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贪官受贿288万 曾假装租房以示清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转载)
    
    来源:重庆商报
     重庆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在灯具购销、发包工程等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这位局长曾经为了经营自己的“清廉形象”而假装租房。 (博讯 boxun.com)

    
    一面是通过灯饰工程等项目大肆收受贿赂的“灯泡贪官”,另一面是貌似清廉没钱买房的“租房局长”。将这二者集于一身的,就是重庆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
    
    前不久,冉崇华因在灯具购销、发包工程等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其妻子龚良琼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冉崇华过去的几名下属也因贪赃枉法而“落马”。案发之后,许多网友表示惊讶:小小“灯泡”是如何把貌似清廉的干部击倒的?
    
    小小“灯泡”击倒干部
    
    冉崇华先后担任过黔江区建委主任、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局长。据了解,仅重庆市主城区便有路灯15.8万盏,而照明管理局下属单位的工程发包和工程结算工作的大权又握在冉崇华手中。正是这项权力,成为他日后非法敛财的资本。
    
    2005年,两家灯具企业的代理商张某找到冉崇华,以各种名义给冉送了人民币5.8万元,英镑1000元,港币1万元。张某如此“懂事”,冉崇华自然“投桃报李”,让张某承接了照明管理局一批灯具、灯杆的销售项目。两人就此结成“利益伙伴”。
    
    2007年,张某改做消防和保安器材,淡出灯饰经营。冉局长的财路却没有受到影响--另一名菲利蒲灯具的代理商文某找上门来,分两次送给冉崇华人民币12万元。冉则如法炮制,在灯具项目上给文某好处。
    
    据了解,冉崇华在担任黔江区建委主任和重庆市照明管理局任局长期间,利用职权在灯具购销、发包工程、划拨工程款、人事安排中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288万元。此外,冉崇华还在黔江区建委下属企业改制等过程中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直接经济损失560余万元。
    
    今年1月,重庆市黔江区检察院依法对冉崇华和其妻子龚良琼提起公诉。由于收受的相当一部分贿赂来自于灯饰工程,冉崇华被老百姓称为“灯泡贪官”。
    
    假装租房以示清廉
    
    在疯狂敛财的同时,冉崇华还不忘作秀,在人前苦心经营着自己的“清廉形象”。办案人员介绍,冉崇华警惕性很强,常用种种手段掩饰自己的犯罪行为,过着看似不可思议的“两面人生”。
    
    2005年春节后,冉崇华升任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局长,搬进了位于重庆江北望海花园的一套新房。这套房子从选址、购买、装修,几乎都是由一名经常向其行贿的“老朋友”陆某一手操办的。然而,坐享其成的冉崇华为了掩人耳目,异想天开地找陆某签订了一份“租房协议”,并让陆某拿出9600元钱,由自己从银行汇入陆某账户冒充房屋租金,后来又让陆某出具了一张“收到冉崇华交来房租9600元”的收条,以显得自己“连房子都买不起”。
    
    
    
    
     沙叶新狂轰中共文化体制不但震动文化界,还引来中共体制内的异见老人关注。据悉,会后,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等中共体制内异见老人,与沙叶新一起共商国是,与此同时因上书中共吁平反六四、2003年沙士时公开披露北京疫情的良心军医蒋彦永也现身,彼此惺惺相惜。
    
    据悉,蒋彦永目前仍被当局禁止出境,且随着六四将至,对他的监控更紧,禁止他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敏感时间 相聚不易
    
    蒋今年2月曾上书中央,要求当局为2004年他上书要求平反六四而对他软禁多月的行为道歉,并要求当局解除对他的出境禁令,但迄今未获答覆。当日聚会上,蒋彦永依然坚持,他的做法没错。
    
    沙叶新昨对本报坦言,他在北京与这些政坛名人交流“在如今敏感时期很不容易”,“我很钦佩这些前辈,比如李锐先生,他对时政发表看法,比我更有胆识,更有勇气。何方先生所写的,反映中共长征到延安那段历史的《党史笔记》,暴露了中共很多内幕,至今仍在党内震撼,被当局封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资中县政府因公路项目亏8年被索赔6560万
  • 拷打律师的警察仍上班 重庆各方并无解决问题诚意 (图)
  • 重庆快讯:调查律师受害,援助团成员被打手包围
  • 律师遭警暴打 北京当局亲赴重庆干预 (图)
  • 李静林:重庆探望受害律师纪实
  • 重庆别墅业主挖地下室成风 官员怒批执法不严(图)
  • 就北京律师在重庆被打专访李方平律师(图)
  • 北京律协及司法局人员已到重庆,但只希望带回被警察暴打律师
  • “广场书记”故伎重演:薄熙来重庆狂建76个广场
  • 长江重庆巫山河段崩塌(图)
  • 重庆五百多名粮食系统下岗职工持续两天抗议不公待遇
  • 北京律师重庆被殴 同行拉横额抗议 (图)
  • 重庆市粮食系统下岗职工抗议活动升级
  • 重庆市粮食系统下岗职工抗议活动升级
  • 快讯:重庆市原粮食系统失业职工正在维权中
  • 深圳访民赵国莉紧急呼吁各界寻找集体自杀重庆村民
  • 张清扬:政府不许公民行,李国宏被截回重庆
  • 见死不救引发众怒,重庆万人“围攻”解放军医院 (图)
  • 重庆解放军324医院见死不救,被群众围堵(图)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重庆人在崇州:这里是我的家/银雪
  • 重庆造假校长喊冤:拿世界冠军有啥子错嘛?(图)
  • 袁庾华重庆大学讲座简讯—新中国历史若干热点问题
  • 刘蔚:重庆英雄打响了反对中共政权的第一枪(下)/唤醒国人之229
  • 重庆市长应该道歉/毕研韬
  • 刘蔚:为重庆两天消灭三名中共士兵叫好(上)—唤醒国人之228
  •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丰功伟绩”
  • 徐世明:重庆巨响与《08宪章》
  • 叶乐盛:重庆3声巨响又将成“迷”有待后人分解?
  • 唐孝忠:重庆,一个麻辣而豪放的名字
  • 孙文广:重庆之“罢” 甲天下
  • 紧急求救 我和我孩子的生命正受到威胁!!/重庆邢国芳
  • 官商勾结 重庆再现嘉禾事件
  • 重庆富豪湖北当选村官,顾此失彼,留下后患
  • 重庆市副市长终于找到了出租车罢运的原因/蔡慎坤
  • [博讯记者罗以推荐]重庆教师真幸运
  • 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1949年以来第一次公开胜利/冯钢
  • 重庆的哥和骆驼祥子,谁更悲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