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带联合国专员考察惹祸:杭州访民梁丽婉被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杭州市江干区弄口村访民梁丽婉,43岁(左二)
    带联合国专员考察惹祸:杭州访民梁丽婉被抓
    
    博讯获悉,杭州女访民梁丽婉在2009年8月17-19日,由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德国艾伯特基金会和柏林马克·布洛克中心联合举办的“亚欧参与式预算” 国际会议,期间她带了联合国专员去实地查看,随后警察要拘捕她,但她逃离。(下图为会议合影)。
    带联合国专员考察惹祸:杭州访民梁丽婉被抓
    
    本月22日,梁丽婉在北京被捕,目前在杭州被审讯。消息人士表示,梁丽婉的前景不乐观。
    
    梁丽婉因房子被强拆而上访,当地政府想收买她,对她说:“你去拆迁办上班,一年也能弄几十万。”梁梁丽婉说:“这是断子绝孙的工作,我就是讨饭也不做这种工作。”
    
    2007(?)年12月13日晨,杭州访民梁丽婉的丈夫樊永生在自家门口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打断5根肋骨。
    
     据在场的一名邻居反映,这伙人在樊永生出门时,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达20多分钟,有一个人还声称是有人安排他们来干的,不要怨他们。邻居打了无数电话,110警车在25分钟后才出警,行凶歹徒早已逃之夭夭。
    
相关资料


“亚欧参与式预算国际会议”圆满结束
    
    
    2009年8月17-19日,由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德国艾伯特基金会和柏林马克·布洛克中心联合举办的“亚欧参与式预算” 国际会议在杭州望湖宾馆圆满举行。参与式预算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首创于巴西阿雷格里港,并由此相继在拉丁美洲、欧洲、亚洲、非洲等地区传播开来,成为过去20年间最为成功的公民参政机制之一。本次国际学术会议以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特殊政治社会环境为背景,探讨了各地区不同形式的参与式预算案例,为进一步推进参与式预算在不同地区的良性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本次国际会议于8月17日上午九点在杭州望湖宾馆正式开幕,浙江大学社会科学部副主任余逊达教授代表浙江大学致开幕词,德国艾伯特基金会上海办公室主任Dr. Rudolf Traub-Merz为会议致欢迎词。此次国际会议的发起人和设计者为会议的中方主席——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张俊华教授,德方主席——德国艾伯特基金会上海办公室主任Dr. Rudolf Traub-Merz。从在外办申请和会议准备前后近一年时间内,在以潘长勇同学为主的会议组委会的合作和努力下,共有80多位国内外的知名学者、政府官员以及国内有关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应邀及主动申请参加本次会议,历时两天半的会议为各位与会者提供了难得的交流机会。我院的李金珊教授,米红教授, 胡税根教授和其他老师和研究生,也积极参加此会。
    
    “亚欧参与式预算”国际会议共分为“主题和概念”、“中国案例介绍”、“亚洲案例介绍”、“欧洲案例介绍”、“参加者动员与选择”、“参与式决策”、“运用IT技术”等七个单元。在会议的进程中,共有19名国外学者、10名国内学者担任本次会议的发言人和评论人,其中包括柏林马克·布洛克中心副主任Yves Sintomer、澳大利亚狄肯大学教授何包钢、CMB博士后研究员Carsten Herzberg、意大利社会研究中心( CES )资深研究员Giovanni Allegretti以及国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长贾康、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副教授唐娟、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世界与中国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凡、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陈剩勇等。发言人就自己本国或者本人所研究的国家的案例进行了细致的介绍和讲解,评论人就发言人所讲案例的背景、程序设计、目的、效果等各个环节提出自己相同或者不同的见解,所有参加者都可以对发言人所讲案例进行提问和讨论,整个会议场面学术氛围浓郁、交流互动频繁、讨论激烈,确保了本次会议的顺利进行。最后,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系主任郎友兴教授为本次会议做了最后的总结,为此次会议的圆满举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会后,国内外与会者对本次会议的效果做了极高的评价,认为通过此交流,为不同地区之间经验交流和学习提供了一个国际平台,从而在理论和实践上对参与式预算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并探讨了这一参与形式的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在此会的基础上,张俊华教授现已开始和艾伯特基金会共同编撰一本论文集,预计年底出版。
    http://intranet.cpa.zju.edu.cn/show.aspx?id=5618&cid=198
    
杭州江干区弄口村村民致信胡錦涛、溫家宝

    (2009-08-11 )
     中華人民共和國胡錦濤主席、國務院總理溫家寶:
    
    您們好!
    
