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60周年国庆之前的北京:政治中心才是它的底色(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0日 转载)
    
    
     除了可以想到的武警、便衣、乞讨者、戴着红袖章的大爷大妈,外地人不易想到的小学生、大学生、公务员、出租车司机,也成为与六十周年大庆关系密切的人群。
    
    “十一”日益临近,北京的发条越拧越紧。六十周年国庆,作为一个宏大的政治仪式,像一根线,牵着众多人、众多单位,以及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
    
     尽管北京致力于成为中国的文化和经济中心,但在此刻,北京告诉你,政治中心才是它的底色。
    
60周年国庆之前的北京:政治中心才是它的底色(图)

    
    正在整修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快满11岁的明明,从来没有起这么早。8月15日凌晨1点,他在闹钟的嗡鸣声中起床、洗漱,然后和妈妈一起出门,赶到集合地,和同学们汇集,等待大巴将他们送到京郊的良乡机场。
    
    明明是北京市海淀实验二小五年级学生,这一天,他要参加国庆游行方阵的大集训。良乡机场是国庆六十周年庆典群众游行队伍的集训地之一。
    
    如果坚持到10月1日,明明将成为10万名国庆游行群众中的一员。他将和小朋友们一起组成“星星火炬”方阵,手摇鲜花编织的花环,用稚嫩的嗓音喊起规定的口号,然后在国家领导人的目光中,蹦蹦跳跳地走过天安门。
    
    今年是国庆六十周年,秉承十年一大庆的传统,一场规模空前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即将上演。倒计时的日子里,这座城市的发条越拧越紧。
    
    群众游行“大集训”
    
    凌晨4点,明明和同学们到达良乡机场,等待他们的是上万人的盛大集结场面。他们每人领到了一份早餐一条长裤,而后耐心地等待组织集结。
    
    据报道,今年国庆将有10万人参加游行,共计46个方阵,大概是和平时期最为庞大的集体活动之一。游行队伍中,相当一部分是学生。备受瞩目的北京大学,参加国庆游行的大学生有3600名。
    
    参加游行的大学生们暑假要留京集训,学习群众游行的各项“规矩”。可一些学校通知较晚,部分参训学生已订好离京回家的车票。北京铁路局决定网开一面,在各站设立“学生退票专口”,不收取退票费。
    
    游行队伍还包括千名来自中直机关和北京市直机关的干部。一位北京市直单位的公务员告诉本报记者,单位领导们在各处室反复做工作,最终抽调了一些年轻人。进入名单的人,都经过严格政审,要求登记包括身份证号、私人住址在内的详细个人信息。
    
    8月15日的大集训是一场“万人预演”。或因人太多路难行,参加大集训的人们,在交通上享受了高级待遇。一位参加游行的学生在网上得意地写道,在去机场的路上,“无论是四环五环六环还是高速,入口全部被警车挡住,等我们车队通过后才放行。路上无论红灯绿灯,一律以我们通过为准!”
    
    清晨的风中,参加大集训的人们手持花束,随着队伍缓慢蠕动,等待入场。主席台方向,传来了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讲话的声音,以及录制而成的长时间的掌声。
    
    一位参加训练的某校大学生说,训练主要是两项内容,一是齐步走;二是手上动作。各个学校方阵都不一样。他们手持太阳花,北大拿的是风车和棒子,首体举着篮球,北京科技大学拿着太阳能板,民族大学的更有意思,“他们是跳着走过去的!”
    
    因为人太多,队伍组织的时间,往往要比训练的时间长。一位干部参加者清晨6时到达目的地,又等了两个小时后才轮到走场。而彩排最关键之处,不过是走过主席台的那几步,“不到五分钟就完事了”。
     训练的辛苦自不待言。因为大多数时候是站着,明明在偌大的机场上走了两趟就气喘吁吁。但他还是蛮高兴的----如果没有这次训练,他的假期肯定要在海淀的某个补习班度过了。
    
    大学生们也不赖,一些学生饭卡上突然多了300元钱,一些学生拿到了50元一天的补助,“几乎可以算是兼职了”。
    
    在某校论坛上,有同学写道:“火热的七月,挥洒的汗水,付出的艰辛,献出的精彩……”
    
    训练还将持续到国庆前夕。队伍最后将转换场地,进行一次更加逼真的彩排。像这样的预演还将进行数次。
    
    安保:超常规的手段和力度
    
    放假的学生们有时间每天排练,可出租车司机廖明俊师傅还得每天出车拉客。不过现在他们脑中同样绷紧了弦----遇见来路不明、行踪可疑之人,要迅速向警方报告。不久前,北京各出租车公司召集司机开大会,要求司机们国庆期间更加注重安全,尤其是在经过长安街的时候,对某些客人多留个心眼,“必要时尽量配合警方”。
    
