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肆侵吞国有资产 上千万元国有资产流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您好!费尽艰难险阻,终于找到青天!我代表我们数百名广大职工向尊敬的领导反映这样严重而又典型的问题:原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和郑州市服装研究所两个国有企业的全部国有财产权属,被以郑州市政协委员.郑州市服装协会会长秦自成为首的公司负责人以所谓的郑州服装行业曾经走过自生自灭道路的内幕!
     进行违法变更权属、违法破产、不顾国家安置政策,不管职工们死活,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导致上千万元国有资产流失的恶劣事实,敬请领导派驻调查组前来落实调查,以及时挽回国家重大损失,及时挽救广大职工生命,将涉嫌犯罪人员绳之以法,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和公正! (博讯 boxun.com)

     以下为所反映事实内容,有关证据材料附后:
     被举报人情况介绍:
     被举报人秦自成:1940年11月出生,男,汉族,住址,郑州市汝河路原50号,现76号。1960年12月—1984年5月,郑州市第三服装厂。1984年5月—1986年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副经理。1987年至今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1987年8月24日—1998年8月19日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法定代表人。1988年至今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1989年至今郑州服装鞋帽集团公司,郑州市服装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1992年至今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000年3月至今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股东。2002年12月至今郑州市服装协会会长,法定代表人。郑州市政协委员,中原区检查院监督员。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清算组副组长。
     被举报人底世德:男,郑州市经济委员会主任。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清算组组长。1998年郑州市纺织国有控股集团公司, 董事长。2000年郑州市纺织行业管理办公室, 领导, 郑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2001年郑州市纺织行业管理办公室, 领导, 郑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
     被举报人张桃芬:1951年4月出生,女,汉族,住址,郑州市汝河路原50号,现76号。1968年10月—1986年2月郑州市第三服装厂。1986年2月—1989年9月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郑州市服装公司技术科长。1989年9月至今郑州市服装鞋帽集团公司,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技术部长、副总经理。1992年至今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2000年2月至今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股东、监事。2002年12月至今郑州市服装协会。
     被举报人刘菊梅:女,汉族,1953年出生,住址:郑州市汝河路原50号现76号。1968年10月——1995年12月郑州市童装厂。1996年元月——1997年9月郑州市毛巾床单厂。1997年10月——1998年8月调入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承包生产。 1998年8月20日——1999年10月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 法定代表人。1999年10月——2003年7月郑州市服装研究设计中心、郑州市服装研究设计中心租赁部经理 法定代表人。2000年2月至今郑州市丹妮服饰有限公司 经理 股东 执行董事 法定代表人。
     举报主要内容及事实:
     1、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前夕,秦自成为了规避某些问题,也为了遮掩他本人即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经理、法人,又是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的经理 法人,又是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的经理 、法人,1998年8月20日把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法人改变为刘菊梅,秦自成又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期间,于1998年12月28日把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的法人变换成彭荣新,这样一来三个企业的法人有秦自成一人变换成三人,但实际仍然撑控在秦自成的一人手中。1998年12月7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并有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770万元收购,以700多万元安置300名职工为由,实际没有安置一个职工,分文未出就取得研究所的全部财产,只以很高的标准给秦自成的七个部下亲信办理了退休(秦自成、刘菊梅、张桃芬、李自军,行星、王建国、彭荣新现已死,退休工资现在最高的4000多元,其中2个最年轻的当时只40岁左右)。秦自成利用破产安置费,给他们的部下亲信办理了高额退休,(而且他们原本又不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人员。)利用的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300名职工的养命血汗钱。可是职工陆续以开除,解除劳动合同,自动离职等手段把郑州市服装研究所300名职工都至于死地。2001年6月15日,郑州市纺织工业局底世德下发文件,同意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改制为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以714.7万元安置职工为由,实际又设有安置一个职工,并以零价格出售给刘菊梅,张桃芬二人、刘菊梅出资十九万元(没有见到出资证明),公司资产又量化给刘菊梅156万元,张桃芬出资13万元(没有见到出资证明),公司资产又量化给张桃芬106万元,企业性质随即转变成股份产,将郑州服装研究所,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两个国有企业的财产彻底侵吞。很显然是秦自成伙同底世德精心策划,弄虚作假,上欺骗政府,下欺骗职工。把国有资产通过破产改制归为己有,达到他们彻底侵吞国有资产的目的:(搞破产是违规暗箱操作)。
