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龙门南昆山:强占林地、强拆民房(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致貴報/貴台總編輯:
    
    這是一件發生在21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60周年前夕的一樁慘絕人寰的「強佔林地、強拆民房」事件。因為這件事在目前的敏感時期,內地傳媒不敢報道,所以要向海外和境外媒體發布事件真相,以下是有關該村早前上訪有關政府部門的三封上訴書,請申張正義作出報道,還可憐的村民一個公道。有關採訪事宜請直接聯繫: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張晃新村長,電話:13048701208。謝謝!
    
    張晃新村長
    
广东龙门南昆山:强占林地、强拆民房

    
    關於廣東省龍門縣政府有關人員
    強佔林地、強拆民房的上訴書
    
    尊敬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領導:
    
    您們好!
    
     衷心感謝你們在日理萬機中抽出寶貴的時間傾聽我們的訴求。
    
     我是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村長張晃新(全體村民代表),身份證號:441324194909084612,聯繫電話:13048701208。
    
     本人受全村村民委託向您們上訴廣東省龍門縣國土資源局、縣林業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管理委員會合夥同謀,非法強佔我村20000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50畝水田,(我們均有國家土地證書);強租、強拆我全體村民的房屋,並動用行政手段和黑社會勢力摧殘、逼害我們村民,嚴重瀆職和存在嚴重的犯罪嫌疑。至今我村全體村民的土地被強佔,家園被毀,一無所有,流離失所,搭茅棚,露宿山野,度著每一個如履薄冰的日日夜夜,嚴重威脅著我們的生命安全和奪取我們的人生自由。
    
     我們曾在2003年5月,請求中央電視台人員和廣東電視嶺南台「與法同行」欄目易主任,同到我村來為我們伸張。他們到來後,對我們全體村民進行了實情採訪和拍攝製作,我們村民感到萬分感激,但他們所採訪和拍攝製作好的內容,直到現在也沒有播報,而龍門縣南昆山管委會獲知此事後,即時對我們村民的一舉一動實行長時間來的監控,並揚言威脅說,以後誰敢上訴就法辦誰。
    
     現整個南昆山(包括我們村在內),20個居民小組,2967個村民,全部無山,無田,無地,人人自危,人人錯怨共產黨,釀成社會的嚴重不安定因素。我們全體村民,懇切祈望中共中央、國務院領導,嚴厲懲治這些敗壞黨和人民政府名譽的腐敗分子,挽回黨和人民政府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崇高威望和信譽。拯救於萬難之中的村民!挽回我們的土地和家園!保護我們的生命和自由!
    
     廣東省惠州市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村長張晃新代表全體村民敬向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跪磕頭了!
    
    張晃新
    
    2009年6月27日
    
    ------------------------------------------------
    
    
    關於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縣國土資源局、縣林業局非法強佔,強拆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土地、房屋的上訴書
    
    尊敬的廣東省委省人民政府領導:
    
     我們是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13戶63人全村村民,衷心的感謝您在百忙之中傾聽我們的訴求。
    
     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民,祖先早於十七世紀初(清朝初期)落戶南昆山區。在1953年進行土地改革時,國家分配了20000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50畝水田,宅基地,自留地和房屋給我們村,均有土地證書。在1958年5月,龍們縣為籌建南昆山國營林場,成立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同年7月2日,為順利接管南昆山,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向全縣各鄉社發出《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通知》(南建字17號)該通知載明:「我會為開發建設南昆山,已成立南昆山國營林場,南昆山鄉境內,一切山林土地均收歸國有。因此,我村村民帶著耕牛,犁耙等生產工具及土改所分得的山林、竹林土地加入南昆山國營林場,成為南昆山國營林場下坪工區沙坑尾生產隊,每個生產隊為場內基礎單位,本村生產範圍仍是原來的20000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50畝水田,年滿十八歲成年人成為林場員工,林場員工實行工資制,每個員工足額工作,每月25元工資,人口糧食指標由縣統籌供應。在1980年,南昆山國營林場進行體制改革,將下坪工區改為下坪管理區,將沙坑尾生產隊,改為沙坑尾村民小組,原本生產隊管轄範圍的山林地,毛竹林地,水田,以每戶人口數為基準承包到戶,林場不再發給員工工資,宣佈南昆山國營林場撤消,所屬轄區改為南昆山鎮。直到2006年9月份,我們村民才發現,承包到戶的林地,毛竹林地和水田均被以上政府非法侵佔了,我們村民變成了一無所有的真正無產者了,難道這是黨和國家體制改革的原旨嗎?那我們全村村民今後靠何生存呢?當我們全村村民得知承包到戶的山林,毛竹林地和水田,全部被縣政府以上部門非法侵佔的消息後,萬分悲憤,村民小組組長張晃新,村民張晃聲,向龍門縣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龍門縣法院判決張晃新敗訴,張晃聲的行政訴訟現在仍在進行中。
    
