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民枉成明要求根据“宪法第三十七条“对劳动教养进行违宪审查
请看博讯热点:劳教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9日 来稿)
    
    宪法第三十七条明确告诉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博讯 boxun.com)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但是,我们这个国家的警察却有法外治权,他们可以随便对中国任何公民{不包括权贵阶层}在没有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批准下,可以最高剥夺公民三年的人身自由,这就是中国专制的畸形法律怪胎,在这个畸形法律怪胎,有多少中国公民的人权受到任意践踏?有多少中国公民时刻处于恐惧之下,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能够说的,就是悲惨遭遇。
    一个自称走上民主法制轨道的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而且还有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在“英明“的领导着这个政府,我们不知道这些年来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和国家宪法有着相当敌我冲突一样的法律矛盾?是故意视而不见?还是有什么公民不得而知的阴谋,我不敢妄自猜测,但是,据我所知,许多年来是有无数的公民甚至包括“人民代表”曾经无数次在各种场合提出这个跟宪法严重对立的违宪现象,可是,就没有一次“人民代表”会议就这问题进行过严肃讨论吗?如果的确没有就此进行严肃讨论,是不是可以说明政府根本就不管公民权利是否遭受侵犯?那么面对一个根本就不管公民权利是否遭受国家机器任意侵犯的政府,他的公信力在哪里?权力本是人民赋予,当权力被赋予人运用“公权力”反过来伤害赋予人的时候,赋予人可否及时收回权力从而使自己避免伤害?
    再说劳动教养本身,劳动,本来是老百姓用于获得报酬维持生存,改变生活质量的一种方式,而劳动教养是什么?根本就是这个国家的劳动机器,而且是在暴力管治下的财富机器,这种非法强制他人劳动而且不给报酬的掠夺,符合那一条这个国家的法律?符合那一个人权规则?
    我现在再问,这个劳动教养制度经过了什么程序变成“貌似合法”的规则的?是人民经过了公开表决同意的吗?如果不是,又有谁有这么大的权力?
    现在,公民枉成明要求根据“宪法第三十七条“对“劳动教养”制度进行违宪审查,希望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就此严重违宪行为进行全民公决。
    
    公民枉成明2009.8.29于漂泊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牛”66岁老太太被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
  • 最“牛”66岁老太太被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
  • 张怀阳因为网上发文监禁:劳动教养决定书(图)
  • 强烈要求上海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公开吕龙珍是否被劳动教养决定书
  •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被劳动教养一年
  • 我不服!! 张淑凤再告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图)
  • 天津对访民大开“杀戒” 王风玉等七人被劳动教养
  • 北京杭州大规模打击大学基督徒; 400多名学生基督徒被拘捕并讯问,11名教会领袖被拘留或劳动教养(图)
  • 四川教师刘绍坤获准劳动教养“所外执行”后获释
  • 当局撤销对申请游行示威的两位老人劳动教养的决定
  • 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建设法治国家—15339名中国公民提出违法行为矫治法(公民建议稿)
  • 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习近平曾经提出过
  • 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建设法治国家——15339名中国公民提出违法行为矫治法(公民建议稿)
  • 李国宏不服劳动教养决定一案一审代理意见
  • 被山东临沂判劳动教养家庭教会领袖名单
  • 21位各地家庭教会领袖同时被山东临沂劳动教养
  • 双重处罚下的悲剧--请求解除劳动教养的控诉书
  • 张淑凤诉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二审代理词
  • 深圳访民诉北京人民政府违宪黑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枉法劳教迫害!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请立即废除‘损人不利己’的‘劳动教养’吧/杨崴洺
  • 认识劳动教养制度/李国宏
  • 马景雪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宣武区右安门东大街号。
  • 胡星斗:论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几种对策
  • 鉄流:五十年前的这一天的撒旦日-写在1957年12月26日,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