    一切有如昨日重现----奥运会的安保措施,在人们的记忆里还未远去,今年又重新出山。
    
    北京市公安局启动了“惊雷行动”,“最大限度地将刑警便衣”,投入到“国庆庆典活动、重要敏感地区、繁华商业街区、各大旅游景点、公交车站”等地。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政委王新元宣布,行动参照奥运标准,采用“超常规的手段和力度”。
    
    为保障国庆活动中的无线电设备使用安全,北京无线电管理局正在对全市的无线电对讲机、业余无线电台、校园广播、在用寻呼台全面清理整顿,重点是天安门周边、长安街沿线及阅兵村附近的无线电设备。
    
    高档酒店等涉外单位,也受到全面检查。据称,一天上午,一组公安局检查人员出现在王府井北口附近的皇冠假日酒店大堂。他们发现前台“外国人登记存在格式不符、英文名字过于潦草”等问题,要求工作人员迅速更正。
    
    天安门是安保的核心地带。8月17日上午,本报记者从天安门东站下车,然后绕道天安门西的地下通道,前往天安门广场,不到15分钟的路程,记者随身携带的电脑包被检查了三遍。
    
    广场上每隔十多米,就有武警和便衣来回踱步,目光四射。天安门广场东路和西路上每隔2分钟就会有一辆警车通过。
    
    像奥运期间一样,安保的另一支重要力量,是普通居民的“群防群治”。80万操着地道北京话的北京居民,戴着红袖章,将成为社区安保工作的主力军。
    
    8月18日,朝内小区里,五六位戴红袖章的大爷大妈们坐在树下一边聊天,一边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最重要的是声势!”一位大爷说。
    
    北京城外,安检也比过去大为严格。在河北邯郸和北京之间来回奔走的徐先生对本报记者说,河北进京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也出现了一些安检设备。为配合北京安保,河北已提出筑牢“三道防线”。
    
     整修“夜以继日”
    
    有着“节日盛装”情结的北京,因为政治节日的临近,或者正在整修翻新,或者已经焕然一新。北京今年夏天出奇地炎热,但工程人员整修翻新的高效率同样令人惊奇。天安门城楼已经完成了修缮----城楼上的60根朱红色通天圆柱和36扇朱红菱花门扉,经过重新油饰后光亮一新,菱花窗格栅也重新贴金。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清洗装修尚未完成。从8月10日起,人民影响纪念碑就被脚手架包了起来。
     天安门前,不仅有修,还有建。40余日前,在它的东南侧,出现了一间新邮局。邮局主要向游客销售5980元的《共和国珍邮》和4960元的《开国大典》和众多的纪念币等。8月17日上午,一位游客要求邮寄一本书,工作人员摆手:“邮寄东西请到正义路邮局,这里只寄平信。”
    
    北京的修缮工程中,规模最大的,当属长安街大修。天安门广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修主要是拓宽路面,同时加强路面抗碾压、防滑和减噪能力----10月1日,这条路将迎来排山倒海的士兵方阵,经受坦克、导弹等各式重型武器的辗压考验。
    
    事实上,长安街的整修今年3月就开始了。长安街沿线的上班族们,至少有一两个月不得不从坑坑洼洼的人行道上走过----那上面的砖块全部被挖开,落脚之处尘土飞扬。但是某一天,许多人惊奇地发现,人行道上铺起了整整齐齐的灰色新砖块;而宽阔的长安街路面,不知什么时候迅速铺上了一层柏油。
    
    忙于整修的不仅仅是那些贴有政治标签的建筑物,为了迎接国庆,北京相关部门检测、整修的目标,还延伸到电力,乃至120急救系统,都是。
    
    北京市电力公司也为供电的安全做了各种准备。电力专家们造访了北京饭店、北京电视台、火车站等多家重要单位,对他们的用电安全进行评估,确保国庆期间的用电安全。
    
    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的急救车,最近全部配备了一个新玩意:滴眼壶。急救中心副主任万立冬向媒体解释说,国庆庆典活动当日,可能会有燃放未尽的烟火残渣从空中落下,伤害到观赏者的眼部,所以在急救车内配备滴眼壶,以方便治疗。
    
    消失的和离开的
    
    六十周年国庆,作为一个宏大的政治仪式,像一根线,牵着众多人,众多单位,以及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
    
    北京各大单位,除完成上级任务外,都在组织各类庆祝联欢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比如北京一所师范大学的一些行政官员和教师,最近就忙着参加国庆60年歌咏比赛训练。他们“四五点快下班时去练两三个小时”,反复练习《红星闪闪》、《心中想念毛主席》和《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等歌曲。
    
