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右派老人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李曰垓 等
    

由云南昭通地区右派老人李曰垓、赵正荣、范家彬、吴之柏、铁朝清、余永庆、程林元、李振东等发起的“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得到全国各地右派老人的热烈响应,第一批签名人数巳超过250人,预计“十一”国庆前可达万人。有的老人气愤地说,中共如果不解决这一问题,只能以死抗争!七老八十了还怕什么?
    

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中国人权行动计划联络中心转呈
    

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
    
     本呼吁书之所以叫做“第一万零一次”,实在是出于谦虚和诚意的低调语言表达,因为近四年来各地呈交中央政治局和全国党代会、呈交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呈交国务院、呈交中央党政领导人的同一要求的呼吁书何止一万份,内容都是吁请中央拿出第一人口大国,第一执政大党对自己制定的宪法尊严性的珍惜之心,对自己所代表的人民根本利益的维护之念,来执行宪法第41条和国家赔偿法,履行法定的赔偿责任,用遵宪赔偿、依法赔偿的实际行动解决五十二年前毛泽东反右运动违宪违法实施国家犯罪,所造下的历史欠账和道义欠账。
    
     值此建国六十周年,值此“以人为本、以法治国、民主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国策由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制定,2006年10月11日庄严公布,尔后表示顺应人心和世界民主潮流,以人权和民意这个中心环节作为构建和谐的实施重点,乃于2009年4月宣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牵头组建“中国人权行动计划联络中心”,在所有媒体公布了参与组建这个“中心”的职能部门为:全国政协、中宣部、财政部、公安部、司法部、监察部、民政部、教育部、卫生部等。按照爱国公民正常思维的理性和善意来理解,这个人权行动计划联络中心的“中心任务”肯定是要维护中国公民的人权。而且善良公民也就很自然地相信,我们的党和国家决策层比任何人都深知维护了人权和尊重了民意就是最大的维护社会稳定以达长治久安,我们国家的决策层也必然会想到把从上到下覆盖面无空白的“维稳办”与“人权行动计划联络中心”统一步伐甚至合署办公,因为说到底,维护人权和维护稳定压根儿是一回事情。这是公民常识。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本呼吁书第一万零一次呼吁:
    
     执行宪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确认毛泽东反右运动以言定罪是直接违宪;
    
     执行宪法第3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第3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确认毛泽东反右运动完全不按司法程序,根本不经检察院起诉和法院控辩,也完全不要公安侦破,而是由地方党委中一个不负责的部门,或地方实权人物的指定或授意,以诽谤、诬陷、私人报复、断章取义、歪曲捏造、侮辱咒骂等各种随意性手段,就可以剥夺任何一个无辜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迫害和野蛮摧残21年以上。同时株连迫害其家属子女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对于这样的凶残手段及其惨烈后果,无数史料已经确证毛泽东的反右是直接违反和故意践踏宪法第37、38条。
    
     在20多年的反右施暴中,毛泽东特别着意于开创一个恶例,就是按照他的授意,由一个政党中的某一部门直接诬陷和残害另一政党中敢于表达人权和民意的骨干成员和知识精英。这个恶例一开,毛泽东的暴行就不仅是撕毁共同纲领和践踏国家宪法,而且首先是以嘲弄和羞辱他本党党章为代价,使中共自毁形象。五十二年前毛泽东这样做的直接用意在于堵死中国民主革命之路,在旧传统的宿根上嫁接他的封建社会主义,这就是他“斯大林加秦始皇”理念的实践。但是,对曾经患难与共的民主党派进行践踏和犬儒化的后果,不但提升不了执政党的素质和形象,而且直接导致半个多世纪党形象的日益矮化和党群关系的江河日下。
    
     补救办法只有一个:彻底尊重并且动真格执行国家宪法。这是取得执政合法性、清偿历史欠债和道义欠债,重新收拾民心、真正关心长治久安的不二法门,是本质上的维稳。
    
     作为关键性的启动实施,就是赋予“中国人权行动计划”一项历史性职能:监督执行宪法第41条,对毛泽东反右运动受害者(包括1957至1958两年内以各种不同帽子进行残害的无辜公民)进行国家赔偿,包括经济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理由是:
    
