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福清有关官员今年阻访又添新伎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林华 陈建立
    
     福建省福清市有关官员以往阻访,一向采取直接到信访人家中拦截和使用非法拘留、劳教、逮捕、判刑等镇压的办法;而如今阻访的花招更多,除了继续使用上述惯例的办法以外,又增添了非法上网“通缉”和在以租用的招待所为屠宰场的同时,以雇用的保安为刽子手迫害信访人的伎俩。 (博讯 boxun.com)

    
    如今,凡是属于重信重访的信访人 ,一律都被当地有关官员列为实施新阻访措施的对象。凡是被列入黑名单的信访人,从今往后不管是否为了进京上访,只要是上北京,一旦被当地有关人员发觉,反正都是不由分说地一律将其当为进京上访论处,予以实施新的阻访强制措施。陈建立夫妇和陈传沐、郑寿海、林章立、曹宗锦、叶国良、俞明华等信访人,就是在今年遭到当地有关官员以新阻访强制措施进行镇压的其中受迫害者。
    
     下文就是陈建立夫妇于今年在进京过程中和被当地有关官员接回后的亲身经历。
    
     陈建立林华因于2002年6月15日发生的那一起交通事故,导致无法避免地留下了一级低视力等后遗症。为了提高林华的视力,陈建立于2009年2月27日再次陪同妻子林华自费进京就医并顺便上访工伤赔偿事项问题。不料,因陈建立夫妇在上访过程中,检举揭发了我们当地腐败官员的违法事实,从而成了这些腐败官员及其同僚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造成他们对陈建立夫妇一致产生伺机打击报复和压制的念头,仅仅在本次进京过程中,他们就对陈建立夫妇实施了如下接二连三的打击报复和压制的行为举措:
    
     1、暗中对陈建立夫妇等人实行内部网上通缉
    
    在陈建立夫妇出行的第二天,即2009年2月28日早上9点多,我们乘坐的Z60列车已经进入河北省境内,此时,该列车的乘警们与前一趟同次列车的乘警们一样,也接到福建省福清市有关官员发出的网上“通缉”信息。前次“通缉”的对象是陈传沐、郑寿海等人;而本次“通缉”的对象则是陈建立夫妇、林章立和曹宗锦等人。乘警们接到网上“通缉”信息后,便立刻以查身份证的办法展开“抓获”行动。警号为143100和143988的两位男女乘警对陈建立夫妇实行软禁时,143988号女乘警逼迫陈建立夫妇必须交待林章立和曹宗锦等人究竟是在几号车厢。陈建立就反问她:“究竟是何人说的,我们与林章立、曹宗锦等人一起上北京?”并向她追问道:“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你们居然无凭无据对我们夫妻俩实行这种强制措施?”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她回答:“就是你们当地政府部门发来信息,让我们配合他们的工作。信息称,你们与林章立、曹宗锦等人一起去北京上访,请我们协助他们,千万不得让你们这些人进京越级上访。所以,我们必须按原则办事。”随之,143100号乘警就对我们的行李进行了搜查。至此,我们已经明确其目的完全是为了狼狈为奸、助纣为虐实行拦访、阻访和控访,于是就果断与其据理力争并执意要回到原座位上就座。可是,乘警们强行对我们继续实行软禁,坚决不让我们恢复人生自由。
    
     列车到达北京西客站后, 143100号乘警就将陈建立夫妇移交给福清市公安局派出的驻京接访民警陈小霖等人发落……
    
     因乘警们在列车上根本查找不到林章立和曹宗锦等人的踪影,所以移交时只移交陈建立夫妇二人。
    
     陈小霖等人一边将陈建立夫妇带至中国非金属材料总公司北京招待所(下称黑监狱),令其所雇佣的4-5名保安(据说其工作单位是在北京西客站)对陈建立夫妇继续实行软禁,一边不顾林华上北京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治疗眼睛而不是为了上访的事实问题,就立刻通知东瀚镇和北盛村干部来京强行将陈建立夫妇带回当地实行早就预谋的“处罚”措施……。不然,何必施出下策“通缉”陈建立夫妇呢?
    
