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押送回广西老家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4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郑毅报道)9月11日上午11点左右,桂林市国保与全州县国保两队长在北京房山区一名国保带领下,来到王德邦家中。此前的9月7号与10号,桂林国保已经在电话中提出,他们受命在中国“10.1”大庆期间,要接王德邦离开北京。王德邦在电话中一再向他们指出这种做法不妥,是违法的和侵犯人权的行为,会有损于中国的国家形象,希望国保能如实向上面反映这些意见。9月11日,当国保警察来到王德邦家中后,王德邦再次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其一、奥运、”六四“二十周年都过来了,这六十年大庆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你们要庆祝就庆祝你们的,何苦要我离开北京?我是个和平、理性、非暴力主张持守者,既反对政府对平民动暴力,也反对平民对政府动暴力,主张在和平理性上来依法协商解决问题。我对庆典不会参与热闹,当然也无意于去折腾点什么事。如果判断我会给庆典造成威胁,那是决策者对类似我这样的人缺乏基本的常识性判断。我无非是写点文章,发表点评论,这能对庆典有何影响?这能带来什么威胁呢?其二、如此将一个原本不会给你们庆典带来稳定威胁的人弄走,这不是没事折腾事吗?这本身就是件侵犯人权的事,对于庆典有什么益处呢?这种事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是违反法治精神的。这也会让中国人权受到国际社会诟病,这种做法很不明智吧?其三、纳税人用钱供养来维护社会安全的力量,应该用到控制哪些真正危害社会安全的方面,对社会和平、理性主义者也广泛打压、控制,这显然浪费人力、物力,这样那些真正危害社会的方面反而不能很好控制,如最近发生的新疆事件,在和平时期导致那么大的平民死亡,难道政府还不应该好好反省吗?这个社会真正危害在哪里?不稳定是哪些因素?”
    
     到访的国保表示他们自己是执行者,希望王德邦能理解他们,让他们完成工作任务,并一再表示有困难,他们愿意提供帮助。 (博讯 boxun.com)

    
    后来王德邦向他们要求到本月底再离开北京,在他们的“庆典”期间到他们放心的地方去。但到访的国保表示这是的上面的决定,王德邦必须马上离开北京,回到老家去,直到十一之后的这段时间都要在他们视野范围内。王德邦对国保说:“我不是一直就在你们的视野范围内吗?”但国保强调今年安全形势严峻,一再要求王德邦配合他们的工作,并且要求王德邦马上拿几件衣服跟他们走。王德邦提出,自己需要借这几天孩子放假,给孩子辅导一下功课,因为家中孩子都上学了,正好需要人辅导,这时强迫家长离开会给孩子的学习与家庭生活造成不便,影响孩子的成长。在场的国保经过向上级打电话请示后,同意王德邦于9月14日(星期一)与他们一同返回桂林。
    
    在与警方交涉的过程中,王德邦几次郑重要求来访的国保与当地警察,向做出决策的上级机关转达他的三点意见:
    
    第一、做出这种决定是对中国形势民情的严重误判,是一种打击的扩大化。我这样一批坚持和平、理性与非暴力的人,不会给社会构成什么威胁,不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相反这是社会的建设力量,是化解社会矛盾,推进社会民主、法制、人权建设的力量,但却被有关决策方面认为是威胁社会稳定,这是误判,是打击的扩大化。我再次重申我做事的三原则:一、符合正义;二、符合《宪法》;三、坚持和平、理性与非暴力。
    
    第二、这种强制遣送公民离开居住地的行为是于法无据、于理不通,是严重侵犯人权,也会给国家形象抹黑。这种因为庆典就将一些人遣送离开,软禁他们,显然违反法治精神,与中国政府一再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与“依法治国”的原则相违背,也在事实上给中国人权在国际社会面前抹黑。
    
    第三、这种行为严重影响到公民的正常生活,给这些被遣送的公民的家庭生活、工作与学习带来诸多困难放不便。这不是化解社会矛盾,而是制造、加大社会矛盾。
    
    几位到访的国保和警员表示会向上级机关转达他的意见,但还是坚持要押送他回老家。
    
    据王德邦的友人透露,他实际上在星期日(9月13日)下午就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看管起来。以便14日一早就将他押送回广西老家。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就“老上访户送入精神病院是保障他人权”观点给孙东东教授的公开信
  •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公安国保传唤、抄家
  •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 王德邦:上帝给了这遍土地以明示-又见台湾大选的感言
  •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 王德邦:警惕“土地经营权入股”名义下的又一轮集权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王德邦:从中共十七大前的主义之争看中国社会转型的目标与路径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良政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王德邦:浅议中国结盟运动 —由启蒙、结盟与结社的历史发展看今天
  • 王德邦:还有多少没有“右派”身份却承受“右派”苦难的人
  • 王德邦:从梁山早期王伦到晁盖看一个组织的蜕变
  • 王德邦:重判举报、打压上访、镇压异议——后极权社会的应有景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