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反思邓小平愚蠢的民族政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9日 转载)
    
     昆仑:流波老师,前几天与你的对话还心有余悸。就如你常说的,大政策大背景一旦出错,则所引发的问题就不是一件两件,再加上思想水平低理论混乱导致的本身糊涂,则可能造成政府无法消除掌控的局面,乌鲁木齐7.5事件又一次证明你一直以来的担忧。
     (博讯 boxun.com)

     流波:是呀,前几天还在谈西藏问题,根本问题在于全面否定毛主席时代,把过去压迫在西藏百万农奴身上的极少数人在耀邦具体实施下全面解放出来,从而使毛主席时代建立起来的民族和谐的正义的正气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链迅速剥离,再加上不切实际的讨好似的民族政策的实施,不出问题才不正常了。
    
     昆仑:是的,有必要再说说这个问题,也是对新疆问题的一个借鉴。
    
     流波:我曾经在西藏工作近八年,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去的,正好赶上了那个时代的拉萨骚乱,而且是两次直接面对了骚乱,深有体会。我当时也非常纳闷,怎么好端端的,就变得乱蓬蓬起来了呢?当时的老“西藏”(在西藏工作了很久的汉族同志)告诉我,说毛主席时代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汉藏关系非常融洽,藏族同志对汉族非常尊敬,汉族同志对藏族也是赤诚一片,故当时汉藏通婚的也不少。
    
     昆仑:那么又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流波:这就牵涉到当时的整体“拨乱反正”的大背景了。上次不就谈到了刘毅华《李锐为何拔高胡耀邦》一文,其中披露说胡耀邦与万里到西藏考察,指责毛主席时代的民族政策,要将汉族干部调离西藏,万里定调藏族干部要占80%以上。于是撤销当时西藏区党委第一书记任荣的职务。后来,xx、耀邦还表态,欢迎达赖在国外亲自培养的所谓“教师”(实际是分裂势力人员)回藏执教;达赖兄弟讲先回来三、四十人,xx说太少,先回来1000人,并且鼓励说,不要害怕。耀邦还亲自听旧贵族、农奴主控诉共产党(毛主席时代的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满足他们的要求,落实统战政策,为大批旧贵族,农奴主,宗教界802名人士平反,仍在服刑的376名“西藏叛乱”分子全部释放,戴帽监督改造的600人一律摘帽,清退过去被查抄的财产,大批昔日的阶级敌人被请进各级人大,政府,政协,佛协,高官厚禄养起来,享受各种照顾特权。到1988年就安排了2100名上层人士当官,他们的儿女都要送进中央民族学院,西藏民族学院深造镀金,毕业后也都当干部掌权。1959年的叛军司令拉鲁坐牢6年,以后回乡务农,胡耀邦请其出山,当上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其妻任政协常委,儿子任自治区宗教局副局长。旧贵族吉普,曾是达赖手下五品官,也当上了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与此同时,翻身农奴重新回到地狱,沦为弱势群体,工作、收入无保障,非常困难。当年,共产党的积极分子失去了原有地位,沦为贫困阶层。胡耀邦政策引发了新一轮宗教狂热,宗教活动场所,僧尼人员迅猛扩张。从1982年的64座1288人增加到1987年的928座14320人,胡下台后扩张势头不减,到 1994年达到1787座46380人。藏传佛教成为藏独的重要宣传阵地,公开否定毛主席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喊出“西藏独主,汉人滚蛋”的口号等等。虽然是后来胡耀邦任命的领导人阴法唐等一大批共产党人却强烈抵制、胡耀邦的所谓西藏政策改革,遭到斥责,阴法唐1985年6月被胡撤职,另派伍精华任西藏区党委书记。伍精华变本加利推行胡的极右路线,让更多的流亡海外活佛回藏原寺作法,还派高级轿车迎接。伍精华亲自穿藏袍参加各种宗教活动,提拔重用旧势力人员,实行“抑汉捧藏”政策。许多高级干部出身于旧贵族家庭,同达赖分裂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伍精华被称为“喇嘛书记”。藏独活动日益嚣张猖狂,几乎每隔十年就在拉萨搞一次大骚乱。因此,我上次就总结说,西藏问题其实质也就是后来全面否定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必然结果。

