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男子为让监狱治病三次偷牛入狱(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1日 转载)
    
重庆男子为让监狱治病三次偷牛入狱

    
    重庆市高级法院和重庆市检察院主办的官方网站上,用了同样的800多字记录了罗娃的屡次“荒唐作恶”:
    
    一名男子从1992年开始,不间断地犯盗窃罪而屡次进监狱。面对如此频繁的盗窃入狱,检察官问其为何不知悔改?竟答:为让监狱治病
    
    病人罗娃
    
    2007年8月8日,立秋。
    
    听说有记者采访自己,罗娃刻意去街上一个经常赊账的饭店里借了块胰子,认真洗了把脸。所以,罗娃站在记者面前时,散发出一股当地肥皂特有的味道——不是很香,但也不刺鼻,甚至有几分剃须泡沫的味道。
    
    事实上,罗娃那天真的认真刮了胡子。剃须的工具是借别人的一把剪子——为了刮掉胡子,他在门前的一块山岩上磨了40分钟。最后,他成功地去掉了两鬓和颔下仅有的几十根胡须。几个月前,大夫告诉了他胡子不旺的原因:肝部肿大、胰腺发炎、气管炎、肺气肿、胆结石、肾结石、甲亢、低氮白血症等十种重病,严重影响了他的荷尔蒙分泌。
    
    大夫还偷偷告诉陪罗娃检查身体的江津市四面山管委会民政干部佘光荣:得赶紧给他做手术啊,这样下去人可就不行了,也就两年的光景吧……
    
    罗娃一贫如洗。他不可能给自己治病,甚至没有填饱肚子的能力。
    
    然而,在小镇上,没有人讨厌这个身染多种传染恶疾的中年男人。
    
    “罗娃子人不坏哦,从不讨人嫌、也不乞讨,只要看见谁需要帮忙都主动上去帮帮,还帮我婆姨从汽车站拎过好多次行李哩!”四面山镇“好味道饭店”老板唐德贵,操着浓重的重庆口音说。
    
    “罗娃人真的不坏哟,他不是那种游手好闲的人,也不惹是生非。人嘛,还倒挺勤快的,上一次‘保外就医’时,我还给他找了个给烧烤摊老板儿放羊的工作,他干得很起劲嘞。”时任四面山派出所指导员邹井云,认真纠正着人们对“服刑犯人”的偏见。
    
    偷牛的意外收获
    
    两年前,邹井云曾用如下100余字记载了罗娃的前半生:
    
    1965年出生在江津市一个林场伐木工人家庭,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不幸的是姐姐和弟弟先后去世。从小在贫困生活中长大的他在父亲退休后,接班在农场工作。期间,还有了一次恋爱。然而此后不久,他便因酗酒斗殴入狱六年。
    
    1992年的8月,罗娃第一次犯罪。
    
    那一年他和恋爱了两年的女友为一封情书的用词是否贴切大吵了一架。晚上几名林场的工友邀他出去吃饭的时候,他从床下拿出两瓶白酒随人流走进了一家小饭馆。酒后,他和工友发生了争吵,罗娃操起了饭馆后厨的菜刀。
    
    工友被鉴定为重伤。罗娃在第二天酒醒的时候被送进了看守所,法院判决他入狱六年。
    
    恢复自由的那天晚上,他打听到曾经的女友早已经远嫁他乡,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痛苦的罗娃踏上了南下打工的列车。打工12个月后,罗娃给自己积攒了1000块钱。由于挂心唯一的亲人,罗娃于1999年的年底回到了重庆老家,并决心为年迈的父亲尽孝。
    
    然而就在此时,他病倒在父亲的床榻前,花光了所有积攒的钱后,罗娃想到了偷。
    
    农村最值钱的东西是牛,因为它是山区不可取代的劳动工具。忍着腹部剧痛的罗娃,那天起了个大早,并在寒冷的冬夜里钻进了邻村的牛棚。牛不好偷,但是很好卖,罗娃很快得到了1300块钱的赃款。
    
    之后,他匆忙跑到医院给自己治病。由于口袋里的钱不够做手术,他只得拿着药方跑到医院附近的药店买了药,一溜烟地跑回家。
    
    48小时后,警察就找到了刚刚服用过5次药的罗娃。
    
    “第一次偷东西嘛,也没有什么经验,警察沿着牛蹄印,两天就把我抓住了。”罗娃说。这次,他被判了三年刑。在监狱里,罗娃的病发作了,“没有想到监狱的大夫开始给我吃药、打针,几个月下来病竟然好了许多!我当时很高兴,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监狱有什么规定,像我这样的罪犯可以得到政府提供的免费治疗。”
    
    罗娃谈起在监狱的意外收获时,眼里闪烁着万分欣喜的希冀。 (本文来源:中国周刊 作者:朱顺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职工安置费无保障‏(图)
  • 中共社会保障部门敲诈国有失业人员上百亿(图)
  • 老年社会保障模式的国际比较
  •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公布了《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该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 中共称,八千余万残疾人全部纳入社会保障体系
  • 清官好见狗难吆—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离案见闻
  • 公民监政:深圳腐败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行政不作为
  • 中国宣传社会保障成就受专家质疑
  • 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的公开信
  • 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呼吁建立全民社会保障体制,建议全民低保作为其中的第一支柱/朱红
  • 彭宅文:社会保障与社会公平
  • 公务员社会保障另起炉灶割裂公众期望/翟建辉
  • 公务员社会保障体系不应另搞一套/王克忠
  • 新加坡社会保障制度/郭伟伟
  • 陈万志:全民社会保障是最公正的共享
  • 胡星斗:完善社会保障、投资民生事业
  • 媒体评论:社会保障“保上不保下”伤及公平
  • 王培绿: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
  • 政府社会保障支出:从“减负”到“强责”/史寒冰
  • 原上海市杨浦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退休干部(复员退伍军人)程志刚:动迁一幕!
  •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吴高兴
  • 这不是讽刺,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的资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