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图)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0日 转载)
    
    来源:腾讯网
     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与一女服务员发生争执,该服务员用修脚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被刺伤喉部,经抢救无效死亡。据野三关镇一位退休干部称,双方争执可能是因事发前邓贵大向邓某提出特殊服务要求,遭拒后,邓贵大从怀中拿出一沓钱抽打邓某的头部,由此引发了命案。
    
    而网友群情激奋的程度则令人有些目瞪口呆----数以万计的留言,几乎集中于对被刺死官员“活该”的情绪喷发,女服务员成为弱势群体无奈自卫反抗的标符。一边倒的情感倾向竟如此汹涌。从而引发了大家的思考。邓玉娇案”自5月10日晚七点发生至今已过去八天。然而,由于相关信息的不通畅,网民所获得的内容也很少。即便如此,自邓案发生以来,每天仍有数以万计的帖文、博客在被推出、被传播、被讨论、被热议……仅仅这一现象,足以值得大家关注与关切。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这些有限的信息中,遴选出一些出自于民间的最新进展;并从数以万计的博文及论坛网友跟帖中,遴选出几条较有代表性的帖文,以期提供给大家一些具有价值的信息,予以此案最大的关注与关切。
    
    南方周未:两次被“推坐”
    
    18日,湖北省巴东县公安局再次通报了“5・10”案的相关细节和情况,女服务员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而被刑拘。对比媒体披露的12日巴东县公安局初次通报,两次通报内容有所出入:原来的“特殊服务”一词,此次通报变成“异性洗浴服务”。原来的“按倒在沙发上”,变成“推坐在沙发上”。本次通报还多出了“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
    
    案发后,据此前报道,邓玉娇曾主动打电话向警方自首。昨天,巴东县警方对此表示,邓玉娇有主动投案情节,但自首是否成立,应经诉讼程序由人民法院审理后依法作出认定。
    
    长平:邓贵大的“特殊服务”要求为何不见了
    
    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有两点:用以确认邓贵大等人强奸动机的“特殊服务”要求不见了,变成了“异性洗浴”服务;用以确认其暴力行为的“按倒”在沙发上,也变成了“推坐”在沙发上。围绕着两个关键点发生的其他细节变化是:一,邓玉娇并不在休息室,而是在水疗区。发生争吵之后,邓才离开水疗区进入休息室;二,首先跟邓玉娇发生争吵的人,并不是邓贵大,而黄德智;三,黄德智要求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遭到拒绝,并一路争吵到休息室,邓贵大闻声后才赶来;四,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异性洗浴”是不是性服务?“推坐”是不是施暴?
    
    事件进展
    
    进展一:这篇文章是一个名为屠夫的网友发表在其博客上的。文中记录了网友去恩施医院探望邓玉娇的相关情况。文中指出因精神病的治疗,其医学专业性很强,因此仅从邓玉娇所处的居住环镜还是满意的。从文章中的词句可以看出,这是一次理性的探望。
    
    以下内容来自其网友博客:
    
    经过网友们的关注和支持,昨天下午,屠夫陪同邓玉娇父母到达了恩施州州府和陈万会合,然后带上网友们的支持和鲜花到了优抚医院,去探望邓玉娇。由于是周末,主治医生没上班,后经向副院长的同意,邓玉娇母亲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女儿。
    
    
     邓玉娇情绪不稳定,容易暴躁。邓玉娇母亲看望完后出来告诉屠夫,现在比刚进院的时候,精神状态好点,住的环境她也很满意。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


    
    进展二:邓玉娇案最新视频:
    
    如下视频是恩施电视台所播出的相关报道,在视频第11分10秒,邓玉娇边哭边说“爸爸,他们打我……”
    
    观点与声音
    
    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在与女性有关的重大突发事件面前,我们从来看不到妇联的任何踪影。湖南黄静案,你们没有出来;广州谭静案,你们没有出来;深圳梁丽案,你们没有出来。巴东县妇联,湖北省妇联,全国妇联,是你们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
    
    强国论坛:一语惊坛 “精神病”成了立案筹码,案情成了摆设?
    
    邓玉娇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应尽快作出认定
    
    公安机关首先应对邓玉娇的行为,是否符合正当防卫条件进行认定;只有认定其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或者属于防卫过当了,才要考虑其案发前患过抑郁症,案发后打电话报警,警察到场了又冲动地“袭警”等不正常情况,再对她作精神病司法鉴定,以确定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修脚女的刀“修理”不了官场腐败!
    
    提倡让邓玉娇等弱女子和劣等公民以身试法或以身试暴都是不现实的,那将会使她们做无所谓的牺牲而无任何一点社会效果。很多貌似支持拥护她们的网友在如今社会环境下只会把一个个弱女子推向万丈深渊,在让她们做实践自己不实际幻想的无辜牺牲品。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


    
    干部殒命梦幻城 刀客是"烈女"还是"郁女"?
    
    新闻媒体的“版本”是:“巴东县3名工作人员与一女服务员发生争执,该服务员用修脚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据称,双方争执可能是因向女服务员提出特殊服务要求,遭拒后,干部拿出一沓钱抽打邓某的头部引发命案。”
    
    巴东县官方“版本” (通报)是:“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3名干部陪同客人在镇上一娱乐场所消费时,与一名女服务员发生争端,争执中该服务员用水果刀刺破一名干部的颈部动脉血管及胸部,致其不治身亡,另一干部臂部受伤。”据警方介绍:“在案件侦查中,从邓玉娇行李包中查出有治疗忧郁症的药品。”
    
    两个“版本”不同在于,被杀、被伤的干部和女服务员双方“发生争持”原因上:媒体是“双方争执可能是因向女服务员提出特殊服务要求,遭拒后,干部拿出一沓钱抽打邓某的头部引发命案”;巴东县官方没有正面回答“争持”原因,却暗示女服务员有“忧郁症”……不同的还有:新闻媒体说,女服务员用的是“修脚刀”,官方说是“水果刀”。
    
    女服务员刺死官员被喝彩也是悲剧
    
    公众这种心态源于一种刻板印象。比如,认为富人就是为富不仁。尽管不以具体情况为基础,就对某一群体的性质进行褒贬划分,显得既粗暴又简单,有时甚至是错误的。但是毫无疑问,刻板印象的形成有其经验依据,并且还是长期累加而形成。贪污腐败、花天酒地、恃强凌弱、以权压人……官员群体弊病丛生,层出不穷,怎能让公众不产生不满?该事件起因未明就对被刺官员进行“有罪推定”,进而将其“罪行”放大到“死不足惜”的地步,就是长期以来官员在公众心目中所形成的刻板印象的结果。这种情况下,公众看似对事件当事官员表达不满,归根结底直指官员形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邓玉娇案说明妇联该解散/卫金桂
  • 邓玉娇案:最可怕的是有些官员看谁都像妓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