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春倒卖人体胎盘黑幕:形成网络链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4日 转载)
    
    来源:厦门网
     (博讯 boxun.com)

    一块本该属于产妇所有的胎盘,竟从医院里流出被人秘密倒卖。7月下旬,记者通过调查,揭开了长春倒卖人体胎盘的黑幕。
    
    一块本该属于产妇所有的胎盘,竟从医院里流出被人秘密倒卖。
    
    交易在长春市妇产医院大厅内完成,交易过程中医院人员并没有现身,神秘中间人独自到医院楼上取货。记者拿到的胎盘包装袋上有“胡** 产三”字样的标签,而记者调查证实胡**就是在长春市妇产医院生产的。
    
    7月下旬,记者通过调查,揭开了长春倒卖人体胎盘的黑幕。
    

接头十分神秘
    
    中间人“帮忙”
    
    医护人员不露面
    
    整个交易链条被胎盘贩子布置得很严谨,在见面前,中间人曾几次发问:“哥们,你不是记者吧?”
    
    “得预定 还得批条子”
    
    7月25日11时许,一个网名为“危险”的男子(以下直接简称“危险”)进入记者视线,他是主动搭讪要帮记者找胎盘的。这也是记者在前期调查胎盘线索3天期间,第一回跟长春贩卖胎盘的贩子接轨。此前的几个胎盘贩子,虽然在电话中或者网络里声称手里“有货”,但是贩子都不是本地人,称只能在外地往长春发“干货”(烘干后的胎盘)。至于质量能否保证或者是否是骗局,记者不得而知。
    
    “危险”告诉记者他曾帮人弄到过胎盘,“现在没有熟人医院根本不敢卖,所以得找人疏通关系。我在那买过,要找人,新鲜的和粉的都是200元一个。”“危险”说之所以有人买胎盘粉,是因为对吃新鲜胎盘打怵。
    
    “他们好像都是预定,说还得批条子。”“危险”告诉记者,“这个不让卖......提前2-3天预定。不信你问问哪个医院敢公开卖胎盘?”
    
    200一个 ,没提中介费
    
    “危险”还告诉记者,因为买卖胎盘违法,所以必须小心谨慎,而为了保证医护人员的安全,绝对不能让买家跟医院的人见面。“你给他(医护人员)钱吧,200一个,我不要(中介费)。”
    
    两次接触后,“危险”渐渐放松了警惕,他跟记者约定争取在三天内给记者找到“鲜货”(就都是刚生产下来的胎盘)。
    
    三问“你不是记者吧”
    
    在与“危险”达成交易细节后,“危险”在网络上消失一天。而此时,记者也开始排查与他说话的细节,因为此前他已经两次质问记者:“你不是记者吧?”
    
    26日15时许,记者的QQ收到一个离线消息,显示的是“危险”当日上午10时多给记者发来的数条消息,但都是一个意思:需要记者马上联系他交易。当日15时40分许,记者电话联系了“危险”,他电话里再次发问:“哥们,你真不是记者吧?”
    
    在电话里他说已经和医院的人联系好了,刚刚下来一个男孩胎盘。“东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要是取的话,就不放冰箱里了。”“危险”突然提出交易让记者措手不及。
    

交货一波三折
    
    两次更改交易时间
    
    不断反侦察记者
    
    两次跟“危险”接触后,他承诺可以在7月28日前给记者弄到胎盘,后来事实验证,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反侦察记者,交易时间被“危险”故意两次更改......
    

中间人露面了
    
    按照事先约定,本报报道组成员将兵分两路赶到现场,一组直接接触“危险”,与他在医院大厅内交易;另一组暗中跟踪“危险”与医护人员交易。
     就在记者电话联系“危险”告诉他有人去跟他接头时,他突然改变交易时间,称要19时后交易,并以电话没电为由,索要交易记者的电话号码。记者将接头记者的电话告诉“危险”后,他又告诉记者电话没问题了,并改回原来的交易时间,告诉记者18时在长春市妇产医院门诊等他。
    
    17时30分许,两组记者提前到达门诊。此时,门诊内患者寥寥无几,两组记者同时发现一个“黑衣眼镜男”在大厅内若无其事地徘徊(事后证实他就是“危险”,也是第一个出现在记者视线中的胎盘贩卖网络可疑人之一)。而他为什么提前半小时就出现在大厅内呢?
    
