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原阳黑砖窑截断黄河大坝 当地官员合伙开办(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1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河南原阳黑砖窑截断黄河大坝 当地官员合伙开办
    原阳县双井控导工程施工现场,由于黏土砖瓦窑厂阻挠,工程至今仍有约300米的豁口。(摄于7月28日)
    河南原阳黑砖窑截断黄河大坝 当地官员合伙开办


    河南原阳黄河河务局提供的滩区黏土砖瓦窑厂的统计数据。(摄于7月29日)
    
    黄河防洪大坝——确保黄河安全的第一道防护线,在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正遭受两侧林立的黏土砖厂侵蚀。而此时的黄河,已经进入主汛期。作为国家重点防汛工程的黄河双井控导工程,目前也在黏土砖厂的影响下,处于半停工状态。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采访时发现,双井控导工程正在建设的黄河防洪新坝,被原阳县韩董庄乡韩屋村村南一座黏土砖厂拦腰斩为两截,一道约300米长的豁口出现在主汛期的黄河北岸。
    
    在原阳县365平方公里的黄河滩区内,分布着129家黏土砖瓦窑厂,许多都紧贴着黄河防洪大坝,严重危及行洪安全。
    
    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生产黏土实心砖的规定,在这里成为一纸空文;滩区内22万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面临威胁。
    

黑砖窑拦腰截断防汛工程
    
    韩屋村南头的一座黏土砖厂紧贴着大坝,占地80亩,拥有42个窑门,一天至少能供应15万块砖。在空旷的滩地平原上,它并不孤独,紧挨着就有另外两个砖窑。
    
    从这里沿着黄河防洪大坝往西不到两千米的距离,又有两家紧贴大坝的黏土砖厂,往东走一公里还有一家。原阳黄河河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县黄河滩区的129家黏土砖厂,除35家通过审批程序外,剩下的均为非法的“黑砖窑”。其中,韩董庄乡5家黑砖窑建在防洪大坝北侧的耕地上,占地面积为30亩至80亩不等,属于应立即拆除的对象。
    
    村民口中的“防洪大坝”,又被称为“防汛大堤”,当地河务部门则称之为“河道工程”,视之为黄河的第一道防线,这道防线距离黄河北大堤7公里。原阳县有7个乡位于这两道防线之间的滩区,对这里的22万老百姓来说,防洪大坝就是他们的生命线。
    
    当地村民司宏量算过一笔账:一个窑一年至少得挖掉60亩土地。由此推算,原阳黄河滩区129座黏土砖厂每年将吞噬近8000亩的耕地。
    
    世代以耕种为生的滩区农民,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土地一旦被挖,三四年内很难再种庄稼。
    
    比失去土地更可怕的,是滩区22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所受的威胁。在临近韩屋村的3家比肩而建的黏土砖厂附近,一个又一个3米深的大坑紧贴黄河防洪大坝坝根,一个又一个小山似的土堆就堆在大坝上。
    
    胃口巨大的黏土砖厂,紧贴防洪大坝的“吃土”行为,在不断侵蚀着大坝的防汛能力。
    
    河南黄河河务局和原阳黄河河务局的官员为之忧心忡忡:一旦洪峰来临,根基遭受破坏的防洪大坝将出现什么样的险境,谁都不敢想象。
    
    今年3月动工的黄河双井控导工程是国家重点防汛项目。按照规划,它将拆除韩董庄乡滩区2000米的老防洪大坝,在北边建一道新防洪坝,以调控黄河水势,防止滩区耕地塌陷,保护原阳境内滩区民众的安全。
    
    记者调查发现,双井控导工程立项在前,韩屋村南黏土砖厂建厂在后,新大坝刚好要穿过黏土砖厂。由于黏土砖厂拒绝搬迁,新大坝只好先从两边建起,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个约300米长的豁口。
    
    这种情况让附近的村民张顺(化名)胆战心惊:“新坝上这么大一个口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向记者描述了13年前惊心动魄的一幕——1996年8月,就在挨着这座黏土砖厂的堤坝上,黄河决口,每秒7600立方米的洪水冲垮了张顺的家,并将原阳县黄河滩区的7个乡全部淹没。
    
    对那场洪水的回忆,经常挂在群众的嘴边。这个豁口已经成为附近村民的“心头病”,现在已经进入黄河汛期,如果连降暴雨,或者黄河上游来水,后果不堪设想。
    
    在河南黄河河务局水政处副处长申家全看来,这些没有经过审批、影响黄河防洪工程建设并且在护坝地范围内的黑砖窑,完全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理应拆除。
    谁有这么大胆子
    
    谁能有如此的能量阻碍国家重点防汛工程的施工?谁敢在主汛期的黄河防洪大坝两侧肆意掘土?谁又是这些黏土砖厂的主人?
    
