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茶陵洮水水库开审非法征地维权农民引发抗议(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时间2009年7月23上午8点15分,在茶陵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反抗非法征地的农民代表,现引起群体公愤,法院旁听人数有上千人。
    
    百姓想旁听公开审理的案件时,遭到茶陵县公安、武警、路政、城管的围攻,在执法时采用暴力、殴打、毒打、围攻等手段,而且城管的在执法时都不带工号牌,手段残忍。而群众手无寸铁,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现已有三名群众受重伤,命在旦夕,其中两人茶陵县人民医院抢救,一人送至省湘雅附二医院。
    湖南茶陵洮水水库开审非法征地维权农民引发抗议
      
      事件地点:茶陵法院
      事件起因:茶陵公检法制造假案,打击报复诉讼代理人凌双元
      基层政府的卑劣--茶陵县政府报复性抓人
    湖南茶陵洮水水库开审非法征地维权农民引发抗议


    湖南茶陵洮水水库开审非法征地维权农民引发抗议


      
      库区移民依法委托凌双元为移民补偿纠纷诉讼代理人上诉,竟遭茶陵政府以卑劣手段打击报复!
      
      凌双元(当事人),男,1952年出生,汉族,退职教师,原株洲市人大代表,湖南省茶陵县人,住桃坑乡上坪村新建组,洮水水库移民委托诉讼代理人。
      

  基本案情:

      湖南洮水水库位于株洲市茶陵县境内,是一座以防洪,发电为主的大II级水利工程。2005年10月20日,茶陵政府越前非法征地,采取不正当的手法签订土地征地协议(下有详述),以超低的征地补偿及房屋拆迁补偿强加于移民头上(株洲市颁布的最低土木结构的房屋补偿标准自拆是380/㎡而茶陵政府则以196/㎡非法征收),短缺移民的合法利益,至此,全体移民依法委托诉讼代理人凌双元,律师依法进行诉讼,从2006年元月上诉至今,上级政府仍未依法解决,并非法利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乱抓人,三停法,要挟法打击移民上诉上访,2009年5月23日,依法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凌双元到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交诉状回到长沙,当晚凌晨1点被不知名警方带走,经多方打听才知现拘押在茶陵看所守,警方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限制人身自由,6天后,也没有通知其家属,并且把当事人“洮水水库征地纠纷案件”中上诉交到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的所有案件材料及上访到上级部门的回执统统没收,直到现在仍非法拘禁诉讼代理人凌双元!
      
  详细经过:

      
      2005年10月20日,颜有余、曾广亭、郭双全、刘云飞等16位桃坑乡(桃坑村、坑口村、带江村)村组长,被县移民局领导用专车接到县城武装部旁宾馆,召开移民进度工作会议,由县国土局,移民局,县政府领导主持,在会议中,杨书记就建水库征用土地一事发言,然后强行要求组长代表村民在征地协议书签字、盖章。曾广亭,郭双全等组长认为未经组里召开会议,争取其他组员的意见,这字是不能签的。然而移民组领导接着做了一大堆的思想工作,中餐以盛宴招待,并且还有县领导龙书记等,给组长轮番敬酒,征用土地协议就这样被一份一份的签订了。后给组长每人发了200元工资,晚上移民组领导带组长们去洗脚按摩。(以上叙述摘自下图2、3、4,组长证词,没有添加任何色彩)
    然而茶陵县政府部门,于2009年5月23日强行把当事人以非法拘禁的罪名拘押在茶陵看所守。难道依法上诉上访的权利也要剥夺吗?上诉代理人是否有罪,明眼人一看我们以上的陈述就应该得出结论,敬请上级领导即刻严查这起打击报复依法上诉人的违法事件,并依法释放诉讼代理人凌双元!
      
       百姓心声:建水库是利国利民的千秋伟业,我们大力支持,而茶陵政府,以这种及不正当的手法签订征用土地协议,做虚假报表,人为降低我们的补偿,还有残酷压制打击依法诉讼代理人凌双元等报复行为,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也会将不惜一切代价向上级领导、社会、媒体曝光,我们不是刁民,也不是无理取闹,你们以196元/平方米猪狗不如的房屋拆迁补偿强加于我们头上,试问国家哪条法律规定的!(这段话有录音)
    
二、茶陵洮水水库征地及房屋拆迁违法事实:

    
      一)、茶陵县人民政府所实施的洮水水库工程实施方案及该项工程建设所需用土地,至今均未获法定批准机关的批准和下达开工令,却越前在05年10月21日起就对该项工程建设所需用土地实施了全面的征用。06年12月又以国家职能机构的“发展改革委”《关于核定洮水水库工程初步设计概算的通知》作‘依据’,大肆伪称“该工程已获正式批准”等等,然后仅仅以此《……通知》当作国务院的最高批准令和执行令。,实施了包括大坝主体工程在内的全线开工……,我们认为:这是一起严重违法及越权行为。
    
      二)、茶陵县人民政府在05年10月21日实施征用洮水水库建设工程所需用的山林、土地以来,未履行公告程序,而茶陵县人民政府认定其《实物调查核对榜》、《移民安置工作宣传资料汇编》是透明公告行为,我们认为,此是与法律规定的内容与形式的公告完全不相关的其它行为。07年2月物权法起草人,江平,在中央电视台像全国观众解答《物权法》时说:“农民的土地被征用价格问题,主要体现在征用土地程序上给与了保障”.而茶陵县人民政府正是利用违反程序,越前作征收方法,利用早年年产值低(粮价低)等因素来降低压缩洮水水库的征地补偿金额!
    