    我們是杭州市新東站項目涉及的農民,現在面臨杭州的地方政府強拆遷,剝奪我們土地和房屋的被拆遷戶。
    
    杭州市政府,借新東站建設為名,搞房地產開發。違法剝奪我們廣大農民的土地和房屋。使我們辛辛苦苦積累的財產縮水。本來我們依靠土地和自己的房屋已經獲得幸福富裕的生活。在這次杭州市政府借杭州新東城項目,任意擴大規模範圍,和商人勾結搞房地產開發利。在征地拆遷忠不顧我們廣大農民的權力,剝奪我們的土地。
    
    本次拆遷項目杭州市政府稱在征地和設計中沒有任何約束,將實際只有2平方公里的東站項目,變成了9.3平方公里規劃搞房地產開發,變成火車東站周邊拆遷。杭州市稱本次房地產建設項目(不包括鐵路東站投資)投資230億進行城市建設和改造。建設杭州的城市新中心。設計住戶8400戶,農戶7000戶,城市居民1400戶。征地3063畝(實際遠遠超出該征地規劃)。這樣越規模巨大的項目本來應該按嚴格的審核由國務院審核。國務院才能有權對本項目征地。但笨項目卻沒有經過國務院審批同意。
    
    杭州地方政府熱衷於形式主義,搞政績工程。在房地產開發利益驅動下,在杭州已有許多個城市中心的情況下,又建規模如此宏大的城市中心。
    
    本次拆遷,搶走了我們賴以為生,過上富裕生活的土地。斷絕了我們未來生活的希望。使我們這些過上小康富足生活的農戶財產縮水,變成城市中沒有財產可以經營,不能謀求發展的低保護。給我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因此我們廣大被拆遷的農民堅決反對本次違法拆遷。
    
    杭州市政府在我們不同意拆遷的情況下,採用高壓手段,用公安對我們不同意拆遷的農民戶進行關押。對在村集體企業上班的不同意拆遷的住戶,就讓他們回家。政府甚至用黑社會手段來逼迫農戶簽字,逼我們搬遷。出動數百名僱用的打手故意挑起事端進行毆打,驅趕住戶。而公安警察卻在旁邊督陣為打手們助威,保駕。遇到住戶反抗,警察就拘留反抗住戶公安對不願意搬遷的住戶,任意騷擾,警察動輒上門檢查找借口。本次拆遷和東站項目任意擴大不僅是政府搞政績工程,也是個別領導人家屬房地產開發分肥,謀取商業利益,導致不顧百姓死活的剝奪我們的土地,損害我們的權利,造成了我們的災難。
    
    本來政府搞建設拆遷,也應該考慮對我們農戶就近遷提供宅基地遷建,給我們的土地予以市價格補償。不能壓低我們的生活水準。但是杭州地方政府搞掠奪性拆遷,一再無視我們的利益,採取高壓手段鎮壓我們。如此拆遷,迫使我們抵禦這個沒有國務院批准的違法項目,激起我們的反抗。我們保留採取進一步自衛手段的權力。我們希望上級政府對那些侵犯我們權力,剝奪我們土地的地方政府進行查處。儘快對新東站房地產綜合開發項目進行審計,查處,不要把群眾逼上絕路,避免爆發打規模的群眾抵抗活動,化解社會矛盾,真正維護社會穩定,促進社會經濟和諧進步。
    
    致敬
    
    杭州江幹區弄口村村民
    2008年10
    

村民大门被偷, 老人无处安身
    (2009-08-08 22:39:49)
    2009年5月10日,位于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弄口村的拆迁户(未签合同)王宝强、叶红云、樊永根、王水绍、梁丽婉等村民家的大门,被人偷拆。
     此前,杭州东站“扩建工程建设指挥部”的拆迁办,多次带黑帮打手到坚持抵制拆迁、不肯签订合同的村民家里威胁、骚扰,9位村民被迫逃亡(见《杭州暴力逼迁,黑帮上门殴打,村民亡命天涯》,博讯2009年5月8日报道)。据目击村民介绍,偷拆村民家大门的人非常嚣张,自称是“拆迁办”叫偷的。
     杭州市政府借新东站建设为名,不顾周边村民和居民的强烈反对,将杭州火车站枢纽工程2.3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项目变更为78.6平方公里(其中有重点蔬菜保护基地1万多亩),搞房地产开发牟利。距离火车东站2-3公里的江干区弄口村,也变成强拆的对象。由于村民的反抗和抵制,拆迁进程非常缓慢。当局动用警力,勾结黑社会,多次对不肯就范的村民进行威胁、恫吓、骚扰、殴打甚至纵火烧死村民。部分村民抵不住压力和欺骗,签订了所谓的“动迁协议”,离开的自己的住房,到周边四处租住。然而,按照当地风俗和顾忌,租房户不愿意接受70岁以上的老人,害怕死在家里不吉利。而当初政府承诺的安置房根本就没有兑现。因此,全村大约有几十个70岁以上的老人无处安身。这些先行签约的拆迁户后悔莫及。
    
    被偷拆的大门
    
    
    无处安身的张秋珍老人,其二儿子樊永生去年被殴打致重伤.
    