     2、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收购研究所后,于2000年11月17日召开产权制度改革第二次职工代表大会决议,根据公司产权制度改革第一次职代会审议通过的《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产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和《确定购买人的条件和程序》的规定,本次职代会的主要议题是审查决定企业出售购买人和审议通过《企业出售协议》。并说全体到会代表一致通过以刘菊梅为代表的四位同志为本公司出售购买人。(实际在1999年10月召开职工会时要求职工把公职关系转到职业中心自己交统筹说: “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是假破产,是秦自成、刘菊梅、张桃芬、彭荣新四人在银行贷了290多万元。把服装研究所买回来了, 所以破产与职工没关系”。据说彭荣新的股份被底世德占有,因此彭荣新害了一场大病,现已死亡。)
     3,根据资料表明,秦自成在1998年9月前把两个国有企业的大部分国有财产的权证已经变成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集体自管权证。为使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在破产前夕把本属于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权证于1998年9月22日又重新变回来,并有集体自管变为国有产权。1997年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贷款时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房权证作抵押,抵押时房权证还是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的权证。秦自成到底是怎样做的抵押,而在服装研究所破产时,清算组组长又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主管部门的领导底世德是怎样审查破产的?
     4, 原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和郑州市服装研究所这两个国有集体企业的财产被秦自成自87年任郑州服装公司经理后,利用职务之便一手编造成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并有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以770万元收购,以安置职工为由,实际一个职工都不安置,未出分文就取得了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财产,(包括隐匿的大部分财产),秦自成利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时的300名职工安置费,职工的养命血汗钱,只给他的七个部下亲信,包括他自己办理了高额退休。实际又是一个职工都不给安置,并且违规暗箱操作。职工陆续以开除,解除劳动合同,自动离职等手段把300名职工都至于死地。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取得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财产后,又以714.7万元安置职工为由,实际又不安置一个职工,并改制成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股份产,侵吞了这两个国有企业的财产,给国家和企业的全体职工造成重大损失,为了挽回国有资产,为了广大职工的利益,本人特向相关部门反映问题如下:
     为了便于领导认清这一错综复杂的情况,举报人把两个企业的独立财产和公司成立到演变及郑州市服装研究所,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的状况分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原郑州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始建于1979年,办公位于郑州手工业大楼四楼,后位于郑州市中原路104号四楼一层办公。财产如下:
     1、1980年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供销物价科在郑州市二道街192号办公,(是郑州市中式服装厂的地点),80年左右因第十服装厂欠公司债务,公司经理部长期使用了中原路郑州大学西边商场二楼三楼175.31平方米营业房, 现价值按每平方米一万左右,共计200万左右,现无故变为郑州丹尼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份产。
     2、80年左右在郑州市二环道中段(现水果批发对面瑞光印务旁边),买了近十亩地作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供销物价科的大仓库,院内座西面东二层办公楼,座北面南大仓库,座南面北汽车车库3间,座南面北里外两间司机休息(据说95年左右已卖掉)。
     3、86年四十多万元购买在火车站地区,中州商场2楼6间营业共计112.5平方米,现价值300多万元,也无故现变为郑州丹尼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份产。
     4、1981年经上级部门批准征地建职工住宅楼2栋45套住房,位于郑州市桃源路,1996年房改时1号楼20套住房售出19套,2号楼25套住房售出23套,2栋楼45套,剩余3套没有售出。现价值100多万元左右。无故现变为郑州丹尼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份产。
     5、1986年11月20日,二轻局又批准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供销经理部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院内后边建职工住宅楼40套住房,1996年房改售出29套,(其中三室一厅10套全部售出,两室一厅19套,建筑面积为56.86平方米,售出12套,建筑面积为56.18平方米的售出7套,两室一厅剩余11套没有售出)。11套住房现价值200多万。也无故现变为郑州丹尼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份产。