    北京各个街道都在忙活。西城区展览路街道办事处工委书记康莉,最近的会特别多,“多多少少都和国庆有关系”。
    
    也有闲下来的。北京的一家国际机构,将其8到10月初在北京的大型活动悉数取消。10月初,他们原本有一个关于某项社会问题的全球倡导活动,中国是重要国家之一,但为了不和国庆节的喜庆氛围冲突,最终决定另择吉日。
    
    8月18日,在建外SOHO工作的张先生去永安里小区吃饭,发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他上前一看究竟:5个城管正在对一家小吃摊进行政策说教,要他拆除搭在路边的棚户。“国庆来了!”城管说。永安里小吃街上,很多小吃摊主已把厨具搬到了屋内。
    
    活跃在地铁车厢和长安街地下通道的乞讨卖艺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摆地摊卖各种小物件的小贩们。不过,国贸的上班族们从地下通道经过,仍然能偶尔听到一两个长发青年对着吉他长吁短叹。
     在北京南站附近的“上访村”,一位长期在某机关信访办公室胡同口卖东西的摊主告诉本报记者,近日前来上访排队的人数大大减少。这个信访办公室的绿色大门紧闭,几个上访者在门口席地而卧,一位来自河南省的张姓老人,正在抄录信访办门前的《来访人员须知》。
    
    更多的人想在国庆离开北京----今年国庆和中秋联合放假,将出现8天的“史上最长的黄金周”。一些北京人有感于北京拥挤的人流,计划出国度假。京城各大旅行社都推出国庆出境游,寄望通过国庆黄金周大赚一把。
    
    在国贸一家销售公司上班的赵云,正在和她的老公筹划去越南旅游。“建国60年大庆是大喜事。不过我就不掺和了,今年工作太累,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明明和他的爸妈,可不会有赵云这样洒脱。负责训练组织的老师已经跟每个参加训练的小朋友们打了招呼:“尽量不要出京哦!”老师话说得很重:“这次训练是国家的大事,关系到你们的荣誉!”
    
    老师没明说,但聪明的明明已经意识到,和那些不参加集训的同学比,参加训练的同学,在来年“三好学生”、“优秀”称号评比上,肯定要占优势。
    
    明明很希望能够上电视,这是他对这次游行的最大期待。但在8月15日大合练这一天,明明站在长长的机场跑道上,看着前后黑压压的人群。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即使上了电视,也不过是人山人海中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而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恶官满营 北京信访
  • 北京政府用黑社会手段逼拆强迁
  • 副书记使用化学生物制品杀人灭口 北京警方不立案
  • 北京欲来大忽悠:向上访大省 派接访组
  • 北京城放光明,河南省起乌云 商城县下大雨,咱乡村淹死人
  • 北京:小区周边路拟夜间免费停车
  • 北京地铁相撞,伤亡情况不详
  • 北京民警着装上公交车
  • 北京金顶阳光工地出事了 多名民工被埋
  • 北京公安上门查港记身份 拍下容貌和办公室
  • 槟郎:我爱北京天安门
  • 北京5名国展展霸强收保护费
  • 北京作家莫之许被国保押送回家警告不许出门
  • 饿死赛马增至8匹 北京马场大门仍被堵
  • 北京三定方案 独裁在行政问责仍难
  • 北京公安國慶前到外交人員寓所調查住戶
  • 北京市政府改革 新挂牌三部门
  • 北京控制访民有新招 人无身份车不挂牌
  • 女访民李蕊蕊被强暴事件调查 上北京是因被老师嘲笑/南都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清华教授撰文:北京治港重一国甚于两制
  •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 保护北京旧城刻不容缓
  • 金砖四国四城房价PK:北京房价1.5万/平米位居中游
  • 北京下半年楼市会完蛋?
  • 北京向NGO组织开刀/牟传珩
  • 富仔有本事来北京飚车轧衙内/江枢衢
  • 美朝人质外交让北京上了一堂课
  • 马英九真希望北京撤飞弹吗?
  • 北京為甚麼要捧紅熱比婭?/李平
  • 北京富人住得离穷人越来越远/万里
  • 從奧巴馬風格看北京/金鐘
  • 北京为什么要捧红热比娅?
  • 敬爱的北京市民,别说“对不起”!/康挣果
  • “中产阶层”挤在北京楼群废气了?
  • 北京立法脱节部门作用强整体统筹弱/杜德印
  • 台海观微:北京忧马主席违两岸共识
  • 北京水污染排放总量远大于水环境容量
  • 我想把北京移动电视砸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