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靠王乐泉发家的新疆首富孙广信近日被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9日 来稿)
    
    
     孙广信,男,生于1962年12月,山东平度人。中共党员,复转军官,高级经济师,现任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公司董事局主席、党委副书记,有“新疆首富”之称。随着新疆事态发展,有北京神秘人物透露,近日,中纪委高官在北京以极秘密的方式约谈了孙光信。会谈内容不得而知,但广汇集团高层已有风闻。这是继国美老板中国首富黄光裕后又一首富被调查。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今年3月《每日经济新闻》有关孙报道:
    
      福布斯富豪孙广信旗下上市公司广汇股份(600256>600256,SH)今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向控股股东广汇集团等通过非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25亿元,投资新能源公司。广汇集团与广汇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孙广信,孙广信现任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党委副书记有“新疆首富”之称。
    
    25亿发力新能源。广汇股份披露,公司已于2009年3月23日召开四届七次董事会及四届六次监事会,会议同意放弃此前的公开增发A股方案,决定向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资金25亿元用于建设“年产120万吨甲醇/80万吨二甲醚(煤基)项目”。该项目总投资645542.36万元,不足部分由公司通过自筹方式补足。
    
    广汇股份拟通过对新疆广汇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新能源公司)增资,使新能源公司成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由新能源公司具体实施上述项目。据了解,注册资本11亿元,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汇集团)分别占9.09%、88.18%。  据披露,广汇股份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公司将其中的6亿元用于置换公司前期对新能源公司的注册资本投入;其余的19亿元用于公司对新能源公司进行增资。本次增资完成后,广汇股份至少持有新能源公司67%的股份,成为新能源公司的控股股东,广汇集团为新能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目前,新能源公司的控股股东目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广汇集团。
    
    据了解,此前,广汇股份已与广汇集团于2007年3月25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签署了《关于共同投资建设年产120万吨甲醇/80万吨二甲醚(煤基)项目的协议书》,拟与“广汇集团”共同投资,在新疆哈密地区伊吾县淖毛湖镇建设煤化工项目。  公告显示,通过公司向控股股东广汇集团等不超过10家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方案的议案:本次发行上限不超过30000万股 (含30000万股),下限不低于10000万股(含10000万股),其中广汇集团拟认购不低于本次发行数量的10%;发行价格不低于11.47元/股;所有投资者均以现金认购。
    
    孙广信多次上榜福布斯富豪。孙广信于一九八九年由部队转业后以3000元转业费起家创业。据公开资料,新疆广汇集团经过19年的创业发展,已形成拥有188.28亿元资产,27912名员工,集清洁能源、汽车服务、房地产三大产业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2008年,广汇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16亿元,净利润为10亿元,连续6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等。
    
    记者了解到,孙广信已多次上榜福布斯富豪,2007胡润百富榜上,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以80亿元财富,列为“新疆首富”。2008年,46岁的孙广信以49.3亿元的身家排名福布斯中国富豪第51位,2007年孙广信还是以78.8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61位,2006年排名91位。
    2009-03-25 《每日经济新闻》  肖晓芬报道
    
     以下是有关王乐泉与广汇关系的旧文文摘:
    
    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和华凌集团总裁米恩华都是山东人,都靠山东人脉关系网的特殊照顾,得以飞速发展。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得到王乐泉特殊照顾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私人油田拥有者,而王乐泉和被扶持企业特殊持股的关系也使王乐泉成为中国能私人运作油田产业链的贪官。
    
    提到广汇企业,很多人都知道广汇石材上市公司和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但广汇集团高层都知道广汇房产的效益比广汇石材上市公司更好。广汇房产开发量占据乌鲁木齐市场在60%以上,而广汇企业多以期房销售为主,就是利用银行负债贷款开发房产,大量的利用银行负债贷款开发房产使广汇成为负债率很高的企业。论资金周转实力还轮不到广汇集团介入LNG(液化天然气)项目,因为王乐泉的优待关照使得广汇集团能够介入LNG(液化天然气)项目,并期望LNG(液化天然气)项目成为广汇集团未来的支柱性产业。
    
    在广汇房产的发展中,利用特殊关系侵占国有资产非常严重。在广汇集团发展之初,大力发展房地产开发的1998年就开始收购国有企业,先后兼并重组了新疆专用汽车厂、第一汽车厂、机电公司、机电供销公司以及新疆十月拖拉机厂等等乌鲁木齐将近40家国企,大量的国有资产被利益关系网转卖流向广汇集团,使得广汇集团获得大量土地搞房地产开发。
    
