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学学术权力应该回归学术共同体/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9日 转载)
    
      吉林大学近日制定了新的《吉林大学学术委员会章程》,规定学校领导和职能部门负责人一律不担任各级学术委员会委员职务,实现行政管理与学术决策的相对分离。(7月10日 《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这一做法与不久前北京师大的做法异曲同工。像北京师范大学那样,又规定学部的领导(行政部分)不参与学术资源的分配,又规定学部的领导自己可以开展学术活动,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一个领导如果也做课题、写文章,很难让防止他们不参与学术资源的分配。
    
      而行政化分配学术资源,恰恰是大学官商化、学术腐败化、论文废纸化的重要原因。在总务处长也评教授的行政环境里,一些掌握资源分配的大学行政官员,手中往往大量掌握着各种各样的研究课题,因为课题分配不是以能力为本位而是以权力为本位,因此不仅论资排辈现象突出,而且掌握行政领导和资源分配权的人往往一人手中握着大量的课题,同时带着大量的研究生。“一把茶壶配十几甚至几十只甚至上百只茶杯”的现象比比皆是。因为课题就是名利,而研究生成为他们的廉价打工仔。教书育人的研究机构变成了行政市场化的追名逐利场。
    
      久之,就形成了黑龙江大学教授Dan Ben-Canaan所说的多数中国学者成为废纸生产者的现象(见7月10日《环球时报》)。他说:中国的学者蜷缩在自己的“长城”内,与外界的接触非常有限。在中国,很少有学者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乃至与国际学术界有互动关系。这里的学者对科研的方法论大都一知半解,缺乏进行实质性研究的能力。他们把自己拘囿在孤立而缺乏原创性的国内学术界,不费吹灰之力便在国内取得名誉与影响力,而且无须达到相应的国际学术标准。他们相信,“城墙”荫蔽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外界无从得知。剽窃这一国际学界公认的滔天罪行在中国可谓司空见惯。很多学者对他人的作品进行“废纸再生”,做拼贴、改写,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中国有很多严谨的学者,他们写出的作品质量很高,但大多数的学者仅仅是在制造再生纸(recycled papers,原文有双重含义,另有重复制作的论文的意思),连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弱点,他们远离一切国际学术群体,害怕任何可能危及他们国内地位的事情发生。
    
      当然,仅有大学行政与学术在机构、任职资格上的相对分离是不够的,还应该有职能上的明确划分,形成相对独立又互相制约的关系。党委书记和校长可以任命制,但不能以教授身份行事,而只是大学的服务总管,主要负责大学的筹款等工作;学术委员会实行民主普选,各学院院长、系主任以及各类教授老师的研究生和课题人数都应该受到明确限制,并接受学校行政和学术力量的双重监督与制约;教师职称评定、新聘教师、各种学术奖励等学术性工作应该由民选的学术委员会来完成,并接受行政监督;将来大学拥有越来越大的招生自主权,招什么样的学生也应该主要由学术机构来完成,而招收多少学生、给予什么样的奖学助学制度等等,则由行政机构根据学校的财力等状况来制定标准。等等。更为关键的是,大学学术权力机构的产生必须由教师、教授民主普选产生,而不应该由行政权力产生。恰恰在这一点上,吉林大学还没有完全走出行政干预学术的巢臼,其规定“所有层面的(学术)委员都通过民主推荐或者选举产生”,而所谓“民主推荐”,是中国人就知道它会变成什么玩意。至于“或者”不“或者”,自由裁量权也往往在行政一方。
    
      大学的学术权力必须摆脱行政权力,回归为教授、教师这一学术共同体的民主权力,这是当前大学内部改革的当务之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内著名学术网站天益社区被封
  • 北京日报访谈:“大师”只能以学术水准来评判
  • 高校行政权与学术权如何真正分离/熊丙奇
  • 吉林大学实行行政与学术分离 领导不任学术职务
  • 中国人民大学流氓教授、学术首骗成崇德大揭底/实名举报
  • 纪检部门去查学术不端的尴尬
  • 王小丫等:学术造假 谁是幕后推手
  • 上海2009年度学术团体负责人暨党建工作会议
  • 安徽农大副校长李晓明涉学术抄袭被撤职
  • 国家自然基金监委会:08年查处30起学术不端行为
  • 解放日报:学术腐败或给反华势力提供口实
  • 教育部称今后对高校学术不端零容忍
  • 上海烟草集团杨浦有限公司成立学术小组
  • 狗屁倒灶丑闻不断,学术腐败泛滥院士抄袭上位
  • 浙大论文造假事件迷雾:利益之争还是学术腐败
  • 多所名校爆学术丑闻 科研考核如GDP成为浮夸根由
  • 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浙大,已然是学术造假者的“保护伞”
  •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诞辰10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结束
  • 在习近平带领下,各级官员的学术水平有了“极大提高”
  • 绿石: 纯科技学术型网站为什么也被封了?
  • 李少民:大学校长是学术领导还是投机政客?
  • 学术腐朽怎么这么神速/黄纪苏
  • 中国学术在腐败中窒息/姚文俊
  • 学术的使命不在偷/刘长秋
  •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巩胜利
  • 学术造假的根源/丁启阵
  • 是非已经混淆,廉耻已经丧失——学术濒死的一个表象
  • 刘洪波/中国学术即将“寿终正寝”
  • 纪检部门去查学术不端的尴尬/熊丙奇
  • 我看学术不端和学术腐败/于清文
  • 深化改革,有效制止学术腐败行为/关增建
  • 大学和学者都应坚守学术精神和学术传统/杨玉良
  • 丁东:治理学术期刊的敛财需要釜底抽薪
  • 黄纪苏:这个时代的学术腐朽
  • 整治学术失范还应该真正开放社会监督/贾常宝
  • 司马郾:中国学术界多年悬案:剽窃还是共谋?
  • 钟一苇:学术研究不是生意买卖
  • 熊丙奇:大学生正走在学术“山寨化”的路上
  • “劳动价值论”学术操作包含政治意图/刘益
  • 学术期刊成了妓院/朱丽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