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日本NHK记者访刘飞跃遭随州市当局层层阻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7日 来稿)
    今天(2009年9月17日)下午三点多,日本电视台NHK记者许小姐等三人从香港专程来到湖北省随州市,准备对我本人进行采访。结果记者来后,我被堵在所居住的随州市文峰中学楼内不能下来,许小姐等人则被以各种理由堵在校外不得而入,我后来虽强行冲至四楼楼道,在那里与多名看守人员对峙达三、四个小时后,仍无法与记者见面。
    
     许记者等三人是下午三点多到的随州,结果在她们到前约一个小时,我楼下便出现可疑人员。临近三点时,随州市多名人员便敲打我家的大门,说是“领导要谈谈”,此说遭到我的拒绝,并坚决不开门。随后我发现,随州市曾都区教育局、我原工作单位东关学校、文峰中学众多人员正在文峰中学校内四处把守、游荡。稍晚我还了解到,中午二点左右文峰中学门口就出现了多名警察。 (博讯 boxun.com)

    
    许记者等人到随州后,因我外出担心被当局控制,她们三人便来到文峰中学。在三人到文峰中学约半个小时后,许记者给我打来电话说文峰中学门口的人告诉她说我已自由了,她随即让我出来接她们进来。结果我从六楼家中来到一楼时,即发现长期跟踪我的二名看守人员及其它人员正守在楼下。见我出来,二人即上前拉住我不让继续外出,其中那名高个人员冲过来还要打我。我说外面已说好了。其中一人说:“哪里说好了?”于是他拿出电话给随州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拨打,很快我听到该队长在电话中大声叫道:“坚决不能让他到学校门口来”。见此情景我立即转身回家告诉许记者上述情况并求证相关说法。
    
    过了一会,许记者又打来电话说当局人员告诉她我是自由身,我于是再次出门,结果刚出门即发现二名黑衣人员堵在楼梯口死死不让我下楼,我告诉他们我今天一定要下去,哪怕发生冲突也要下去。我于是向下冲,在连续冲了三、四次后,我终于冲到了五楼楼道。在五楼与那二人对峙了一会后,我便给随州市国保支队何队长打电话,告诉他说日本记者来访只是从公民记者的角度来采访一下我的维权经历,并不涉及随州相关事宜。何队长则坚持说是教育局和学校不让我出去。
    
    于是我便继续向下冲,经过一番吼叫拉扯推打,在那名高个差点又对我动手的情况下,我终于来到了四楼楼道,二名人员说坚决不能再让我下去了。在许记者打来电话后,我让她们直接进来。不一会,许记者在电话中告诉我,她被告之要等学生放学后才能入内,后又被告之现在流感严重,不能让外人,更不能让外国人进来。
    
    就这样,我在四楼楼道内与看守对峙,许记者等继续在校门口等待。她说她曾多方进行联系与交涉,但未有效果。对峙期间,随州国保支队何队长打来电话说,希望我劝日本记者离开,我则告诉他朋友来了至少要见上一面。
    
    晚上约七点多,在对峙了三、四个小时后,我返回了家中。对今天的情况,我不解的是,一次记者的公开采访何以让当局如临大敌?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9-1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飞跃:走出“家牢”不服从行动启动
  • 西班牙记者采访劳工受阻 随州电视台采访刘飞跃被拦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刘飞跃的声明
  • 维权就是维护社会的稳定——湖北民间维权人士刘飞跃访谈/卫子游
  •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 刘飞跃:写给再遭整肃的《百姓》杂志及黄良天主编
  • 刘飞跃:两种非暴力
  • 三位民间人物维权的经历/刘飞跃
  • 农村儿童教育调查手记/刘飞跃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