴着黑头套,被3名民警押上警车。这是她见丈夫的最后一面。
    
      朱祖芬说,几年前,丈夫曾因倒卖发票被判劳教10个月,这是他第二次被抓。丈夫被抓后,她带着律师去过海淀区看守所4次,但都没在看守所内找到丈夫,查询说没有此人。丈夫被抓后,海淀公安分局与安徽老家的派出所核实过丈夫的身份,但自己每次去都说查无此人,这让她感到不能理解。
    
      直到9月17日上午,她才等来了消息,却是被告知丈夫已经去世。
    
      被收押后绝食死亡
    
      9月17日上午,朱祖芬接到了3个电话,都是祁长江的哥哥打来的。
    
      朱祖芬说,当天上午9点左右,她接到祁长江哥哥的电话,说丈夫在看守所内病了,目前正在治疗。随后不久哥哥又打过来电话,说人已经快不行了。直到第3个电话,她接到的是丈夫的死讯。
    
      据知情者透露,祁长江被关押进看守所后拒绝进食,随后被送到看守所附近的羊坊店医院。在羊坊店医院,祁长江依然拒绝进食,体重迅速减轻,身体也在不断消耗,最后进入休克状态。9月17日凌晨,祁长江吐了两口鲜血后,陷入无意识状态。医护人员立即将他送到附近的261医院抢救,但最终未能挽回生命。
    
      妻子质疑治疗不当
    
      对于噩耗,朱祖芬难以接受。她说,丈夫1米7的个子,体重89公斤,周围人都叫他“小胖子”。平时身体很棒,而且很少生病,得个感冒也不用去打针吃药,性格也很开朗。她一听到消息后,立即赶到海淀区看守所,接待她的是一名狱警和羊坊店医院一名姓柳的医生,当时她提出要看到尸体才能相信,并且询问丈夫在看守所的情况。
    
      朱祖芬说,那名姓柳的医生告诉她,丈夫曾提出想要回家,想看看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当时柳医生说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后,就没有下文了。
    
      在朱祖芬的一再要求下,她终于见到了丈夫的尸体。她看到,丈夫的双眼和脖子上有一块块的青紫色,直到这时她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朱祖芬说,丈夫不可能无缘无故绝食。即使绝食,民警和医生也应想办法劝说和治疗,如果羊坊店医院治疗得当,不会导致丈夫的死亡。而且,丈夫已经快不行了,为何不通知家属,让她和孩子去见一面,或许家人的劝说会更有效。她说,当时狱警告诉她,民警多次进行劝说,后来及时送到医院治疗,医生也已经尽力抢救了。
    记者调查 绝食49天后死亡
    
      9月18日,记者来到羊坊店医院,这里是一处面积不大的平房,周围安装有监控探头和铁丝网。院方拒绝记者的采访。261医院的急诊医生证实,9月17日凌晨,看守所民警送来一名危重病人,登记的姓名为无名氏,当时人已经没有了意识,他们进行抢救治疗后,最终未能保住他的生命。随后,男子的尸体被法医中心拉走。
    
      记者随后找到了祁长江的治疗记录和死亡证明。261医院提供的死亡证明上写到,祁长江,30岁,主要职业和工种为驾驶员,直接导致死亡的疾病或情况为呼吸心跳骤停,上消化道出血,其它疾病诊断为“患者绝食49天,促进死亡”。
    
      祁长江在羊坊店医院驻海淀看守所医疗中心的病历日期为8月6日到8月19日,登记姓名为无名氏,从这期间的记录上看,祁长江是在间断地绝食。进食期间,也只是食用了少量的豆奶和粥,而且拒绝与人交谈。诊疗计划中写着,通知管教协同进行思想工作,密切观察生命体征及水电解质平衡等变化,给予鼻饲饮食及静脉补液治疗,鼓励进食,不适随诊。
    
      因为祁长江后期依然拒绝进食,8月19日上午,他被转到羊坊店医院继续治疗。羊坊店医院8月19日的护理单上写着“姓名不详、年龄不详,患者在海淀区看守所拒绝饮食20余天后收入治疗”等内容。8月19日到9月16日的记录写到,祁长江一直拒绝言语交流,9月16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开始出现意识模糊等症状。9月17日凌晨2点30分,祁长江出现呼吸停止,并于凌晨3点20分,由120急救车送往261医院抢救。
    