    7月28日上午,在韩屋村南黏土砖厂附近捕鱼的几位村民,提起砖厂,一肚子话儿。
    
    村民:“净是‘头头’开的,越不让搞,干部越搞。”
    
    记者:“啥干部搞的?”
    
    村民:“都是‘老一’,村里的‘老一’和乡里的‘老一’。你要想开(黑砖窑),掂条大鱼到乡里找书记去!”
    
    记者在紧邻韩屋村的张双井村接触到4名村民,获得的说法是:韩屋村这个黏土砖厂有3个股东,韩董庄乡党委书记马好军、韩屋村党支部书记李凤龙和韩董庄乡电管所所长魏四波都有参与。
    
    在当地,乡党委书记、乡电管所所长和村支书合伙开黑砖窑,几乎成了尽人皆知的传闻。
    
    对于这种传闻,韩董庄乡党委书记马好军表示,他也听说过,但“这是胡说,我没入股”。
    
    7月28日晚,马好军在电话里对当地一位人士说:“这个窑开始是俺姑家的侄儿弄的,结果他想撤,我跟他说你必须得挣钱,结果他(和)魏四波他丈人(岳父)跟李凤龙他3人(合伙)弄的。但是他(对外)说是我,我也脱不了干系。”
    
    当晚,马好军在电话中一再交代那位人士:“这个到哪里(都)与我无关。就是有关了,我是干这(书记)的,得以大局为重。你知道就妥(行)了,可不能出现其他事儿。”
    
    次日晚上,记者向马好军求证传言的真伪时,他告诉记者,他知道李凤龙干砖窑的事,但他自己和魏四波及双方亲属并没有参与其中。
    
    随后,记者拨通了韩屋村村支书李凤龙的电话。他表示,窑厂主人是该村村民李国文,自己只是在窑厂“帮忙”,马好军的亲戚和魏四波的岳父也不在窑厂。
    
    “你是啥目的,你给我说说……”李凤龙对记者说。
    
    原阳黄河河务局水政科科长师敬文曾经多次前往韩屋村砖窑厂,协调控导工程。他告诉记者:“经我们侧面了解,这个砖窑厂就是韩董庄乡党委书记、乡电管所所长和村支书一起搞的。”在该局提供的黄河滩区非法黏土砖厂的名单中,记者看到,韩屋村南窑厂负责人一栏中,李凤龙的名字赫列其中。
    
    而李凤龙,在2008年12月,曾被列入新乡市优秀农村党支部书记的名单。
    
    由于另一当事人魏四波的手机一直处于停机状态,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获取他对于此事的解释。
    

只要钱到位,乡政府可以“摆平所有麻烦”
    
    对于地方干部开“黑砖窑”一事,当地村民大多敢怒不敢言,但司宏量是个例外。他不光在村子里说,还不断到乡里和县里有关部门举报,并向当地媒体投诉。
    
    2009年2月7日,新乡媒体《平原晚报》发表了《原阳县实心黏土砖窑场缘何不减反增》的报道。消息见报后,原阳县政府在给该报的处理意见中称,将立即责成县整顿规范黄河滩区黏土砖窑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此事进行调查,并要求韩董庄乡辖区内未办理审批手续的砖窑厂限期拆除。
    
    司宏量不解的是,报道发出后,韩董庄乡并没有一家黏土砖厂被拆除,甚至连停产的都没有。
    
    2009年6月28日,河南电视台“民生大参考”节目播出《原阳:砖厂吞噬黄河滩地》的报道。当时,原阳县城建局墙改办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接到通知,黄河滩区129家黏土砖厂将有40%被取缔,即47家需要拆除。
    
    而报道过后的一个多月,并没有一家非法黏土砖厂被拆除。原阳县建设局局长韩志刚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才处理到第一家,而且不是拆除,只是断了电,让它不能生产了。
    
    当地村民对媒体的态度渐渐产生了变化。采访期间,一名村民对记者说:“你是哪个报纸的?一般的小媒体都没用。”
    
    在这里,不光媒体面临“没用”的尴尬,当地的河务部门也有着同样的处境。根据新乡市政府办公室(2008)135号文件,控导工程背河200米以内的砖瓦窑厂要坚决予以拆除,新建窑厂必须报河务部门审批。
    
    原阳黄河河务局水政科科长师敬文介绍说,早在韩屋村砖窑厂开始建造时,河务局就曾向其下发制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并在建设过程中屡次劝阻,但对方始终没有理睬。
    
    “辛苦不怕,关键是执行不动。受气不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光挨打就挨两三回了。”由于河务部门没有强制拆除违规砖瓦窑厂的权力,师敬文备感工作的无奈。
    
    让师敬文更无奈的是乡政府对非法黏土砖厂的地方保护。
    
    在河南电视台“民生大参考”的报道中,有一段该栏目记者与该乡乔副乡长的对话。
    
    乔:“办砖厂可以啊,你现在有地方没有?”
    