     第二部分、郑州市服装研究所财产如下:
     1、郑州市服装研究所始建于1974年,原办公地点郑州市金水区西太康路百货楼对面闹区大板楼301平方米营业房。按每平方米三万左右,现价值900多万。也无故现变为郑州丹尼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份产。
     2、1985年经郑州市计划委员会批准在金海区大岗刘乡小岗刘征地11.525亩地,(其中公用道路0.952亩,建设用地10.573亩),1985年建科研楼座北面南5层楼一栋,破产时是按六层计算的,1991年郑州市计划委员会给郑州市服装研究所下达筹建生产楼三层四层拐弯楼一栋,三层座南面北,四层座东面西,科研楼对面。(破产时只有3层参与破产没有4层)
     3、1996年左右(时间不准),在科研楼与生产楼之间,楼西面东又建一栋五层楼,此楼查不到资料。按4000平方米计算,每平方米2000元,现价值8000万左右。现产权归属不明。
     4、科研楼后边有一后院,座北面东南一排平房,科研楼之间一排平房,座东面西。
     5、1997年左右(时间不准)位于后院平房又建7层住宅楼3个门洞共计42套住房,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和郑州市服装研究所人员一个门洞14套,其余2个门洞28套住房按商品房卖出。1998年12月,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期间把这块土地进行分割,1996年房改没有见到14套房的资料。
     6、1997年左右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经理部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后院住宅西边又建一个门洞七层7套住宅。1996年房改没有见到7套住房的资料。
     7、庞其云(1987年8月前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在二道街买有一个小院,院内有房子五六间,现已拆迁改造成亚龙小区,据说分得100多平方有赵玉中居住,并有一间门面房,拆迁房款4万多元服装鞋帽公司改制的评估报告应付款内有显示。现价值50万左右。
     8, 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的部分汽车和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部分汽车在破产和改制时没有参于破产和改制。(秦自成的一部白色小车没有参与改制”, 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豫A98888桑塔纳2000没有参与破产)
     第三部分,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成立至今企业名称变换及领导人和领导人的变换和成立六科一室及主管部门的变换情况:
     1、1978年郑州市组织部文件,第969号文件,关于建立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并成立中共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委员会,禹廷杰任公司党委副书记,经理,雷贯通任党委付书记,付经理。
     2、1979年成立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筹备组成员有,禹适杰,雷贯通,张广甫,徐书堂,江武兴。
     3、1979年6月13日主管部门郑州市第二轻工局文件,第039号文件,《关于批准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建立六科一室的决定》办公室, 政工科,生产计划科,供销物价科,基建财务产,技术科,劳资科。其中供销物价科是公司的一个大科室,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物价科负责郑州市各个服装厂的服装面料,包括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统一调拨到各个服装厂,朱杰主任供销物价科科长,江武兴跟随朱杰三一起到了公司供销物价科,一直到1993年10月经理部解散。
     4、1980年2月7日郑州市轻工业局文件,郑州市革命委员会第二轻字(80)第六号给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下达加大郑州市服装鞋帽生产的供销力量经研究决定将供销物价科改为公司供销经理部,定名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供销经理部,朱杰三仍为供销经理部科长。
     5、1986年年底1987年初主管部门由二轻局改为郑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和郑州市纺织工业局双层管理,这时的企业名称改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工业)二字去掉了,改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名称在很短的时间因童装刺绣和制帽厂改为工艺品,不再属公司管辖。又改为郑州市服装公司,这时鞋帽二字也去掉了,但鞋厂仍有公司管理, 经理部也随之改为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这时原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财产及人员都随之改变。
     6、1987年初秦自成任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秦自成任公司经理前,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的效益一直都非常好,秦自成任公司经理后,首先免去了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朱杰三的职务(朱杰三的职务有原主管郑州市二轻局任职)是秦自成私自免了朱杰三职务,(没有见到郑州市主管部门的免职通知)当时翟淑琴任经理部书记。87年郑州市主管部门任翟淑琴为郑州市服装公司付经理。
     7、1987年8月24日秦自成依仗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主管机构的权力,私自以87年后就不再使用的中共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委员会名称,自己封自己为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那时企业名称已经改为郑州市服装公司),秦自成利用职务之便将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掌控在秦自成自己的手中,为侵吞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国有资产做好了第一步。