     当陈建立夫妇刚到黑监狱不久时,恰好看到陈传沐和郑寿海等人在村和街道接访人员的押送下,正准备起程返乡。临走时,陈传沐和郑寿海告诉陈建立:“我们于昨天与你们一样,也是被网上‘通缉’,在火车上被看守,火车一到站就被押送到这里来的。”
    
    不料,陈传沐和郑寿海被押回后,立刻就听到了由幸福村先垫付1000元人民币给有关乘警做为协助拦截陈传沐和郑寿海等人的报酬的消息。因此,真是怪不得乘警们会那么卖力顶风协作!
    
     为了挣脱束缚,获取人生自由,于2009年3月1日陈建立表示抗议,于是就打电话向北京市110求助(见附件四)。由于在110出警时,刚好我们村镇接访人员先到达黑监狱,从而导致虽然110民警有到达黑监狱,但照样还是没有让林华实现进京就医的目的。不过,毕竟还是由于110民警的到来,才促使我们村镇接访人员掂量到包括自己在内的福清市有关人员对陈建立夫妇所实施的具体行为措施是违法的,从而感到有所顾忌,于是对陈建立夫妇进行继续看守就有所放松,以致让陈建立夫妇才有了从黑监狱后门溜走,进行挣脱束缚换取人身自由的机会……
    
     但是,由于上述有关人员发现了陈建立夫妇乘机溜之大吉的实情之后,就立刻令其上述所雇佣的保安们在北京城里到处查找陈建立夫妇的踪迹,从而造成林华虽然已到北京目的地,却实现不了在北京治疗的目的!
    
     2、当地有关官员一接到通知接回林华的消息,就不分清红皂白地对陈建立作出非法拘禁决定;继而,以随意捏造的借口,对林华以合法的形式实行了非法行政警告的强制措施。
    
     在逃避追踪的第10天(即2009年3月10日),因陈建立夫妇一则估计已经事过境迁有关人员及保安们一定会放松追踪,不会象起先那样一天到晚在整个北京城里到处查找我们;二则认为虽然无辜遭到网上“通缉”,但眼前毕竟已经挣脱束缚,况且,既然已经到达目的地,就是为了实现就医目的;三则为了减轻经济负担,无法长期躲避上述有关人员及保安们的查找追踪,于是就自我安慰地壮着胆子决定前往同仁医院就医。途中,陈建立为了给林华购买感冒药暂时留下林华。随后,民警走过来对林华厉行检查,他发现了上访材料后,就不让林华走开。接着,立即通知当地有关部门派员将林华接回……
    
     因当地有关官员根本不知陈建立夫妇已经拆散,所以就误认为陈建立夫妇二人肯定在一起,于是就万无一失地对陈建立作出了以合法形式的非法拘禁决定(见附件二)
    
     在当天晚上9点多,林华就被东翰镇政府接访工作人员接回。随之,被陈建立于2009年3月12日凌晨不由分说地一边强行以凭空捏造的“本人陈述”、臭气相投的“接访单位证明”和张冠李戴的“劝导教育告知书”为证据,一边特意将“2009年3月份,林华进京就医,并没到任何部门上访或非正常上访的事实”改变为“2009年3月份,林华因到北京市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大等非上访地区进行上访活动”,武断地对林华实施了“行政警告”措施(见附件三)。
    
     总之,完全不必结合另案予以证实,只要在本案中将上述事实与下列事实相对照,就绝对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上述有关官员不仅助付为虐,而且颠倒黑白,甚至腐败透顶!
    
