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黄果树风景区警民流血冲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转载)
    
    贵州省著名旅游风景区黄果树大瀑布发生警民冲突,村民因为不满工程招工和徵地等问题,连续两天围堵风景区各入口,几千名旅客滞留在风景区外。有村民向本台表示,据闻三名示威者被打死。过百人受伤。但新华社报道,示威村民连同围观的群众有四千人。公安采取措施把村民带离现场,三十多人受伤送院。(张丽明报道)
     (博讯 boxun.com)

    冲突于周二下午发生。新华社报道,百多名村民自周一起连续两天围堵黄果树风景区各出入口,三千多名旅客无法进出风景区,一百三十多辆汽车受阻。党政府领导多次劝告,村民仍不愿离开,当局于是采取行动,在周二下午五时左夻,将示威村民带离现场,双方互有冲撞,三十多名村民受轻伤,全部送往医院治疗。目前风景区已回复秩序。
    
    本台记者周三曾致电安顺市人民医院,查询伤者的情况,但急救科职员表示不了解情况。
    
    据网上消息,村民周一中午十二时左右已开始围堵风景区出入口,不少旅客在网上留言,表示等了一整天仍无法进入风景区。到了周二,事情愈闹愈大,示威连同围观的人数愈来愈多,部分村民的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政府和公安人员一度派人到场与村长谈判,但无效,武警于是开始清场。网民说,数以千计的武警手持武器殴打手无寸铁的村民,过百人被打伤送院,包括十来岁的学生、妇女和老年人。有网民更形容当时现场鲜血淋淋,据闻有村民被打死。
    
    一名表示没有参与示威的村民向本台粤语组表示,听闻三名村民被武警打死,多人受伤送院。他说:当时就打死三个。
    记者问:武警打死三个?
    他说:是,我也不肯定。
    记者问:那么武警有没有开枪?
    他说:没有开枪,只是用木棍打。
    
    这位村民说,事件起因和徵地有关。网上消息也表示事件涉及土地拆迁。不过,官方新华社则说,村民因为对黄果树宾馆招工有意见,周一曾围堵黄果树风景区管委会办公区和黄果树陡坡塘景区抗议。
    
    本台周三下午致电黄果树风景区管委会查询,对方表示,事件与徵地无关,又强调政府已采取措施,目前风景区秩序正常。记者问:是徵地的问题吗?她说:不是,我们正在处理当中,处理完后必在网上公布。
    
    黄果树大瀑布是中国5A级,即是最高级的国家旅游区,去年旅客达四百万人次。当地政府去年宣布在风景区北面的白水河村兴建黄果树宾馆区,作为旅客接待基地和集散地。宾馆区占地八平方公里,除了兴建多家五星级宾馆外,原本住在生态保护区的居民也将迁移至此。而这次村民围堵的其中一个风景区陡坡塘就在白水河村旁。有网民慨叹,黄果树的旅游收入每年数十亿元,但当地老百姓还是那么穷,相信村民是迫不得已才上街。
    
    接受本台访问的村民表示,参加这次示威的很多来自白水河村,邻近其他村的村民也有参与。他指出,政府强行徵用白水河和风景区一带的农地,每亩地仅补偿约九百元,农民根本无法过活。他说:我们的生活肯定苦,土地被徵用了,但赔偿仅九百元一亩。农地都给挖光了,不愿意也得徵,就只有九百块钱。记者问:政府没有帮助你们吗?他们每年旅游收益很多的。他说:政府有钱是有钱,但那是他们的事,跟老百姓没关系。
    
    由于临近七一黄金周,到黄果树瀑布的旅客比平日多,加上是共产党庆祝建党八十八周年的日子,贵州当局非常重视此次事件。贵州省常委兼副省长黄康生下令,必须在七月一日前平息事件,确保风景区能于七月一日全面恢复正常。
    
    作者:张丽明 文章来源:RFA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州安顺市百余村民围堵黄果树瀑布景区
  • 贵州镇远县福利院强抢超生儿卖给外国人
  • 贵州晴隆煤矿透水事故 15名被困矿工仍未找到
  • 贵州毕节党委书记贪赃枉法导致三人死亡 (图)
  • 贵州警察入室杀人案:丁发有和陈万抢再次遭到截访人员暴打
  • 贵州兴仁存两吨炸药的仓库起火爆炸(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贵州:非法采集供应血液 丙肝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困通告
  • 国内跨度最大的钢桁梁悬索桥在贵州胜利合龙(图)
  • 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提级公诉 检察院负责人释疑
  • 贵州师范大学:对罗彩霞入学信息核查存在疏漏
  • 贵州农民工培训成敛财工程
  • 贵州农民工培训成敛财工程
  • 贵州织金县出现严重疫情,高烧41度
  • 贵州习水党官性侵犯幼女案真相是如何被揭开的?
  • 贵州平塘64人因7年前输血事故感染丙肝
  • 贵州习水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案检方撤诉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贵州水城:政府充当私营矿主“保护伞”村民遭殃
  • 中共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诗歌)/贵州人权捍卫者
  • 正气凛然,鬼神畏惧——清明祭扫抗日英烈墓抗暴纪实。 贵州公民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袁建民:贵州“青山绿水”也会掩盖着生态危机
  • 贵州乡村的落后、城市的拥挤/刘芳芳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贵州人权研讨会
  • 贵州来了个林树森——一个搬动西南格局的人/陈正祥
  •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 中国铝业贵州铝厂-----想说爱你不容易
  • 网民热议贵州遵义市委市政府豪华大楼/李鸣
  • 贵州省沿河县教育局暗箱操作克扣血汗钱
  • 陕西打虎、贵州烧衙、上海刺警三案的政治思考/孙寿慧 
  • 黄河清:贵州瓮安劫难记
  • 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牟传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