    
    杭州被拆迁户向拆迁死者致哀(2009-08-08 22:19:55)标签:杂谈
    2009年5月14傍晚,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弄口村5组48号,一座正在拆迁的房子突然倒塌。一个正在驾驶挖掘机拆楼的民工,被倒塌的楼房埋进废墟,当场身亡。据报道,死者叫蔡奇祥,27岁,在杭州打工两三年了。10天前,才从老家重庆赶回来,媳妇在那边刚生下孩子。
    
    这是“杭州铁路东站枢纽项目”拆迁启动以来的又一场悲剧。在这之前的2008年10月23日,浙江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草庄村2区72号遭人纵火,50多岁的房主傅延康不幸被烧死。2008年12月13日,同在本地的江干区笕桥镇弄口村村民樊永生,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成重伤(打断5根肋骨和上颚)。与前两次悲剧所不同的是,这次是实施拆迁的人员意外死亡。而有关部门同样极力掩盖真相、封锁消息。(报道称死者的哥哥蔡师傅被一辆黑色比亚迪车载走。现场采访记者被三四个男子拦下,一个穿黑色纹条T恤的男子甩出一句:“这只是小事,有什么好关注的。”)国内省内媒体同样对此鲜有报道。
    
    所谓“杭州东站工程”是杭州市政府借新东站建设为名,不顾百姓死活,剥夺村民的土地,强拆村民房屋,任意侵害农民权益。隐满实情,通过化整为零,少报多批,将杭州火车站枢纽工程2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项目变更为78平方公里,搞房地产开发牟利,是又一起典型强抢老百姓土地和房屋的“强盗工程”。作为被拆迁户,我们非常痛恨那些强抢我们土地和房屋的“决策者”、开发商和收益者,痛恨那些为了蝇头小利而挺身而出的打手、帮凶、爪牙,痛恨那些不分是非、不辨善恶而助纣为虐实施强拆的“打工者”。但是,我们也清楚地认识到,不管是谁,发生了死亡,毕竟是一场悲剧。这些助纣为虐的“打工者”本身也是受欺骗、受蒙蔽的受害者。为此,我们向这次拆迁事件中死亡的民工蔡奇祥致哀,向死者的家人表示慰问。
    
    一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就这样消失了,竟然“只是小事”,可见当权者的残酷、冷血。利欲熏心的政府和“开发商”为了眼前利益,漠视生命,不顾他人的安全和幸福,不惜痛下狠手,造成许多家破人亡的人伦悲剧。
    
    悲剧仍然在继续上演,就在发生多次死亡和伤害事件的杭州市江干区弄口村,政府动用黑社会仍然在紧紧追逼抵制强拆、没有“签约”而逃亡的村民。然而,天网恢恢,善恶有报。我们奉劝和忠告“拆迁工程”利益链上的所有“蚂蚱”,害人就是害己,毁人就是毁己。不管是打着各种漂亮旗号和名义的政府官员,还是赚取满盈金钵的开发商,包括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打手,作恶者终将获得报应,灾难不定何时会落在自己和家人身上。希望所有的“利益链分子”停止迫害,停止对抵制者的追杀,停止害人害己的所有恶行。
    
    但愿死者的在天之灵安息!
    

杭州暴力逼迁,黑帮上门殴打,村民亡命天涯
    (2009-08-08 )
    2009年5月7日,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弄口村三组方招荣家,来了一伙人,要求其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按手印。方招荣拿出相关法律书籍与来人论理,一名大汉一下子把按在地上,手掐住他的喉咙,凶狠狠地说:“这就是法律。”“要说法律,到拆迁办去。”
    
    几乎同时,众多的黑帮打手来到村民樊永生和陈宝龙家里,要采取同样的手段逼迁。二人见势不妙跳窗逃走。樊永生去年12月13日在家门口被黑帮殴打,打断了6根肋骨。
    
    弄口三组另外几家没有签约的“钉子户”叶红云、陈宝根、樊永根、王滨翔、朱凤英、徐桂枝家里都遭到了黑帮打手的威胁。他们9人被迫逃离杭州,流亡在外。
    
    5月8日下午,北京有新闻媒体得到线索,就逼迁之事致电采访该区块的拆迁租组长王韩飞(手机号码13858037983),王慌张地否认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要饭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9/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遭报复:梁丽婉丈夫樊永生被打断5根肋骨
  • 张清扬:上访者梁丽婉在北京的奇遇(图)
  • 张清扬:杭州维权人士梁丽婉因上访被信访局报复(图)
  • 杭州失地农民梁丽婉因进京上访遭报复
  • 失地农民梁丽婉等6人被非法关押
  • 梁丽婉:失地农民的呼吁(图)
  • 梁丽婉:特别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