      三)、05年10月31日湖南省政府宣布即日起执行“全省统一年产值标准”之(2007)47号文件,而茶陵政府为将其私制的超低“标准”算计给洮水水库移民,则闻风抢先在9日前以十分不正当手段与各小组长个人偷偷地于私下把征用土地之《协议》给签了。然后又拒绝执行省府47号文件第四条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尚未实施具体征地,未制定或未公告征地补偿……按本标准执行”。硬将其超低补偿“标准”强加于我们洮水水库移民头上!
    
      四)、茶陵县人民政府以02—04年耕地平均产值、作为该水库征用土地补偿标准,违反了国务院471号令第22条规定:“……征收前三年平均产值……”。该条规定系指包括履行公告程序在内的合法征收前三年平均产值,而所采用的是:未获批准、未履行公告之非法征收并越前几年的前三年平均产值,完全违反了法律规定!
    
      五)、茶陵县人民政府于05年5月和07年3月20日,两次宣布实施“茶政发(2005)9号文件”和“茶政办发(2007)14号文件”其内容有异而名称相同的《细则》,其中的各类移民补偿标准,均是茶陵政府在18年前,即1991年宣布修建“洮水电站”始,为了规避原74号令所规定给移民的高对应补偿标准,人为地在库区人均耕地面积上,耕地年产值上,人均年收入上等等的历年报表上,做下了大量虚假手脚及文章,例如:原74号令规定:“库区含坝区,人均耕地0.5亩以下,其耕地补偿和安置补偿之和不超过三年平均产值的20倍,人均耕地 0.5亩以上1亩以下……12倍”。为把该库区从本来的人均耕地完全不足0.5亩情况下,提高到人均0.5亩以上,从1991年起的各类报表上:如:“坑口村历来纳税旱土为27.41亩,1991年起的报表上均被改成了111.25亩。洮水水库的耕地补偿从20倍被降至12倍,再又将全国第一个吨粮市的洮水库区耕地年产值人为控制在:683.53元/亩每年,(见附: )”人均年收入人为做作成669元—924元/每人每年,(见附: )荒唐到乞丐不如的水准上,再依此演算出今天这移民各类补偿“标准”来,完全违反了“以恢复原生产、生活条件之经济补偿”的471号令之法定原则,违反了《湖南省大中型水利水电移民条例》“……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标准按照省人民政府的规定执行”第十二条之规定,而经省府授权,后又经省府审批同意执行的《株政发(2006)20号文件》规定了相对公平的房屋拆迁补偿标准,是与省政府之规定具有同等意义的文件,茶陵县人民政府理应遵照执行、而不但拒绝执行还反而给予了封锁,储意以其使假手段作出的超低补偿标准来强加给洮水水库移民头上,另外,七千移民的自留菜地、宅基地,石砌保堪、屋阶基地,集市门面费等等均作漏项处理、严重短截了该库区移民的合法补偿。
    
      六)、该工程建设需占用18513.16亩土地,至今未获法定批准机关的批准使用,而茶陵县政府越前于05年10月21日,采用避开被征地农民的办法:即趁广大农民、男女老幼都在抢收摘油茶之际,茶陵县人民政府则趁此机会突然将需为此工程提供用地的108个村民组小组长召集到远离村民的政府院内或百里以外的县城等处,突击地、日以继夜地签订《洮水水库山林、土地征收协议》,当小组长表示不愿意签此约时,则又使出小额现金作收买,“优惠宅基地”作利诱、或哄骗、威逼、胁迫!或还慰以“洗脚”、“按摩”作优待等多种手段软硬兼施,至小组长进退无路下、只得以“没带公章”作推诿时,此际,则又立即出钱代劳,当即为其刻制新公章来令其签字并盖上其印……,完全至他们作逃避的机会都没有之情况下,同时亦是七千被征地农民、承包人全然不知情且非愿意之情况下,仅以8220元/亩之骇人鲜闻之耕地征收价,签订下了需征用总面积98%之土地的“征用协议”!
      
      茶陵政府征地及房屋拆迁的事件,茶陵县桃坑乡全体移民自2006年2月至今一直依照国家法律、法规,按照法律途径依法委托代理人凌双元向法院上诉及上级政府上访。
    
     2009年5月23日我们的代理人刚从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上诉回来到长沙,凌晨1点被不知名警方带走,经人打听才知道现拘押在茶陵看所守,警方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限制人身自由6天,也没有通知其家属,并且把洮水水库征地纠纷案件,上诉交到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的所有案件材料及上访到上级部门的回执统统没收,难道委托代理人上交到法院的材料也是违法证据吗,如果是,公安可以直接从法院去调取,难道依法上诉上访的权利也要剥夺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佛山稔海村反抗非法征地,村民被抓后示威冲突震撼视频(图)
  • 山东单县农民集体抗议非法征地
  • 青年举报灵宝政府非法征地被拘遭质疑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图片)(图)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镇压用上预备役!
  • 江苏海门非法征地,强制拆迁背后一群弱势群体的心声(图)
  • 安徽省繁昌县非法征地2万多亩,其中1万亩荒废
  • 陕西非法征地:农民上访遭拘禁
  • 苏州工业园区动用黑社会非法征地 卖地敛财
  • 广州番禺非法征地 村民举报被砍13刀
  • 福清政府非法征地,农民反映问题遭打压
  • 泛蓝联盟成员实地调查慈溪市桥头镇毛三斗村非法征地事件
  • 实地调查慈溪市桥头镇毛三斗村非法征地事件
  • 南海七村民被判两年半至四年 民指官构陷掩盖非法征地
  • 中国地方政府非法征地案件上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