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谁为黑龙江56名丙肝病毒感染村民负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转载)
    来源: 健康报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疾控中心等单位日前对海林市长汀镇宁古和古城两个村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两个村有408名村民接受流行病学调查,已经感染了丙肝病毒的有56人,感染率为13.7%,远高于黑龙江省和全国的平均水平。 (博讯 boxun.com)

    
      有关资料表明,丙肝是一种比乙肝更容易演变为慢性肝硬化和肝癌的病毒性肝炎。山川秀美的村庄为何成为丙肝病毒感染高流行区?当地有关部门是如何进行卫生监督和传染病防控的?
    
      古城村卫生所:诊室脏乱无人监管
    
      由于村民大比例地感染丙肝病毒,村医黄之成的卫生所成了众矢之的。
    
      感染者李阳军说,村里有两个诊所,其中一个只负责卫生免疫工作,村民基本上是到黄之成的诊所就医。黄的诊所多年违规操作,村民从未见他当着患者面拆开过一次性输液器。他在挡着布帘的里屋兑药,拿出来就给患者扎上,有时滴管里还带着雾气。患者询问用的是什么药,他不但不告诉患者,还很不高兴。
    
      丙肝患者吴金波说,一次他到诊所打吊针,由于怀疑黄之成重复给患者用一个针管,他就在第一天打针时用烟头在针管上烫了个记号,第二天发现用的还是那个针管。
    
      丙肝患者伊红娟说,黄之成用一套设备给多人针灸,不知其间是否消毒。一次她去针灸,发现黄之成将刚给别人扎过的针又给她扎上了。后来证实那个人是丙肝病毒感染者。
    
      村民反映,这么混乱的卫生所,当地卫生监督部门也不怎么管。多年来,很少见上面来检查卫生所合不合格。即使下来检查,发现问题也被黄家“摆平”了。
    
      李阳军说,一次他匿名打电话向上级反映黄家诊所的混乱情况,黄之成竟然知道他的电话号,还知道了他举报的事。
    
      丙肝患者姜彦伟说,2007年冬天,上面的卫生部门到黄家诊所检查询问情况,因为平日与黄家的关系很好,黄的妻子就找到姜,让他去诊所替黄家说好话。
    
      丙肝患者孙太林说,2008年卫生局派人来检查诊所,他正在黄家打点滴,亲眼见到黄之成塞钱给检查人员,检查人员拿了钱就走了。
    
      孙太林说,出了事后,县卫生局就推卸责任,让镇卫生院解除了与黄的聘用关系,黄成为独立法定代表人,就是让黄一个人承担责任。
    
      部分村民说,村卫生所这么混乱,竟没人来管。感染者李阳军说他多次打电话请求上面派人来暗访,都没得到重视。直到今年3月,村民向卫生部反映,卫生部要求调查核实、依法处理,才引起当地的重视。
    
      有关专家的《鉴定意见》显示,村民的生活环境中经血液传播疾病的危险因素普遍存在,包括乡村医生未在指定地点行医,而且诊室脏乱;乡村医生使用未经过严格消毒或过期的器材为患者拔牙、针灸、注射等;游医非法行医和药贩为卖药而非法采血化验等。
    
      海林市卫生监督所所长林卫东表示,虽然承认有监督检查的责任,但仍表示黄的诊所没问题。林卫东说,从2006年他上任,检查村卫生所每年至少一次,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也没有处罚过。
    
      针对村民反映卫生所拿钱“摆平”的事,林卫东说他没有拿过钱。如果发现哪个检查人员拿钱了,将追究他的责任。
    
      丙肝蔓延:疾控部门视而不见
    
      在长达五六年时间里,陆续有村民感染丙肝病毒,当地疾控部门为何未能及时发现并防控?
    