     一、毛泽东反右运动作的案只能定性为国家犯罪,也就是利用国家机器进行犯罪,只能依宪法41条执行国家赔偿来清账。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文字狱欠账、历史欠账、道义欠账。这批人数以百万计的受害者20多年中作为全球最廉价劳动力,在日以继夜的超负荷劳役中被榨干全部血汗,他们创造的巨额剩余价值那里去了?文革刚结束的1978年,是祖国财政最困难的时刻,当时不惜代价及时补发了走资派的全部工资,但是反右受害者应得的赔偿却拖延积压五十二年至今不理,这是与执政党“立党为公”的誓言背道而驰的行为。
    
     二、清偿了这笔欠账,执政党就向全国和全世界表明自己是一个敢于正视历史,敢于坦白历史,敢于以人为本,敢于维护人权,敢于以法治国,敢于与时俱进,敢于丢掉历史包袱在法理上和道义上站起来的先进政党,“三个代表”就不是谎言了。
    
     三、做到了这一点,党就可以充满自信地说:我们在思想领域、学术领域、历史领域、政治领域,都没有禁区雷区,都能够接受实践来检验真理、判明真伪、辨析善恶,从党史到国史都可以写真话了。
    
     四、清偿了这笔欠账,对“扫黄打非”四个字就敢于从它的科学本义上向人民诠释:“黄”,就是一切降低民族素质、沦丧社会道德的腐败因子;“非”,就是一切违宪、违法、造假、说谎、掩盖真相、颠倒善恶、为虎作伥、欺压弱势的行径。基于这个科学本义上的扫黄打非,是补救和挽救社会颓势的当务之急。如果五十二年前不要制造反右这场人祸,人间善恶何至于颠倒如此?
    
     五、清偿了这笔欠账,和谐的构建就顺理成章,政局稳定和社会稳定自然到来,不致于越“维”越不稳。确实应该冷静想想,当今世界大小国家和地区将近两百个,有哪一国建政六十年还在惊恐不安之中念叨“稳定压倒一切”?
    
     那么,对反右运动受害者履行国家赔偿,该怎样制订实施方案?又从哪里取得款项?
    
     我们建议,各级党委、人大、政府,用积极态度和负责精神实施对反右受害者(包括“因右处理”而被戴各类帽子的受害者)的经济和精神赔偿。建议按受害年度计,每年经济赔偿壹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壹万元。出于克制并衡量国力,这点要求属于最低。对已亡故的受害者,不论是受害期间惨死,或是改正后去世,应一视同仁给予赔偿,并抚恤其家属子女,抚慰其亲朋好友。此项赔偿经费,用全面冻结和没收中国贪官污吏卷逃至海外的赃款,加上尚未卷逃而已被国库收缴的赃款解决。不敷之数,则从每年七千多亿元的官员公款吃喝、公车消耗、公费出国旅游的巨额经费中适当扣减,把中国从“政府办公成本长期高居世界第一”的金牌榜上降下来,使祖国的廉洁度稍微改善些。联合国廉政中心公布的“政府公务支出在财政支出中的比例”2000年是:泰国5.2%、印度6.3%、加拿大7.1%、俄罗斯7.6%、美国9.9%、中华人民共和国25.7%,反差之大,令人寒心。今日的贪官污吏与当年操办“反右”的各级权贵和恶棍有着本质上的精神递延关系,甚至特权承续关系。用他们吸食的民脂民膏弥补受害者,是当代中国最重要最根本的公平正义。
    
     本呼吁书,出于爱国热忱和公民意识,出于对“中国人权行动计划联络中心”的真诚信任,恳请你们审阅后尽速转呈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我们也相信,贵中心的职能有可能跟踪监察和服务到呼吁书呈交后的实际效果,以至反右受害者所得的实际赔偿数。如果转呈而毫无效果,也请公开说明。
    
    
    谨致诚挚的敬礼!
    