     本案的肇事者杨秀财自从2002年6月15日肇事那个时刻起,就已经构成了交通肇事罪,可是,事发至今已满7年,居然从未受到当地有关部门任何处罚。曾经,他不仅三番五次随意进出公安机关,而且自由往返香港特别行政区,甚至在上网追逃之后,还畅通无阻到达日本国,更荒唐的是,负罪以假离婚的办法达到违法超生育的目的(这些事实问题均有证据予以证实)。
    
    3、瞒天过海以雇佣的保安为刽子手,以招待所为屠宰场,践踏迫害陈建立等上访人
    
     由于看守不严,导致陈建立夫妇溜之大吉,造成本来已经得逞的阴谋决策一切前功尽弃,加上陈建立夫妻原来是同行,而如今却只接回林华一人,显然陈建立又溜之乎也,因此不言而喻,必然促使原本就目无法纪的福清市有关腐败官员及上述保安们对陈建立产生伺机打击报复的念头。
    
     凑巧,陈建立于2009年3月12日在前往公交站亭准备乘坐20路公交车回住处途中,当看到北京民警正在检查行李包时,陈建立便立刻起步往回走,不料,竟被正在检查行李包的民警发觉,于是,陈建立只好自觉接受检查义务。民警发现陈建立的背包里有上访材料后,便不让陈建立走开。为此,就成为福清市有关官员及其所雇佣的保安们提供了求之不得的机会。可想而知,陈建立显然成了瓮中之鳖,在劫难逃!
    
     果然不出所料,陈建立尚未离开马家楼,预测就得到应验:
    
     2009年3月12日晚上9点多,福清市信访局驻京工作人员周遵庆等三人到北京市马家楼将陈建立接向上述黑监狱。由于此三人都认识陈建立上次报了110,于是导致他们担心陈建立受到虐待必然还会报警,促成他们以先下手为强的办法实行了强抢手机的行为。三人办完交接手续后,将陈建立推上了等候的汽车后,不等马达起动就开始抢夺陈建立的手机。因当时陈建立为了及时取证,所以手中握的是正在操作的录音机,而不是手机,于是那时被他们抢夺的物品是录音机而不是手机。不过,因为在此时对他们来说,录音机所发挥的作用比手机所发挥的作用更加致命,所以,他们意外夺得录音机就显得更加喜出望外。但对待陈建立却越来越残忍……
    
     汽车到了黑监狱门口,陈建立就下了车。周遵庆恶狠狠地揪住陈建立背后的衣服使促劲儿往黑监狱里推。此时,早就等候在黑监狱里的近二十位保安犹如蜜蜂一般冲了出来,个个摩拳擦掌,来势凶凶,示威今晚非将陈建立打得焦头烂额不可,以解心头之恨。包括周遵庆三人在内的福清市驻京有关人员一致一边唆使其雇佣的保安们,一边恫吓并呐喊助威,同时示意将陈建立推进110房间进行摧残……
    
     陈建立被推进110房间后,保安们首先在臭骂的同时,七脚八手搜查陈建立的全身。陈建立除了钱以外,包括手机,身份证在内的一切随身物品,一律都被他们洗劫一空。随后,由理着短发,外号叫胖子的保安头子三番五次殴打陈建立的头部,其他保安在四周一起恫吓、威胁。等待他们殴打、愚弄到了心满意足之后,紧接着就安排了高海军(手机号为:13120173899)和号码为15128896430的手机主人等4名保安分为两组,分别负责夜间和白天。高海军与手机号为15128896430的二名保安为第一组,另外两名保安为第二组,使用车轮战术不间断地戏弄、折磨陈建立。期间,既不让吃,又不让睡,而且还强迫陈建立不得不蹲在地上近40小时。
    
     在第一个夜晚(即2009年3月12日晚上至13日早晨),第一组两名保安自从车轮战开始起就一直捉弄陈建立。他们一见到陈建立蹲在地上眯了眼,就一直用手拨弄陈建立。看到陈建立实在熬不过去时,只允许陈建立用湿毛巾擦把脸提神一下。到了凌晨4点左右,手机号为15128896430的保安料定陈建立再也熬不住了,于是便肆无忌惮地开口:“你不给我们好处还想睡觉;如果你真的想睡觉,只要给我们50元钱,就能如愿以偿,我们总共有4个人,一个也只能分到十几元钱;要是不给,我就不用再说了,你自己心底肯定有数!”陈建立见机就责问他们:“我与你们生来素不相识,前世无冤,本世无仇,并且从来不欠你们的债,理应井水不犯河水,相互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而你们究竟为何一直这样不择手段地折磨我呢?”高海军趾高气扬地回答:“是你当地政府官员花钱雇聘我们为他们办事,每天400元人民币,如果你愿意花更多或者也只要这么多的钱,那我们肯定也会死心塌地按照你的要求办事!”
    