      在261医院的记录单上写着,患者于3点55分入院,跟随人员向抢救人员诉说,40分钟前,患者因上消化道大出血,导致呼吸、心跳骤停,经过心肺复苏等救治后恢复心跳和呼吸。虽然抢救人员全力救治,祁长江在凌晨4点半左右被宣布死亡。
    
     警方说法 嫌犯不配合治疗
    
      对于家属的质疑,海淀公安分局表示,祁长江被抓时正在倒卖假发票,证据确凿。被关押进看守所后,他对民警的问话不予理睬,几天后开始绝食。民警见其绝食,曾多次进行劝说,祁长江始终不肯进食,而且未向警方诉说绝食的原因,至今也没人知道他绝食的真正原因。祁长江在治疗期间极其不配合,不仅对医生、护士进行辱骂,还对医护人员对其的输液、鼻饲进食采取拔针、吐食等方式予以抗拒。为避免发生危险,民警立即将他送到羊坊店医院治疗,医院也一直在维持着祁长江的治疗,病人后期出现危险后,警方立即将其送往261医院抢救。
    海淀警方称,祁长江当日凌晨病危后,警方于早晨8点30分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通过当地派出所找到他的哥哥,告诉祁长江病危的消息。因祁长江被关押后不与民警说话,警方不掌握其妻在北京的情况。因为案件仍在侦查阶段,按照规定,是不允许除律师以外的家属或其他人与嫌疑人见面的。
    
      对于死者家属4次去看守所未找到祁长江的原因,海淀警方解释称,祁长江被抓后,一直不说话,民警根本不知道其姓名,所以登记时为无名氏。民警通过与有前科人员资料进行比对,又和其原籍公安机关核实,一个月后才确定他的真实姓名。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界媒体峰会北京闭幕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
  • 北京调查:政府花钱四大顽症
  • 北京警方揭露“医托医院”黑幕
  • 国庆前北京被抓的上海访民温梅勇获释(图)
  • 北京高考改革方案公布 重点推进考试内容改革
  • 北京垃圾 杨武“拒绝焚烧”签名活动
  • 释放北京良心人士周莉的回应和说明/蜂针自卫行动
  • 北京楼盘欺诈多:买房就送空中花园,真的送吗?
  • 北京来广营乡政府借“绿化腾退”进行的巧取豪夺
  • 北京奥组委向国际奥委会做最终报告(图)
  • 北京一公交行驶中轮子飞出 无人员受伤(图)
  • 胡锦涛乘地铁考察北京安保、交通和旅游工作(图)
  • 国庆胡锦涛乘地铁考察北京轨道交通建设和运营情况。(图)
  • 自贡进北京举报人被关黑监狱全部获释放(图)
  • 新疆演艺界人士在北京十一演出受到歧视对待
  • 北京天安门城楼迎来大批游客(图)
  • 北京首都机场启用“人面钥匙”:利用面部识别身份(图)
  • 新疆人在北京受到歧视对待/RFA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北京法院调查:1/5贪官因赌博犯罪
  • 北京市民“被感谢”/梁江涛
  • 解龙将军再论中国军事革命(北京)
  • 执勤武警成为北京长安街上新景观(图)
  • 北京陷入“阶级斗争”/李平
  • 评北京军区司令房峰辉四中全会向中央发难
  • 王节:北京流氓当局两大怕(巴克推荐)
  • 北京 我实在不敢恭维你
  • 采访不是煽动:北京当权者不可欺人太甚/卢峰
  • 从吃开始,说说落后的北京吧
  • 北京人感觉富余了吗/苏文洋
  • 北京官员极其可怜的环保知识和理念
  • 高密度的北京万年花城成了教育地产
  • 在北京没有一点耐性和幽默感,日子还真不容易过
  • 请把首都移出北京,还古都以宁静/绿十字联盟(图)
  • 请把首都移出北京
  • 长江商报反击北京日报:言论权利岂能权力独有
  • 宋腾之死突显北京120之困
  • 北京沦为台湾内斗的“箭靶”:两岸关系的结构性危机已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