    事实证明,当时确是记者和胎盘贩子互相监视对方。记者一共四人在现场,而根据观察判断,胎盘贩子也至少有三人在现场。
    

对50元中介费表示不满
    
    17时53分前后,“黑衣眼镜男”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门诊的电梯旁,希望接头人与他见面。
    
    双方在电梯口见面后,“黑衣眼镜男”独自去取货。大约10分钟后,“黑衣眼镜男”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手提的塑料袋离身体很远,好像很怕沾到身上。
    
    “黑衣眼镜男”称:“东西在这呢。”接头记者之后用手摸了一下,发现东西软软的,凉凉的。
    
    然后接头记者拿出了250元钱,告诉他200元是货钱,50元作为酬谢金。“黑衣眼镜男”认为应该是200元中介费,但随后又说:“50就50吧,为了这点钱犯不上。”
    

胎盘贩子网络
    
    至少有3个人
    
    从进入医院到离开,两组记者经历整个交易过程约25分钟左右,共发现胎盘贩子网络至少3个可疑人物。
    
    人物1:“黑衣眼镜男”----“危险”
    
    事实上只有他出面完成交易过程。
    
    人物2:“白背心短裤男”
    
    17时41分,一穿白背心短裤的中年男子,年龄大概45岁-50岁之间,在门口附近的椅子上坐着,偷偷注视着进入医院大厅的每一个人。17时46分,他又转到接头记者的斜后方。 18时左右,在“黑衣眼镜男”取货时,他再次来到接头记者身前,停留片刻后自东向西走过。后来另一组暗中记者也发现“白背心短裤男”,他正好出现在“黑衣眼镜男”上楼等电梯的位置,不停张望,像是放风。
    
    人物3:“蓝裙女”
    
    接头记者等“黑衣眼镜男”时,电梯下出现一名年轻女子,穿蓝色裙子,一手拿饮料瓶,一手拿纸兜。正好坐在了接头记者所在长椅的右侧长椅上,她一直偷偷注视着记者,并用手机发信息。直到交易结束她才离开。
    
    真从这家医院
    
    流出来的吗?
    
    交易完成后,记者打开黑色塑料袋,一个胎盘血淋淋地摆在面前,令人不寒而栗。虽然记者没能看到中间人和医院人员的交易过程,但这个胎盘的外包装暴露了重要线索......
    

包装袋上有产妇姓名
    
    之前在与“危险”谈判时,他告诉记者医院的管理流程很规范,卖出胎盘要领导签字,还要用一天时间做12项检查。
     但当记者打开黑色塑料袋后,并没有发现检查报告。只有一个“麻醉包装袋”里面包着一个裸露的胎盘,“麻醉包装袋”上有产妇身份:胡**,产三。
    

护士证实该产妇确在该院住院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这意味着这个从医院内流出的胎盘,很可能就是该医院产三疗区胡**的,事实会是这样吗?
    
    当晚20时10分许,记者在长春市妇产医院产三疗区发现了胡**的信息。一名护士证实胡**确实在该医院产三疗区902病房。
    

产妇家属称当时没要胎盘
    
    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胡**的家属告诉记者,因为听别的产妇说生产后要花钱买回自己的胎盘,所以放弃了胎盘,至于去向也没做了解。
    
    记者:你家的(产妇)贵姓?
    
    胡家属:姓胡
    
    记者:是胡**吗?
    
    胡家属:对。
    
    记者:咋没要胎盘呢?
    
    胡家属:别人说要那玩意得花钱。
    
    记者注意到,胡**档案显示她22日在医院生产,为何“危险”说成是“刚下来特意留的”,而且记者第一次联系他时就已经是24日,中间人为何当时没直接给记者胎盘,反倒拖延两天,意图不言自明。
    

秘密倒卖胎盘已成网络链条
    
    “黑市”潜规则触目惊心
    
    2005年3月31日国家卫生部曾发文(卫政法发〔2005〕123号)《关于产妇分娩后胎盘处理问题的批复》,明确要求产妇分娩后胎盘应当归产妇所有。
    
    产妇放弃或者捐献胎盘的,可以由医疗机构进行处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胎盘。如果胎盘可能造成传染病传播的,医疗机构应当及时告知产妇,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消毒处理,并按照医疗废物进行处置。
    
    此文已抄送: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局。
    
    但记者调查中发现,贩卖人体胎盘整个网络链条最重要的一端医院人员一直躲在幕后,规避风险,只有掮客在前台交易,给医院“挡事儿”。
    
    在深入调查胎盘倒卖网络时,一些“黑市”的潜规则更是触目惊心:中间人把生男孩下来的胎盘叫出高价,有的产妇条件好甚至是头胎男孩的,价格要高于生女孩下来胎盘的一倍;本是胎盘归产妇个人所有,竟有医院人员要收费才还产妇胎盘;怕买家恐惧鲜胎盘不好下口,医护人员竟自制焙干胎盘粉灌胶囊出售......
    