     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為什麼敢這樣置黨紀國法不顧,明目張膽的侵佔廣大村民的權益。1980年體制改革,撤消林場,將南昆山國營林場轄區改為南昆山鎮。為加強對南昆山旅遊業的開發建設和管理,於2001年,惠州市機構編製委員會,以惠州市編〔2001〕91號《關於設立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的批復》,同意設立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為縣政府派出機構,代表縣政府對南昆山生態旅遊區行使統一保護,規劃和開發建設的管理職權,並於2001年12月2日取得事業單位法人證書,而南昆山鎮亦於2002年8月2日撤消,將其行政區域並入永漢鎮。顯而易見,管委會是龍門縣人民政府派出的事業法人,而且龍門縣人民政府,也沒有把承包到戶的上訴人擁有土地使用權的原有山林土地歸撥給管委會使用,管委會憑什麼於2004年12月30日,將上述地塊在內的9918.52公頃林地領取了龍林證字〔2004〕第001026號林權證書呢?而作為代表國家核發林權證的廣東省龍門縣林業局,在不知會控告人的情況下又憑什麼發證給管委會呢?
    
     下坪沙坑尾自然村,已存在3百年之久,解放後,在土改時,分給我們村民的房屋,宅基地,自留地,水田和林地,應受法律保護,我村民於 1958年響應龍門縣人民政府的號召,帶耕牛、犁耙和所有山林土地,參入了南昆山國營林場,該場屬龍門縣地方國營林場,獨立核算,自負盈虧,全村村民亦耕種自己帶進來的山林地,毛竹林地和水田,1980年林場改制,不再給我們發放工資,將我們村原帶進的所有土地又下放給我們承包到戶,南昆山林場解體後,我們成為名副其實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名副其實的村民,而且從1980年起,將落實政策到戶的山林,毛竹林和水田一直耕種到現在。根據(1989)國地(籍)字第73號,《關於確定土地權屬問題的若干意見》,第九、十、十一條之規定,這些山林、毛竹林地和水田,應屬我們村民集體所有和使用,其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應屬我們村民集體所有,而上述土地的使用權歸屬村民,龍門縣政府是認可的,(參考龍府決字〔2006〕1號,《關於南昆山二中肚土地使用權的處理決定》)。
    
     管委會是縣政府派出機構,代表縣政府對南昆山生態旅遊區行使統一規劃和開發建設的管理職權的事業單位法人,並非從南昆山國營林場演變而來,憑什麼申領原村民擁有南昆山9918.52公頃林地的龍林證字(2004)第001026號林權證呢?而龍門縣林業局,又憑什麼核發龍林證給管委會呢?顯而易見,南昆山生態旅遊管理委員會就是非法強佔,而林業局則是嚴重瀆職的違法行為。村民的房屋,宅基地和自留地一直都沒帶進南昆山國營林場,屬村民所有和使用,更與管委會無關,但亦被非法強佔。管委會為謀取非法利益,於2002年5月24日強逼村民與其簽訂《獨自開發農舍渡假村合同書》,除山林地,毛竹林地外的所有所屬範圍土地,房屋租賃給管委會使用,租期為五十年,從2002年5月24日起至2052年5月24日止,每年租金為貳萬元,以後每五年遞增10%,我們拒絕不簽,管委會便採取各種各樣的方法逼害我們村民,如果村民不同意簽訂合同,就讓我們村民無法在南昆山生存,在管委會的威脅迫害下,逼於無奈,與管委會簽訂了《獨自開發農舍渡假村合同書》,接著管委會以該合同租賃的50畝水田作價,投入與香港德潤發展貿易公司、合作建設棉花廬渡假村項目,港方占75%股權,管委會占25%股權。2004年4月份,管委會又強逼村民與其和港方合作公司簽訂《關於開發沙坑尾村原址的補充協議》,因我們村民堅定不同意補簽,為此,在同年9月8日,惠州市林業局,以偷伐林木罪名,將村民小組組長(村長)張晃新逮捕,經龍門縣人民法院,判決了張晃新有期徒刑一年,用了殺雞警猴這毒招。村長判刑後,其餘村民被逼在補充協議上簽了名,故此,補充協議上沒有村長簽名和加蓋單位公章,補充協議上「張晃新」簽名是管委會冒簽的。最後管委會又強逼村民簽訂《房屋出租合同書》,根據每戶大小不等面積,年租金只有可憐的30元,100元,150元及250元不等,之後又強逼村民簽訂《房屋出租合同書補充協議書》,以少得可憐的賠償款,強行拆掉租賃房屋,直到現在,全村村民的鐵鍋,碗等生活用具被埋在山溝或遺棄在路旁,連用來安葬老人的十多副棺材也沒放過。全村人的家園被毀,無家可歸,其狀慘不可言。
    