     8、1988年元月27日郑州市政府任秦自成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实际企业名称已经改为郑州市服装公司一年了),实际利用的还是郑州市服装公司的人员和财产。这样一来表面表示出秦自成先任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后任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实际这时秦自成已经任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一年了)。这样一来,两个国有企业从1987年全由他一人掌管,随心所欲,想用啥章就用啥章,那些所有的企业公章他都可以任意使用,他一人说了算,秦自成为了达到他不可告的目的,把公司知情人进行迫害,就因举报人是公司筹备组成员之一,想法设法把江武兴撵走,从他秦上任后,他采取欺上瞒下,打着“合法转换经营机制”的幌子,将上述国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全部变为他一人,独揽大权,为侵吞国有资产打下基础。
     9、1989年8月15日郑州市纺织局向郑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会员申请,同意公司成立郑州服装鞋帽集团公司,1989年8月17日郑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给郑州纺织局下发文件,同意郑州服装鞋帽集团筹备组的意见,同意成立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两块牌同时挂出,秦自成仍然是这两个企业的经理,法定代表人,这两个企业的人员及财产还是原郑州市服装公司的,提请注意的是这时的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部的名称一直到企业改制都没有改变,人员归郑州服装工业集团领导,财产一直都是工业集团公司使用,(根据资料称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是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的下属企业)只有翟淑琴,原因是郑州市服装公司的付经理,是郑州市主管部门任命的,现在新成立的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不录用她,秦自成说我是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我说了算,为此翟淑琴上告几年,最后办了病退了事。
     10、1987年秦自成任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后,免去朱杰三科长职务后,秦自成任赵玉中为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部负责人,赵玉中任经理部负责人后,87年经营机制转型,随之赵玉中就独揽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秦自成所谓的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部的大权,经理部的业务员,包括业务科长的业务都有赵玉中一人去做,经理部在友爱路租赁了摊位开发市场做零售与批发、效益工资,没有效益就没有工资,当时赵玉中进入的服装面料高出市场的零售价,所以职工都销不出去,因此就没有工资,大部分职工因上班拿不到工资被逼调离和停薪留职,给单位交钱。坚持到1993年10月所谓的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部解散,公司经理部职工被秦自成安排到郑州市服装研究所,这时公司就剩余几个科室的人员。经理部的职工到研究所后,无论年龄大小,工种的区别,必须做到缝纫工,计件工资,要么就限期调离,要么就给单位交钱保留公职。举报人江武兴当时四十多岁,根本干不了缝纫工,被迫停薪留职。
     11、1993年10月份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经理部解散后,公司经理部就剩下赵玉中一人,至今仍在经营中,并每年都有亏损,根据资料表明中州商场的营业房办了20平方米的租赁手续,(实际全部都租赁)反而年年亏损都很大。经理部解散后二环道的大仓库又重新成立了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工艺绣品厂,95年又停业,95年左右被秦自成私自卖掉(据说有人给秦自成介绍二环道的买主出500万并答应给秦自成提成五十万,但秦自成五百万他不卖,又为什么卖了300百万)听说卖仓库的钱投到了三星。举报人江武兴在调取仓库资料时发现至今还有1千多平方米的住宅房。至今下落不明。
     第四部分,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和罗马尼亚合资兴办的企业——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在经营中中方和外方没有进出口过任何物品。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几年里欠下1118.45万元的巨额债务。在秦自成和张桃芬的操纵下,却把这些巨额债务转嫁给郑州市服装研究所,导致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情况如下:
     1992年11月秦自成以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与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有限公司,根据国内外服装行业发展的趋势和企业自身发展需要本着友好合作,互惠互利,共同发展原则决定在中国河南省郑州市联合成立中外合资企业,“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
     据资料说明合营各方的基本情况:
     1、中方: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是生产,经营各类服装机械设备,面料铺料,饰件等产品的中型企业,职工约300人,固定资产650万元,各类服装生产设备200多台(套),并拥有较为雄厚的技术力量和较高的科研能力,89年以该公司为核心企业组建集团(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这时的服装工业集团公司又成了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的下属企业)。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公司法定地址:郑州市中原路104号,法定代表人秦自成,中国籍,据以上资料说明: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是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的上级机构。