    记者:“还没找到,需要多少钱?”
    
    乔:“就跑腿费吧,10万块钱。”
    
    乔:“只要钱到位了,根本不用害怕上级部门的巡查,乡政府是可以摆平所有麻烦的。”
    
    乔:“这个东西,我们地方政府是保护的,我们乐意你来办,每年都要给我们纳税。”
    
    记者:“一年交多少?”
    
    乔:“一年5万。”
    

禁令在当地变成一纸空文
    
    国家为了保护耕地,三令五申地禁止在住宅建设中使用实心黏土砖。河南省政府也曾明文规定:2007年年底,全省所有黏土砖窑厂必须关停,从2008年6月1日起禁止使用实心黏土砖。
    
    此外,河南省政府还要求各地市要加大对黄河滩区砖瓦窑厂的整治力度。对影响河道行洪安全的砖瓦窑厂及以黄河淤泥砖名义、在堤外取土生产黏土砖的砖瓦窑厂,一律拆除。
    
    去年以来,河南省、有关省辖市政府一直在整顿治理黄河滩区的砖瓦窑厂,与之相关的文件不断传达到原阳县。原阳县也专门成立了两个治理砖瓦窑厂的机构:一个是设在国土资源局的原阳县治理整顿砖瓦窑厂领导小组办公室,另一个是设在建设局的原阳县黄河滩区整顿规范领导小组办公室。
    
    原阳县国土资源局监察科一名尹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黄河滩区的砖瓦窑厂问题由建设局牵头,他们只负责非滩区的治理。但这一说法随即被原阳县建设局局长韩志刚否认。他说,这一权限已在几天前移交给了国土局,因为黏土砖厂占用耕地,国土局有权管。
    
    韩志刚说,建设局只是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要跟国土、河务、电力、公安等7家部门一起,按照政府的要求分工合作。与之相关的部门较为一致的说法是:“我们没有强制拆除的权利,只能管理和服务。”
    
    到底谁有权强制拆除?“还是政府,县政府和乡政府。”韩志刚说。
    
    双井控导工程施工方的闫经理对此还是一头雾水,“本来工程规划5月30号完成,后来延迟到6月30号,但到现在看,依然遥遥无期,而主汛期已经来了。”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砖窑劳工事件再现:工人竟是买来的智障者
  • 安徽界首再现黑砖窑劳工:工人是买来的智障者(图)
  • 黑砖窑再现安徽界首:工人是买来智障者 (图)
  • 黑砖窑再现安徽30余智障者获救(图)
  •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图)
  • 山西黑砖窑案遭撤职官员复出受争议
  • 黑砖窑事件出现城市版:公安干警参与绑架/靳光明
  • 兰西黑砖窑侵蚀农田 女记者采访遭五名男子围攻
  • 比黑砖窑更可怕的黑监狱
  • 鸟巢.大剧院.黑砖窑.毒奶粉
  • 山西“黑砖窑”事件逃犯张振江河南落网(图)
  • 云南绑架勒索集团猖獗,警匪勾结恐怖超过黑砖窑,匪徒外号“云绑绑”/齐卫东
  • 千万童工遭遇殴打监禁强奸!黑砖窑之后罪恶升级!
  • 奴工没救出几个:黑砖窑母亲还在流泪(图)
  • 政府借整治黑砖窑的名义 乘机敲一笔
  • 新疆黑砖窑调查:33民工落入“集中营” (图)
  • 智障工人生活惨:新疆惊现黑砖窑 (图)
  • 现代奴隶层出不穷: 新疆惊现黑砖窑 (图)
  • 安徽“黑砖窑”拘禁智障民工无偿劳动
  • 三则:黑砖窑再现真有那么不可思议吗/张鸣
  • 黑砖窑劳工再现 温家宝情何以堪/单士兵
  • 残害童工比黑砖窑更恶劣/何必
  • 黑砖窑,黑在哪?
  • 新疆马新龙:司法黑暗胜过黑砖窑,象查处山西黑砖窑事件一样,查处司法腐败(图)
  • 解读山西危机处理方式:黑砖窑让于幼军出身冷汗?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到底谁埋葬谁?/魏巍
  • 从十七个老部长的公开信,谈我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张鹤慈
  •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张鉴康 : 极权制度砖基上的黑砖窑
  • 施为鉴:揭穿洪洞警察解救黑砖窑奴工的可耻谎言
  • 刘小彪:从“黑砖窑”事件看中国新闻监管的困局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关于山西黑砖窑奴童案的思考/孙如风
  • “黑砖窑”事件 不可能因道歉而收场!/钢猫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