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非法采集供应血液 丙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李蔚 | 贵州平塘报道
     (博讯 boxun.com)

    3月26日,公安部门以涉嫌非法采集供应血液罪刑事拘留了平塘县人民医院原院长黎昌和
    
    2008年夏,贵州省平塘县公务员周浩斌(化名)接过医院的体检报告,发现体内的“转氨酶”指标再度偏高。
    
    这已是连续第三年转氨酶偏高了。这几年,周浩斌总感觉右上腹有些隐隐不适,容易疲乏,饮食下降,但总也查不出是啥原因。
    
    这一次,他打算上省城的大医院看看,于是先后跑到黔南州人民医院和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肝功能化验检查。医生告诉他,他的丙型肝炎抗体呈阳性,疑为丙肝病毒感染。他一下子懵了。
    
    周浩斌以前只知道甲肝和乙肝,还不清楚“丙肝”是咋回事儿。医生问他有没有输过血,他一个激灵,想起7年前的3月1日,他曾在平塘县人民医院做过手术,术后输用了300毫升血。
    
    他要求县医院提供当时的献血者健康档案,全院上下就此炸开了锅。
    
    一名输血者造成80名丙肝感染者
    
    仿佛潘多拉魔盒被拉开了一道缝,关于“丙肝”的恐慌在小山村里蔓延开来。
    
     丙肝病毒是怎么进入周浩斌体内的?和7年前的那次输血有没有关系?是谁给他输的血?
    
     平塘县人民医院立即对周浩斌的病历进行了调查,调阅当年的医疗档案,并经多方查实,确认为他输血的是家住江苏丹阳的李彩玲。
    
     在江苏省公安厅的协助下,平塘县医院副院长谢勇一行找到了李彩玲。这个40多岁的农村妇人面对贵州来人,显得很害怕。
    
    谢勇带李彩玲到当地医院进行了化验检查,结果确认为丙型肝炎抗体呈阳性。
    
    在此之前的1998年10月到2002年6月间,平塘县人民医院的手术室里,她的血液已先后流入了111名病人的体内。周浩斌只是受血者之一。
    
    谢勇不敢怠慢,很快将情况反馈到平塘县卫生局,并在卫生局的指示下,组织人员开展了排查工作。
    
    当地政府提供的“平塘县输血感染丙肝病毒事件处置工作进展情况”显示,除周浩斌外,“本次输血感染丙肝病毒事件110名受血者中,经查,因疾病或意外死亡25人,余下85人。”
    
    2009年3月31日,首批血液检验结果出来后,平塘县召开了新闻通报会,确认有64人被感染,其中,43人需要抗病毒治疗,21人需定期随访。
    
    会后,县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对每位感染者一一上门告知。
    
    当地一位参与治疗的医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最初检验的65名受血者中,仅有两名未感染丙肝病毒,其后检测的一批人中,又确认了16名丙肝感染者——这就是说,李彩玲一人至少造成了80名丙肝感染者。
    
    这一发现让在场的专家均大吃一惊。
    
    “我过去对血站没特意了解过,到了现场后,感到非常吃惊,很意外。”黔南州人民医院传染科主任医师刘三都告诉本刊记者。
    
    国内著名传染病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病研究中心主任贾继东也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病例,曾对专家组的成员评论说:“一个感染源传那么多,这在全球恐怕也是第一例。”
    
    一群养得肥肥的人
    
     2001年,怀胎十月的陈国燕腹痛如绞,被送入平塘县人民医院。进产房的路上,她无意中瞥见一群形迹怪异的人:“养得肥肥的,睡在厕所旁边的水泥地板上。”
    
     她没想到这群人和自己会产生怎样的交集,只感觉到一阵轻微的恶心。
    
    产后的清宫手术中,陈国燕脸色苍白,医生说要输一点血。
    
    “后来他们告诉我,输的就是地板上那些人的血,我觉得好恐怖。”4月23日,在平塘县人民医院新设的肝病门诊内,刚打完干扰素针剂的陈国燕向本刊记者回忆着8年前输血的那一幕,眉目间依稀浮现嫌恶的表情。
    