    仅以现在乌鲁木齐市中心的红十月小区来说,红十月大规模社区商圈的房产将为广汇带来几十亿的收益,而当初广汇集团通过特殊关系照顾,把红十月拖拉机厂价值十几亿的国有企业资产,通过2到3亿就收购过来。不仅土地开发没有花钱,还把国有资产廉价的变为自己的企业资产。比起2008年被查办称为中国第一贪的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单笔受贿8250万而言,广汇集团通过王乐泉山东人脉关系网获得的实际收益远超姜人杰获利的数倍。而且广汇集团利用此种手法兼并了乌鲁木齐将近40家国企,那互惠互利给王乐泉的收益又是一个巨大数字。正因为广汇房产如此低廉的并购,暴利的扩张让广汇石材上市公司都望尘莫及。给予广汇集团如此巨大好处,孙广信该怎么回报王乐泉呢?是对半分红还是象对待特殊高管一样都可持有30%的股份,那王乐泉该有多少分红呢?
    
    据官方数字截至2007年底,新疆上市公司总市值为3174.31亿元,同比增长332%,占自治区GDP的93%。资本市场已成为新疆筹集经济建设资金的重要渠道之一,成为推动新疆新型工业化建设、加快新农村建设、拉动经济增长的一支重要力量。
    
    王乐泉一手遮天垄断了新疆所有的资源分配,公司要上司也得有王乐泉山东人脉关系网的优待照顾,那么简单估算一下如果王乐泉拥有2007年新疆上市公司总市值的30%的股份收益,那就是近千亿的收益。而且新疆企业发展主要靠政策扶持,没有政策扶持就难以生存,政策的扶持是占企业发展的最大权重,那些企业应该怎么回报王乐泉呢?
    
    
    以下是《新财经》关于孙广信财富真相的文章全文:
    
    财富的秘密:剖析中国三号富豪孙广信财富真相
    
    2003年09月02日 《新财经》   本刊记者谢九
    
      人称“新疆首富”的孙广信以6亿美元的身家高居200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位,他拥有的广汇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将该公司及旗下子公司统称为“广汇集团”)亦被视为“新疆非公有制经济的一面旗帜”,更有知名经济学家将广汇集团的高速发展称之为“广汇模式”,并不吝溢美之辞。
    
      但是同时,《新财经》记者也听到一些与之并不和谐的声音,看到一些与表象有悖的事实。——广汇集团在累积土地储备的过程中,引发社会问题,使当地工人屡次走上乌鲁木齐街头;——孙广信旗下的上市公司广汇股份(600256)业绩惊人,关联交易惊人,股价同样惊人;——广汇集团虽然占据了乌鲁木齐60%~70%的房地产市场,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却出现失误,开发的商品房脱离当地居民实际消费能力,导致楼盘大量空置;——商品房的空置不仅使广汇陷入困境,提供贷款的银行也可能随之被套;——广汇集团在LNG(液化天然气)和物流两大领域强势出击,以求缓解其房地产销售不顺造成的困局。但如果突围不成功,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危机面对这位毁誉参半的中国第三号富豪和他旗下的广汇集团,《新财经》记者展开调查……
    
      广汇集团的高速发展曾被誉为“西部神话”,但这一神话却存在颇多争议
    
      西部神话的争议
    
      广汇集团在乌鲁木齐声名显赫,但是有人对广汇的发展颇有微辞,认为其多次损害了当地群众的切身利益,引发不少社会矛盾。
    
      圈地运动惹民怨乌鲁木齐有很多建国初期成立的国企,但这些国企大都经营不善。广汇集团收购了乌鲁木齐将近40家国企,比如天山制鞋厂、五一木工厂、新疆机电供销总公司、新疆专用汽车厂、新疆锅炉厂、十月拖拉机厂等,这被描绘成“参与国企改革、热心回报社会”的壮举,“极大解决了当地政府的负担”。不过,据《新财经》记者了解,事实没有这么简单。广汇集团在乌鲁木齐收购国企,其实看中的是老国企手中的地皮。待收购完成之后,广汇集团就将原来国企的厂房建筑等拆除,然后在原来的土地上进行商品房开发。广汇集团在乌鲁木齐占据了60%~70%的房地产市场,其大量地皮正是通过低成本收购国企而来。原来的国企厂房夷为平地,商品房拔地而起,而对原来国企职工的安置却有所欠妥,有些工人转入了广汇集团自己的工厂,而有些人却并无去处,由此引发了工人的不满,其中最为典型的当数新疆十月拖拉机厂的重组事件。
    
