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回顾:天安门的“飞虎队”(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飞虎队更多文章请看飞虎队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中,有一批骑摩托的人,自发组织在一起,运送物资,传递消息,被中共当局称为“飞虎队”。其中的主要人物宋书元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他并不是组织者,大家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回顾:天安门的“飞虎队”

    
    天安门“飞虎队”成员宋书元回顾六四事件
    
    天安门“飞虎队”成员宋书元(RFA特约记者紫荆提供)
    
    宋书元回忆,当时北京刚实行摩托车考驾照,驾学校有2、3百人在学习,当时就有一种认为自己特殊的感觉。
    
    宋书元:“六四呢,大街啊,小巷啊,特别在广场,我就留意了一下,广场这么多的摩托车来了干什么来的?大家都是不言而喻,都是支持学生,反对政府来的。这么热衷,而且有的摩托车插着小旗子,那就更明显了。几天留意呢,平均都在一二百辆车的感觉。”
    
    他原本想发出召集信,但是担心秋后算帐,别人也说太危险,於是他就用口头的方式,告诉周围的人,朋友通知朋友到大北窑集合。结果他自己在桥头等了半天没有人去。他看到两个农民骑着幸福摩托,头上戴着唱京剧的帽子,一边写着李,一边写着鹏,还打着差。结果他们就结伴而行,见到摩托车就招呼一起走,到天安门。
    
    宋书元:“从大北窑下来,到王府井,就四十来辆了。到广场就上百辆了。因为广场那些人全部奔我们那车去了。一直到深夜,摩托车队是声势非常大,走到哪儿,都象欢迎李自成进城一样。铺天盖地的群众,送水的,送鸡蛋的,当时非常感人。”
    
    他说,摩托车队震撼了政府,表达了一种抗议,又支持了学生。
    
    宋书元:“夜里边,突然说,六里桥有戒严部队了,大兵进城了,鬼子进城了,这些车,从不同的方向都往那边急行。速度非常快。群众说广场需要水,说现在断水、断粮。北京市民是真好,把我们摩托车,每个人身上都挂些广场需要的物资,大家分头给送去。”
    
    一夜下来,脸被烟熏黑了,眼睛是红的,嗓子几乎说不出话来。第二天黄昏他去广场,看到很多摩托车已经打着油门准备再次出发了。为了避免拍照,他把头盔带好。
    
    驾车走了两趟,招呼大家,立刻又凑了几十辆。在不同地点,象滚雪球一样,摩托车自动汇集在一起,分批出现在不同的街口。加入车队的有象他这样的国家干部,也有个体户。大家只要看到车就追,形成了不同的团队,彼此心拉的非常近,因为目标是一致的。没有动员,大家就是默默的跟着走,路宽的地方,队形自然变化,没有出过交通事故。
    
    宋书元:“这是一种空前的表示,这种表示是在一个目标里,就是没有任何的强行组织,但是它是高度一致的。因为人心,包括他的良心,责任,都体现在这个团队,体现在北京整个气氛之中了。”
    
    宋书元说,这是一支特殊而壮观的队伍,令当局非常恼怒,派出便衣混在车队中,但是也没有办法让大家更加小心。
    
    宋书元:“从立交桥下来,或者上立交桥的时候,就跟岩浆似的。顺流而下,浩浩荡荡。来的时候是铺天盖地,走的时候烟幕……自己的烟幕。走了以后,让政府觉得来无踪,去无影。我觉得这种声势,不光是提升了北京市民的斗志,也振奋了学生。毕竟有我们一支这么强大的”飞虎队“。”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祺:先翻案后和解,促中共承认六四屠杀 (图)
  • 纽西兰举行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图)
  • 如今中国领导层不再把六四当回事儿 (图)
  • 中國泛藍聯盟成員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帶走
  •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 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澳门闯关被扣(图)
  • 天安门“飞虎队”成员宋书元回顾六四事件 (图)
  • 六四前异见人士和访民被监控软禁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公开信 吴高兴失自由
  • 天安门“飞虎队”成员宋书元回顾六四事件 (图)
  • 达赖喇嘛六四二十周年公开的声明(图)
  • “天安门屠杀”浮雕初胚抵洛 于六四烛光晚会首展(图)
  • 黄良天网站“六四”解除封锁
  • 民众保存赵紫阳亲笔签名,希望早日平反六四/郑存柱(图)
  • 化解六四伤痕:胡温没包袱,但缺勇气
  • 公安太子进巴东,质疑毁罪证,志愿者六四凌晨溅血/邓玉娇案
  • “六四”前夕天安门广场加强戒备(图)
  • 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澳门闯关被扣押
  •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被监控骚扰者超过奥运及两会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严家祺:从4千年中国历史看“六四后果”
  • “六四”本质(分析师)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陶君: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林保华
  • 假设“六四”屠杀没有发生,而是……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已经破产/法天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50年内难有公论
  • 我的六四经历/许北方
  • 杀手其实是懦夫:写在六四二十周年
  • 推荐悼六四诗“烛在烧 我在行……”(图)
  • 坚持教六四,何汉权:历史传承不可依好恶
  • 极权专制不可改良 ——兼论六四二十年的历史教训/倪育贤
  • 反思30年改革,避免再现六四悲剧
  • 李怡:香港人孤独地延续六四记忆
  • 请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六四”
  •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