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导正声明露玄机:鲍彤是赵紫阳遗嘱执行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张伟国/刚刚问世的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在海内外引起巨大的反响,这对刻意迴避六四20周年的北京当局,无疑是被将了一军。在此背景下,看杜导正先生在香港《明报月刊》刊登声明,实在可圈可点。杜先生的声明,一是斥责英文版的序言和标题「扭曲了赵的原意」;二是不同意在目前的时机出版。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的作者是赵紫阳,着作权是赵紫阳的,赵紫阳去世了,这个着作权就是赵紫阳的家人的,或者是赵紫阳委託的「遗嘱执行人」。杜导正等人当初劝赵紫阳为历史留下证言,并为赵紫阳录音回忆录的製作呕心沥血,功不可没。而且,他所主持的《炎黄春秋》杂志,近年来屡屡发表田纪云等人怀念赵紫阳的文章,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开始逐渐恢复赵紫阳的名誉,客观上为今天赵紫阳回忆录的出版做了重要的铺垫。这无疑是令人敬佩的义举,定将载入史册。
    
    但我相信,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杜导正并无意要分享赵紫阳回忆录的着作权,也非赵紫阳选择的「遗嘱执行人」。更何,对于赵紫阳的观点和有些说法,迄今为止依然身在中共体制里的杜导正也公开表示不完全同意,更不要说对大洋彼岸哈佛大学教授麦克法夸尔英文序言的提法有自己的看法,或者在出版时机的选择上要求以中共处境的政治需要考量,都在情理之中。
    
    英文版序评价读者不难有结论
    
    然而,我也相信,杜导正先生肯定十分清楚,他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却不能要求作者和编者听命于他。他当然可以对于自己撰写的序言提出修改意见,也可以对已经出版的序言发表这样那样的声明,但是在赵紫阳回忆录中究竟选用序言的哪个版本(或以哪个版本为准),除了事先的商定和尊重作者要求以外,主要应是编者、作者和出版者的协商(或协定)而定。当然,海外这种出版规范与大陆出版业的「潜规则」显然是不可等量齐观的。
    
    说到英文序言到底是否「夸张赵紫阳个人的功绩」,相信一般读者在读了赵紫阳的回忆录,了解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实践过程后,是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的。其实,麦克法夸尔本来对赵紫阳的评价也是有一些保留的,但恰恰是在研读了赵紫阳回忆录的全部书稿之后,形成了现今全新的独立看法:邓小平是中国改革的教父,赵紫阳才是中国改革的真正设计师。当然,杜导正完全可以批评麦克法夸尔对中共的政治机制没有像他那样的深刻了解;同样的是,麦克法夸尔与中共体制也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决计不会因为需要某种政治保护,而必须迎合中共的主流意见,与中南海对邓小平的评价保持一致。更不用说,由于时空条件上的优势,以及严格的学术训练,麦克法夸尔在别人对他的论点提出批评之前,自己早就在反覆不断地证伪了。
    
    或另有苦衷
    
    杜导正在声明中悤调反对现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六四20周年)出版,在此之前他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曾表达了过了六四20周年再出版的意见。当初他劝赵的时候则说,作为「六四」当事的一方,写出事件的全过程,前因后果,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然而,当这些经验教训有了最好的用武之地的时候,杜先生给人的印象似乎有些反悔了。我不说这是叶公好龙,但多少有点自相矛盾,也许他有苦衷----不得已向自己所在的体制所作一种「交代」。
    
    其实,对于出版时机的选择,主要由出版商与作者和编辑之间协定确定,这中间,杜导正或其他人无论是作为一个赵紫阳的老部下,还是作为一个参与赵传製作的工作人员,可以提建议,也可以公开或不公开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但不能越位拍板。赵紫阳女儿王燕南在接受媒体採访的时候说,首先肯定录音是真的;其次,现在出版不是早了,而是晚了,早在赵紫阳讲这些话的时候就应该出版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鲍朴回应杜导正对赵紫阳回忆录出版的异议
  • 鲍朴反驳杜导正不是原作者:杜导正受到软禁威胁?
  • 杜导正谴责中共用逼迫他说谎
  • 杜导正斥赵紫阳英文版回忆录扭曲原意
  •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 廉坡老矣 岂能小胡当老胡?—致李锐、杜导正二老
  • 杜导正不再担任《炎黄春秋》法人代表 /RFA
  • 杜导正﹕呼籲改革 輿論放寬
  • 党内元老支持 《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否认退休传言
  • 《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接到要求他退休的指令
  • 吴思:杜导正拒绝接受“劝告”
  • 中共退休高官杜导正溢美华国锋
  • 執政理念昇華的契機  訪《炎黃春秋》社長杜导正談四川抗震 /歐海
  • 专访《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思想解放不只是奥运策略
  • 《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民主只能碎步前进
  • 杜导正声明:枪口下的杰作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简评杜导正对温家宝的破格宣传/张勤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