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VOA:必须追究六四事件中戒严部队成员的刑事责任!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0日 转载)
    VOA记者容易/曾经亲身经历解放军在1989年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的前政法大学讲师吴仁华,最近出版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把他多年辛苦搜集仔细反覆考证的资料公诸于世,让大家知道1989年6月4日前后,中国政府是怎样动用军队把学生市民赶出天安门广场的。
    
     这本将近600页的新书是已经再版三次的《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的续集,两本书加起来就是吴仁华从1990年以来‘破解’六四事件谜团的努力成果。 (博讯 boxun.com)

    
    28日吴仁华在美国西岸洛杉矶举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新书发布会上说:“资料搜集是最困难的,本来各国军队的资料都属于机密,在中国是更严厉,部队番号、驻地、指挥官都属于军事机密,是明确规定的,何况又牵涉到这么敏感的屠杀民众的事件。(我使用)三部分资料,一部分官方内部资料,一部分公开的官方资料,再加上论坛上聊天室里军人的文字记录和对话记录。我用我在北大古典文献考据学专业一一验证,最基本原则是孤证不可信,所以我写到书里的都是经过多方的考证。”
    
    *吴仁华:六四镇压动用20万军人*
    
    当年到底动用了多少军队和坦克,是怎样对市民和学生进行镇压的呢?吴仁华指出,因为当时各界都同情学生,杨尚昆等人担心政变和军队兵变,所以从北京、沈阳、济南、南京等不同军区调动了19支部队,约20万到25万人,各个部队互相监视督战,从不同方向向天安门广场挺进。
    
    兵力部署由中央军委统一指挥,戒严部队由刘清华、迟浩田、周衣冰指挥,直接向中央军委会负责。最后,天安门广场清场之后,6月5日还把邓小平嫡系部队南京第12集团军,带上坦克和重装备,空运进京坐镇。
    
    吴仁华的书中对每支部队的数量、番号、进京路线、任务、执行的情况、后来的论功升级等、以及官兵名录都有确切的叙述。为什么要刊出官兵名录?吴仁华说:“他们做为进京执行镇压任务的军人,他们不仅是当事人,也是重要的见证人,如果开了枪杀了人就是当事人责任者。”
    
    吴仁华认为,这些人有责任说清楚他们在镇压行动中做了什么,看到或听到什么。就像到现在犹太人还在追究纳粹屠杀或中国人还在追究日本侵略屠杀,就是因为他们的作为超越了人类的底线,不能说他们是听命行事就没有责任。
    
    吴仁华说:“90年我就想既然是这么一个血腥屠杀,超越人类的底线,应该把当事者、屠杀者、责任者一一记录在案,这样才能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教训后人,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吴仁华:不愿开枪的军人受到严惩*
    
    吴仁华书中也提到不愿对人民开枪的军人,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因抗命被解除职务,后来判刑五年;第28军军长何燕然及政委张明春被降级调职,第38军步兵116师师长许峰丢掉了军职,还有更多下级军人当时官方声称失踪,其实是离开现场,受到的处罚更为严厉。
    
    20年来有两名军人挺身说出当时情况,一个是38军116师中尉李晓明移民到澳大利亚之后说出真相,今年初还有162师士兵张世军说出经过而被拘捕。
    
    吴仁华以国共战争和文革为例,指出中共从不真正解密档案,最多是部分解密。因此他希望有更多知情者与他联络,提供真相,他愿继续增补相关的内容。他的网站是www.beijing1989.com
    
    *邓、李、杨应对六四负主要责任*
    
    至于是谁下令开枪镇压,谁应负责?吴仁华说:“六四的责任者当然是三个人,邓小平、李鹏、杨尚昆。主要欺骗谎报军情促使邓小平强硬执行镇压下达命令的是,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长陈希同。六四之后接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不仅是得利者,也是镇压事件的责任者。他在5月27日以前已经内定为中共总书记接班人,而且在5月27日已经用军用专机从上海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是6月2日下达,向广场核心部位开进,到了6月3日就大开杀戒。这让我心里更清楚,为什么江泽民时期这么强烈压制六四事件的讨论,而且要把赵紫阳软禁到死。”
    
    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之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但一直否认天安门广场上死过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学生:不曾经历“六四”但不会遗忘(图)
  • 一名中国“90后”心目中的“六四”事件
  • 128位大陆天安门母亲要求重新评价六四
  • “六四”前夕当局严控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
  • 六四镇压是中央在政治上的失败
  • “六四”临近中国当局封锁有关邓玉娇网络(图)
  • 姜维平:六四使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暴力化
  • 中国80后对“六四学运”的记忆
  • 星云大师与许家屯的六四佛缘:江泽民亲解“黑名单”
  •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 紀碩鳴:星雲大師與許家屯的六四佛緣(图)
  • “天安门母亲”呼吁重新评价“六四”
  • 六四和邓玉娇案双重压力下,当局加剧网络封锁
  • 民运人士将在巴黎举行六四活动
  • 法国团结中国协会等人权团体开六四二十周年记者会
  • 高瑜《我的六四》透露推动联络人大和学运的内幕(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王超华回顾六四事件
  • 陈维明为"六四"二十周年制作大型浮雕泥稿完成(图)
  • 失败内幕:人大策划否决六四戒严 (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 如果没有“六四”屠杀……
  • 洪予健牧師:我为何签署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
  • 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