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知情人爆料 广西再现血汗工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8日 转载)
    
     去年的8月份,我因为换工作缘故,到了广西柳州鹿寨县的正堂制药厂,在那里我看到了真正的血汗工厂,其中的景象使我如今都久久不能忘怀。我到过不下十家的制药厂,从来没有见过有如此无耻卑鄙无良的药厂,从来没有。温度50℃以上是什么概念?相信大家在现在最热的夏天里,城市的温度也就是40℃左右,但是我见到了在整个制粒生产操作间有50℃以上的车间:人一进去就感觉窒息,火炉似的全身冒火。当我一进到制粒操作间立马就感觉到了极度的异常,马上去看温湿度表,发现温度的指针已经到了极限,超过了50℃,湿度是55%,
     (博讯 boxun.com)

    我问工人:温湿度坏了?怎么可能温度超过50多度呢?
    
    工人回答:没有,实际温度就是超过50多度了。
    
    我问:那为什么不开空调?工人:空调??!!能开风机送风都不错了,以前连送风机都不开,我们在里面做工中暑了,后来老板看实在不行了才让工人开送风机送风!
    
    我问:那你们不向劳动部门反映?工人:反映?劳动部门都听老板的话,告诉我们说能受得了就做,受不了就走人,有个屁用啊!!!
    
    我无语。
    
     当我的心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忧心忡忡的时候,又一件血淋淋的事实让我感到了工人的苦难与迫于生计的无奈。我走到了粉碎间,看到一个工人正在卸打粉机的零部件,“这种粉碎机要比那种万能粉碎机好用吧?”我问,“好用?你看我的手,都是被它搞的。”工人没好气的说,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最多也就是30几岁的工人,才注意到他的双手:右手只剩下三个手指,中指与食指没有了,左手没有了手拇指。
    
     我惊诧得差点没有喊出来:“怎么可能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工人被打粉机打碎过手指的,难道你们上大夜打粉?”工人:“很正常啊,经常。如果他们白天要投料,那只有晚上打好粉给备好了咯。特别是打废片的时候,经常堵加料口,不能用其他东西推就用手推了。”我说:“到过这么多工厂,我从来没有见过被粉碎机打断手指的工人,除了你。你这么不小心,为什么还安排在打粉岗位?可以去外包啊?”
    
    工人:“车间主任说,你做得就做,做不得就滚蛋!”“那你打断手指算工伤吗?”我又问,“工个屁,老板说是自己不小心的,不能报,不帮开证明,公司总共只是出了200块。”“200块就能买回你的这些手指???!!!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怎么办?以后?你想过了没有??!!!”,我痛心道。“以后??”工人愕然,“我没有想过。”“如果我是你,我立马现在辞工,不会为了这七八百块钱为老板卖命”,我语重心沉的劝他说。
    
    看了一圈工厂的生产环境,我仿佛从地狱里走过一趟。过了GMP的制药企业,竟然:1.在过道里包装药品。2.敞开操作间及车间的大门进行压片。3.整个车间没有一个三十万级以上的操作间开有空调送风。4.为了增加粘度多制粒,提取车间在提取好的药材浸膏里违法加入树胶。5.药品的批号08打成03,8的半边油墨没有印上!6.几个还没有毕业的实习生在车间里面监督,门都还没有出,自己都不懂如何监督工人?7.让在药店卖过几年药的中专生管理整个车间,车间不是药店,难道仅仅因为是亲戚的关系?8.批生产记录都是造假,都是让那些还没有毕业的实习生在写,在编数据,冒签名。记录难道就是一张废纸?
    
    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这些光怪陆离的现象,这样迟早会出事的,而且我也不忍心拿那些依靠压榨工人血汗所得的黑钱,两个礼拜后我离开了那里,理由很简单:我在这里心不安。我不禁想起了老板和我面谈时所说的话,那时候他得意洋洋的说:我们那里其实就是资本主义,靠的就是剥削工人,你要学会看懂它。
    
    如今我想对他说:你错了,你那里不是资本主义,你那里是奴隶主义,靠的就是喝工人的血汗,吃工人的肉,就像榨油,榨干了油就把茶子丢掉!!!
    
    难道那些人就不怕报应?希望老天打雷的时候,那些人渣有报应!!!
    
     后来看到关于玖龙造纸的血汗工厂的报道,发现中国是有血汗工厂的,因为有存在的土壤,因为有吸血鬼!!!
    
    离开那天的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分明的看见工厂大门写着正堂的牌匾上,清清楚楚的用血写着两个字:歪堂!那个刘姓老板正坐在办公室里大口的喝着从车间里端上来的人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西原副主席孙瑜被判刑 情妇成中国反腐重要力量
  • 贪污400万,广西副主席孙瑜囚18年
  • 广西南宁武力镇压访民
  • 广西钦州一法官在诉状副本上写"狗日的"
  • 内蒙古新疆广西宁夏西藏自治区成就展开幕
  • 广西"两岸四地交流营"发现6例甲型流感病例
  • 广西破获特大地下钱庄-问题何在?
  • 广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级离休干部韦成栋逝世
  • 广西柳州火车脱轨事故遇难者家属获赔25.2万
  • 广西拟明确用手机向妇女发黄色短信属性骚扰
  • 广西柳城境内列车脱轨50余人死伤(图)
  • 焦柳铁路广西段列车脱轨4人亡
  • 一列载客火车在广西柳城县脱轨 致数十死伤
  • 广西四大国有银行买断员工请愿(视频)
  • 广西柳州警方缴获近六十万元假人民币(图)
  • 广西来宾一超市突发大火损失百万(图)
  • 手足口病数字追踪,全国半年超61万病例,广西3万多/陶达士
  • 广西平果局部暴发72例手足口病疫情
  • 6月17日广西四大银行买断员工维权纪实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广西玉林官商勾结,出动大量警力强迁华南最大的中药市场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南宁警察刑讯逼供 广西女大学生屈打成招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广西钦州市钦江糖厂被非法贱价偷卖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未搬迁户胡家长子之遗书(图)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广西武鸣县纠集三百多官兵殴打手无寸铁村民
  • 广西来宾市的公务员小区(图)
  • 广西博白:民无天日,所长李浩还能嚣张几时?!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我震惊,我困惑,我无奈》—广西发生万人卧轨事件
  • 广西富川一副局长酒后驾黑车撞死人后逃逸
  • 广西公安滥抓人逼订报
  • 广西书记“被洪水围困”市长“被应酬围困”/郭翠日
  • 广西韦先辈给郭永丰的慰问信!
  • 温总理,加入广西传销吗?
  • 尤小明:乾隆对广西的少数民族政策
  • 广西授予张艺谋“广西杰出贡献奖”/秦建中
  • 广西田阳县玉凤镇百甲村恶霸村官
  • 史海:胡志明在广西坐牢 每天给梅毒犯人倒马桶 (图)
  • 广西恒达巴士员工爆料
  • 魏敦友:当代中国法学如何可能?——在广西民族大学的讲演(之一)
  • 何恩义:广西防城港东兴政府分别墅福利住宅地,企事业军转干部为什么不给享受?
  • 惊世大预言:08年广西海南发生强震海啸?
  • 刘晓波: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 广西梧州京南镇政府勾结黑社会坑农
  • 烟台军转干部声援广西同行起诉国家人事局
  • 安均:向广西博白县的英雄们致敬!
  • 刘晓波: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 比堕胎比罚款广西博白县的官员疯了/李平
  • 广西“计生暴乱”折射出怎样的中央与地方关系?/潘小涛
  • 广西党委书记刘奇葆后院起火/纪晓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