      患者史四岭说,平时从未见过疾控部门派人来本村,如果不是感染了丙肝,还不知道有疾控中心这个单位。
    
      李阳军说,村民感染丙肝病毒这件事,他们反映了十几次,打了许多电话,疾控部门就是没当回事。第一次下来搞流调只筛查了24个人,还不给他们看结果。直至村民到市政府反映问题,才在579名村民里搞了个408人的流调,一些丙肝病毒感染者根本没参加流调。
    
      史四岭说,这次疾控部门下来搞流调,不让我们说真话,不让说黄家针管针具混乱的事。
    
      患者姜彦伟说,上次疾控部门派人搞流调,拿着一个打印的单子上面,明明有他的名字,可是问完他的情况后,并没把他统计在丙肝患者名单里。
    
      海林市疾控中心主任卢全华说,今年是村民上访举报,他才知道这件事的。对于未及早发现的原因,卢解释说国家没有特别要求对丙肝搞流行病学调查。
    
      采访中,卢全华多次称丙肝为丙类传染病。当记者拿着传染病防治法与其对质,提醒他丙肝为国家规定的乙类传染病时,他才承认自己记错了。
    
      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副主任翟晓光表示,此次事件是海林市疾控部门请求技术支持他才知道的。翟晓光说,对于传染病,是医院确诊后,进行网上直报,疾控部门可以在直报网络上看到。医院一个一个地报,即使疾控部门一次性发现好几个,也不能一个一个地看是哪个村的。
    
      两个村有数十名村民感染丙肝病毒,疾控部门有没有责任?对此问题,翟晓光说:“我认为没什么责任,疾控部门不知道那么多,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肝炎室副主任张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地的流调报告,肯定有不足之处,有不规范的地方,设置的项目也不十分准确。对于病毒检测样本,在采血之前也没征求他的意见。
    
      张勇说,对于传染病,卫生疾控部门有责任及早发现和预防。但我国的疾病预防控制系统还在队伍建设过程中,装备配置等方面还需要改善,其防病能力和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
    
      是改造诊所还是销毁证据?
    
      村民反映,出了事后,海林市卫生行政部门的态度也令人不解。
    
      李阳军的日记里写道:“2009年3月24日,镇卫生院院长不知昨天在黄家说了什么,今天黄家开始做医用的小柜。”村民说,海林市卫生行政部门不但没有严格检查诊所,搜集证据,而且还指挥黄之成改造了诊所。这是在毁灭证据,防止专家调查认定该诊所为传染源的做法。
    
      海林市卫生局局长陈和敬说,改造诊所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做的,因为国家要求对农村诊所定期完善改造。
    
      村民反映,在10余位村民检测出丙肝病毒时,海林市卫生局赵副局长就让黄医生与感染者“私了”。黄家说给每个丙肝病毒感染者2000元营养费,然后签字表明此事与黄家无关,村民没有同意。
    
      陈和敬说,卫生行政部门并没有让黄与村民“私了”,而是让黄给村民一些“补偿”。
    
      海林市卫生局给村民的答复是,村民的就医史以及其他刺破皮肤的活动没有记录,无法查证,所以不能确定村民感染丙肝病毒的主要途径。
    
      而部分村民坚持认为,是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帮助诊所破坏了证据,以逃避部门监管的责任和官员被追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海林市副市长魏芝红说,此事既不属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不属于重大疫情。海林市委书记马里表示,现在是应该有人为患者的治疗负责,没有谁应承担丙肝病毒感染的责任。有时对干部的正面鼓励比从负面批评会使其更有压力。
    
      发稿前记者接到村民电话,称一位患者已患了肝硬化,一位年轻人已搬离了这个村,还将有更多患者要搬走。
    
    
      最新进展
    
      据新华社哈尔滨7月1日电 (记者徐宜军)针对黑龙江省海林市长汀镇宁古和古城两个村部分农民感染丙肝病毒事件,黑龙江省卫生厅和海林市紧急采取措施,积极救治患病农民。
    
      黑龙江省卫生厅对此高度重视,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协助进行了阳性结果确认检测,并由国家、省和市专家组成专家组,联合对流行病学调查材料和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向村民反馈检测结果。目前,该省卫生厅正协助海林市政府加紧救治患病农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救救我們, 中國大陸的逾1.3億B型肝炎攜帶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