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烈女刺死官员案 这三天纷纭诡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邓玉娇案在过去三天呈现戏剧性变化。湖北巴东县政府23日新闻通告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这一消息在上午被张树梅否认,但到下午情况突变,张树梅又称:确定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 (博讯 boxun.com)

    
    两名律师21日在会见邓玉娇后,爆出其“遭受了性侵害”,并失声痛哭,网络求助,引发舆论的轩然大波。当晚,除了胸罩,其余的关键证据均被张树梅清洗。
    
    《南方都市报》回顾21日、22日、23日邓玉娇案的情况变化。
    
    
    
    5月21日 律师与委托人的嫌隙
    
    
    
    会见是在当日上午9点40分左右进行的,持续了3个小时之久。两名律师出来后,神采奕奕,面对媒体,律师夏霖打出了“胜利”的手势。
    
    
    
    律师:邓玉娇称黄德智对其进行性侵犯
    
    
    
    除了媒体记者,邓玉娇父母也一直守候在看守所门口。夏霖没有透露会见的情况,只是在午饭前赋诗一首,表达了此次会见的收获。
    
    夏霖律师透露,当日上午会谈,邓玉娇向他们讲述了黄德智在水疗室里对其进行性侵犯。在形成整个证据链后,律师根据会谈时的情景,推翻了此前邓玉娇患有“精神病”的说法。
    
    两名律师难掩内心喜悦,既没有将会见内容透露给媒体,也没有告诉委托人。一直到下午1时40分左右,邓玉娇母亲张树梅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急匆匆赶回去。律师才有所担忧,夏霖说,张树梅给他发来短信,承诺一定赶回来,他这才放心继续下午2时30分的会谈。
    
    当天,湖北省、恩施州公安局调查组正在野三关镇调查。张树梅告诉记者,她是配合警方写材料。
    
    下午5时30分左右,两名律师从看守所会见完毕,得知张树梅夫妇仍在野三关镇时,夏霖觉得事情不妙,“我在想,他们一定被黑恶势力控制了,证据肯定被毁坏。”情急之下,两名律师向媒体公布“关键证据”即胸罩和内裤,并呼吁网友尽快赶过去,防止证据被毁。
    
    整个过程,委托人和律师之间一直没有沟通。晚上,两名律师从巴东县刑警大队做完笔录后,向媒体再次呼吁,担心警方毁灭证据。从这时起,案子开始偏离原本的方向,而卷入舆论漩涡,最终导致了委托人与律师之间关系的崩裂。
    
    
    
    邓母:找不到律师了
    
    
    
    据张树梅说,她接受完派出所调查后回家洗澡。邓玉娇的衣服已经发出阵阵恶臭,这些衣物是邓玉娇送到医院后换洗下来的,并且已经浸水。张树梅带回家后一直丢在洗手间。“已经发臭了,我就洗了一下,”张树梅说,她在胸罩上发现了“红斑”,怀疑是血迹,带在了身上。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张树梅的消息,两名律师愈加相信委托人已被控制的事实,关键证据也可能随之消失。因为担心安全问题,晚上11时30分时,两名律师搬到了另外的宾馆。
    
    张树梅说,她在回县城的路上,被大支坪镇派出所民警赶上来询问“胸罩的事”。张树梅再次返回野三关镇,经过辨认,她认为胸罩上的红斑只是沾染了其它衣服的颜色,并非“血迹”。随后,警方将胸罩归还给了张树梅。
    
    折腾了大半夜,回到县城已经是22日早上,一夜没睡的张树梅打电话给律师,夏霖已经关机。她致电南都记者称:找不到律师了。
    
    
    
    
    
    
    记者0时50分致电巴东县新闻中心办公室核实通告时,对方既没有承认,也没否定。
    
    20分钟后,这条被撤的通告再次上版,“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成为23日恩施州各大媒体头版新闻。
    
    
    
    5月23日 解约风波
    
    
    