    2004年4月16日,廣東省龍門縣國土資源局,只依據沒有村長簽章認可的,把水田當作山地填寫的編號國用(2004)13240300008《地籍調查土地登記審批表》,就明目張膽將沙坑尾村擁有土地使用權的50畝水田,(宗地編號第03-02-075面積為37026平方米),出證給龍門縣南昆山棉花廬渡假村有限公司,貪髒枉法,嚴重違反了國家政策和法律,嚴重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權益。至今我村村民世代耕種的2萬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和50畝水田被非法強佔,而且被強租的水田、自留地、宅基地、房屋、進而發展到強拆房屋,致使全村村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而作為代表國家發證的龍門縣國土資源局,林業局,助紂為虐,為虎作倀,違法發證,嚴重瀆職。現在整個南昆山的9918.52公頃林地,全部被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管理委員會非法侵佔,據說已將部分林地非法轉讓,整個南昆山4個社區,20個居民小組,2967個村民全部無山,無田,無地,人人自危,釀成非常嚴重的不安定因素。
    
     我們全體村民懇切祈望廣東省委省人民政府的領導,嚴厲懲治這些腐敗分子,為我們村民主持公道,拯救於萬難之中的村民,則我們萬幸!整個南昆山區農民萬幸!社會萬幸!
    
    致禮:
    
    上訴人:廣東省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全體村民,叩首!
    
     負責人:張晃新
    
     身份證號碼:441324194909084612
    
     聯繫電話:13048701208
    
     日期: 2009年6月27日
    
    --------------------------------------------------
    
    關於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縣國土資源局、縣林業局
    
    非法強佔,強拆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土地、房屋的上訴書
    
    尊敬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領導:
    
     我們是廣東省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13戶63人全村村民,衷心的感謝您在百忙之中傾聽我們的訴求。
    
     龍門縣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村民,祖先早於十七世紀初(清朝初期)落戶南昆山區。在1953年進行土地改革時,國家分配了20000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50畝水田,宅基地,自留地和房屋給我們村,均有土地證書。
    
     1958年5月,龍們縣為籌建南昆山國營林場,成立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同年7月2日,為順利接管南昆山,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向全縣各鄉社發出《龍門縣南昆山建設委員會通知》(南建字17號)該通知載明:「我會為開發建設南昆山,已成立南昆山國營林場,南昆山鄉境內,一切山林土地均收歸國有。因此,我村村民帶著耕牛,犁耙等生產工具及土改所分得的山林、竹林土地加入南昆山國營林場,成為南昆山國營林場下坪工區沙坑尾生產隊。每個生產隊為場內基礎單位,本村生產範圍仍是原來的20000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50畝水田,年滿十八歲成年人成為林場員工,林場員工實行工資制,每個員工足額工作,每月25元工資,人口糧食指標由縣統籌供應。
    
