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宗衡透露李鸿忠也不干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2日 转载)
    作者:曹国星 文章来源:RFI
    
     政治传记作家师东兵最近忽然广受关注。原因在于,他的前好友,现在的死敌,原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忽然被中纪委双规,并传出自杀未遂的消息。对此,师东兵说,“我并不是揭露许宗衡的第一人,也不是最后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博讯 boxun.com)

    
    师东兵的作品的主要题材是是中国大陆的政治人物传记。虽然颇有争议,但也确实采访到了不少高层政治人物,尤其是已经退休的政治人物,也因此在北京颇有人脉。
    
    师东兵曾与许宗衡交往甚深。但此后,师又和许宗衡闹翻,并在许的推动下,被深圳市公安局以“诈骗”为由抓捕。
    
    据说,许的身边人说,“许宗衡说,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看错了师东兵,原来以为他是一个书呆子,把许多事情告诉了他,害得许宗衡这段时间根本睡不好觉。”
    
    他们的交往,虽然目前只有师东兵的一面之辞,但仍可以作为观察中国官场的一扇小窗。
    
    2004年10月底到11月初,任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的许宗衡通过中间人,把师东兵请到深圳,安排在威尼斯酒店,让师东兵尽力帮助他当市长。
    
    师东兵的女儿师建丽是在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的官员。在她撰写的材料中,介绍了师东兵与许宗衡交往的前后。
    
    许宗衡在当上深圳市长前,曾说:“我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当上这个市长,我已经投了不少资了,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好多企业家为了我当市长,都愿意豁出老本。”
    
    许出事后,香港媒体报道称,许当上市长的过程中,涉及千万以上买官丑闻。
    
    据师建丽说,在2005年5月许宗衡当上深圳市长前,师东兵去深圳见许宗衡有十多次。虽然师东兵在北京颇有人脉,但在许成为深圳市长的一跃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外人难窥究竟。
    
    但这过程中,两人可以说已经建立起颇为亲密的关系。这可以从师提供给记者的和许宗衡饮酒的亲密合影中印证。
    
    根据师的举报,许宗衡身边培养了一批靠他起家并为他牟利的人,其中就有不少是搞土地起家的人。他们在许宗衡活动市长的过程中也为他提供了大批的资金,他上台后用审批改变土地和转让土地的名义给这些人作为回报。
    
    与此同时,许宗衡为这些人包揽一些大的工程进行倒卖而洗钱。他向国土局、规划局打招呼让某公司中标,承包了盐田港添海工程捞了五个多亿。又亲自活动让其中标南山区旧城改造的工程。
    
    据说,许宗衡说过:“这些人出钱帮我当官,我得还债呀。现在大的工程都是李鸿忠(原深圳市委书记,现湖北省长)把持,我不好插手也不好多问,只好部署一些改造工程。实际上抓好了也能挣不少钱,只要不搞成豆腐渣就行。”
    
    许宗衡曾说过:“在深圳没有自己的人是什么也干不成的。”他把妹夫杨维民安排到某公司负责敛财,小舅子安排到深圳市口岸管理中心当了主任的助理。他的外甥张星安排到罗湖区国税局当了科长。
    
    师东兵举报说,许甚至公开列出的卖官标价:一名区的正职不低于1000万;大集团正职不低于800万;一般的局长在500万到600万之间。并说,“在一些场合,只要我出来,其实就是给他们作广告。”
    
    在深圳,许宗衡被认为与黄丽满(原深圳市委书记)等人属于同一派系。
    
    许宗衡曾当面对师东兵说过:“华侨城是我的基地,这里的老板我始终阿护。我和他们的关系,放心,永远出不了事。”
    
    “其他的那些人,荣超呀卓越呀,都是黄丽满支持的,我和他们交往是留了一手的。但是,也可以放心。事情到了和他们利益一致的时候,就不大可能出事了。这点,我是研究过的,有经验。”
    
    当师东兵托许办事,却表示不好意思要钱时,许宗衡讥笑地说:“你别傻,人家会认为你有病。你知道为什么李鸿忠当了书记还死死抓住重点工程项目不放?那里有油水嘛!这里的猫腻多得很,你在这些方面不懂。”
    
    他说还说:“李鸿忠和黄丽满搞的那些工程严格地说,没有一个是合格的,都大大地超出了预算,他们能搞为什么我不能搞?”并说,“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能搞不能搞的事情,只有搞得巧妙不巧妙之分。那些一搞就让人发现抓住尾巴的人,就是不搞也会垮掉。”
    
    他多次在师东兵面前说:“大哥,我别的本事不多,但是我的口特紧。黄丽满就是看准了我这一点。当初我们联手搞于幼军(原深圳市市长)的时候,也是动用了一些老板。这些都是我给他顶着呢。”
    
    许宗衡曾说:“于幼军如果不走,我们也会想法子把他搞下来的。光凭他和比亚迪的关系就可以搞掉他。”
    
     师东兵的女儿,检察官师建丽撰写的材料中说,2005年9月下旬,师东兵受李德全(深圳市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书记)之托,中海集团改变土地用途一事找到许宗衡。这是一块工业用地,中海集团在上面建设了住宅项目。
    
    据说,许宗衡说:“土地问题现在很敏感,没有利益谁愿给他负责,不过大哥出面,我也可以按历史遗留问题处理。我是七人规划小组组长,可以说批准,也可以说否定”。
    
    许宗衡提出,“你不能给他们白干,一定要钱。一定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少了两千万他们就要说我们是傻瓜。我看你很可靠,跟你合作我放心,你要了钱,我没钱的时候问你要。”
    
    而师东兵表示,中海是国有企业,向他们开不了口。此事就一直没有下文。
    
    2005年11月底,李德全给了师东兵一份污水处理厂的报告,是香港一家姓林的老板在横岗搞环保的。污水处理厂建立后,由于区领导变更,没有污水处理,需要领导支持。希望通过师东兵打通许宗衡的关系。
    
    2006年春节过后,即上班后不久,师东兵到深圳见许,几人在深圳市民中心政府大楼的地下餐厅吃午饭。
    
    许宗衡说,“绝对不能便宜了那帮人。深圳的情况,你大概还不了解,从来没有白办的事,这是市场的规矩。”并说,“你看这个污水处理项目,每年区的环保费就好几个亿,让他们干一年要挣多少钱?他们起码得给你八百万。不然,他们拿你当傻瓜。”
    
    许宗衡还说,“你知道我当市长,每月的开销有多大?我儿子在英国留学,花销也很大。说出来能吓你一跳。我把你当大哥才和你这样说,换了别人我见都不见他。你是作家,要钱合法的。我确实拿你当作自己人看待呀,换成别人办只会要的更多。
    
    “这些钱,要下都是你的。我需要时从你这儿拿。你要不好意思,把钱交给我妹夫,你什么时候需要向他要。告诉他们,钱少是敲不开门的。”
    
    师东兵回忆说,“许宗衡办任何涉及到利益的事情却是要实行权钱交易,绝对不会白干。对此我早有所闻,只是希望在我身上能开个例外。”
    
    此后,两人决裂,断绝了关系。后来,师东兵被深圳公安局以诈骗为理由抓捕,但因“证据不足”,没有最后起诉。师则一直上告,直到6月5日,许忽然被双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