     到了第二天(即13日)早晨,轮到高海军这一组休息。因为高海军嫌109房间里的卫生间太臭,于是就将“屠宰场”移到109房间。从此,第二组保安就按照第一组保安的例,在109房间里对陈建立实行“屠宰”……
    
     在第二个夜晚,又轮到高海军这一组“上班”。因福清市驻京接访有关人员执意继续使用借刀杀人的办法来到达始终不让陈建立入睡的阴谋目的,所以,两位保安照样整夜不让陈建立合眼。到了下半夜天快要亮的时候(即14日凌晨4点多快5点时分),福清市驻京接访有关人员为了防止保安动了菩萨之心,同情陈建立,暗中让陈建立小憩,便施展以相隔十多分钟就打一次电话进行查问陈建立是否入睡的方法以致不让陈建立入睡的伎俩做为预防措施。在那些不计其数通的电话里,其中有一通是杨秋英(福清市信访局副局长)打给高海军,指使保安千万别让陈建立入睡的电话,被本陈建立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至此陈建立决定不在服从他们的意思,执意就地入睡。因此而招来二位值班保安的围攻。
    
     期间,保安头子胖子每天早晨都带了另外三五个保安来到黑监狱,故意捉弄、训斥和殴打陈建立。
    
     在黑监狱受尽折磨的一天两夜之余,上述有关人员只让陈建立吃了两包方便面。
    
     2009年3月14日早上,黑监狱老板女老板在女清洁工陪同下来到109房间,一边特意观赏陈建立这些天被保安们摧残的窘态,一边刻意用尖酸的语言教训道:“因为你们夫妻俩逃跑的事,害得我们这些人有多苦你知道吗?你还以为逃脱得了,现在看看你的丑态有多难堪?你为何不仔细想想,胳膊还能拧得过大腿吗?他们是政府官员,我还是劝你,别跟他们较劲为好”
    
     上述当地有关人员达到预谋的初步目的后,于2009年3月14日上午9点多,将陈建立从黑监狱带回福清继续收拾。途中由高海军和另外一名保安押送。东瀚镇和派出所三位当地随行官员令陈建立包括上厕所在内的一切行为都必须经保安同意。在半路上吃饭时,随行官员不准陈建立下车到餐厅进食,同时留下保安看守。高海军就乘机向陈建立挖苦取乐道:“你是高级保护的动物。”随行官员饱餐之后,带了两份套餐给保安吃,而给陈建立吃的却是小米粥加上一桶方便面。
    
     陈建立吃了这一餐饭之后,下一餐的饭就是3月16日早晨在福清市拘留所里吃的早饭了。
    
     统计一下,从12日午餐之后,到16日早餐之前,相隔90余个小时里,陈建立总共吃了三包方便面和一份小米粥。
    
     总之,陈建立受尽上述非人待遇的磨难,一切都是由当地有关腐败官员为了压制和打击报复陈建立而刻意铸成的!不然,陈建立与上述保安们不但没有任何过节,而且素不相识,甚至根本没有接触的机会,他们怎能摧残陈建立呢?!
    
     何况,另外一位福清籍进京上访人叶国良,于今年3月9日傍晚3—4点至12日下午2—3点三天三夜里,也同样被上述当地有关官员及其所雇佣的保安们采取类似以非人待遇的办法实行压制和打击报复呢?
    