     2、外方: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是在罗马尼亚注册的从事国际进出口贸易的大型公司,资产雄厚,对国际服装市场了解详细,具有服装及其相关产品的国际贸易经验,该公司愿意按照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与中方合作。
     据资料表明合营企业利润和亏损的分配与分担:
     1、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合营企业的利润分成按合营企业注册资本比例百份之七十和百份之三十分享。
     2、亏损分担企业如经营不善,出现亏损,按合营企业注册资本比例百份之七十和百份之三十分担等系列规定。
     三, 市服装鞋帽公司与罗马尼亚共同制约,双方投资金额应在中国政府批准成立之日起定额拨给合营企业,合营企业的资金双方均不能抽走或少交,如因抽走或少交造成经济损失。由违约方足额赔偿,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负责国内组织货源,由此造成损失由鞋帽公司负责,罗马尼亚负责非中国设备和设施的引进和确认订单的面料及产品的销售,由此造成的损失由罗马尼亚负责,秦自成代表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签字。
     四, 市外来投资办公室文件,关于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与罗马尼亚合资举办“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经研究批准意成立“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
     五, 市服装鞋帽公司法人代表秦自成1992年11月16日法人委托书,特委托秦自成,张桃芬,李郑生为中外合资“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中方董事,全权代表我公司行使各项职权,并委托秦自成为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六, 市服装鞋帽公司和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有限公司中外合资兴办的“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中方有秦自成任合资企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付宝生任外方副董事长,中方有黄双凤任总经理,外方有付宝钧任副总理。张桃芬任董事。
     七 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所长,法定代表人秦自成土地使用承诺书,根据国家土地使用的有关精神和中外合资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合同》《章程》规定,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愿意为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提供土地 1600平方米,每年收取每平方米土地租赁费10元,全年共计16000元整,租赁期限11年,自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计算。
     根据资料表明,因外方原因终止合同,把秦自成所谓的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1118.45万元债务全部转嫁给郑州服装研究所。
     1、1998年5月16日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法定代表人,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秦自成代表中方,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代表., 张桃芬代表外方。终止“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合同协议,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系由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和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合资经营的中外合资企业,因外方出现经营范围的改变及其它原因,根据合资目前的实际情况,经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原合同。
     2、1998年5月16日,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秦自成,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张桃芬,本着平等自愿,互惠互利的原则,根据公司合资双方目前的实际情况,经董事会研究作出以下决议:1:注销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成立清算委员会,对合营公司资产进行清算,2:公司现有各项资产金额退还中方,3:公司原债权债务转至中方承担。
     3、1998年9月22日,市人民政府招商办公室文件,批准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合营双方关于终止合同的协议,同意公司提前终止合同。
     4、1998年10月25日郑州市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给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注销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这时变成鉴于合资中出现分歧,外方出资设备等退回,合资公司实际一直由中方单独经营,根据合资双方目前的实际情况,经董事会研究决定,注销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由于中方是以研究所科教楼,生产楼,仓库设备等出资产出资,原出资的资产仍退还中方研究所,债权债务亦由研究所承担。