    
     我在另外一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文章(《回忆感悟西藏》)里说到:十年前拉萨发生了骚乱,人民日报驻拉萨的记者刘伟西采访群众,八角街某居民办事处负责人“想不通”:…现在是闹事的人不孤立,孤立的是我们干部。你们问为什么?有些群众说,共产党变了,五十年代要我们,八十年代要贵族,有个说法,上层人士的石头和狗都落实了政策,而老百姓呢?退休的工人、干部?没有钱,没有房子住。昨天去办事处,有的市民就骂我们干部,连家属也遭受邻居冷眼。唉,在社会上孤立,在家里也孤立。像我们办事处,四个居委会,管五千多居民,有六十多个党员干部,骚乱以后,只有一个居委会干部来反映了一下群众的情况。基层政权基本上是不起作用了。……一些市民住房条件非常不好,而有职位的干部,有钱人在郊区修了一幢又一幢小楼,心里当然不满意,没钱吗?每年国家把几十万几百万丢给寺庙,老百姓得到什么呢?刘伟西记者当年在文章的结尾问了一句:长此下去,拉萨会不会再有骚乱呢?
    
     可讽刺的是,果然在1998年后的拉萨骚乱后十年的2008年3.14号又发生了拉萨打砸抢烧和杀汉族的严重暴乱(此前最大的就是1988年拉萨骚乱,也就是年年小乱,每过十年大乱)。西藏如此,新疆又何尝不是这样,从效果来看,7.5乌鲁木齐骚乱规模又大了许多,造成的死亡达156人,难怪汉族质疑成为改革开放后民族政策的牺牲品是有道理的!
    
     昆仑:流波老师,你说说今天的这个民族政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流波:这不单纯是个民族政策问题,套用毛主席的话说是:路线是纲,纲举目张。我上次谈话中说到近代世界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强势国家的精英大多是他们国家的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者,当然,这些人的爱国大多是霸权主义、纳粹主义,对外对弱小国家民族大打出手,如大小布什、小泉、沙龙等等;而弱势国家的精英右派则是崇拜强势家的西化派,因为他们的思想、理论基本是西方的,行动也就基本为西方所掌控,这个现象,我们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是深有体会。这也是社会主义国家左派与右派、爱国与汉奸、自主与西化的斗争如此激烈的原因。前不久右派西化网站还精心策划了要诛杀左派、毛主席后代的天大“恐怖与笑话”的闹剧,就是中国坚持要走社会主义的左派与铁心崇洋要搞资本主义的右派的激烈斗争的结果,也是右派黔驴技穷凶相毕露的体现。
    
     昆仑:因此说,为什么说毛主席时代民族政策就好,也对民族地方进行扶持,也有民族优惠政策;但为什么那个时候少数民族就感恩戴德,今天却你越是优惠他们就越不当一回事了呢?
    
     流波:其实,在人类历史上,都基本是胜者王,败者寇,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中国历史上汉族政权对少数民族实行统治,有严厉有宽松的;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对广大汉族均实行非常苛刻的歧视、压迫政策的;只有真正的毛主席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中华民族服务的党,对少数民族实行了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好政策。但这是有一个基础的,那就是毛主席是全中华民族共同的伟大领袖、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真正的核心、汉族与少数民族基本消除了历史隔阂亲密无间且民族化倾向越来越少,在这样的基础上,加上毛主席时代的民族政策,边疆巩固、民族团结、汉族与少数民族团结亲如一家,叫做军民、汉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并且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国家的少数民族化、宗教化是越来越谈;而改革开放后民族分裂势力在西方支持下打着民族、宗教的旗号,再加上我们对毛主席时代的“拨乱反正”,民族化、宗教化倾向在一系列所谓的政策、法律法规下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就是不管你对我有多么好、多么实惠、优惠我都笑纳,但我就是不感恩图报甚至于在西方推动下变本加厉的造势闹事,这就造成了改革开放后拉萨、乌鲁木齐等地方长期骚乱的原因。
    
     也就是说,形式上差不多的民族政策,毛主席时代是如何发展少数民族地方,使狭隘民族主义逐步消亡,汉族在少数民族地方为边疆做贡献,少数民族对汉族从心里崇敬感佩;而改革开放后的民族政策看起来形式与毛主席时代差不多,但却完全从根本上改变了毛主席时代对少数民族政策的国家统一繁荣的大道大义,相反无知无端的去加大少数民族地区与汉族地区在文明、文化、宗教上的区别,刻意加大扶持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化、宗教化倾向,还美其名曰是落实民族、宗教政策,等等,从而从思想、文化、宗教上人为制造加大了少数民族与汉族的隔膜,刻意制造少数民族地区与汉族地区的狭隘的民族的宗教的氛围,从而培植出国家分裂的危险因素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必然落入西方反华势力和分裂主义的圈套,形成今天如此局面。所以从一定的角度讲,这些地方民族主义膨胀是国家政策、外部怂恿、政者糊涂软弱共同造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昆仑:这样说来怎么办呢?
    