     在1980年,南昆山國營林場進行體制改革,將下坪工區改為下坪管理區,將沙坑尾生產隊,改為沙坑尾村民小組,原本生產隊管轄範圍的山林地,毛竹林地,水田,以每戶人口數為基準承包到戶,林場不再發給員工工資,宣佈南昆山國營林場撤消,所屬轄區改為南昆山鎮。直到2006年9月份,我們村民才發現,承包到戶的林地,毛竹林地和水田均被以上政府非法侵佔了,我們村民變成了一無所有的真正無產者。難道這是黨和國家體制改革的原旨嗎?那我們全村村民今後靠何生存呢?當我們全村村民得知承包到戶的山林,毛竹林地和水田,全部被縣政府以上部門非法侵佔的消息後,萬分悲憤,村民小組組長張晃新,村民張晃聲,向龍門縣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龍門縣法院判決張晃新敗訴,張晃聲的行政訴訟現在仍在進行中。
    
     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為什麼敢這樣置黨紀國法不顧,明目張膽的侵佔廣大村民的權益。1980年體制改革,撤消林場,將南昆山國營林場轄區改為南昆山鎮。為加強對南昆山旅遊業的開發建設和管理,於2001年,惠州市機構編製委員會,以惠州市編〔2001〕91號《關於設立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的批復》,同意設立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為縣政府派出機構,代表縣政府對南昆山生態旅遊區行使統一保護,規劃和開發建設的管理職權,並於2001年12月2日取得事業單位法人證書,而南昆山鎮亦於2002年8月2日撤消,將其行政區域並入永漢鎮。顯而易見,管委會是龍門縣人民政府派出的事業法人,而且龍門縣人民政府,也沒有把承包到戶的上訴人擁有土地使用權的原有山林土地歸撥給管委會使用,管委會憑什麼於2004年12月30日,將上述地塊在內的9918.52公頃林地領取了龍林證字〔2004〕第001026號林權證書呢?而作為代表國家核發林權證的廣東省龍門縣林業局,在不知會控告人的情況下又憑什麼發證給管委會呢?
    
     下坪沙坑尾自然村,已存在3百年之久,解放後,在土改時,分給我們村民的房屋,宅基地,自留地,水田和林地,應受法律保護。我村民於1958年響應龍門縣人民政府的號召,帶耕牛、犁耙和所有山林土地,參入了南昆山國營林場,該場屬龍門縣地方國營林場,獨立核算,自負盈虧,全村村民亦耕種自己帶進來的山林地,毛竹林地和水田,1980年林場改制,不再給我們發放工資,將我們村原帶進的所有土地又下放給我們承包到戶,南昆山林場解體後,我們成為名副其實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名副其實的村民,而且從1980年起,將落實政策到戶的山林,毛竹林和水田一直耕種到現在。根據(1989)國地(籍)字第73號,《關於確定土地權屬問題的若干意見》,第九、十、十一條之規定,這些山林、毛竹林地和水田,應屬我們村民集體所有和使用,其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應屬我們村民集體所有,而上述土地的使用權歸屬村民,龍門縣政府是認可的,(參考龍府決字〔2006〕1號,《關於南昆山二中肚土地使用權的處理決定》)。
    
     管委會是縣政府派出機構,代表縣政府對南昆山生態旅遊區行使統一規劃和開發建設的管理職權的事業單位法人,並非從南昆山國營林場演變而來,憑什麼申領原村民擁有南昆山9918.52公頃林地的龍林證字(2004)第001026號林權證呢?而龍門縣林業局,又憑什麼核發龍林證給管委會呢?顯而易見,南昆山生態旅遊管理委員會就是非法強佔,而林業局則是嚴重瀆職的違法行為。村民的房屋,宅基地和自留地一直都沒帶進南昆山國營林場,屬村民所有和使用,更與管委會無關,但亦被非法強佔。管委會為謀取非法利益,於2002年5月24日強逼村民與其簽訂《獨自開發農舍渡假村合同書》,除山林地,毛竹林地外的所有所屬範圍土地,房屋租賃給管委會使用,租期為五十年,從2002年5月24日起至2052年5月24日止,每年租金為貳萬元,以後每五年遞增10%,我們拒絕不簽,管委會便採取各種各樣的方法逼害我們村民。如果村民不同意簽訂合同,就讓我們村民無法在南昆山生存,在管委會的威脅迫害下,逼於無奈,與管委會簽訂了《獨自開發農舍渡假村合同書》,接著管委會以該合同租賃的50畝水田作價,投入與香港德潤發展貿易公司、合作建設棉花廬渡假村項目,港方占75%股權,管委會占25%股權。2004年4月份,管委會又強逼村民與其和港方合作公司簽訂《關於開發沙坑尾村原址的補充協議》,因我們村民堅定不同意補簽,為此,在同年9月8日,惠州市林業局,以偷伐林木罪名,將村民小組組長(村長)張晃新逮捕,經龍門縣人民法院,判決了張晃新有期徒刑一年,用了殺雞警猴這毒招。村長判刑後,其餘村民被逼在補充協議上簽了名。故此,補充協議上沒有村長簽名和加蓋單位公章,補充協議上「張晃新」簽名是管委會冒簽的。最後管委會又強逼村民簽訂《房屋出租合同書》,根據每戶大小不等面積,年租金只有可憐的30元,100元,150元及250元不等,之後又強逼村民簽訂《房屋出租合同書補充協議書》,以少得可憐的賠償款,強行拆掉租賃房屋,直到現在,全村村民的鐵鍋,碗等生活用具被埋在山溝或遺棄在路旁,連用來安葬老人的十多副棺材也沒放過。全村人的家園被毀,無家可歸,其狀慘不可言。
    