     5、1998年11月8日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公司财务部关于对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的清算报告:债务1118.45万,(应付账款47.1万元,预付账款5.44万元,其它应付款263万元,长期借款295.4万元,短期借款507万元)。由于93年合资时,由郑州市服装研究所全部资产进行合资,清算后债权、债务全部由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承担。(秦自成利用职务之便又代表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主管部门郑州服装工业集团公司,把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的巨额债务转嫁给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给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做准备)。
     6、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外商投资企业注销登记表内显示,投资股东及所占比例:中方,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以厂房,设备,公用设施出资625万元人民币70%。证明(其中是以郑州市服装研究所以下厂房、设备、公用设施),外方罗马尼亚富氏进出口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出资人民币275万元30%。因经营不善申请注销该公司。是98年调入研究所的李自军经手办理。为研究所破产打下基础(郑州市服装鞋帽有自己的独立财产)。
     7、1998年11月13日郑州市海关稽查出据证明,关于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自在海关备案以来,未进出口过任何物品,不涉及税款问题,同意注销。
     8、实际至今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虽然申请注销, 登记申请注销承诺书保证书都已提出,但至今没有办理注销登记手续。
     第五部分: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秦自成、庞世德是怎样欺骗职工的,欺骗政府的,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收购研究所后又改成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私有企业的。
     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与罗马尼亚合资兴办的“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郑州市经济委员主任,郑州市纺织业管理办公室领导, 作为郑州服装鞋帽公司,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主管部门的领导,并担任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清算组组长底世德,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清算组副组长, 上述一系列的企业法人秦自成伙同底世德。于1998年12月22日欺骗郑州市中级法院和政府说是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给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牵线,是研究所给罗马尼亚合资兴办的“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实际是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与罗马尼亚合资兴办的企业就是为了使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 才编造谎言欺骗政府). 又于2002年3月25日明知破产时一次职工会没开过, 明明白白没有安置一个职工却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消清算组的申请, 理由是: “已清算完毕, 未有任何遗留问题” 来欺骗政府人民法院,达到他们侵吞郑州市服装公司,郑州服装研究所这两个国有企业的全部资产的目的.是秦自成伙同底世德等人精心策划、编织的阴谋,打着郑州市服装研究所300名职工的旗号,为谋取他们的利益导致郑州市研究所破产,郑州市鞋帽公司收购后以零价格出售给以刘菊梅为代表的四个人,改制成郑州丹妮服饰有限公司,使几千万国有资产流入他们少数人手中。据此不能否认底世德,秦自成等人精心策划,并在破产改制当中隐藏了大部分财产(破产,改制文件都是底世德批示),请相关领导彻底查处以秦自成、底世德为首等侵吞国有资产的重大犯罪团伙,挽回国有资产,维护职工的切身利益。
     根据以上材料表明:秦自成自1987年任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后,千方百计把以几个企业名称(实际就两个国有企业各自都有它们各自的独立财产和职工)变换成秦自成一人,独揽郑州市服装公司的大权,依仗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主管部门,私自把研究所的大权掌控他的手中,操纵十多年,把郑州市服装公司,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国有资产全部侵吞(包括在破产时,改制时隐匿的大部财产和95年卖掉的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的大仓库的财产)为了挽救几千万国有资产的流失和两个国有企业职工的切身利益,提出以下疑点:供上级相关领导机构查处时参考:
     第一、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二环道大仓库,到底哪里去了?
     第二,1992年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和罗马尼亚合资兴办“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根据合资兴办资料应本着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按注册资本比例分享利润,如出现亏损按企业注册资金比例分担。无论亏损于利都应应于郑州市服装研究所没任何关系,研究所只享有土地租赁费,为啥秦自成和代表外方的张桃芬却和罗马尼亚一起把他们所谓的1千多万元的债务全部转嫁给研究所?为啥从92年成立到98年11月13日 在郑州市海关稽查出据证明从郑州罗兰服饰有限公司在海关备案以来,未出进口过任何物品,可哪里来的那么多债务?
     第三,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在郑州市中州商场的112.5平方米 营业房,从秦自成任公司经理后究竟每年的租金是多少?到底哪里去了?为什么全部租赁反而还有亏损?
     第四,郑州市服装公司经理部在中原路郑州大学西边175平方米 的营业房这么多年的租金哪里去了?