      十月拖拉机厂始建于1950年,曾是王震将军号召驻疆军人节衣缩食、积累资金,自己动手于1950年建设的西北最大的拖拉机企业,也是国家骨干级拖拉机厂,曾经为新疆的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其经营和销售每况愈下,亏损逐年增长,负债率也高居不下,后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其实行了债转股,使其负债率由79%降至52%。
    
      2000年12月,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将其拥有十月拖拉机厂的1.15亿元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广汇集团,转让价格为1∶1.05。这是当时国内首例债转股股权的转让,也是资产管理公司首次以溢价方式处置不良资产。此次转让在当时影响颇大,《人民日报》也予以报道,并说,“广汇企业(集团)收购十月拖拉机公司后,将对其主营业务增加2亿元投入,进行技术改造。”不过,该事的后续发展完全偏离了初衷。广汇集团不仅没有投入2亿元对十月拖拉机厂的主营业务进行技术改造,反而将厂房拆除,并未经评估就将3亿多资产以旧钢铁的低价卖给了乡镇企业。据知情人士介绍,十月拖拉机厂土地在乌鲁木齐市国有资产局的评估价值为7.4亿元,而广汇集团最后实付为1.5亿元。广汇集团对于十月拖拉机厂的工人安置也引发了工人们的强烈不满。
    
      2001底至2002年初,该厂的几千名工人数次走上街头,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时至今日,十月拖拉机厂的土地已经成为广汇集团建设的红十月花园小区。除了通过收购国企的圈地运动引发民怨,广汇在开发美居物流园的时候也引发了当地的社会矛盾。美居物流园是广汇投入巨资建设的一家建材超市,位于乌鲁木齐高新技术区。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美居物流园的规划区内有一片坟地,是当地一些汉人和回民的祖坟所在。
    
      由于广汇美居物流园的建设,这些坟地需要迁移,居民们自然不愿意随便迁移自己的祖坟。在经过一番工作后,当地的汉人最终同意迁坟,但是回民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最后也是几经周折才予以解决。对于广汇“圈地运动”引发工人不满,市场人士各有看法:有人认为广汇通过收购国企圈地的手段不可取,而引发工人上街抗议更不应该;也有人认为这完全是一种企业行为,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无可厚非,至于对工人的安置,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问题。
    
      强势垄断者由于广汇占据了乌鲁木齐房地产的大半市场,所以,在和建筑商的谈判中占据强势地位,对于建筑工程款项多以实物抵扣。建筑商从广汇集团手中拿不到足额现钱,对工人的工资支付也就出现问题。一位承接过广汇房地产项目的建筑商告诉《新财经》记者,广汇集团通常用来抵扣给建筑商的实物有两种,一是汽车,一是广汇集团自己的房产。而用来抵扣的汽车有两个来源,一是广汇集团自己用过的旧汽车,一是新疆专用汽车厂的产品。新疆专用汽车厂也是广汇集团在当地收购的国企之一。
    
      在众多的收购当中,广汇集团对新疆专用汽车厂的收购被认为“是一次成功的运作,盘活了这家曾经亏损的国企。”事实上,广汇集团盘活汽车厂的手段是用生产的汽车支付其房地产开发的工程款。广汇集团还和承包自己工程的施工单位约定,施工单位必须购买其工程款10%~15%的房子,广汇集团所欠的工程款也由房子扣抵。通过这项奇怪的规定,广汇集团所得不菲:2001年为5442万元,2002年为1.1216亿元,2003年上半年为6946万元。一位在新疆很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对《新财经》记者说,他因此命令公司的下属企业严禁和广汇集团有任何业务上的往来。
    
      由于建筑商从广汇手中拿不到足额工程款,因而对建筑工人的工资支付也就出现问题,建筑工人因为拿不到工钱,也曾经集体走上乌鲁木齐的街头。乌鲁木齐当地的媒体曾有这样的报道:“过去发生了大量拖欠民工工资的现象,甚至成为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实际上,施工单位给民工发不出工资,主要原因是建设单位拖欠工程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底,乌鲁木齐市拖欠民工工资超过30亿元。”据有关人士介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计划委员会为此还通过了一个“乌鲁木齐市民工工资保证金方案”。该方案规定:不低于1000万元的工程,应收取工程款的1.5%作为民工工资保证金,低于1000万元的工程收取工程款的3%;除国家和自治区重点建设项目,其他任何项目一律由建设单位预交民工工资保证金后才能办理开工手续。
    
