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郴州列车事故被撞民房距离铁轨仅3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转载)
    
郴州列车事故被撞民房距离铁轨仅3米

    
    与火车站一墙之隔的被撞民房,距离铁轨仅3米。
    “这不仅是天灾,也是人祸。”72岁的马春芳站在自己的烟摊前,如此评价这次郴州火车相撞事故。6月29日,两辆火车在此发生侧面冲突,烟摊附近的七八间小店成为废墟,杂货铺老板娘李伟红不幸身亡。
    
    多名店主证实,与火车站一墙之隔的这些店铺,已存在10多年,由当地铁路部门建设,他们以每间140元到500元不等的价格承租。按照《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规定,市区房屋建设距铁道应在8米以外,而这些店铺距离最近的铁轨仅3米。
    
    昨天,针对这些房屋是否为当地铁路部门违法建设,广铁集团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尚不掌握这方面的情况。
    
    李伟红之死
    
    6月29日凌晨,刘双红和3个朋友在杂货铺里打麻将,妻子和儿子在靠近铁轨的里屋睡觉。
    
    刘双红和朋友们约好,打到凌晨2点。到2点时,其中一人兴致不减,提议打到凌晨3点,大家都同意了。
    
    突然,一阵剧烈的响声之后,一节车厢冲进了杂货铺。刘双红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埋到了一堆瓦砾中。稍微平静后,刘双红爬了起来,开始大声呼喊妻儿。
    
    很快,他找到了10岁的儿子刘勇。刘勇的腿部被卡住,不断流血。当地消防员赶到后,将刘勇和另外3名打麻将的人救出,并开始清理废墟,搜救刘双红的妻子李伟红。
    
    3个多小时后,刘双红在火车头下发现了妻子,她已气息全无。
    
    租房生意经
    
    昨天,救援人员仍在破拆处理被撞出轨的机车和车厢。铁道边,七八间小店铺成为一片废墟。当地民警在距废墟10多米远处拉上警戒线,禁止人员靠近。
    
    当地人介绍,这里的老名字叫车头路,后来改称道口。一座道口天桥横跨铁路,可通往火车站。
    
    小卖部店主崔丽萍说,这一路段地势平坦,来往人员较多,所以很多人选择在此开店做生意。李伟红不是本地人,几年前和爱人来郴州,从别人手中转租下房子,开了间杂货铺,卖小五金等商品。
    
    72岁的马春芳在警戒线边的一个棚子下卖烟,棚子紧挨着围墙。他是1993年在这里卖烟的。当时,这里没有围墙,也没有这么多平房。几年后,当地铁路部门的人陆续在铁道边建造了十多间房屋,并建起围墙。前年,为防止人员攀爬,围墙由1米多加高到2米多。
    
    马春芳说,一部分房屋归当地铁路的工务段管,李伟红等人的店铺则归机务段管。崔丽萍说,她的店就是从工务段租的,每月房租200多,按年交。
    
    记者走访了多家店主,他们均称房屋是从铁路部门租下来的,月租金140元到500元不等。也有部分店主的店铺不是从铁路部门直接租赁,而是从他人手中转租而来。
    
    当地一名人士算了笔账,就按每月租金200元,出租15间计算,一年的收益就有三四万元。这些房屋多为框架结构,建设成本很低,十
    
    多年来收入不菲。
    
    距铁轨仅3米
    
    马春芳说,他的烟棚距离最近的铁轨只有三四米远。当列车通过时,火车的鸣笛声和运行声震耳欲聋。
    
    崔丽萍的小卖部距离铁轨也只有三四米远。当地人介绍,这排民房距离铁轨最远不超过5米。按照《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规定,铁道沿线8米内不能建设房屋。因此,多名店主认为,这些房屋建设涉嫌违法,这是造成店主死亡悲剧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记者找到郴州火车站相关人士求证,对方均未接受采访。
    
    昨天上午,广铁集团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说,这些房屋是否为当地铁路部门所有,他还不掌握这方面的情况。对于居民房屋与铁轨的安全距离的规定,他称还要进一步了解。
    
    此外,该工作人员介绍,“制动失效”还不能算是事故的具体原因,具体原因还要等专家组继续调查后才能确定。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独家:郴州火车相撞现场图片(2):白天抢救的场面(图)
  • 独家:郴州火车相撞现场图片(1):制动失灵是推责(图)
  • 张清扬:京广线郴州火车相撞全纪录(图)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赶往湖南郴州列车相撞现场
  • 郴州火车站内列车相撞 60余人死伤(图)
  • 刘志军瞎搞事故多 郴州火车站发生客车侧面冲突
  • 湖南郴州发生列车相撞 致3人死60余人伤(图)
  • 原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案二审开庭(图)
  • 工行湖南郴州北湖区支行行长罗静良被刑拘一个月后获释
  • 湖南郴州汝城“中银大厦”失火(图)
  • 郴州司法黑幕:彭新忠等人遭到违法起诉审判和判刑
  • 郴州司法黑幕:彭新忠等人遭到了违法起诉、审判和判刑
  • 湖南郴州艰难发展 腐败窝案阴影挥之不去(图)
  • 致湖南郴州朱昆明先生及陈贤华案所涉及之黑恶势力的一封公开信
  • 湖南郴州法院回应决斗书事件称当事人混淆视听
  • 湖南郴州官员野蛮殴打无辜村民(图)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的残暴行径
  • 郴州面向全球聘市政府副秘书长
  • 湖南郴州巨贪曾锦春的28个“干儿子”!
  • 湖南省郴州市成了中国最大的“乌纱帽”批发基地
  • 湖南省郴州市官商勾结,导致250亿的矿产资源流失
  • 湖南郴州矿老板发给法院院长的生死决斗书/彭北京
  • 湖南郴州腐败窝案教训深刻 原市委书记一权独大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
  • 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耗费5万两白银建银楼,有必要吗?/王国庆
  • 郴州市委市府应该以什么名义捐款/周应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