     第五,郑州市服装研究所在郑州市金水区西太康路301平方米 的营业房的租金哪里去了?
     第六,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科研楼于生产楼之间的五层楼的租金哪里去了?
     第七,97年建的7层楼住宅楼按商品售出的资金哪里去了?
     第八,98年12月7日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破产职工700多万元的300名职工安置费哪里去了?
     第九,2001年6月15日 郑州市服装鞋帽公司改制以零价格出售给刘菊梅、秦自成、张桃芬、彭荣新四人,714.7万的职工安置哪里去了?
     第十,如果工商银行是郑州市服装研究所的真正的债权大户,范建生是否能代表工商银行作破产清算组成员,即便做了清算组成员,难道说会看着研究所破产隐匿的大部分财产,而不要这500多万元的债务清偿吗?
    
     举报人:门爱景携夫江武兴 联系电话:13938261895
     (江武兴:1949年2月12日 出生,男,汉族,住址,郑州市汝河路原50号,现76号。1964年参加工作,是1979年成立郑州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筹备组成员5人之一。)
     2009年7月
    
     _(博讯记者:真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9审计署报告】航天科工等13家央企国有资产损失63.72亿元
  • 国有资产流失警惕五大“流行病”
  • 独家揭密:河南郑州5亿元国有资产5000万就卖
  • 株州运输集团领导非法改制、贱卖、侵吞国有资产及非法集资
  • 原甘肃玉门市审计局局长被捕 涉嫌私分国有资产
  • 南京江宁开发区总经理被指侵吞逾亿国有资产
  • 原证监会主席周道炯之子中国信达投资有限总裁周立武如何侵吞国有资产10亿元
  • 大陆出现要求全民分配国有资产签名信
  • 南京中山集团改制被指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 国企明星中国轻骑:让人触目惊心的国有资产流失 (图)
  • 国泰君安超额发钱12亿 央视质问: 瓜分国有资产
  • 贵州镇远县原采血浆站长侵吞国有资产965万被判无期
  • 马应喜:云南黑社会头子马应喜勾结省委常委张田欣抢劫80多亿国有资产!
  • 举报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勾结黑恶势力抢劫80多亿国有资产!
  • 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企业国有资产法
  • 湖北省长信箱回复随州铁树集团职工追讨八亿元国有资产被侵吞案
  • 湖北随州铁树集团职工要求追讨八亿元国有资产被侵吞案
  • 四川三名高官涉侵吞国有资产被调查
  • 国有资产是这样流失的——湖北宜昌市自来水公司改制一瞥
  • 李金华暑长:国有资产被挥霍,应由谁负责审计保定热电厂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目睹官商勾结—强行使数千亿国有资产流失的众多内幕》之一
  • 《目睹官商勾结—强行使数千亿国有资产流失的众多内幕》之二
  • 应彻底查清国有资产流失情况!
  • 哈尔滨正阳河酱油厂国有资产被私企侵吞的情况反映
  • 是招商引资,还是疯狂掠夺国有资产
  • 权力阶层处心积虑将国有资产自有化/苏超
  • 原阜宁县食品公司侵吞国有资产案
  • 新乡市燎原电子有限公司(原国有760厂)侵吞国有资产
  • 云南省长秦光荣、省委宣传部长张田欣侵吞2亿国有资产!
  • 国有资产流失 宜昌市自来水公司的命运
  • 阜阳商厦董事长闻玉华掏空上亿国有资产
  • 我心目中的国有资产法/左大培
  • 程恩富:在审议《企业国有资产法草案》时提出5条建议
  • 株州运输集团工人捍卫国有资产!
  • 如何空手套取735亿的国有资产-没内容
  • 张宏良:惊天大案,鲁能738亿国有资产被私吞!
  • 林金芳:警惕国有资产“乾坤大挪移”
  • 在“保护国有资产”的幌子下/著名学者贺卫方
  • 一个作家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国有资产不等于人民财产
  • 反对抓贼,当然是人民公敌—支持郎咸平反对国有资产流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