      房屋质量纠纷不断新疆自治区一位主管房地产的官员告诉《新财经》记者,近年来他们经常接到关于房屋质量的投诉,作为乌鲁木齐最大的房地产商,广汇集团更是屡屡遭人投诉。这位官员随手给记者看了几份材料:——其中有一封广汇集团京都泰翠商品房小区400多位住户集体签名的投诉长信,该信的收件人为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及各级有关部门。信中投诉了广汇集团在售房中“缺斤短两”、物管人员指挥打手殴打不满住户、乱收费用坑害住户等问题。
    
      一位陈先生的投诉信写道:“2000年3月,我在广汇房产公司汇珉园小区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后来发现几个房间的墙面均有大面积开裂,地面也出现了明显裂缝,甚至有瓷砖掉下来砸到了身上。广汇的人员表示可以修补。但我认为我买的就是新房,还没有入住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于是一再要求退房,但广汇的人员表示退房不可能,连换都不行,不承担我们的损失,只能修补。”
    
      此类来信不胜枚举。对于广汇房产的质量问题,乌鲁木齐一些业内人士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归纳出两点原因:一是广汇集团作为甲方的监督职能没有到位,二是因为广汇集团对建筑商付款条件苛刻,所以,建筑商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偷工减料,尽量减少自己的成本,出现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概率问题,因为广汇开发的房子太多,所以,出现问题的可能性也就很大。
    
      广汇股份业绩和股价高高在上,如果失去关联交易的支撑,难免给人“高处不胜寒”之感
    
      广汇股份:高处不胜寒
    
      作为广汇集团下属的上市公司,广汇股份(600256)每年的业绩均有大幅增长。然而,广汇股份的高利润大部分有赖于上市公司与集团公司间的关联交易,并且每每有市场人士质疑该公司的业绩真假。同时,随着业绩的大幅增长,广汇股份的股价也毫不含糊,上市之初为20元,如今尽管市场低迷,复权之后股价依然在48元左右。广汇股份业绩和股价高高在上,如果失去了关联交易的支撑,难免给人“高处不胜寒”之感。
    
      复杂的关联交易广汇股份本来是一家以石材经营为主业的公司,2000年5月上市后不久,就和广汇集团签署了一份影响深远的关联交易协议。2000年9月,广汇股份拥有85%股权的子公司——新疆广厦房地产交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厦公司”)和广汇集团拥有71%股权的子公司——新疆广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汇房产”)签署了《商品房包销协议书》。
    
      双方约定,广厦公司包销广汇房产2000年8月30日以前开发的商品房,自2000年8月31日以后由广汇房产新开发的所有商品房(含住宅、车库、车位、铺面、库房等),原则上全部由广厦公司包销,广汇房产不得自行销售,更不得委托第三方进行销售。这项关联交易从广汇股份上市起至2002年,每年都为广汇股份贡献70%左右的主营收入。但这项关联交易却有制造利润之嫌。《新财经》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来到广汇的红十月花园小区,记者看到在小区门前摆放着长长一排用来售房的小桌子,每张小桌有两三人围坐。记者上前询问,“你们广汇怎么有这么多人在一起卖房?”销售人员很热情地介绍说:“还不止这些人呢。我们有两家销售公司,另外一个叫广厦公司,两家公司的营销人员共有2000人。其实,两家公司销售的都是广汇房产开发的房子,都是孙广信的。我们两家公司之间还有销售比赛,总是我们能赢。不过,孙总对广厦公司的要求也不高。”如果这位销售人员对记者所说属实,那就说明广汇股份发布的关联交易有虚假公告之嫌。而所谓的商品房包销协议就只是一纸空文,难托为上市公司制造利润而设的嫌疑。
    
      2003年4月22日,广汇股份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公司“将《商品房包销合同书》名称修定为《商品房代销合同书》,并完善相应条款”。由包销改为代销,不知道是否因为广汇同时有两家销售公司存在?而广汇称“完善相应条款”,具体如何完善,并没有下文。然而,无论包销还是代销,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疑点——既然广汇房产利润如此丰厚,上市公司何不直接将这家公司买过来?这样,上市公司除了获得房产销售的利润外,还可以获得房产开发的利润,又何必要设计如此复杂的交易,又是包销又是代销,还经常被人指责依靠关联交易制造利润。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如果广汇股份将广汇房产买过来,利润又将源自何处呢?如果按照《新财经》调查了解到的极高的广汇商品房空置率推算业绩,以此体现在上市公司里,广汇股份的利润将会大幅缩水。这或许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为何其要通过这种关联交易制造高额利润。
    
