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十二年老党员向中共索赔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3日 转载)
     来源:读者推荐 作者:蓝祯伟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并诸常委: (博讯 boxun.com)

    
     我叫蓝祯伟,是1949年12月加入中共的老党员。1949年12月至1950年5月,先后任中共荣昌县委四分区委宣传委员、河包乡长、七区副区长、西南公安校学习,工资级别为副区级,副营级,七等二级;1951年5月至1958年初任荣昌县公安局劳改队长,正区级,七等一级、18级,1965年经四川省劳改局个别选拔调入四川省劳改局。我婉拒了留成都劳改局机关工作的机会,主动要求到基层去。先后任筑路四支队政工股长,筑路工程处宣教股长、理论教员。1957年省劳改局派处长段其风掌控筑路工程处的整风反右运动。在此期间段其风、常胜、宫绎如、李敦慕、慕金柱等人运动群众,运用坏人整好人,对我围攻、辱骂、车轮战术,几天几夜不许睡觉。1958年3月强行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右派分子”帽子。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开支部会未经讨论宣布开除我的党籍同时,宣布开除他们在宣教股安排围攻我的唯一打手,国民党在册中统特务郭贵才党籍。郭贵才因挖出右派蓝祯伟立功,不戴“反革命分子”帽子,调出机关当中队长。
    
     筑路工程处有劳动力万余人,干部千余人,分布于四川、陕西、甘肃,宝成和内昆铁路工地,干部多是部队转业,约占70%以上,小学文化程度占一半以上,部分是招收的学生。我调入筑路四支队和工程处两年多,包括在中共四川省委理论教员训练班学习5个月,我努力在零散艰苦的工地上克服困难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开展了正规的理论学习,为提高工农干部的文化素质和工作能力,开办以文化学习为主由我负责的公安校,每期培训百余人,校址先后在雅安、江津。我在处机关工作积极、热情、活泼,举办全工程处的歌咏比赛,文娱演出,开运动会,篮球联赛,星期天办交谊舞会,机关办起了阅览室,早上晨操,晚上学习,办黑板报,批评不正之风,富有朝气、生动活泼的机关生活对原死气沉沉、枯燥无味的劳改机关注入了活力新风。许多同志,特别是青年同志认为我博学多识,正直敢言,把我当成好朋友,知心朋友,在我曾经任职的单位,总是选我当学习委员会主任,俱乐部主任,我难于推诿,责无旁贷。我在黑板报上百余字的短文《关于威信》,冒犯了官僚们的虎威。因此也得罪了那些我曾经开罪过的官僚们,也是出于对地下党同志的偏见、歧视,他们把我青春如火的热情,都看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行。他们借反右之机必欲把蓝祯伟打成“右派”而后快。在围攻我期间,除了被收买、特别安插的几个打手而外,没有人相信蓝祯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右派,大字报冷冷清清,批判大会发言者寥寥无几,或虚应故事敷衍塞责。但这些善良同志们的消极态度也招来灭顶之灾。理论教员蒋志贤流露出“蓝祯伟只不过有点知识分子的骄傲情绪”,被上纲为“同情右派分子”,而被打成”右派分子“,受到开除团籍,保留公职、降级处分,但他的好友、情侣办公室工作人员肖家香却有强烈的正义感,不计个人利害得失,在宣布蒋志贤“右派”结论同时宣布结婚,得到机关同志,特别是青年同志的敬佩,我也去喝了他们一杯充满苦味的“喜茶,”婚后他们双双辞职应聘到东北去了。理论辅导员赵朋也被划为“中右”,受到开除团籍、行政降级的处分。
    
     我流放凉山,被视为“贱民”,吃尽苦头、受尽凌辱,同为地下党员的我妻胡世明迫于组织压力,社会歧视,还受到省劳改局一位领导干部乘人之危践踏凌辱,一对“老革命”青年夫妻被迫离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棒打鸳鸯,孤雁失群,人亡家破。
    