    小孩出生后,陈国燕总觉得身体不舒服,经常跑医院:“病历一大堆,又检查不出什么。总觉得很累,身体变差了。本来家里的几个姊妹里,我的身体是最好的,现在变最差的了。”
    
    3月底的抽血化验后,医院下发通知,说她感染了丙肝,她以为患上了绝症,全家人一起抱头痛哭,“瘦了好几斤,晚上根本睡不着。”
    
    “开始病人都不懂什么是丙肝,非常紧张,精神压力很大。还有人问我,丙肝是不是艾滋病?”谢勇告诉本刊记者。
    
    经过院方对病情的解释以及卫生部请来的心理专家的心理疏导,陈国燕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但依然愁眉不展:“不知道病情有多重。我的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对此,主治医师杨庆坤只能劝导她坚持治疗:“目前没有肝硬化指征。”
    
    相比陈国燕,陈跃贤表现得更坚强一些:“得了就得了,没办法的事情。只是那时候为什么不检查好(血)到底能不能用呢?”2000年,他因胃出血在平塘县医院接受了输血,并因此感染了丙肝。
    
    “一出血就昏了过去。第二天醒来以后,就看到三个人在病房门口输血给我,一个男的,两个女的。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他们直接和我父亲要的钱,要了300多块。” 他平静地叙述着当年的输血过程。
    
    抗病毒治疗的疗程预计为一年。因为干扰素的副作用,接受治疗以来,陈跃贤一直没体力干活,让家中的老人很是担心。
    
    当地政府直面问题
    
    “医生,我会不会得丙肝?”一个年轻女子踩着高跟鞋“蹬蹬”地走进肝病门诊,急促地询问。她说自己曾因产后大出血在县医院输过血,现在很担心。杨庆坤指示她先去做个“转氨酶”检测。
    
    自从4月2日平塘县人民医院专门设立了肝病门诊,这个由“非典”隔离病房转变而来的门诊室内每日人来人往。除了前来接受抗病毒治疗的丙肝患者,还有不少在该院输过血的人前来咨询。
    
     “我没去要过补偿。之前政府说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但是已经给我们免费治病了,就不好意思再开口要求什么。”原本在广东一家高尔夫球场打工的徐育群告诉本刊记者。
    
    因为政府的积极处理态度,绝大多数患者像徐育群一样,在最初的恐慌过后,表现得理性和克制。
    
    “这个事情出来的时候,瓮安事件刚过去不久,政府非常重视。”谢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瓮安与平塘同属贵州省黔南州,车程2个多小时。
    
    “平塘县输血感染丙肝病毒事件处置工作进展情况”亦特意说明:“全县社会总体保持平稳,没有因此事件而发生非正常上访现象。”
    
     平塘县委宣传部部长张永锋向本刊记者介绍说,集体感染丙肝事件发生后,贵州通过省、州、县各级联动,迅速成立输血感染丙肝医疗事故处置办公室、综合协调组、专家指导组、查处维稳组,卫生部、贵州省卫生厅等专家亦专程赶赴平塘,具体指导县里各项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摸底调查,3月26日起,黔南州州长李月成任工作组组长,在平塘指挥各项工作。他在指挥工作中表示:“瓮安事件给政府的深刻启示是,人民政府不能回避问题,不能逃避责任,而是要迅速行动、果断决策。政府要敢于面对自身问题,敢于面对群众,换位思考,才能赢得群众的信任和理解。”
    
     为处理这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平塘县四大班子实行了包保责任制,组成11个工作组赶赴涉及的12个乡镇,制定了医疗救治、新闻宣传、突发事件处置和维稳等数个应急预案。
    
     卫生部长陈竺,于3月末亲赴贵阳听取了工作进展汇报。
    
     “上头提出让我们介绍一下处理这个事的经验。从一开始,党委的态度就很明确,千万不能回避问题,矛盾和问题发生时必须正视。我们也看出,老百姓对政府也是比较宽容的。”平塘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宋恩平深有感触地表示。
    
     3月26日,公安部门以涉嫌非法采集供应血液罪刑事拘留了平塘县人民医院原院长黎昌和,其在1997年至2003年间任职该院院长职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