      建筑商买单和“假个贷”业界对广汇股份另一种制造利润的方式也颇有微词,那就是让承接广汇房产工程的建筑商购买广汇房产开发的房子。有质疑指出,这种手法一方面在为上市公司制造利润,同时还以房屋扣抵了广汇房产对建筑公司的工程款。就《新财经》记者了解,建筑施工单位向广厦公司支付房款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各建筑施工单位直接以货币资金支付购房款;一是各建筑施工单位将其向新疆广汇房地收取的工程款以“背书转让”的方式支付广厦公司的购房款。
    
      广厦公司2001和2002年度这样实现的销售额分别为5442万元和1.1216亿元,共计1.6658亿元。其中,各建筑施工单位直接以货币资金向广厦公司支付的房款为1.0958亿元,以背书转让形式支付(即抵扣工程款)房款为5700万元。一位当地建筑公司的老总告诉记者,由于广汇集团基本垄断了乌鲁木齐的房地产市场,不接他们的工程将很难生存下去。所以对广汇集团用房子抵扣工程款,建筑商虽心有不甘却无法拒绝。当《新财经》记者问及“为何建筑商还主动拿出工程款的10%~15%来买广汇集团的房子”这个问题时,这位在新疆房屋建筑市场打拼多年的老总显得讳莫如深。
    
      他说,据他所知,有些开发商和建筑商之间会达成默契,由建筑公司假装购买开发商的房子,在银行骗取按揭贷款,也就是所谓的“假个贷”(“假个贷”,又称“假按揭”,主要指房地产开发商组织非真实购房的自然人,利用虚假的资料向银行申请个人住房贷款,套取银行信贷资金用于项目开发、生产经营、投资或抽逃资金的行为)。至于广汇集团是否有这种做法,这位人士表示“不敢乱讲”。但中国建设银行新疆分行的一位管理人士告诉《新财经》记者,国家审计署怀疑新疆的银行和广汇集团之间有“假个贷”行为,曾经派人来新疆调查。至于调查的后文如何,这位人士没有透露,只是否认建设银行新疆分行对广汇做过“假个贷”。
    
      石材业务毛利率奇高除了房地产的关联交易让人生疑,广汇股份石材业务的业绩也出奇优异,每年的毛利率高达50%多。对于石材业务的高毛利,广汇股份的解释是:“新疆天山南北广袤优质的大理石材资源可供不限量开采。”但新疆当地一位从事石材业务的人士却告诉《新财经》记者:“新疆的确拥有非常丰富的石材资源,但是新疆石材有一个特点——品质不高,只能算中等偏下。因此,新疆石材的价格也属于中等水平。”石材业有两大成本,一是原材料成本,二是运输成本。
    
      《新财经》记者了解到,广汇股份60%左右的荒料需要从分布在托里、哈密等地的荒料供应商处购买,其余为广汇自己开采。将原材料从几百公里之外运回生产基地则产生了运输成本。从成本构成来看,广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要将石材做到50%多的利润,对于广汇而言,很可能将石材大量运用于广汇集团的房产业务上。”
    
      业绩高速增长可信几分?在2003年第一季度季报中,一直高速增长的广汇股份开始出现了停滞。主营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20%,净利润下降37%。广汇股份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于天气,称“新疆冬季较上年延长,加之寒潮大风的影响,铁路、公路几乎中断,原料开采、运输和建筑工程开工均受很大影响”。
    
      不过,据《新财经》记者了解,从1990年开始,新疆已经持续13个暖冬,去年也不例外。所谓天气造成利润大幅下滑,实在有些牵强。不过,到了8月份公布的中报,公司又恢复了强劲的势头,石材和物流较上年同期收入增长了51%和240%,利润上升了33%和78%。还须指出的是,广汇股份对大比例送股很感兴趣。2000年5月上市以来,三年时间里公司已经有过三次大比例送股。流通股本由上市之初的5000万股迅速扩张为2.04亿股,而股东人数仅为5830户,每人平均持股3.5万股。股本迅速扩张之后,广汇股份开始提出再融资计划。首先是提出了增发不超过6000万新股的计划,但一直得不到证监会批准。2002年6月广汇股份放弃增发,改为10∶3配股,配股价在市价的60%~80%之间,筹资投向8大项目,共需资金6.4611亿元,不过亦未获得批准。
    
      财务数据显示,如果扣除关联交易带来的利润,无论是增发还是配股,广汇股份都达不到有关要求。广汇股份曾经在2001年报提前确认收入1.7249亿元,2001年及2002年上半年隐瞒关联交易1.1652亿元。值得疑虑的是,投资者面对广汇现在高速增长的业绩又有多少信心?如果扣除关联交易带来的利润,广汇股份的高高在上的业绩和股价还有什么可做支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