     我流放地宁南县附近有荞窝农场,会东铅锌矿等大型劳改单位,和我共同工作过的同志们都没有把我当成右派贱民,有机会和我见面时对我都极其热情友好,把我离开工程处后的一些变故都向我讲了。特别是会东铅锌矿的宁南康复中队队长工农干部祁万章,原来是筑路四支队中队长。偶然相遇,他热情地说,“什么右派?好人嘛,常到我这里来坐坐”。我们相距只有三、四里,此后星期天,逢年过节我就到他那里“打牙祭”,说几句知心话。他爱人也很贤慧。我没有条件“礼尚往来”,倒也坦然,我永远记住了这些有良心的人,好人。向他们致以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1976年到1979年为了落实政策,我多次往返于宁南、成都之间,遇到了宫绎如、慕金柱等官僚,他们仍然摆架子,打官腔,盛气凌人,毫无愧疚之心。原工程处干事,时任劳改局纪委副书记李作仁还夸了我几句,说我当年工作积极、热情、能干、正直等好话。1979年4月“改正”结论下来,却说“右派”虽划错了,但这也是“思想问题”那也是“认识错误”,我和省劳改局戴戈等几张利口多次逐条激辩和争吵。我说当年那些人为了要把我打成右派,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在干部大会传达毛主席关于1956年东欧、波匈事件的讲话,毛主席说波匈领导人的官僚主义,不顾人民疾苦,脱离群众,造成重大事件。我们要接受这些事件的教训,不能脱离群众,指出我们对党的官僚主义必要时也要实行大民主,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千万不能脱离群众。在1958年对我的结论却成了蓝祯伟“煽动大民主,要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实行资本主义复辟”。我尖锐指出传达这个报告的蓝祯伟要划成右派,那么作这个报告的毛泽东主席是不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实行资本主义复辟。段其风等要把毛泽东划成什么派?我多次向段其风陈述。段其风说这条可以不算,结果还是栽进去了。没有这一条,蓝祯伟这个右派岂不就要“漏网”了,段其风、宫绎如等能甘心吗?
    
     我在劳改局和这些的“左派”辩论中,强烈指出戴戈等在79年复查结论中总想在我头上栽条尾巴,以证明我当年错误总是有的,是咎由自取。总之是整人有理,挨整活该,他们“跷起二郎腿”说,“改正”蓝祯伟的右派结论,只不过是对你的宽大。我说历史已经证明对我作出的“右派”结论是错误的,历史已经把你们钉上了耻辱柱,对你们已经作出了谴责。你不要得意,你们只不过是追风赶浪的小人物。要你们对历史负责是抬举了你们。在不能运动群众围攻,权力无用武之地的平等激辩中,我把这几张利口驳斥得理屈词穷,哑口无言。经过几年的无数次面对面的争论,当面诘难,劳改局的官僚们不得不在1984年11月29日作出第二次复查结论,去掉前结论栽上的尾巴。但没有道歉,对补发工资、作出补偿等相关遗留问题未作处理。
    
     历史在发展,前进,过去我们只从自己挨冤枉这个角度来认识问题。痛定思痛,现在从中国社会文明,从世界发展的全局来看当年反右的前因后果,就有了稍为深刻一点的认识。1957年触目惊心的反右运动,把许多心系国计民生,党国前途安危,社会进步发展,有胆有识,敢想敢说,敢作敢当,以百万计的知识分子齐刷刷打了下去。
    
     “反右”违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公民思想言论自由之规定,践踏《中国共产党党章》保障共产党员民主权利的纪律。扼杀思想、屠戮真理,制造了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文字冤狱。99.99%的“扩大化”,使上百万家庭,数百万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反右是对数十万有识之士、敢言之士的一场大清洗、大“围剿”、大摧残。反右禁锢了思想,堵塞了言路,此后没有人敢说真话,万马齐喑,噤若寒蝉,使中国失去民主,权力失去监督,全国只有一个人的思想,一个人的声音。一个人的奇想和错误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带来巨大灾难。为以后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各种稀奇古怪的“大办”,文化大革命等重大历史谬误、历史灾难开辟了道路。造成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和道德沦丧以及国家经济、社会、教育、文化、文明发展的停滞、倒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反右是共和国之耻,共产党之辱,中华民族之哀,中国人民之痛。
    
