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株洲市政府的谎言已不在劣行表单之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6日 转载)
    株洲市政府的谎言已不在劣行表单之中
    刘洪波
     (博讯 boxun.com)

    
    湖南株洲高架桥倒塌遇难者有几人,成了一个问题。株洲市官方的说法是9死16伤;《南方日报》调查,死难者被送往两家殡仪馆共有11名;《中国青年报》也去调查了一下,没能弄明白数字。
    
    到底有多少人遇难,本来只要发布一个名单,就能便于人们去查对是否真实。但株洲市表示不会发布名单,据称是多数遇难者家属不愿意。遇难者家属的意愿,好像还是很受尊重的。
    
    我即使不说这种“忽然尊重”是一种伪尊重,也要感慨它来去无踪,遇难者家属刚刚还在被“强硬要求”对尸体限时火化呢。而且,我也不知道不公布遇难者名单,到底有没有家属不愿意,即使有,它未必不是伪尊重,如果没有呢,那就更是捏造和谎言。
    
    遇难者家属到底是否被征求过公布名单的意见,是否多数不愿意公布,愿意不愿意是真实意思的表示,还是又一种“强硬要求”?会有媒体去调查一下么?
    
    人们无法确认株洲发布的塌桥事故死难者人数是否真实,说它真说它假都缺乏证据。按理,官方公布的情况应当可信,但这不应当是一个法令,而是一种信任。这样的信任应该来自于官方在信息活动中的一贯表现,也来自于任何一次可疑情况都能够得到坦然的澄清。
    
    然而,官方信息的真实性难道一直是得到了保证的吗?当信息被质疑时官方总是坦然给出可供查证的依据了吗?没有,人们看到过太多官方信息不真实,甚至隐瞒和扭曲,谎言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官方发布的头顶。听到真实的情况,这是何其低的要求,却一直是一种奢侈的想法。
    
    既然如此,株洲的死难者数字被质疑难道不是正常的吗,对死难者名单秘而不宣,难道不是令人奇怪的吗?每个死难者将获得赔偿,就算在监督赔偿款发放是否有遗漏、是否有冒领的意义上,也应该发布死难者名单吧。株洲市就是这样,似乎莫名其妙地放弃了澄清的机会,也关闭了被监督的渠道,宁可顶着社会的怀疑,宁可让政府权力的公信力发生危机,他们对谎言的阴影也视而不见。
    
    在当今中国,撒谎已成为大大小小为官者的习惯,谎言甚至不再需要掩饰,只要撒谎以后没有人说“这是撒谎”,那么就等于它是事实。而很多时候,仅仅只是因为见惯不怪,人们看了谎言也不去指出,于是撒谎者就装作大家都认可的样子。而追问谎言的人经常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他们破坏了谎言的完美度。谎言就是这样变得普遍的,撒谎就是这样变得不脸红的。譬如“躲猫猫”,如果没有人说那是假的,那么它就会可以作为一次死亡事件的原因解释。事情过去了,谎言也就无所谓了,因为所有的谎言都拉着“好心”的掩护——— 这是为了平稳,这是为了发展环境,这是为了过上好日子……所以谎言甚至变得崇高起来,它已经不被包括在劣行的表单之中。
    
    所以身在谎言之中,人们在谎言的基础上产生了互动。说谎者自顾说之,它并不以说服力或者可信为追求;听谎者由你说之,也不以获得真实为念想。于是说话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谎言交流仪式,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产生什么冲突。除非事情太过特别,人们开始说“绝对不是这样”,于是谎言被揭开了,而调查将会表明事实确实就是不像谎言那样,但你能够得到的新的信息,也未必就是真实,可能它只是又一个谎言,只是包装得精致一些而已。但是,我们确实不能一直生活在这样一种充满谎言的环境之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株洲高架橋坍塌慘劇謎團/蘇曉洲
  • 株洲高架桥废墟下的GDP血痕/付克友
  • 株洲塌桥死亡人数,为何也要造假?
  • 株洲桥梁坍塌事件的背后是犯罪(图)
  • 湖南株洲塌桥事故敏感数字变化不定引质疑
  • 湖南株洲高架桥拆桥工程队无资质与技术
  • 株洲塌桥事件 听话与不听话的灾难赔偿差20万
  • 湖南株洲塌桥事故死亡人数变化不定引质疑
  • 追问湖南株洲垮桥悲剧:与凤凰跨桥同一施工方
  • 湖南株洲桥坍塌:市建设局局长沈平等三人被免职
  • 株洲高架桥垮塌续:规定时间内火化将获赔40万
  • 湖南株洲桥坍塌砸死人:原来拆桥不封路
  • 湖南株洲桥坍塌砸死人:原来拆桥不封路
  • 株洲塌桥重大事故搜救工作结束 9死16伤(图)
  • 株洲政府将付遇难者家属人均20万
  • 株洲市区高架桥坍塌死亡数增至6人(图)
  • 株洲攸县市场服务中心主任江其林戴了手铐
  • 株洲市天元区征地拆迁
  • 湖南株洲推行干部婚丧喜庆事宜报告回复制度
  • 温总理来救救可怜的醴陵农民吧,株洲醴陵官商勾结,打死人
  • 株洲塌桥,赔偿和“奖励”不能混为一谈/王琳
  • 自做聪明的张春贤 来株洲破桥上玩花架子
  • 易中天笑地震惨祸 难免砸死于株洲塌桥/刘晓瑜
  • 心有余悸地说 我躲过这次株洲高架桥劫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