     流波:这当然是个严峻的问题,中华民族近代的落伍也是民族矛盾造成的。过去,也就是近代以前,我们总结中华民族的历史时常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近代后中华民族虽然合了,但经受的苦难是几千年来甚至于上万年来的总和还不止,为什么?因为在近代以前,中华民族一直执人类文明牛耳在前,你中华民族自己家里分来合去,文明文化却总是大一统的,分合的只是一个统一大政权和几个分散的小政权形式;这个时候西方的气候还太小,中华政权志向大点的去外面管一管,显示一下天下中央之国的威风,如明朝郑和下西洋,沿途国家看到如此如山一样高的船来了,感觉整体国家都抵当不了,那时的中华还是何等威风八面;但在中华清朝时代尤其是清朝末年,虽然中华当时的经济还是世界第一,但西方在中华科技文明的基础上产生了工业革命,欧洲人推翻阿拉伯人的殖民接过阿拉伯人殖民非洲沿岸的基础上向其它洲进行海盗试的掠夺殖民,把美洲的中华印弟安同胞赶尽杀绝,美国独立建国、将中华周边尽数殖民了,才来最后用鸦片向中华叫板,结果中华成了银样蜡枪头了,才有了后来连续不断的中华危机与灾难,直到中华出了过毛泽东,才使我央央中华再次横空出世于地球之巅。因此,在今天列强横行的时代,中华民族再不能用老的历史观进行衡量,今天的国家分裂可能就再不是如近代般受外族欺凌的问题,也再不会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来回,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必须牢记的!分裂国家者、分裂中华民族者,全民全中华民族共诛之!
    
     昆仑:我正在读你的《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感觉你在澄清历史、还原中华、改写人类文明史的主线时,多多少少还包涵着为中华复兴、希冀人类沿着和谐、健康、进步发展的理想境界,请说说。
    
     流波:是的,今天不少人崇洋媚外,就是不了解中华文明文化的伟大所至。其实,不要说西方文明在历史长河中完全不能与中华文明类比,因为近代以前人类所有文明文化的源头都是中华文明,而且更为让你们吃惊的是,历史上的白种人也是由中华人种所衍生,也就是中华历史所记载的白民。二十多年前,奥茨冰村地方发现了一具5300年前的冰人,叫奥茨冰人,DNA检测,冰人与附近今天的村民没什么区别,西方纳闷怎么是个中国人,且身上带纹身,于是就报道说:奥茨冰人,穿着中国人的棉袄,拿着罗马人的斧头,身上的箭簇却是五千多年前的……其实,欧洲的白种人是距今4000年左右从中华西部随着炎黄时代后期辗转而去,也就是尧舜时代“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的史事,当时欧洲大地还是中华黄种的天下。
    
     我在谈中国汉族与少数民族(其实是汉族与所有世界其它民族)的关系时,曾打个一个比方,说有一家山里人,有几个儿子到外面发了、西装革履的回来,说着统一的普通话,成了汉族,而在家的却不断分化语言也变得方言甚众,成为了少数民族。因此,不仅中华民族是一家,就是西方的欧洲白种和非洲的黑种人都是由中华走出,白种、黑种都由中华黄种所衍生。做为黄种的主体汉族的一些人搞崇洋媚外实在不应该。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几千年上万年前就开始开拓全球,先进引领人类文明上万年,近代以来百年耻辱只是奔腾到海万里长江的一小节洄水涡,中华民族当以人类第一族的精神、勇气、自豪再创人类第一族的辉煌!再次重复我在《皇皇中华》的第十八章(后来简练为《源》的最后一章)中阐述:
    
     “今天代表人类文明前进方向的主体是现代美国文明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浅薄、粗犷、强盗、自私式的文明只能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是近代以来的欧洲文明?也不是,欧洲文明同样是一种强盗、掠夺式的文明,美国文明只是将欧洲强盗式的文明更加发扬光大而已。只有中华文明经历上万年历史锤炼洗礼,是人类发祥的源码文明;只有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只有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未来文明的走向。”  
    