    反右受害者中的幸存者:李曰垓、赵正荣、范家彬、吴之柏、铁朝清、余永庆、程林元、李振东、李少楷、戴开训、彭海钧、刘成端、陈奉孝、铁流、姜万里、石天河、蒋绥民、曾国一、郑海天、林惠清、李衍德、沈志庸、王亘坚、张 甡、甘粹、燕遯符、博绳武、蒋文扬、纪增善、林惠清、贺承业、杨崇诚、应山红、陈可荣、杜明达、李昌玉、史若平、吴大江、刘凤麟、张允若、贾唐、严家伟、周志远、郑本源、顾延龄、李文尧、俞梅荪、戴传熹、张以让,王方印,孙剑英,孟庆平,房文斋,谭立信,杨松庆、陈绍伦、李祖贤、赵番怀、王源深、吴作民、易善学、刘俊峰、徐庆修、李立礼 肖玉苍 谢以成 石桂辛 刘湘安 龙利 李岚云 刘一禾 朱志红 王道 刘义娥 汪舜臣 姚锡候 柏志轩 严其耕 向建军 禹的规 吕靖南 刘连生 陈俊英 李品登 孟雄 田俊 简湘涛 石亮 李宇 藤易 李慕唐 吕连英 姚王元 刘汉祥 唐俊第 向前定 徐翠美 袁英海 姚亦愚 张桂生 刘冤君 罗维 聂管平 高海山 刘超伦 罗才慰 杨克华 李坚 文九鹿 吕基学 杨戚成 付江宁 刘海松 刘科德 刘玉英 马铁鹰 胡干成 禹即军 潘树场 王盘之 刘冬岸 曾昭志 邓供进 邓洪孙 王仲达 刘竞之 王永保 陈永虎 陶杰 田敏 唐道光 邓群 刘业勤 石淑泉 石溪泉 龙松轩 彭水源 何子卿 王中杰 唐毅 邓建中 曾武汉 刘玉华 刘民舟 刘明轩 李金阶 唐义萃 曾必胜 朱益雄 李健 谢会群 孙南权 胡跃中 曾伯陶 李秋真 聂明德 彭本皆 黄谦 伍志 伍杰 黄合 刘瑛 曾毅 王健 张明 王伟 左邱 刘治 陈硕 赵荣华 刘子贤 李金阶 刘学纯 李芝轩 王北骅 曾天禧 王锄难 李玉芳 李品先 李龙飞 张安卿 谢超七 唐锦龙 陈威 谢东山 刘素云 谢少华 谢心期 赵荣华 肖美群 林武兴 吕聪苏 邓介金 唐浦之 银君球 屈连城 李忠良 谢学敏 陈积德 颜志义 颜云清 李俭 谢心明 赵赐生 朱西江 贺浦生 杨挺 何上鰲 易秉玉、李宝聪、叶光庭 、楼学礼、陈影、胡无畏、杨崇诚、白孟秋、卢菊生、唐 耀、金明元、薛大启、吴起滨、宋之平、史宝宗、许为南、严永强、王承祥、于增佑、金福田、王景华、张 鑫、杨 森、郑权东、赵铭宇、范永长卓守鹤、余凯成、鲁景秀、贾民卓、刘春熙、刘克仁、张景岩、王玉林张佳宝、胡兴祯、周建文、李玉泉、林圣然、何永伟、王恩彬、吕伯春
    
    汪业祥、杨骏祺、蒋维中、朱尔刚、胡 仲、黄达汉、唐夏扬、范贤华
    
    邓有声、高文勃、罗友乔、王衍周、何 燕、苏守义、潘剑霞、叶 青、曹 祺、吴敏夫、朱良华、宋承先、谢安镠、沈 默、 沈 沉、周纪宣
    
    刘 芳
    
    
    
    
     二OO九年九月一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是一个被监控“关怀”的右派老人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 王书瑶:北大物理系右派分子名录—附数学系部分右派名单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 一辈子没安宁:成都右派老人黄绍甫的呼吁(视频)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50年代的右派及其子女拟在美国隔海起诉中国政府,可能扩大至在美强制拆迁人员
  • 视频:四川右派女儿上访30年一件事情也没解决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全国千名右派老人,坚决要求中共发还被扣工资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 杰西·拉纳:谁害怕哈耶克?——右派英雄的明显真理和神秘错误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