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储户存款被盗告银行 法院4次判决出现3种结果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8日 转载)
    为帮单位联系买轿车,宣威市田坝煤矿工会副主席李友刚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卖方要求验资,他把密码告诉对方。不料,卡被克隆,卡上的23.7万现金被取走。李友刚把银行推上被告席。
    
       然而,8年过去了,这起官司先后经过了法院的4次判决,依然没有盖棺定论。日前,该案已引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高度重视,将于近期提审此案。 (博讯 boxun.com)

    
      2001 年5月24日,宣威市田坝煤矿准备从广西购买一辆本田轿车,此事交由宣威市田坝煤矿工会副主席李友刚来办,谈好价钱后,对方提出要验资。李友刚去财务科办理了借款手续,财务科的工作人员到某银行宣威市支行田坝营业所(以下简称宣威支行),以李友刚的名义存入了 36 万元,并以实名的形式为李友刚申请办理了一张借记卡,办好后,卡交给了李友刚。
    
      之前,李友刚和广西某商家在电话中谈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发车前需要验一下资金,李友刚的借记卡就是为了验资而准备的。
    
      第一次使用银行卡,李友刚不是很熟悉,他到柜台咨询,得知“只要告诉对方账号和密码,就可以查存款情况,但卡要保存好”的答复。于是,站在银行门口,李友刚把卡号和密码都告诉了“卖车方”。26日,李友刚请人查询该款项时惊异地发现,23.7万余元现金不翼而飞。
    
      李友刚报警后,当晚,警察与银行的工作人员一同到李友刚家提取了一张借记卡,经田坝营业所确认,该卡确系田坝营业所向李友刚签发的。经宣威市公安局侦查确认,李友刚之存款于2001年5月25日3时至17时及26日,被名为“李有江”之人用与李友刚原卡之卡号及密码相符的假卡,分别在福建省漳州市的多家储蓄所及自动取款机上分8次取走23.7万余元。
    
      一审认定:李友刚承担60%
    
      真正的犯罪嫌疑人究竟是谁?由于案件无法侦破,至今依然是谜。宣威警方远赴漳州的最大收获就是洗清了李友刚的清白。
    
      随后,李友刚把银行告上法庭,要求银行补足他借记卡上的差额。
    
      2001年11月,宣威市法院认定李友刚将密码、卡号告知他人,是导致该款被他人取走的主要原因,李友刚承担主要责任,即60%的损失。银行在支取该款的过程中审核不严,承担次要责任,即40%的经济损失。
    
      一审判决送达后,银行和李友刚对判决均表示不服,分别向曲靖市中院提起上诉。
    
      终审宣判:李友刚不担责
    
      李友刚的上诉理由是,他曾得到银行工作人员告知的“只要保存好卡,卡号和密码可以告诉他人”的说法,冒名者为“李有江”,两个字都与自己的名字不相符,银行审查不严;密码只是存款安全的一种保护措施,不是取款的唯一要件,离开了卡,密码就失去了意义。
    
      银行称,本案的直接损失是由于犯罪所致,直接原因就是泄露密码和卡号,是李友刚的不当行为导致犯罪行为得逞,行业标准中对于5万元以下的持卡人不要求出示和审查身份证。一审法院认为银行承担违约责任不妥。
    
      曲靖市中院经审理认为:李友刚与银行之间的储蓄关系成立。李友刚负有妥善保管借记卡的义务,银行负有资金安全的义务,银行不能举证证实取款人即为得知密码之人,且合法的真卡在李友刚手中,李友刚泄露卡号及密码的行为与款项被盗之间无必然、直接的因果关系。既规定对5万元以下的支取不需要出示相关证件,而对于ATM机不能识别真假卡的风险,应由银行承担责任。据此,2002年8月,曲靖市中院撤销原判,判令由银行承担资金损失的全部责任。
    
      经过两审终审,李友刚胜诉。
    
    (本文来源:云南网 作者:洪扬 实习生 柏文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三级法院法官素质堪忧 司法公正从何谈起?(图)
  • “让领导满意” 廊坊法院真雷
  • 湖南法院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 成都法院“8.5”秘密审判黄琦涉密案庭审内外见闻(图)
  • 贵州人权捍卫者行政起诉公安违法法院拒收诉状 (图)
  • 爸爸冤死在法院副厅长的车轮下,还我全家公道!
  • 实名博客指法院腐败 海口否认"神楼3年暴涨11倍"
  • 黄琦案在成都武候区法院秘密开庭
  • 法院飙车胡斌替身 北京法院也捣鬼
  • 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放话,外媒关注中国“死刑之争”
  • 张清扬:飙车案掉包铁证如山,西湖法院嘴硬如钢谎言不改(图)
  • 快讯:黄琦案将于8月5日在成都武侯区法院开庭
  • 新疆法院系统抽调人员准备“7·5”案件审理
  • “同日!”——法院竟认定16日和27日是“同日”!(图)
  •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图)
  • 常州法院公开开庭不准被告亲友旁听 殴打家属引发流血冲突(视频)(图)
  • 杭州法院回应网络传言:飙车案胡斌身份确认无疑 (图)
  • 威视腐败案最新动态:纳米比亚法院决定继续扣押嫌犯资产
  • 河北兴隆法院暴力审讯 无辜群众被打冤死(图)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告到法院仍未能立案侦查的“11.26”中毒死残案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省法院一纸判决 五百人无家可归-----抚顺醇醚化学厂职工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包头法院执行不力让他白白损失7万多元 (图)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法院需要公正官,衙门更需念佛人
  • 法院的判决书如同废纸
  • 权色交易 法院判假为真
  • 三个法院,三种判决,谁是公正的?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饿死莫做贼,气死莫告状--中国大陆基层法院的观察与思考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治安队长酒后驾车撞死人 法院判其赔款了事
  • 葛黎英向法院递交的行政诉讼
  •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 虹口法院腐败、法官渎职枉判/陈家栋
  •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 政府高层决定了法院将给刘晓波定罪(图)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李铁败诉三大招数
  • 美国教授:这件事比较有趣的是牵涉到中国法院、政府和开发商(图)
  • 马兴龙:新疆昌吉州指定审理玛纳斯法院更黑暗
  •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腐败“办案纪实”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陈书伟“操”法院国内媒体传播分析(1)/秦风
  • 法院为何比信访更不靠谱/秋风
  • 深圳维权人士陈书伟“操”法院被拘留(图)
  • 马兴龙:昌吉地区法院缺乏诚实信用,腐败法官一丘之貉,我的回避意见
  • 北京千余户居民痛斥北京海淀区法院官商勾结徇私枉法
  • 李昊霖:铁路运输两级法院是一个畸形儿
  • 張英:泰國警署拒不執行曼谷法院對李宇宙的釋放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