     再次重复上次谈话中说的:要使中华民族“先进一万年,落后近百年,今又崛起”成为家喻户晓的文明文化理念。复兴中华,首先是文明文化的复兴,必须正史正文,将近代以来以西方中心论而产生的历史、文明史、民族史、文化史等等全部进行清理重写,澄清事实,还原中华,改写人类文明史。从小学到大学,都要进行人类文明文化史的学习了解,充分认识到中华民族在人类绝大部分时间里引领世界潮流、风骚,为人类做出的绝对贡献,使中华民族自豪感深深扎根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深处。同时,也要告诉西方人、我们的黑人兄弟,你们其实也是我中华人,也是炎黄子孙,也是从长江流域、昆仑大陆走去的自家兄弟。
    
     昆仑:再回到主题,今天的民族政策到底还要不要实行,既然是民族平等,却再要人为的搞出民族政策来,是不是已经不合时宜了呢?
    
     流波:是的,这是一个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大问题。如果说毛主席时代,根据斯大林民族定义认定民族,识别出来几十个民族,又制定民族政策是有其大的历史背景的话,并且关键是毛主席时代实行民族政策,一个重大的主旨方向是促使中华民族大团结大融合的话;改革开放后却丢失了有助于国家统一民族大团结的中华民族大融合的主旨大义,所制定和实行的民族政策虽然表面上是对少数民族和地区的各种优惠,但实际上效果上却在人为的制造地方民族的和宗教的氛围,正好迎合了西方反华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所要为,这是让正义的中国人极为痛心的,并且我们主事的还没意识到这些危险,每次出事都非常被动难有所谓,多为马后炮事宜了结,留下的是再下一次。
    
     改革开放后的一些民族地方,汉族总是生活得战战兢兢,有理无理都基本不敢与少数民族争执,弄不好对方一洒泼,搞你他是少数民族,是“不懂事”可以乱来的;而你稍微硬邦的,却可能是个引起民族矛盾的问题,这样的顾忌的长久发展,就成就了今天普遍的不正常的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关系。再加上外部环境势力的推波助澜,平静的表面下民族分裂势力暗流涌动。毛主席教导我们: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又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想一想,你的一些指导思想,在这些指导思想下制定的方针政策包括民族政策,西方政敌大加赞赏,说你比毛主席时代(因为西方最怕毛主席嘛,对毛主席时代无可奈何嘛)如何如何的自由民主了,进步了,呵呵,你却还信以为真,还在忘乎所以,这难道还不危险嘛?这不,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今天,严重的问题不都接踵而至,你挡也挡不住了;而西方反华势力、民族分裂分子却一次次享受他们的胜利果实;而当你有所反应时,他们又祭出他们惯用的民主、自由、民族、宗教的大旗,逼得你左右不是,只能乖乖听他们的摆布和一次次的羞辱,原因是因为你的思维被西方西化控制了。到这个时候,你还不从根本上有所考虑,反应迟钝,只怕悔之晚矣!主事的该认真好好想想,为中华民族大计,为中华复兴大计,为什么就不能大刀阔斧的放弃了由于各种条件因素都变了的已不合时宜了的为西方为民族分裂分子所利用的有关政策?!
    
     中国主事的必须改变当下对国内民族矛盾方面的处理如此软弱无能,对外的如南海、藏南、钓鱼岛等领土领海问题的处理也是如此无力无章法,对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支持下的各种反华势力的打击也是如此的毫无建树……冲天就是经济经济鸡的屁的,把自己的资源、矿产都搞光,环境污染尽,13亿中国人养着山姆赖皮等的被动局面了;要学习中华民族伏羲、神农时代就开拓全球的决心和开阔视野,要学习毛泽东压倒一切敌人与之血战到底的大无畏精神,树雄心、立壮志,重新高举起毛泽东思想,则全国各族人民跟党走,逐步化解一切矛盾与问题,造就中华民族复兴的美好二十一世纪!
    
     昆仑:谢流波老师点拨!
    
     流波:他们要听点就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日本社论:北京民族政策造成新疆流血
  • 尤小明:乾隆对广西的少数民族政策
  • 构建国家主义取向的民族政策体系/刘荣
  • 美国大选与中国的民族政策(图)
  • 立陶宛的少数民族和民族政策/克里斯蒂娜·佩瑟里特
  • 郭泉:中共的民族政策:49年前支持“民族自决”,49年后反对“民族分裂”/民主先声183
  • 少数民族妇女要求做绝育手术为何被拒绝?畸形民族政策急待反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