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后的“审判”是无耻的政治报复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2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我们无意向人们展示历史的伤口,更无意为无辜者鸣冤叫屈,因为不公正给这个国家带来的耻辱已经够多了。这里献给世人的是一个知识分子坦荡的胸怀和诚挚的善意。他虽然为了自己不该负责的事情身陷囹圄,但是他热爱真理,服从理性的态度,仍然一如往日。 (博讯 boxun.com)

    
    1991年2月12日,青年学者陈子明和王军涛被作为1989年学潮的“头号黑手”,由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3月18日,他们二人的上诉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今天,陈子明、王军涛被单人囚禁在北京市第二监狱仅四平方米的禁闭室中。我们不想随意猜测历史对这些事情做怎样的评价,但是有一点现在就能肯定:说他们是“头号黑手”,未免言过其实;说他们是六四精神的真正代表,他们当之无愧。正是他们,不是以流亡者的身份而是以被告人的身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六四公开辩护。他们这样做,不是出于利己主义的动机,而是出于知识分子的良知。
    
    这次审判引起了海内外极大的关注,正如陈子明在“自我辩护”中所说,“人们把它看成是一个政治象征和风向标。人们希望从中看出,中国执政者对于‘89学潮’和‘六四惨案’是不是具有实事求是的态度,承担责任的勇气,化解矛盾的善意和‘亡羊补牢’的决心。人们更希望借此了解,中国执政者今后是否还坚持司法独立性和公开性,是否准备与知识阶层捐弃前嫌,是否要恢复以言治罪,压制一切政治研究、政治言论和政治要求”,“最核心的问题,究竟是要改革还是要倒退。”尽管审判的整个意向是要使政治意义模糊淡化,但是由于滥用法律条文和任意违反法律程序,却使审判的政治报复性质更加突出了。
    
    人们从审判中不难发现,执政者不是惩罚罪行,而是惩罚一种思想倾向;而且对于自己制定的规则也是不乐意遵守的。尤其不可思议的是,已经被废止十年的“文革”标准在此案中重新得到肯定和确认;“文革”中捏造罪证的手法又重新恢复和发展;突出的事例之一,就是窜改陈子明讲话录音。陈子明讲的是“能不能加强、加速完成上层文化的重建,能不能加速完成知识阶层的组织化过程,能不能加速完成你从一般老百姓的牢骚中,一般百姓打成一片的不满情绪中尽快地超逸、超脱出来,构成一种对老百姓的新的指导力量,而不是跟着感觉走,跟着老百姓一起的感觉走,我觉得这就是当前知识阶层,特别是知识阶层中的先进分子所面临的一个时代性的任务。”而在“起诉书”和“判决书”中,竟然将“和政府的谋合”一句删去,作为“阴谋颠覆政府”的证据。比“四人帮”走的还要远。或许他们认为“组织”、“指导”、“先进”这些词含有“僭越”之意,冒犯了政府权威把?否则,无论如何解释,这些话也构不成“图谋不轨”的理由。
    
    我们没有条件对全案做全面分析,这里收录的有关陈案的材料,仅仅是很小一部分。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十年来,陈子明、王军涛一直以负责的建设性的态度投身于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忠实地尽着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对社会的责任。在“89学潮”中,他们一直是强调清醒,呼吁理性和赞美妥协。在共和国面临巨大危机的关头,他们将个人得失抛在脑后,冒着牺牲个人的风险,挺身而出,从事调解,力求避免出现那种不幸已经发生的、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悲剧。尽管在当时复杂的政治局面之下,他们的努力未能成功,但他们表现出来的献身精神和理性态度,仍然足以感动、启迪和激励那些真正关心这个多难民族命运的炎黄子孙。
    
    六四惨案在我们民族心理上造成的创伤远没有愈合,对六四事件已经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以偏见代替事实,以谎言掩盖真相,不会赢得信任。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会被淡忘,但是人民在什么时候也不会接受以暴力解决而是会矛盾、把他们置于恐惧之中的方式。一切正真的人都坚信:要做到长治久安,必须保证人心舒畅、社会和谐。我们不知道执政者要把六四包袱背多久,但历史从来也不辜负人的耐性,也许终究有一天他们悟性大开明白过来:维系民心民望,要以善意换取善意。这不仅是我们的期望,也是陈子明、王军涛的期望。
    
    1991年六四两周年祭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马数字设计的《八九六四》恤衫(图)
  • 六四20年,你们有坦克,我们有真理
  • 谴责六四屠杀而得罪中共的漢學家马汉茂逝世十周年(图)
  • 《中国劳工通讯》主持人韩东方谈“六四”和中国工运(图)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六四”真相真那么难明吗?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 “六四”已过南站警察不撤,访民揭露黑监狱(图)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六四天安门广场,到底有没有屠城?/晓燕
  • 短评:中共后人总会为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 /高洪明
  •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所见所闻/林保华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 “六四”20周年:记者的思考(图)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 静亚: 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
  • 盘古乐团《六四二十周年专辑》
  •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图)
  • 六四鎮壓催生一個又一個貪官/盧峰
  • 六四的记忆与遗忘/鲍朴(图)
  • 刘蔚:六四的胜败完全在民众的一念之间—唤醒国人之245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