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兄弟的血和声音向我哀告/石涯波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89年6月3日晚上9点,我已经无心在那里徘徊。学生哥们依然在高唱那首令人发烧的“国际歌”: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英特纳雄那儿一定要实现。他们还要把自己的血肉,筑成一道新的长城。半夜时分,天地震撼,满城风雷,口号震天:“血债血还!”开枪了?!没人敢信?却是真的! “人民军队处处爱人民,保卫祖国永远向前进,全国人民拥护又欢迎”。这一天,谁欢迎谁?枪杆子永远听党指挥。党啊党啊我的妈呀?这一天,我哭声低吟:“唱支丧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轻;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官匪扎我心”。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居然还看到这样醒目的标题: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在天安门广场汇集成十万、百万人流,让我们同声高唱《国际歌》。这首歌几乎人人会唱,无需领唱。不愿开口者,届时甚至可以用手机、MP3、MP4播放这首歌曲。没有任何法律法规禁止我们唱歌,对吧?”
     (博讯 boxun.com)

     兄弟啊,我对你的天真和热情——哭都哭不出来,又怎能笑得出声?百年历史,千万生命,已经唱过千遍万遍?而且唱出了“苏维埃”,又唱出了“新中国”。你难道不知道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你怎能不会唱“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您难道不清楚“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而你,我的天真烂漫的兄弟姐妹,你如何忘却那天是谁调动20万大军进京?是谁下令开枪屠杀和平请愿的手无寸铁的人民?
    
     无数动人心弦的革命歌曲和抒情歌曲,激荡我们年轻单纯的心灵,深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坚信她改善了人民的生活,实行民主好处多。二十年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儿女曾经那样:毛泽东的儿子上前线,刘少奇的儿子造火箭,邓小平的儿子搞募捐,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二十年后他们已经地覆天翻,他们的太子公主权倾一世腰缠亿万,仰仗父辈权柄,垄断国家财团,他们手指上那颗蓝宝石就价值连几城。枪杆子保护着,笔杆子颂赞着这个权利集团,财宝充满他们的肚腹,他们因有儿女继承就心满意足,将其余的财物留给他们的后代子孙。他们的脚奔跑行恶,迫不及待地流无辜人的血,心思意念都是罪孽,所经过的路都荒凉毁灭。
    
     今天的人们,还是这么眼瞎?还用人血馒头乘热拿来乘热吃了,被拐卖了还帮人家数钱。你的眼睛和你的心,不要专顾贪婪。你们中间的首领彷彿豺狼抓撕掠物,跟着杀人流血,伤害人命,要得不义之财。你们跟着专制利益集团,坐下吃喝玩乐,起来歌台舞榭。
    
     国际歌,不是什么世界劳苦大众得自由得民主得解放的欢快之歌,不是凭着他的旋律就可以找到“同志朋友”的喜乐之歌。它是暴民发泄私欲的邪灵之歌,是无知百姓自我安慰陶醉和膨胀的灭亡哀歌。国际歌,骗取工农千百万,盲目狂妄同心干,是为暴政统治集团牺牲的卖命之歌。国际歌,否定救主上帝的癫狂之歌。国际歌,迎合人们以自我为中心,宣扬无政府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的放荡之歌。国际歌,蛊惑人心要夺回别人的劳动果实,煽动抢劫和暴力的杀戮之歌。国际歌,引诱人民的思想冲破牢笼失去理智,是巫婆的咒语之歌。国际歌,是懒人痴人的乌托邦式的迷魂曲和白面之歌。国际歌,你真是“武残阶级”的号角,人民大众的丧歌。
    
     还在高唱国际歌的兄弟姐妹啊,只要是人性尚存者,值此“六四”惨案二十周年前夕,睁眼看看在那场惨绝人寰的血案中死难的同胞,听听幸存者和天安门母亲的声音,那是沾着心口还在流淌的血歌。
    
     “妈!我渴望自由,我的生命在自由的烈火中得到升华!我不应该死,我还那么年轻,但是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我的生命!我再也不能为您们二老尽孝,原谅我的不孝,请您保重!”
    
     看着儿子的照片,母亲心中哽咽着,我为没有保护好儿子而深深地受到责难,心中留下无限思念和伤悲。似乎依然能够听到儿子生前的朗朗读书声,声声入耳,阵阵心痛。母亲不忍心将他的骨灰葬在冰凉的土地上,舍不得让他去经受寒冷和酷暑的煎熬,更是为了慰籍做为父母的那颗孤独而饱受创伤的的心。母亲将他安放在家中,用爱筑起一个天堂,让他的灵魂永远陪伴。爸妈爱你!我的儿子!如果你在天有灵,知道父母已经为了你的死,饱受了二十年的伤痛。我们要好好活着,直到“六.四”得到公正的那一天。八九年六三深夜,儿子头部中弹,年仅十八岁。父母闻讯后,顿感天塌陷。叫地地叫屈,喊天天喊冤。心碎肝肠断,日夜淚洗面。一夜白发增,满脸皱纹添。白发送黑发,旁人也淚含。多年含辛苦,刹时变云烟。思来又想去,只有问苍天。我儿何罪有,被夺生命权。
    
     方政弟兄告诉我们,89年学生在有秩序的撤出天安门广场时,还不认为军队会开枪,以为自己的和平方式不会招致暴力对待。他在距离广场800米的六部口,被后面驶来的坦克追上,压断双腿。 坦克从后背压过来,速度很快。坦克是人驾驶的,可以拐弯,也可以停下。有很多学生,都是从广场撤出来,被压死,也有和我一样被压伤致残。
    
     那一天,人民见到人民解放军,如同遇见“杀人魔鬼”。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大喊:“大家不要怕,解放军没有武器。”人们看见三十多名赤手空拳的解放军战士。 “你们不能开枪打学生,你们的枪呢?”年青的军官说:“我们没想到会命令我们真的对学生和市民开枪,打的这么惨。我们不想开枪,我命令战士把枪扔在了祖家街(民族文化宫后面),带着战士跑了出来。”这些有良知有人性的战士,由于他们的觉悟,使多少人逃过了这场劫难,免于死伤。但是,他们的情况又会如何?是否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处置?年青的军官可能被枪决;有的战士可能长期在押或被发配边远地区服役;他们出狱后一无所有或回乡务农,消沉在茫茫人海中苦度人生。
    
     人之初,性本恶,杀人犯一定要狡辩。人之初的第二代,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 耶和华上帝问该隐:你兄弟亚伯在哪里?该隐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在该隐看来,知道他杀人的唯一证人都没了,世上活着的两个人就是自己的父母,没人追究,所以他敢向上帝顶嘴撒慌。谁知耶和华上帝说:你作了甚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杀人犯听着,你们隐瞒,毁灭罪证,消除档案,捏造假象,偷梁换柱,顽梗到底。所以主耶和华上帝也会象对待他的叛民那样,使你遭遇流血的报应,罪〔原文作血〕必追赶你;你既不恨恶杀人流血,所以这罪必追赶你。你们继续掩盖,不断镇压,使罪恶充满神州大地,还肆意亵渎上帝。你们若不悔改,这流无辜人的血之罪,必归到你们头上,今世来世都不得赦免。
    
     我们大声向天呼喊: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