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让发改委专家很尴尬:韩所长究竟是什么“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转载)
     网络这东西真厉害,不仅能搜索出贪官,而且让有些说话顾头不顾屁股的专家也现出原形。这几天,有关“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韩文科所长的研究成果”的帖子火起来了,让发改委的专家韩文科很尴尬。(7月3日《华商报》)
    
     问题是围绕我国油价与国际油价究竟接轨还是不接轨的问题展开的。网友发现: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涨时说接轨,降时说不接轨。2008年1月,当国际油价从80美元突破100美元大关时,韩文科说:我国油价必须与国际接轨,加快价格的传导作用,进一步发挥市场对油品供需的调节。而当08年11月,国际油价跌破50美元创3年半新低时,韩文科又说:我国油价不能与国际接轨。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什么价格都与国际接轨,不太现实。同一个专家,说出了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人们当然责问韩所长,你究竟赞成什么观点? (博讯 boxun.com)

    
    根据以上事实,有人怀疑韩文科究竟算不算专家。专家应该有严谨的态度,有独立的见解,不为权势所迫,不见风使舵。但我们别忘了,韩文科是发改委的工作人员,是发改委的政策宣传员,自然要运用自己的理论为发改委的决策服务。他的理论随时变化,没有定论,只是因为发改委的决策使他不能自圆其说,让他陷入矛盾之中了。为了工作,为了谋生,也为了升迁,韩文科别无选择。
    
    其实,为了饭碗而帮自己的东家说话的专家,何止韩文科一人?最近中石化咨询公司首席专家周若洪表示,汽、柴油的价格上调尚未到位。因为中石化以炼化为主,国际油价上涨,帮中石化喊亏,迫使发改委涨价,就是周若洪的工作啊,他们说到底都是为一定的既得利益集团做宣传的“鼓动家”。
    
    记得香港教授丁学良说过一句让许多专家难过的话: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因为“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首先要把经济学当作一门科学来对待,而不能把它当做个人发财、出名和当官的路子。如果那样的话,是不可能在经济学领域做出独立的研究来的。”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对照先生的话,我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一些专家了。
     来源:扬子晚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匿名网民宣言向网络审查宣战:中国当局让步暂缓推行绿坝
  • 网络民主让中共抓狂:站起来是楼房,倒下去是绿坝
  • 周永康责令公安和国安牵头,抓利用网络渗透中国的典型
  • 山西地方官柴四清吸毒嫖娼,网络曝光后被拘
  • 超九成中国网民支持中国建立网络战司令部
  • 莎车猥亵幼女案的网络版
  • 对网络审查和封锁发起反击:2009匿名网民宣言(图)
  • 中国网络大塞车,警方着手调查(图)
  • 中共厉行网络封锁引来网络反攻?
  • 网络公民关于抗议中国司法部门停发律师执照的声明
  • 刘安军:网络公民抗议书
  • 美国对中国限制网络表示不满
  • 中国央视删除作假节目的网络视频 心虚了?
  • 北京新闻办公室招募万名“志愿者”监控网络
  • 浙江处罚3起网络造谣案始作俑者
  • 网络疯传中国青岛莱西教育局局长被枪杀
  • 中国网络管理升级:服务器密码要上报/Snitch
  • 湖北破获特大系列网络赌博案 涉案赌资200多亿
  • 新闻主管部门下令网络媒体封杀刘逸明(图)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境/贺卫方
  • 政府能控制“网络群体性事件”(图)
  • 伊朗选举争执:新一代发动网络抗争/张翠容
  • 中共推行的网络工具
  • 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避免网络民粹化/韩咏红
  • 改革还是革命:听万润南等在八九民运网络大会上的讲话/萧平
  • 网络传言这是女医药代表的自述:一次又一次的堕落
  • 至少没白吼:见证网络力量【强国论坛十周年有感】/云淡水暖
  • 六四20年后的中国:从广场转向网络的缠斗
  • 海归硕士网络上写诗:回国月薪不到1500元
  • 盐巴群:自由与网络
  • 网络公民玩票李铁和芙蓉姐姐/温克坚
  • 网络论坛:已成为中国社会的“地下公共空间”
  • 中国网络流行语所体现的制度转型之急迫
  • 网络经济漫谈
  • 每块CPU,就是架轰炸机:第一次网络世界大战会否打响?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 网络上能找到几个李银河?
  • 秦耕: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