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涉黑官员文强哭着招供 写下认罪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2日 转载)
    
    来源:成都晨报
     (博讯 boxun.com)

    仗着有保护伞撑腰,个别警察“无为而治”,重庆黑恶势力把开妓院、办赌场、放高利贷、绑架杀人视若无物,甚至敢于创立“民间110”,把监控设备安放到重庆警方的大门口。直到今年6月,这一切戛然而止。
    
    今日起,这些黑恶团伙的首犯、喽罗以及保护伞将在重庆五个中级法院逐一接受公审。这次集中审判,吸引了全国关注的目光,有媒体将它称作:“重庆大审判”。
    
    昨天是休息日,但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法官们仍在办公室忙碌着。他们在为杨天庆黑恶团伙的审判做准备。今日上午,杨天庆及其团伙成员将在该院接受公审。
    
    杨天庆是14个横行重庆市多年的主要黑恶团伙首犯之一,据重庆检察院公布:2005年以来,杨天庆通过为组织成员提供生活费用,聚集成员吸毒、酗酒、嫖娼来控制组织成员。杨天庆采取受雇杀人、暴力收债、强迫交易、放高利贷等手段聚敛钱财,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同日,重庆市南川区也将由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开审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此外,其余黑恶团伙及其保护伞案件也将陆续开始审理。
    
    回顾重庆自6月启动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7000名干警、200个专案组夜以继日的工作换来了逾2000名疑犯的落网。首批黑恶势力团伙及其“保护伞”官员上庭受审的同时,第二批次的打击正在向合川、涪陵、万州等各区县继续有序推进。根据重庆警方“除恶务尽”的目标,重庆境内的黑恶组织团伙将被全部清除。
    
    6月27日,家住重庆市渝北区金岛花园的赵先生意外收到了用巨大牛皮纸信封封装的一封信,“我打开一看,里头是呼吁群众举报黑恶势力的《重庆市公安局致重庆市民的一封信》,还有一个贴好了回程邮票的信封,上面盖着‘绝密’的字样”。这样的信,重庆市公安局共发出了20万封,此外,重庆当地报纸、电视都播发了这封信的内容。信中称,市民可采取多种方式举报黑恶团伙,甚至可以约见重庆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
    
    “几十年来,我从来没见过公安机关打黑的攻势如此之猛。”赵先生敏锐地认识到:重庆要发生大事。
    
    事实上,重庆的“打黑”进度原是遵循全国的统一部署,即发轫于2006年2月的全国“打黑”专项行动。遵循这一部署,重庆“打黑”原本会在8、9月份由地下摸排转入公开。但6月3日,重庆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天凌晨2点过,重庆市江北区,一名中年男子将自己的宝马760停放车库走回小区门口途中遭一男子近距离连击两枪,不治身亡。案发后,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往案发现场,并前往太平间对尸体进行法医检验。
    
    枪案发生后,重庆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抓捕当地黑恶势力以获取破案线索,一团伙闻讯仓皇出逃,来到四川省隆昌县躲避。惊魂未定之时,该团伙的警方“内线”打来电话称警方系“虚张声势,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于是,这一团伙的成员再度返渝,并在此风头上制造了一起命案。
    
    王立军闻讯震怒:“重庆黑恶势力不除,枪患不断,毒源不断,社会难安。”在“6・3”枪案告破的新闻发布会上,重庆警方宣布将“打黑除恶”从秘密侦查转为公开,调集精锐警力向黑恶势力发起攻势,给予其毁灭性打击。
    
    9月21日,重庆市委党校一个处级干部培训班上播放了一段视频资料,学员们从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身影之一是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原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这个昔日作风强硬的官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招供了自己的罪行,并写下《悔过书》请求组织的原谅。虽然从他位于仙女山上的双子别墅上缴获的一块古碑表明他懂得“福兮祸兮”的道理,但他仍然犯下十恶不赦的罪行。按照目前重庆司法部门查实的金额之巨,文强为重庆迄今最大的贪腐官员。
    