    早上8时,网上已经挂出“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消息,南都记者拨通张树梅电话时,她也感到吃惊,“不可能,这绝对是假消息,我还在考虑当中。”
    
    张树梅在22日向公安机关提出更换律师“至少有初步意向,”而在解释本报记者的疑问时,张树梅说,“当时是说,这个消息第二天(23日)发布的,我还要考虑一下。”
    
    
    
    律师:我们所指“性侵犯”并非“强奸”
    
    
    
    显然,政府抢先发布了这一消息。随后,在多家媒体的电话采访中,张树梅均否认与律师解除委托合约“我这个消息是假的,我还在考虑当中。”
    
    转折来自下午5时30分,有媒体记者致电张树梅时,她表示“解除委托确有此事,原因有3个:一、律师擅自发布邓玉娇的隐私;二、不是以案办案;三、不是站在委托人方办案。”随后,电话一直关机。
    
    对于这一戏剧性变化,两名律师23日晚10时后发表在博客上的《关于邓玉娇一案的声明》描述了整个过程:
    
    今天早上,我们看到了长江巴东网的新闻通稿,该稿称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声明解除与我们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非常震惊。自从5月21日张树梅被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走之后,一直无法顺利沟通,关于是否解除委托关系一事我们并不知情。况且,这样的声明从政府口中发出,十分不妥,让人疑窦丛生。
    
    上午10时40分左右,张树梅来电表示,政府新闻通稿中关于她的声明不实,她并没有决定与我们解除委托关系,要求与我们见面。我们等至下午4时许,张树梅忽然致电要求解除委托关系,不肯与我们面谈。
    
    此前,媒体报道称我们发现此案存在“强奸”情节,这是不实报道。我们所指的是“性侵犯”,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强奸(未遂)”,并不是民间俗称的“强奸”。
    
    
    
    邓母:律师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
    
    
    
    截至发稿时,张树梅确切答复已经决定和律师解除委托合同,“他们已经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那是错误的,昨天我本来还有些怀疑,今天把情况核实了一下,确实是这样”,张树梅说,对于今后的打算,她还没有想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性权益保障与尊严维护暨邓玉娇事件研讨会在京召开(图)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强烈要求给邓玉娇的母亲做精神鉴定
  • 北新办通令网站不得继续报道、评论邓玉娇案
  • 警方胁迫邓玉娇之母张树梅解除律师委托
  • 夏霖、夏楠律师公开被邓玉娇家属解雇的离奇经历 (图)
  • 国新办最高指示:封锁邓玉娇案消息
  • 邓玉娇让我们审视湖北官场/草虾(图)
  •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图)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邓玉娇案的关键:邓玉娇的证词缺位
  • 槟郎:迫害邓玉娇要遭天谴
  • 邓玉娇一刀杀出民间对社会的强烈愤怒/秋风
  • 中共刻意隐瞒邓玉娇是土家族为哪般?
  • 邓玉娇的野三关,开创了多少中国之最?(图)
  • 邓玉娇的身上,闪烁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灿烂真理之光/转业军人王卫平
  • 蜜蜂的尊严(送邓玉娇)/吕宝尧
  • 刘水:邓玉娇案是民间一次集体操练
  • 忽悠派诗歌【邓玉娇——水果刀】
  • 槟郎:邓玉娇比窦娥冤
  • 贫困县巴东出淫贼,邓玉娇挥刀斩淫根/逍遥子
  • 胡锦涛在邓玉娇事上栽死了
  • 邓玉娇和“400专家诉超星”杀出了巴东的名气/血滴子
  • 邓玉娇案 胡锦涛坐视警察搞黑社会
  • 积极应对邓玉娇后的舆情/李源潮
  • 警察为何将狗官凌辱邓玉娇说成“争执”?
  • 巴东警方在邓玉娇案中的偏袒很明显/盛大林
  • 对巴东案的一点合理猜测:公安难道与邓玉娇有仇?/冼岩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