     1979年11月我在给劳改局的一封信中提出请予补发工资。但结果只从1978年10月补发到1979年3月,补发半年工资只有300多元。我认为只补发半年工资很没有道理。
    
     中央对于纠正错划“右派”此一历史错误的精神是“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恢复原工资级别。”四川省劳改局1979年4月9日和1984年11月29日对我的两次“改正”决定都是“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恢复行政十八级工资待遇”。就像恢复党籍不是重新入党那样,党龄应当连续计算。恢复政治名誉和恢复工资级别也应该从作出错误决定之时起恢复。不能曲解成自1958年3月至1979年10月损害被害人名誉,降工资的决定是正确的,应维护原决定或叫维持原判,不予恢复。不补发也就是不恢复此期间被扣发的工资,违背了中央政策精神,“改正决定”难以自圆其说。粉碎“四人帮”拔乱反正平反以百万计的冤假错案,都得以补发工资,文革期间十年造反或十年逍遥的人都补发了工资,唯有“改正右派”不予补发,请问决策者是何用心?政府应当有胸怀全局、面对历史的大气度,而不应当像小商贩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眼前蝇头小利。
    
     据闻1980年10月8日国务院(落)字68号文件《关于错划右派补发工资的通知》,有的地方执行了,有的地方拒不执行。1958年以前,筑路工程处按省劳改局参照铁路系统专门为筑路工程处制定的工资标准,我十八级为84.50元,降为24级后为36.5元,后24级工资标准调整为40.00元,按40元计,月差为44.50元,从1958年3月到1979年10月共247个月,应补约11000元。50年来岁月流逝,物价变化极大,补发工资必须按照物价指数核算,即使按30倍计即达30余万元,当然这只是约数,应当据实核算。如果不按物价指数计算,就是侵占了被害人应得工资的29/30,被害人只得到1/30,这是一种极不公道正派的行为,将严重损害党和国家的公信力,很难取信于民,取信于历史,取信于世界公众舆论。
    
     22年深重的摧残屈辱,使很多当年罹难的难友们身心交瘁,22年黄金年华尽付东流,多数难友已含冤九泉,我提出每年补偿一万元,这也只是象征性的表示,难于补偿于万一。
    
     我于1979年10月商调回荣昌工作。1991年在中共荣昌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岗位上离休。离休后从事关心下一代的社会服务,担任荣昌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1979年11月我在给劳改局的一封信中提出请予补发工资。但结果只从1978年10月补发到1979年3月,补发半年工资只有300多元。我认为只补发半年工资很没有道理。
    
     中央对于纠正错划“右派”此一历史错误的精神是“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恢复原工资级别。”四川省劳改局1979年4月9日和1984年11月29日对我的两次“改正”决定都是“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恢复行政十八级工资待遇”。就像恢复党籍不是重新入党那样,党龄应当连续计算。恢复政治名誉和恢复工资级别也应该从作出错误决定之时起恢复。不能曲解成自1958年3月至1979年10月损害被害人名誉,降工资的决定是正确的,应维护原决定或叫维持原判,不予恢复。不补发也就是不恢复此期间被扣发的工资,违背了中央政策精神,“改正决定”难以自圆其说。粉碎“四人帮”拔乱反正平反以百万计的冤假错案,都得以补发工资,文革期间十年造反或十年逍遥的人都补发了工资,唯有“改正右派”不予补发,请问决策者是何用心?政府应当有胸怀全局、面对历史的大气度,而不应当像小商贩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眼前蝇头小利。
    