     4、明目张胆以非正常上访为名义,以非法拘禁的先例为模式,进行继续迫害陈建立等上访人
    
     陈建立乘坐的大巴车于2009年3月15日下午2-3点左右到达福清市。不过,虽然陈建立已回到福清老家,但无法与家人团聚。其原因很显然是由于陈建立一直上访和检举揭发的而落入有关人员及其同伙们的打击报复警戒区,于是导致那些人员对陈建立采取了制裁措施。但是,由于陈建立落入其警戒区不但不违法,反而合法,反之,制裁陈建立不但不合法,反而违法,因此,对陈建立实行制裁就不得不伺机借题发挥,也就是说除了借题发挥这个唯一办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选择余地。正因为只有到京劝还接回陈建立才是借题发挥的唯一机会,于是,将陈建立视为眼中钉的家伙绝对不会放过到京劝还接回陈建立这个机会。因此,大巴车刚停稳,陈建立一下车就被二十来位早已等候的有关人员带到福清市石竹山干部“双规”处做笔录。
    
     在做笔录期间,东瀚派出所新任片警王宜明(与陈建立第一次见面)满口脏话臭骂陈建立,同时他以当地政府已经替代肇事者杨秀财偿还民事赔偿款而陈建立不守承诺为由向陈建立问罪;东瀚派出所副所长陈明星为了找借口,企图以吹毛求疵的办法,既能够让他们拥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又能够让他们以更加残忍的手段制裁陈建立,于是就刻意对陈建立的上访材料及通讯录等纸张,进行了一番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大搜索,但最终一无所获。
    
     经过一番大搜索之后,虽然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但由于机会难得,只能照例勉强以“2009年3月12日,陈建立携带上访材料前往北京地区非正常上访,被北京天安门警方查获。经训诚后由福清市东瀚镇驻京接访工作人员接回”为由,以“①行为人供出供认,②接访工作人员笔录,③北京天安门分局训诚书,④福清人民法院判决定、承诺书(见附件五、六)”为证据,非法对陈建立实行了10天行政拘留。
    
     由于搜索不到更多借口,难以对陈建立实施比非法行政拘留更加残酷手段,因此,陈明星副所长就对那些上访材料和通讯录以及证据清单等资料检查不出任何名堂而感到无比的失望。显然令其失望的原因是因为他企图再通过认真细致检查和吹毛求疵、断章取义之后,一方面或许能够从中寻到蛛丝马迹,另一方面绝对能够从中认识陈建立所控告和检举揭发的是哪些人员,继而就以此为导火线进行煽动挑拨被控告和检举揭发的对象一起与他们诛锄异已,压制和打击报复陈建立。因此,陈明星就在将陈建立送进拘留所之前,赶紧趁着陈建立家属尚未领回陈建立的背包之机,以对陈建立的上访材料和通讯录等纸张实行暂扣审查为由予以没收。但是,拒绝出具没收单等一切凭据。
    
     本次进京上访被当地有关官员接回后惨遭非法拘禁的信访人,除了陈建立以外,还有叶国良和俞明华等人。
    
     5、挖空心思找借口,企图让 “肯定对陈建立实行劳动教养”的预言与众兑现。
    
     自从2007年6月19日,被陈建立违反民法通则第58条规定,乘人之危胁迫陈建立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与其鉴定“保证今后不以任何理由为借口再上访”的《息访息诉承诺书》起,当地有关官员及其同僚们看到陈建立又为妻子林华工伤赔偿的事项而上访,就故意将陈建立的行为当做违背承诺加以谴责,并咬牙切齿地发出“今后陈建立再到北京上访,一旦被接访工作人员接回,就难免对他实行逃拘留、劳教甚至判刑的法律”的警告预言。发出该警告预言的官员,其中,有一部分是直接对陈建立发出的,有一部分是对本市其他信访人发出的。就今年三月份张忠琴即将离任时,还不厌其烦地向其他上访人员发出上述警告预言。
    
    由于权大于法,才让上述理应不受法律保护的承诺反常地产生了法律约束力,从而导致上述官员的警告预言果然应验。
    
     上次进京上访被接回(即在陈建立“承诺”之后第一次进京上访被当地接访工作人员接回),陈建立就遭到被陈建立以“2007年10月20日至21日,陈建立在北京往福清的大巴车(闽AE7496)上公然辱骂信访工作人员”为借口,予以实施的非法拘禁。
    
