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老太闹公车 中共颠覆道德底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8日 转载)
    
     又是南京,又是南京一名老太太,其看似见怪不怪的一次行为,已经无意中颠覆了时下中华民族仅存的一点点道德底线!
          (博讯 boxun.com)

      据媒体报道:9月5日,南京永宁开浦口的611路公交车上,一名老太因公交车开过公交站台200多米而拒绝下车,并不顾倒车的危险以及全车乘客的不满,坚决要求司机将公共汽车往回倒,最后,在与司机发生激烈争执中,混乱中老太竟被一名乘客踹下公交车。
        
      从新闻报道中能轻易地看出,作为当班的司机“溜站”固然有其错误,本当受到公交公司的处罚;那位不知名的乘客激怒之下将一位近70岁的老人踹下车,有触犯刑法的嫌疑。但是,放下这些不讲,仅就老太太本身的行为表现,的确令人寒心与不齿。
        
      作为一名年仅70的老人,200多米的路程也许是个不小的距离,这点相信多数人都能理解。因此,这位老人情绪激动亦是可以谅解的。但是,其不顾倒车的危险,以及不在乎全车人的感受,不在乎全车人的利益,不在意公德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识去行事的行为,却揭示了时下国内的一部分老人的某龌些龊心理。
        
      一是倚老卖老的不健康心理。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本来是值得永远传承的东西。但是,却被某些不道德的老年人所无耻地利用。君不见,在公交车、火车上等大众交通工具上,面对年轻人的礼让而主动将坐位让出来时,就有诸多老人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仅表情麻木,甚至连句谢谢的最起码的感谢语言都没有。更有那一上车就强迫年轻人让座的,否则就会恶语相加。仿佛给其让坐是天经地义的事,是法律规定似的。类似的事例很多很多,相信每个人都能遇到过。事实上,道德这个东西,毕竟是一种虚无的规范。靠的是人们的自觉执行,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进行强制。这个道理,在某些老人心中恐怕没有任何位置。因为,毫无客气地讲,他(她)们就是躺在了老人的资格床上,已经毫不在意什么公德与道德了;唯我独尊的心态,已经致使这些老人心理出现了变态。
        
      二是“彭宇案”的负面影响在发酵。
        
      南京徐老太的恶劣行为,本来应该受到道德上最严厉的声讨与法律上的严惩,但是,在那“以理情推断”的南京法官的判决后,尤其是在舆论强烈关注下,最后竟然是当事双方秘密协议进行了断。这个本来应该而且是必须有明确结果的案子,却这么糊涂地,不明不白地了解了,从此,给中华民族的道德肌肤上,有了一块巨大的脓疮,它在持续地发炎,持续地影响着一代代的人,这也是“徐老太”现象不断涌现的根本。因此,这次南京又出现了一个道德低下的老态,我们本就不该大惊小怪。因为,即使是南京不出现,其它城市照样存在。南京徐老太没有倒下,在中国就带出了一大批缺德的老人!
        
      三是某些国人身上普遍存在的一种无赖心理在一些老人身上尤为突出。
        
      其实,这种无赖行为未必都是表现在某些老年人身上。只不过是发生在本应该为老自尊的老人身上,令国人倍感失望而尤显突出而已。有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前几日有个报道讲,一名老人被撞伤后,竟然在治愈后,在医院一住就是5年,最后逼得连医院都对其起诉强制赶出医院……还有,在发生的各类事故中,我们经常听到一些老人说:“正愁没法养老呢,可找到地方了……”。那种依靠事故而不顾和不在乎对方承受能力的无理要求,曾逼迫多少人走上极端啊!撞伤不如撞死的观念,从某种角度讲,不能不说是某些无德老人给逼的。就有过报道,说是一女老板因为不堪被其驾车撞上的老人的恶意拖累,最后竟然愤然将其掐死的悲哀事件。
        
      老人,是一个人经历、阅历丰富后的沉淀;是一个人走过大半生后的多方面的总结;更是一个人一生中无论是思想、观念等最成熟的阶段,如此,老人本应该成为年轻人的榜样与典范。可是,某些老人的行为,却正好相反,这不能不令人嘘唏与不可理解。当然,一个社会的任何瑕疵与问题,都不是没有理由与缘由地独立发生的。而是与整个社会的大体制有关的,而绝不能将其推给民族的因素方面去。因为,港奥台以及海外那么多的华人老人,却极少发生时下国内发生的一些老人不讲道德、公德的事情。其中道理,不讲也罢,反正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中全会通过官员财产申报制?舆论期待中共反腐重磅炸弹
  • 十八大中共权力交接 各种势力卡位准备
  • 不能控制歌谣的中共全力控制法制
  • 中共“党内民主”或可成四中全会重要话题
  • 中共当局震颤:乌市示威喊出了反腐败的口号
  • 中共重判谢长发,引发全球舆论
  • 中共加紧培训法官应对社会问题
  • 习近平:中共60年执政五大启示
  • 河南“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敢和中共中央比权威
  • 致中共自贡市委书记,市长的一封公开信的声明
  • 进一步加强控制 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可能触及核心问题
  • 中共国庆大圈钱两市暴跌民乱生
  • 中共强行限制西藏安多果洛各寺院僧人数量
  • 中共报复 热比娅指新疆老家将被拆
  • 中共选拔1万名后备干部 “接班人”以“治党治国的政治家”的标准选拔
  • 反腐败成了中共高层铲除异己的工具
  • 贞观名臣的子孙的结局 中共太子衙内的前车之鉴
  • 小熊:中共喉舌质疑六十大庆假节俭
  • 世维会:中共禁止维吾尔人封斋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中共国经济实质:巨额资金浪费产生大量穷人制造官商富翁
  • 中共中央密令毁灭民族英雄吕留良后人故宅/张良
  •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建军节感伤10-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军官蒋成华含冤逼死黄泉下(图)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蔡光武:见义勇为后,中共安排我在劳教所里就了业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 《潜伏》描写腐败政权覆灭 中共亦然/崔金堂
  • 中共在废除户口制度/陈子恪
  • 推翻中共缺的主要是思想,不是兵器—唤醒国人之259/刘蔚
  • 中共拆毁北京 无法和巴黎罗马比
  • 中共公职世袭:政治道德和官僚伦理的全面崩溃/张雪忠
  • 汪兆钧:周永康你将中共拖向地狱
  • 从晚清「改革开放」的失败看中共灭亡的必然性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中国评论日自民党下台,中共应引以为戒
  • 众叛亲离, 中共只剩下最后的靠山------军队/谭松年
  • 就中共重判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的声明(图)
  • 中国人权论坛: 中共政府的虚弱 谢长发的强大
  • 从黑龙江人事安排看中共高层动向/姜维平
  • 如何看中共的监视器,保安员,冲锋枪—唤醒国人之258\刘蔚
  • 中共小干部也有大架子/徐天亮
  • 中国建政大戏:明星欺客不若中共欺世
  • 中共政腐抓捕访民的理由如果成立,“革命先烈”将遭质疑
  • 國民求諸己 中共求諸人/胡俊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