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20年北京的软禁与反软禁:谁还生活在恐惧中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纪硕鸣
     (博讯 boxun.com)

    一批被中国当局列为敏感人物的学者、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六四二十週年前夕遭到各地警方以上门警告、门口站岗、跟踪、软禁、强迫离开所住地等形式的滋扰,而他们则向国际社会发出「反软禁反监控联合大行动呼吁书」。
    
    六四前夕向来是北京的敏感期,而今年是「六四」二十週年,令这敏感期更为敏感,北京不仅要在网上过滤敏感词彙,网下还要过滤敏感人物。中国一批被列为「敏感」人物的学者、维权律师、维权人士,不管是否与六四有关,都遭到各地警方根据不同的情况,对他们实施不同的「滋扰」,以上门警告、门口站岗、跟踪、软禁、强迫离开所住地等不同的方式控制这些敏感人物。
    
    北京动用庞大的资源,以图防乱安稳,但有学者认为,这样的控制行为严重影响了这些公民的正常生活,而且并不见得对社会稳定有利,反而让国际社会在「六四」期间有了新的关注点。
    
    一群被公安非法控制﹑正常工作、学习和生活受到影响的「敏感」人物,六月一日向各驻华使领馆、各驻华媒体、各海内外关心中国时局的人士发出「反软禁反监控联合大行动全球呼吁书」,全国各地数十名学者、专业人士及维权者签名指责公安违法监控「这种全国性统一部署的行动,是诸种大规模侵犯人权事件的延续,对公民人身自由造成严重的侵害」。
    
    呼吁书指出﹕「中共的这种行为不仅无助于化解积淀了二十年的六四悲情,反而会加剧社会的衝突与局势的紧张,使得更加无法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六四』事件的遗留问题。针对中共继续延续这种非法行为,我们发动全国性的反软禁反监控行动,并向国际媒体通报,同时向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向上级检察院执法监督部门、上级公安机关的纪检等部门举报」。
    
    同时,「反软禁反监控联合大行动全球呼吁书」也呼吁各驻华使领馆、驻华媒体充分关注中国政府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举动,并吁请海内外关心中国局势的人士连署,公开谴责这种非法行为、支持国内民主人士护宪维权、纪念六四的正义行动!
    
    签名者之一的齐志勇因为一九八九年「六四」那天中枪至残,造成下肢动脉硬化,还出现很多併发症,一直住在北京建工医院。五月二十日出院刚回到家中,公安就接踵而来。齐志勇家住底层,为预防他从后门外出,公安在前后门都配备了警车,各有两名公安把门,另加三名保安机动执勤控制一个残疾人士,二十四小时不缺勤,并每隔一小时向指挥部汇报最新情况。齐志勇告诉亚洲週刊,他还看到一张「关于监控重点对象齐志勇值班表」,每班公安的值班人员都要详细记录值班情况。
    
    监控期间,齐志勇被限制不能出门,绝对不能离开公安的视线,就是接小孩、看病这二种情况,也必须乘坐警车出入。齐志勇在电话中对亚洲週刊说,小女孩十一岁,「她跟著父亲坐了十一年的警车」。家中的网络被切断,电话被监听,时断时续,有时讲到一半就中断了。
    
    齐志勇二十年前在建筑公司工作,六月三日下午三点多,他要去前门大街的一家饭店工作,路过电报大楼,前面就是六部口,看到大家围著一辆大客车,士兵正发射催泪弹驱赶人群,要夺回大客车。齐志勇上前打听,才知道大客车上装有枪枝弹药,是运往中山公园地下通道内给先进入市区的军人。齐志勇一直往前穿插到前门,入夜进入天安门,来到纪念碑底下。他回忆,晚上十一点多,有人大声劝告学生离开,说在木樨地已传出枪声。之后,他就看到军用装甲车在天安门广场来回穿梭,横衝直撞。齐志勇描述说,深夜,广场的灯很暗,西面大会堂的灯熄后又一次亮起时,只见全副武装﹑头戴钢盔的士兵齐步压过来。
    
    齐志勇说,「我就一路撤到新华门边上,靠六部口东侧的一个小胡同。大约一点十五分左右,六部口处关来一辆军车,盖著帆布,士兵隔著帆布向外开冷枪,开始还以为是橡皮子弹。后来一队士兵上来,低姿小跑,边跑边开枪。当我直面看到那个当兵的,枪声响起,我倒下了,他开枪射穿了我的腿」。
    
    齐志勇被送到医院,虽然保住了命却因此失去了一条腿。重要的是,齐志勇说,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见证,当局限制他,不让他与外界接触,为的就是怕他说出真相。齐志勇说:「二十年来,我坚守一个信念,不管採取什麽措施,拖著一条腿,也要争取民主,争取百姓的权利。」
    
    齐志勇现在一个月就三百多元的生活费,当年的结论是「因一九八九年被戒严部队击中截肢」,单位领导说如果改为意外,或者工伤还可以另作补助。齐志勇却说:「这一条腿是政治遗产,就是五十万起步价都不会改。」有公安人员对齐志勇说,每年为看管他一个人,起码要多花费十万人民币(约合一万五千美元)。也有公安无奈的告诉齐志勇:「我们看著你,也有人在背后看著我们。」
    
