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家祺回顾六四: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转载)
    严家祺更多文章请看严家祺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
     为纪念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自由亚洲电台邀请当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回顾六.四事件对他们个人乃至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在今天的《六四人物话当年》节目里,本台记者林坪采访了曾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顾问的严家祺先生。
    
    严家祺1986年到1987年曾在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1989年5月17号,当时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严家祺和包遵信等人,通过天安门广场学生广播站,发表《知识分子五一七宣言》,声援学生,提出针对邓小平的“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的口号。谈到《五一七宣言》,严家祺表示,
    
    “天安门事件实际上主要是学生运动为主体,北京市民、工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不过是一些参与者,因为媒体的原因,把象我们发表的一些声明就放大了,实际上我们做的事非常有限。”
    
    严家祺说,他亲身经历了1976年的4.5天安门运动,那次有人被打伤、被抓捕,但无人死亡,所以1989年6月3号晚上,他作为名誉校长在天安门广场民主大学开学典礼发表讲话时,没想到会发生“大屠杀”,也没感到危险。严家祺回忆说,
    
严家祺回顾六四: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图片:严家祺近照(照片由本人提供)
    
    “张伯笠说请我担任天安门民主大学的所谓名誉校长,我感到不好推,就去讲了大约40分钟。讲完话的时候,大概10点半,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差不多有10万人,当时我老婆说,是不是呆一个晚上,我说明天有事,还是回去吧。当时想回去都回不去,因为人太多了,然后我们把后面的帐篷的缝隙,缝的线拆开了,从帐篷后面出去了,因为帐篷前面全是人。我估计大约10点半或者更多一点,天安门广场根本听不到任何屠杀的声音,根本感不到任何危险,而且走到历史博物馆的那边,人还多得不得了,没有任何危险。实际上这个时间大屠杀已经开始了,在北京的西郊,在木樨地、公主坟那边已经开始大屠杀了,但天安门广场没有感觉。”
    
    严家祺说,“据天安门母亲调查,2006她们发表的资料,找到了186个有名有姓的,当时在天安门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袁可志,袁力(六四死难者)的父亲,他到各医院看到的死亡人数大概有400具以上。封从德的‘六.四档案’,他说人很多,死亡人数超过3000人。去年的6月4号那天,《世界日报》发表文章说,杨尚昆有一次宴请宾客的时候说,天安门六.四那天有600人死亡。”
    
    对于学生拒绝撤离广场迫使当局动用武力清场的说法,严家祺表示,
    
    “对比两次天安门事件,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有了。1976年也发生天安门事件,那次把邓小平作为黑后台,1989年把赵紫阳作为黑后台。1976年出动了工人、民兵、公安干警大概有3000人,加上维持秩序的部队,总共人数不到1万。直接参加清场的警察大概是600多人,就是把纪念碑门口的人抓起来了,4月5号晚上,大概抓走了200多人,抓人的时候有人反抗,把有些人打伤了,但没有打死一个人。但是1989年,出动了18万的军队,其中从公主坟、木樨地、沿长安街西边开过来的军队38军人数就有1万5千人,还有坦克,还有机枪,一路扫射,所以死伤的人非常严重。对比这两次天安门事件,就是学生留在广场,怎么能够用机枪、用坦克来镇压呢?所以我们说天安门事件的翻案是一个意思,就是说:和平抗议的民众,他们没有进行什么反革命暴乱,而且89年6月3号到6月4号早晨是一场大屠杀,把这么多人杀了,杀人的人要追究罪行。如果学生有什么错误,或者知识分子有什么错误,错误同罪行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是我提到六.四的时候要说的非常重要的一句话。”
    
    严家祺认为,六.四不仅影响了中国和世界的政局,也跟中国目前的经济现状密不可分,
    
    “邓小平在全世界对六.四的谴责面前作出的一个反应,就是放弃共产主义、放弃社会主义,不搞什么计划经济、公有制了,大家自己去赚钱把。邓小平就用这种方式,来挽救共产党,中国走上了完完全全的资本主义道路。而且因为六.四屠杀造成了全世界谴责,在这个谴责面前,六.四之后不到半年,柏林墙就倒塌了,因为东德的军队不敢再开枪射杀逃到西德、逃到西柏林的那些人。所以柏林墙在1989年11月9号的倒塌,实际上是六.四事件的直接结果,这个情况下就造成了整个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瓦解。所以邓小平严格来讲,他不仅是六.四的杀人犯,而且他也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他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多少带有些理想主义的东西,完全丢掉了。中国今天的灾难,不仅是专制主义的灾难,而且也有早期马克思所批判的资本主义的灾难。中国经济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完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时候,廉价劳动力同外国资本进入的结果。所以这个经济发展,包含着亿万农民工的血汗,也包含着天安门母亲、许许多多六.四遇害者、遇难者的血和泪。所以,今天的经济发展同六.四密不可分,今天的社会不公正也同六.四密不可分。”
    
    严家祺说,20年过去了,看到中国当局对六.四真相的抹杀,想到六四还不能翻案,他就感到痛心。
    
    “这么严重的一件事情不能够翻过来,中国就没有正义。六.四事件造成的后果,不仅是有成千上万人伤亡,这么多人死去,而且也造成了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这是关系到中国最高权力更替的一件事情,这样大的事情,可以闭着眼睛、不闻不问、不分是非,明明是大屠杀,说成暴乱,那今天中国的贪污腐败、假冒伪劣不就成小事了吗?所以我感到,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也应当像1976年天安门事件一样,要翻过来,要在全中国恢复正义,才可能在中国确立正义的标准,否则的话,都在搞贪污腐败、假冒伪劣,中国怎么能够安宁呢?”
    
    六.四事件后,严家祺流亡海外,现居美国纽约。严家祺表示,异议人士在海外流亡的生活虽然不好过,但比起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比起被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被子弹射击失去左腿的齐志勇,他认为自己过去20年的生活要好得多,他表示此生要为89年的天安门事件翻案贡献自己的力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祺:先「翻案」后「和解」
  • 黄雀行动:严家祺等海外的六四人士生活不好
  • 戴晴吁公布六四真相:严家祺揭动乱定性之谜
  • 严家祺﹕20年後看「四‧二六」社論
  • 严家祺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 流亡学人严家祺:奥运于中国属小事
  • 严家祺:痛悼包遵信(图)
  • 包遵信严家祺等谈从4.26社论到4.27大游行
  • 严家祺:现在中国党政不分 胡锦涛没有政改魄力(图)
  • 严家祺:再评杨洁箎东海问题上的“书面答问”
  • 于浩成:致严家祺
  • 谭伟:评严家祺的“台湾九论”(图)
  • 严家祺: "网虫"是信息世界的"微生物"(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