    现年53岁的文强在重庆市公安局共16年,期间一直分管刑事侦查工作,被视为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
    
    8月6日,在北京参加全国司法厅局级会议的文强被重庆警方控制。重庆市民闻讯,纷纷燃放烟花爆竹庆祝“为民除害”。
    
    文强坐拥亿万身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重庆警方打黑成果展显示,文强的弟媳谢才萍“连锁式”开办了22家赌场,其中一家位于重庆市中心最繁华的解放碑,而另一家赌场的位置在重庆渝北的五洲大酒店内,马路对面是重庆高级法院,旁边则是重庆市国安局和重庆市检察院。
    
    有了亲人的关照,谢才萍不仅大胆开店,甚至曾将暗访赌场的一位民警抓获后实施毒打,甚至叫嚣要将其活埋。后其手下怕把事情搞大,才在荒野将民警放走。
    
    江湖人称“谢姐”的谢才萍还包养了一位比自己小20多岁的26岁男青年罗某。
    
    谢才萍将于10月14日受审,其罪名涉及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拘禁罪和妨害作证罪。
    
    文强和其同僚、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9月26日同时被宣布逮捕。
    
    一位当地记者说,现在的重庆,“公交车上连扒手都少了,单身女子走夜路也放心。”他将这种变化归为打黑除恶带来的良好效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高院防止腐败将执行权一分为四
  • 重庆高院将执行权一分为四 防司法腐败
  • 张清扬:重庆打黑案件12日启动开庭审理(图)
  • 重庆涉黑案件12日开审 创多个审判历史之最
  • 重庆派出所副所长覃勇贩毒被判死刑
  • 重庆一宾馆发生食物中毒事件73人就医
  • 渝黔高速重庆綦江段4车连环相撞4死5伤(图)
  • 重庆一派出所副所长覃勇贩毒被判死刑
  • 重庆爆发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
  • 恐怖:魔鬼淫窟,重庆“亮点”茶楼的绝对内幕
  • 重庆公交网站疑遭黑客攻击 首页现不雅词对话框(图)
  • 重庆旅游客车机场高速燃烧 (图)
  • 重庆旅游客车机场高速燃烧 未造成伤亡(图)
  • 重庆打黑知情人提供的触目惊心的内幕
  • 重庆访民上访37年无果 质疑“合法上访”
  • 重庆规定物业泄露业主信息可罚10万
  • 重庆在重要地段将安装35万个电子眼(图)
  • 好紧张 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被抓纪实(图)
  • 重庆文强案中案曝光 官方称“除恶必尽”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虚抑革命 ”之三:后法西斯主义已然成型:薄熙来的重庆经验/陆士绅
  • 重庆十一良辰吉日不准离婚 免独自忧伤?(图)
  •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 薄熙来为什么邀请邓楠去重庆?/姜维平
  • 重庆打黑 打贪 砸烂了公检法/孙维本
  • “钉子户”再现四川重庆说明了什么?
  • 薄熙来画饼充饥:重庆人平均6,5年能够买房?/姜维平
  • 6.5年收入买套房 重庆狠招揽民心/黄屏
  •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 学重庆,铁拳重击"权、钱、黑交易链"
  • 有人对重庆“打黑除恶”疯狂反扑重庆挺住
  • 难道重庆禁烟也属打黑/张铎
  • 重庆老汉因吸烟被拘五天,法与理碰撞尴尬了谁?/崔济哲
  • 同僚会场被带走 重庆公安副局长们噤若寒蝉/吴强
  • 黑恶势力决不止重庆才有/曲吉山
  • 从已经瓦解了的重庆黑恶势力我们看到了什么?
  •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陈维健
  • 重庆需要大专学历以上公务员
  • 重庆唯学历主义 搞运动一窝蜂/李士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