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7日 转载)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发生已经二十年,旅居德国的陈纲先生亲自经历了当年的六四。共产党的残暴和谎言让他感到震惊,永远不会忘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从德国发来的报道。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

    六四屠杀当天一名受伤的女学生被放在板车上送往医院。
    
    八九年六月四号,中国共产党为了镇压市民和学生的正义诉求,在北京进行的大屠杀,到今年已经二十年整。最近一周,在欧洲各地,无论是报刊还是电视电台,当年的六四以及屠杀后的二十年中国的现状都是中心题目。由于六四的残暴史无前例,所以看来想要人类忘记六四是根本不可能的。
    
    旅居德国的学者陈纲先生,在北京亲眼目睹了六四,北京时间六月四号凌晨,他对记者讲述了这一经历。他说:“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号的凌晨,我是给救护车带队,当时车里躺着几名被解放军开枪击中胸部或腹部的年轻人。我后来就随着救护车来到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在医院里我就看到到处是血,到处是横躺竖卧被解放军子弹击中的人。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有一个年轻人被子弹击中了头部,躺在走廊上,但是还有呼吸,每呼一口气的时候,都吐一口血,身下淌着一大片血。但是没有医生抢救他,我就拦住一位医生,问为什么不抢救他?这位医生难过地说,送来的受伤的人太多了,根本就抢救不过来。当时打中胳膊,打中腿的,都算是轻伤,包扎一下,连子弹都没有时间取出来。像他这样打中头部的重伤,做一个手术很长时间,恐怕就把抢救别人的机会错过了。所以当时就只能眼睁睁地看他喘着生命中最后的几口气,眼睁睁地看他死。”
    
    关于当时街上的情况,陈纲先生说:“当时我还到了北京军事博物馆前面的长安街上,看到北京地铁上的小屋子上到处都是被子弹击中的弹洞,水泥墙上都打得很深的弹洞。后来我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我就送一位北京医科大学的大学生。他是被打中了脚。他们家在五棵松附件的北京三零七医院里,他们家在医院里。在五棵松十字路口,我还看到一具被坦克压成肉饼的人的尸体。当时我都分不出来那边是头,那边是脚。后来我发现有几颗牙嵌在那堆肉泥中,我才断定,那边曾经是脑袋。”
    
    有关天安门广场上的情况,陈纲先生说:“因为当时没有公共交通了,我就拦了一辆北京的130那种敞篷卡车回去。车上有几个当时刚刚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北方工业大学的学生。其中有一位女孩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哭。我就问广场上的情况。她说,解放军把他们赶出广场的时候,装甲车就从天安门金水桥那边一字排开向广场推进。在推进的过程中,在一些帐篷中还有一些学生没有离开帐篷,在装甲车压过去的时候,传出一片惨叫声。我是北京钢铁学院分院的,当时在那里上大学。一位同学当天晚上自己在天安门广场,他说,他看到从人民大会堂方向,向天安门广场开枪,他说,当时因为是夜里,能明显地看到枪口冒出的火花,广场上不断地有人中弹倒下。”
    
    与此同时,让陈钢先生更为震惊是:“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中央电视台在这之后二十四小时,铺天盖地的谎言,声称大学生还有市民,没有一个人被解放军开枪打死。共产党恬不知耻地撒谎让我当时也非常震惊。因为当时有那么多北京市民,成千上万见证人,还有世界各国的新闻媒体,也有录像,也有照片。在全世界人民见证了他们的暴行之后,他们还撒这种弥天大谎,真是厚颜无耻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这个也是让我非常震惊的一件事情。”
    
    陈钢先生说,共产党的残暴和谎言,不仅发生在六四,而且一直如此,就是到今天,他相信也没有人能够说,共产党这个本性已经有所改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強行帶走/林偉棠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庐峰:六四烛光约会,历史的约会
  • 林保华:六四的“回忆与思考”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 張英六四荷蘭歡迎达赖喇嘛座談會發言中英文稿 (图)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曹长青
  •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祭
  • 六四惨案20周年随想/秋风秋水
  • 六四20周年和罗京之死的极度巧合
  •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六四需要中共政权平反吗?/姚笠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