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22上海罕见日全食 必有亡国死君之祸?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0日 转载)
     联合报╱记者杨正敏/台北报导
    七月廿二日将发生本世纪全食时间最长的日全食。最长的时间有六分九秒,在中国长江流域的日食带中,至少都能看到五分钟以上的全食,台湾地区也能看到日偏食,一起经历这场难得的天文现象。
     (博讯 boxun.com)

    中央大学天文所教授陈文屏说,日全食是相当罕见的天文现象,平均一个世纪会发生约七次。在古代当太阳被月球短暂遮蔽时,代表完美的太阳缺去一角,甚至成为一个黑洞,是非常严重的事,许多古文明都认为日食象征不祥,直到了解天体运行的原理后,日食反而成为值得一观的天文奇观。
    
    陈文屏说,日全食是天地神秘的光影秀,天空和大地由亮再暗又再度变亮的过程,太阳本身的奇幻变化更值得期待。
    
    台大天文物理所教授孙维新说,日全食可以看到日冕、贝里珠串、钻石环等难得一见的太阳奇景。
    
    陈文屏说,日全食时地面会局部变黑,动物会困扰而骚动不安,温度变低会起风,太阳快被完全遮住前,自己的影子会变得锐利、黑白分明。
    
    台湾这次不在全食带中,只能看到日偏食,中央气象局的预报,当天上午天空晴朗的机率不低,应有机会看到日偏食。但高温也可能在三到五度间,户外观测要小心中暑,多补充水分,最好能骗差价,做好防晒。
    
    气象局预估,台湾本岛以台南首先在八时廿二分五秒发生初亏,「食甚」│也就是太阳被月亮遮住最多的时刻会出现在九时八分一秒。
    
    台湾本岛最晚发生初亏的是台东成功,比台南晚一分多钟,八时廿三分五六秒初亏;食甚则发生在九时四分四六秒。
    
    马祖位置最北,日面被遮掩面积可达百分之八六点八,但台北、基隆,也可以看到百分之八二左右的太阳被遮起来,也是相当壮观的日偏食景象。
    
    如果错过这次日食,二○一二年五月廿一日不用出国,在台湾就可以看到日环食。
    
    一个王朝的崩溃是件令人着迷的事情。从宏大的历史上看,似乎都是一股势力猛然崛起,然后经过或多或少的时间,终于变得沛莫能御,然后势如破竹地攻打下京城,然后是扫平全国,或者传檄而定,或者剑及履及,一个崭新的国家就这么诞生。
    
    这是宏大的史书所构成的一种印象,加之所谓必然性的因素,让我们对于历史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恢宏壮丽的感觉。实际上,这种印象未必是对的,更多的是那种慢慢焚烧的野火与地火,只是在冲出地面之前,不论是在史书还是民间的传说里,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很多人就此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太平天国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之一。在此之前,晚清已经只剩了一个空壳,即使这个空壳也被船坚炮利的洋人轰得千疮百孔。洪秀全不过是个不得志,而且读书也不好的人,即使借着我们这里的造反传统拉起一票人马,在没出广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显示出了颓势。不但大肆封王许愿,连后宫都置办整齐了。
    
    如果深入研究太平天国的话,就会知道其荒唐已经到了极点。所谓的“天朝田亩制度”从来就没有真正实现过,所到之处焚书坑儒不算,还把治下的人民分成男女两营,如果发现有苟合之事,立刻会招致灭顶之灾。与此同时,那些王爷之类的高官则纷纷大建王府,建设自己的小后宫。
    
    等级制度之森严也是他们的一大特点,甚至已经发挥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古人虽然讲究官大一级压死人,但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面子上总还是过得去。而只有那种完全不知道如何用文化维系关系的政权,才能把所有的等级差异如此明显地表现出来。某侯爷的家人触犯了某王爷的威仪,不但自身落得身首分离的下场,连那个侯爷也要负荆请罪,最终被羞辱一顿。
    
    如此荒唐的政权竟然也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总是有道理在。这个道理不妨从晚清最后几年的一段轶事当中去寻找。
    
    野史有记,号称自己要“八表经营”的张之洞办了一生的事,虽然始终被李鸿章目为书生,但自然也算是有自己的局面。当临终的时候,末帝溥仪的生父、时任摄政王的载沣虽然与之政见不合,但也是亲临床榻看望之。张之洞毕竟是四朝老臣,临死之时还是念念不忘天下安危,提出要善抚民众。摄政王载沣扬扬得意道:“不怕,有兵在。”张之洞从此再无一语有关国计民生的大计献于摄政王大人之前。在他看来,清朝已经是完了。虽然张之洞没有所谓现代政治思维,但他知道,但凡是统治者勒兵观变的心态一出,这天下从此就算是无可收拾了。
    
    回到洪杨的太平天国,其实这就是所有给予旧王朝致命打击的关键所在。在尚未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的时候,看上去所有正在风光的统治者都是异常强大的,在这之前,他们已经镇压过多少次反抗,并且都轻易得手了。“有兵在”这句话就是支撑所有统治者最厉害的春药,让他误以为自己的位子是很稳固的。
    
    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让他们认为这些东西根本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是采取强硬的措施,没有人能扛得住专业的大军。当初皇帝拨内帑200万两、赠“遏必隆”宝刀于赛尚阿之时,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这就是所有王朝崩溃时的特点,在那之前已经有过多少次不成功的事例,而种种东西都在老百姓的心里埋藏着。这次不能爆发、这里不能爆发,总有一个哪怕是荒唐的机会爆发出来。星火燎原,固然星火是原因,但离离原上草才是星火可以燎原的根本,受害者的范围越来越大、最终参与者越来越多。今天这个火星很容易就灭了,明天有阵微风又吹过来,烧起来的范围大了一些。谁也不知道哪颗火星最终会引燃那场焚天的烈火。
    
    陈胜吴广起义不过是因为戍边失期,而李自成是因为裁撤役卒而下岗。微风起于萍末之时,仿佛说着“有兵在、有兵在,那是谁的兵?”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吉之兆?国办发出通知要求妥善做好应对日全食工作
  • 两千年难遇的日全食 外国组团来华(图)
  • 中央台预报专家认为日全食和地震有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