     本次陈建立陪同妻子进京就医兼上访被接回(即“承诺”之后第二次被接回),由于片警王宜明心中有数本次所发出的预言已升级为:本次陈建立从北京被接回,肯定对他实行劳教措施。所以,他在福清市拘留所办理交接手续时,当着东瀚镇副镇长和拘留所民警等人的面,胸有成竹并切齿痛恨的叫嚣:“他妈的,坏透了。请帮我狠狠的治他一下,我们准备将他报教。我回到所里马上整理他的材料,10天时间应当足够!”
    
     在拘留所民警陈建立的身体状况期间,王宜明在一旁听到陈建立告诉头部被北京保安头子猛揍时,立即脱口而出:“打得太轻了,最好要打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为了让升级的预言应验,片警王宜民不但东奔西跑,而且挖空心思企图搜罗陈建立的缺点。期间,他不但试用了欺骗林华再去做笔录的伎俩,而且也到过我村搜集材料,甚至于2009年3月18日到福清市拘留所审讯过陈建立。但由于搜罗不到任何把柄,令其阴谋最终无法得逞,因此,使得升级的预言无法应验。
    
    总之,完全不必结合另案予以证实,只要在本案中将上述事实与下列事实相对照,就绝对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上述有关官员不仅助付为虐,而且颠倒黑白,甚至腐败透顶!
    
     本案的肇事者杨秀财自从2002年6月15日肇事那个时刻起,就已经构成了交通肇事罪,可是,事发至今已满7年,居然从未受到当地有关部门任何处罚。曾经,他不仅三番五次随意进出公安机关,而且自由往返香港特别行政区,甚至在上网追逃之后,还畅通无阻到达日本国,更荒唐的是,负罪以假离婚的办法达到违法超生育的目的(这些事实问题均有证据予以证实)。
    
    
    
     反映人:林华 陈建立 13055529184
    
    
    
     2009年5月13日
    
    
    
     附注:福清市公安局陈钦华局长办公室电话:0591—85195001 13960730073
    
     福清市公安局东翰派出所电话:0591—85811104
    
     福清市信访局杨秋英副局长电话:0591—85238466(办) 86978502(小)
    
     15959160779
    
     今年3月份离任的原福清市信访局局长张忠琴手机:1395044126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墨西哥猪流感可能来自福建福清的长乐河川(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告破”背后的黑幕:蒙冤者及其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二封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福建福清失地村民致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一封信(图)
  • 2009.4.10“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福建省城上访记(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两会进京上访登记表格目录(图)
  • 福清信访领导登门
  • 2009——进京心路(一)/福清纪委爆炸案冤案家属吴华英
  • 福清纪委爆炸冤案家属给省人大的公开信(图)
  • 良田撂荒13载、福建福清市失地农民怒吼:还我农田 (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回顾2008年艰难的历程(图)
  • 福清宗教维权斗士董丹凤绝食抗争(图)
  • 福建福清七旬老人北京喊冤被截访 儿子四处奔波求援为救父 (图)
  • 揭发福清市宗教局贪腐案,访民李小玲被捕
  • “福清纪委爆炸案”: 我是怎样成了“非法买卖爆炸物品”/杜捷生(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27日去省城继续向高层伸冤(图)
  • 福建福清“死囚”陈科云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福建“6.24”福清纪委爆炸案审理情况反映(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驻日大使崔天凯状件(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福清市警察诬陷嫖娼逼供害死两人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致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五封信(图)
  • 「福清速度」值得提倡嗎?/紀曉華
  • 一份未能递呈莅临福清视察的李克强副总理的状件/心尘(图)
  • “福清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第四封信/伍佰民(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 福建福清佘祥林案——“无尾案”辩护记实/林炎炎律师 (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纵坐牢 也要说/杨智敏
  • 福建福清爆炸一案的受冤家属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信
  •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