内幕披露
    
    怕买家恐惧鲜胎盘不好下口
    
    医护人员自制焙干胎盘粉灌胶囊
    
    “焙粉也是新鲜的,磨成粉灌胶囊,我朋友说,你要是用药的话,不建议你用新鲜的,用他们的焙粉。”胎盘贩子“危险”在最初向推荐记者胎盘时,不建议给记者找新鲜的胎盘,一方面有风险,可能会“露馅”,另一方面也麻烦,焙粉灌胶囊直接吃方便,用他的话说还实用。
    
    “有的人打怵不敢吃胎盘,就是用新胎盘也都是偷摸包到饺子里给病人或者需要的人吃。”“危险”说,医院那边的朋友会定期储存胎盘,然后自制胎盘粉灌胶囊,可以说这是业内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
    

曝潜规则
    
    本是胎盘归产妇个人所有
    
    医院却要收费才还产妇胎盘
    
    “你们这儿卖胎盘吗?”记者在调查过程中,用公开电话咨询了几家有产科的医疗单位,被问及能不能买到胎盘时,对方都坚决表示不能。还有医院工作人员直接反问记者,“有你这么买胎盘的吗?”
    
    事实上,明面上,没有医疗单位敢对外公开出售胎盘。就像吉林省卫生厅一位工作人员说的那样,“正规医院都不敢卖。”
    
    不过,记者调查时发现虽然医疗单位没有直接对外卖胎盘,但是却向产妇间接“卖”胎盘。胡××的家属就是因为别的产妇要胎盘要收费,决定放弃本来属于自己的胎盘。“多少钱不知道,说还得找人能拿回来。”胡××的家属说。
    
    对此,记者在调查一些曾经生育过的产妇及其家属时,他们也都有“艰难要回胎盘”经历。“当时在医院找的人,领导签字才给的胎盘。”长春市民周先生说。
    

产业链条
    
    秘密倒卖胎盘已成网络链条
    
    医护人员怕出事儿不直接交易
    
    记者在与胎盘贩子“危险”接触时发现,秘密倒卖胎盘已有形成网络链条的趋势,一方面有医院人员铤而走险,暗地里从医院流出产妇胎盘;另一方面,交易中医院人员并不出面,中间人怕出事儿,不让买家跟医院人员直接交易,这样一来,要想买一个胎盘势必要有中间渠道完成。
    
    “你问问哪个医院敢公开卖胎盘,一般我们都收来,然后再转手。”记者通过网络联系到北京一个胎盘贩子,他说现在胎盘的买卖都在地下完成,有不少人看中这块市场,从事倒卖活动。
    

自曝行情
    
    新生头胎男孩鲜胎盘价高
    
    胎盘贩子称入药效果更好
    
    胎盘贩子“危险”曾透露出一个市场的潜规则,那就是生男孩下来的胎盘很抢手,不但入药效果好,而且买家都要找男孩的,按照他的承诺,他给记者拿到的就是一个生男孩下来的胎盘。
    
    “危险”还告诉记者如果男孩是头胎,而且产妇的个人条件要再好些,那就更不好“淘”了,整不好就是女孩价格的一倍。“一般的都是200元一个,好的就翻倍。”按照“危险”的说法,他们也把胎盘分成三六九等。
    

监管部门
    
    买卖胎盘违法
    
    正规医院不敢铤而走险
    
    国家卫生部发文禁止买卖胎盘后,上海市卫生局就立即转发卫生部的通知,并出台了地方性法规。要求开展助产技术服务的医疗机构在产妇分娩前应与医疗机构办理胎盘处理手续,填写《上海市医疗机构胎盘处理告知、处置单》 ,规定产妇处置本人胎盘的方式有:自行处置本人胎盘;自愿放弃或者捐献本人胎盘,由接产医疗机构处置;如有关医学检测结果为阳性,胎盘由接产医疗机构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和《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消毒处理,并按医疗废物进行处置。
    
    就此,记者也咨询了吉林省卫生厅相关处室。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关于胎盘买卖的投诉,但可以肯定的是买卖胎盘违法。交谈中,工作人员也强调正规医院应该不敢铤而走险,因为这方面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约束。
    

医生提醒
    
    胎盘确实有药效
    
    但不洁胎盘容易传染疾病
    
    人体胎盘的中药名叫紫河车,是较常用中药,紫河车是人体出生后脱落胎盘经过加工干燥而成。中医认为,胎盘性味甘、咸、温,入肺、心、肾经,有补肾益精,益气养血之功。也有人认为健康产妇的新鲜胎盘可直接处理干净烹饪食用。对此,医学专家指出,食用不洁胎盘容易传染疾病。
    
    吉大二院专家陈学奎指出,胎盘仅是母体和胎儿间物质交换的“中转站”,它是一个储存中转营养的组织,由于产妇的健康状况良莠不齐,产妇体内的一些病毒、病菌也会寄生在胎盘,比如产妇本身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或者感染者,一旦产妇胎盘没经严格检查流入市场被人食用,很可能继续传染疾病。
    
    此外,专家指出剖腹产胎盘的娩出须经过产道,这一过程中很可能受到多种细菌污染,加上非法流入市场胎盘保护措施不完善,很可能使胎盘二次污染,一旦人食用后果也会不堪设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