     据闻1980年10月8日国务院(落)字68号文件《关于错划右派补发工资的通知》,有的地方执行了,有的地方拒不执行。1958年以前,筑路工程处按省劳改局参照铁路系统专门为筑路工程处制定的工资标准,我十八级为84.50元,降为24级后为36.5元,后24级工资标准调整为40.00元,按40元计,月差为44.50元,从1958年3月到1979年10月共247个月,应补约11000元。50年来岁月流逝,物价变化极大,补发工资必须按照物价指数核算,即使按30倍计即达30余万元,当然这只是约数,应当据实核算。如果不按物价指数计算,就是侵占了被害人应得工资的29/30,被害人只得到1/30,这是一种极不公道正派的行为,将严重损害党和国家的公信力,很难取信于民,取信于历史,取信于世界公众舆论。
    
     22年深重的摧残屈辱,使很多当年罹难的难友们身心交瘁,22年黄金年华尽付东流,多数难友已含冤九泉,我提出每年补偿一万元,这也只是象征性的表示,难于补偿于万一。
    
     我于1979年10月商调回荣昌工作。1991年在中共荣昌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岗位上离休。离休后从事关心下一代的社会服务,担任荣昌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上书人:蓝 祯 伟
    
     2009年9月13日
    
    地址:重庆市荣昌县关心下一工作委员会
    
    电话: 023-46740687 (办) 023-61482250 (家)
    
    附件:
    
     1984年11月29日四川省劳改局川劳改纪[1984]73号文《关于修改“蓝祯伟同志右派问题的复查结论”的决定》(见下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质疑的中共以药(杀)害人的手法
  • 中共国庆 世维大会将发动全球维族抗议中共
  • 一西藏僧人被中共拘押期间受虐致死(图)
  • 中共当局加强严控藏文网站和浏览者(图)
  • 中共 有种
  • 中共统治下大城市的消费指数(图)
  • 海归女孩投入中共怀抱 国庆阅兵(图)
  • 中共著名烈士遗属在维权(图)
  • 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三大看点:习近平将成中央军委副主席?
  • 中共四中全会 聚焦党内民主
  • 建国六十周年中共军队老干部维权再起(多图)(图)
  • 南京老太闹公车 中共颠覆道德底线
  • 四中全会通过官员财产申报制?舆论期待中共反腐重磅炸弹
  • 十八大中共权力交接 各种势力卡位准备
  • 不能控制歌谣的中共全力控制法制
  • 中共“党内民主”或可成四中全会重要话题
  • 中共当局震颤:乌市示威喊出了反腐败的口号
  • 中共重判谢长发,引发全球舆论
  • 中共加紧培训法官应对社会问题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中共国经济实质:巨额资金浪费产生大量穷人制造官商富翁
  • 中共中央密令毁灭民族英雄吕留良后人故宅/张良
  •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建军节感伤10-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军官蒋成华含冤逼死黄泉下(图)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蔡光武:见义勇为后,中共安排我在劳教所里就了业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 宗教专家郭保胜呼吁维吾尔族党员退出中共
  • 中共统治下的生存 难(图)
  • 任建明:腐败成中共危机
  • 楼价狂涨导致中共陷入“困难复杂局面”/江小鱼
  • 中共重商主义之祸/张化桥
  • 中共官场泛“攀亲”之风/黄兴国
  • 《潜伏》描写腐败政权覆灭 中共亦然/崔金堂
  • 中共在废除户口制度/陈子恪
  • 推翻中共缺的主要是思想,不是兵器—唤醒国人之259/刘蔚
  • 中共拆毁北京 无法和巴黎罗马比
  • 中共公职世袭:政治道德和官僚伦理的全面崩溃/张雪忠
  • 汪兆钧:周永康你将中共拖向地狱
  • 从晚清「改革开放」的失败看中共灭亡的必然性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中国评论日自民党下台,中共应引以为戒
  • 众叛亲离, 中共只剩下最后的靠山------军队/谭松年
  • 就中共重判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的声明(图)
  • 中国人权论坛: 中共政府的虚弱 谢长发的强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