     2004年4月16日,廣東省龍門縣國土資源局,只依據沒有村長簽章認可的,把水田當作山地填寫的編號國用(2004)13240300008《地籍調查土地登記審批表》,就明目張膽將沙坑尾村擁有土地使用權的50畝水田,(宗地編號第03-02-075面積為37026平方米),出證給龍門縣南昆山棉花廬渡假村有限公司,貪髒枉法,嚴重違反了國家政策和法律,嚴重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權益。至今我村村民世代耕種的2萬畝山林地,4800畝毛竹林地和50畝水田被非法強佔,而且被強租的水田、自留地、宅基地、房屋、進而發展到強拆房屋,致使全村村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而作為代表國家發證的龍門縣國土資源局,林業局,助紂為虐,為虎作倀,違法發證,嚴重瀆職。現在整個南昆山的9918.52公頃林地,全部被龍門縣南昆山生態旅遊管理委員會非法侵佔,據說已將部分林地非法轉讓,整個南昆山4個社區,20個居民小組,2967個村民全部無山,無田,無地,人人自危,釀成非常嚴重的社會不安定因素。
    
     我們全體村民,懇切祈望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嚴厲懲治這些腐敗分子,為我們村民主持公道,拯救於萬難之中的村民,則我們萬幸!整個南昆山區農民萬幸!社會萬幸!
    
    致禮!
    
    上訴人:廣東省南昆山鎮下坪村沙坑尾全體村民
    
    村民代表:張晃新 叩首
    
    2009年6月27日
    
    (張晃新身份證號碼:441324194909084612 聯繫電話:1304870120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海淀区强拆 区委书记亲自督战
  • 城管变身鬼谷子,强拆上演无间道
  • 湖北访民上京 住房却遭强拆
  • 民工小学遭强拆,女校长汽油浇身以死对峙!(图)
  • 上海民工子弟小学遭强拆 校领导汽油浇身(图)
  • 厦门拆迁户被洗劫强拆 上访遭恐吓投诉无门
  • 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青阳屯村强拆
  • 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非法强拆 天理难容(图)
  • 实拍:北京强拆者和被强拆者撼人的标语(图)
  • 广州强拆私人旅馆 客房留斧头劈过痕迹
  • 强拆下的中国,看官匪一家亲!(图)
  • 湖北十堰18住户深夜遇强拆被赶出家门
  • 苏州市民遭强拆殴打,投诉半月无人理会
  • 江苏泰州强拆:警察用催泪瓦斯对付老人和妇女(图)
  • 深夜破门抢劫强拆迁----70岁老人的哭诉/徐汇萍
  • 黑龙江宾县深夜强拆致被拆迁人身亡
  • 强烈控诉:又一北京经租户被法院强拆!/前门村夫
  • 贵州省贞丰县抗美老兵房屋竟招强拆
  • 四川资阳强拆,7旬老人被打住院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一次强拆:三条人命╱詹荣妹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2008中国北京奥运、上海强拆/上海维权
  • 邵薇娅:强拆民房为哪般?!记新港镇违法拆迁事实真相
  • 许正清:遭强拆 请问胡锦涛主席 我“家”在何方?/上海维权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南京白下区为强拆用尽卑鄙手段
  •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 强征强拆,施暴政自敲丧钟/老哈
  • 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伟华
  • 殴打记者 强拆民房 罪证如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