    五月三十一日是星期天,生活在北京的独立知识分子余杰想按平时一样,去参加教会的礼拜,但一大早,朝阳区的公安国保警官就打来电话约见他。早上来了八九个公安找他谈话,见面之后,警官告知,奉上级命令,严禁他出门。同行的派出所一位警官还说,这和流感期间实行隔离是一样的,是为了大局著想。
    
    接受亚洲週刊电话访问时,余杰说,和流感隔离明显不同的是,他家中的电话经常被莫名其妙的断线。五月三十一下午公安又上门谈话,向余杰强调一段时间内不淮见朋友,不能接受媒体的访问。警方派出四人一班,二十四小时看著余杰。余杰向亚洲週刊表示,这样的看管完全是多馀的,二十年来,从来没有间断过发表意见的声音,该讲的一直都在讲,软禁也阻止不了。警方告诉余杰,这样的控制要持续到「六四」以后。
    
    五月二十七日,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王光泽开始受到监视跟踪。王光泽通过互联网告诉亚洲週刊,当局为「防止我外出参加纪念『六四』的相关活动或接受採访」。警方派出每组三人,两组轮值班。
    
    六月一日,当局增加看管人员到五人,两部警车随时待命,监视王光泽。王可以出门,但出行时则有两部警车随后,王光泽说:「以往我很少受到这样的待遇,他们不刻意找我谈话,只是机械地执行命令。」晚上,王光泽和新换班的警员聊天,发觉警员稀里糊涂的,对王光泽是干什麽的都不太了解。
    
    据了解,陕西西安维权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张鉴康和杨海等人,日前被西安市国保约谈。国保明确警告他们「六四」期间不要接待外来朋友,并希望他们离开西安去外地「旅游」。在遭到拒绝后,国保随即明确表示,到「六四」敏感日前,将强制性地陪同他们离开西安到外面某个地方「旅游」几天。
    
    「六四」事件受害者、《零八宪章》签署人鲍彤被「劝离」北京,由公安陪同到外地「旅游」;一批「六四」难属如丁子霖、蒋培坤、张先玲、徐珏等均被要求离开北京,遭到拒绝后,就派人严密监控。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零八宪章》签署人江棋生自第二次被抄家后一直遭受警方严密监控,出门必须坐警车,连与朋友一起吃饭都被禁止。
    
    宁吃罚酒而拒敬酒
    
    维权人士、《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张祖桦五月二十七日被警方约谈,希望他近期离开北京,并不得写文章,不得接受记者採访,不得与外人交往,遭到拒绝后,警方竟派出多名公安坐在他家门口,日夜监守,出行有几辆警车紧随其后跟踪盯梢。
    
    维权律师莫少平虽然未被「控制」,他告诉亚洲週刊,已有警员致电他要求跟他「聊聊」,被他拒绝了。莫少平指出,限制人身自由需要法律手续,找谈话都要出具相关传唤通知,没有手续,当事人可以拒绝,什麽手续都没有的强制就是违法行为!
    
    关键字: 六四 软禁 香港 公安
    
    转载自《亚洲周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六四天安门戒备森严,访民喊“打倒、、法西斯暴行!”(视频)(图)
  • 六四“二十周年”前所未有大封网 国外被屏国内网站纷关门
  • 大陆志士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美众议院促彻查六四:佩洛西要胡锦涛释放10人
  • 严家祺:先翻案后和解,促中共承认六四屠杀 (图)
  • 纽西兰举行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图)
  • 如今中国领导层不再把六四当回事儿 (图)
  • 中國泛藍聯盟成員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帶走
  •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 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澳门闯关被扣(图)
  • 六四前异见人士和访民被监控软禁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公开信 吴高兴失自由
  • 天安门“飞虎队”成员宋书元回顾六四事件 (图)
  • 达赖喇嘛六四二十周年公开的声明(图)
  • “天安门屠杀”浮雕初胚抵洛 于六四烛光晚会首展(图)
  • 黄良天网站“六四”解除封锁
  • 民众保存赵紫阳亲笔签名,希望早日平反六四/郑存柱(图)
  • 化解六四伤痕:胡温没包袱,但缺勇气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破产/法天
  • 亲爱的,我已暮年,该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香港六四新书的井喷现象,对掌权者有多少启发?/江迅
  • 严家祺:从4千年中国历史看“六四后果”
  • “六四”本质(分析师)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陶君: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林保华
  • 假设“六四”屠杀没有发生,而是……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已经破产/法天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50年内难有公论
  • 我的六四经历/许北方
  • 杀手其实是懦夫:写在六四二十周年
  • 推荐悼六四诗“烛在烧 我在行……”(图)
  • 坚持教六四,何汉权:历史传承不可依好恶
  • 极权专制不可改良 ——兼论六四二十年的历史教训/倪育贤
  • 反思30年改革,避免再现六四悲剧
  • 李怡:香港人孤独地延续六四记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