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走一步退二步:悖境中的中国传媒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中国传媒正在有序和无序中艰难地探索着。中国民间对官方传媒的不满已经公开化,官方管制传媒的传统模式已经失效。值得庆幸的是,政府反复高调宣示保障新闻自由。 (博讯 boxun.com)

    
    中国传媒面临的舆论压力激增,而且越来越公开化。2009年1月和3月,凌沧洲等人发表了《抵制央视,拒绝洗脑》和《再见!宣传与谎言》两封公开信,谴责中国的“喉舌们”。这些启迪民智、鼓舞人心的号角,刺破了新闻界与学术界沉闷的氛围。
    
    2月9日(元宵节)央视新楼发生大火后,有网民调侃说,“做人不能太CCTV啦!否则,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此类黑色幽默反映出央视不得人心。“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张国勇、宋春丽等高调评议“央视大火”,赢得民间齐声喝彩。
    
    除了混淆新闻与宣传、顽固坚持洗脑政策,中国媒体人的专业素养下降更让媒体饱受诟病。在市场经济环境下,部分媒体和新闻人为了私利而放弃专业操守,甚至敲诈勒索。在中国煤炭大省山西,假记者遍地行,连街头小贩都敢说自己是记者。每有矿难,真记者和假记者一起排队领“封口费”。
    
    2008年7月1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李家洼煤矿发生特别重大事故,造成35人死亡、1人受伤。事后矿主买通了记者与某些政府官员,瞒报事故达2个月之久。类似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最典型的是三鹿毒奶粉事件中部分中国媒体的恶行。
    
    早在2008年7月就有记者获得了可靠信息,却因媒体“自律”未能公开报道。在记者简光洲点名报道“三鹿”前,其他媒体都只用“某品牌”代替。有毒产品曝光后,三鹿公司通过投放广告,要求媒体不报道,同时网站搜索删除负面消息,阻止公众获取信息。
    
    由此可见,中国的部分媒体和新闻人已经沦为危害公众利益的帮凶。中国民间流传的“防火,防盗,防记者”并非空穴来风。正如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所说,“从前的记者主要受政府领导层监控,现在记者最大的威胁,往往是大商家。”
    
    中国传统的新闻管制手段就是选择性传递对官方有利的信息,而严格控制不利的信息传播。一句话,完全混淆了新闻与宣传。其结果之一就是官方新闻媒体的公信力持续下降。2008年我们在某省的调查表明,47.4%的受访者对当地媒体评价一般,26.3%的受访者对当地媒体不满意。2009年我对129人的访谈显示,根本不相信中国官方媒体的占17.8%,半信半疑的高达47.3%,基本相信和完全相信者仅占34.9%。
    
    分析表明,从事新闻与传播学研究与实践的受访者对中国官方传媒的评价低于平均水平。换句话说,“业内人士”最不信任传媒。调查还显示,经常与亲朋好友谈论时政的受访者对传媒的评价较低。社会交往已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新闻媒体的正面影响力,社会上已经形成质疑官方媒体的舆论氛围。
    
    传播学上的“期望违背理论”(Expectancy Violations Theory)说,人们在社会交往中总是带着期望。当期望被违背时,人们对信息本身的注意力就会下降,而对导致此违背现象的原因格外关注。受众对媒体越失望,对限制媒体的各种因素就越不满。传播学者把这种社会心理现象称为“唤起”(arousal)。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传媒大学坠亡女生脖子有明显掐痕疑为被杀
  • 中国传媒大学一女一男两名学生坠楼身亡
  • 孙东东:访民精神病的言论被传媒断章取义
  • 中国拟打造海外传媒巨舰争话语权
  • 从习近平挺曾说起:政治新闻与政治八卦传染传媒
  • 中国“草根媒体”已开始冲击中央传媒
  • 中国传媒业就业歧视第一案1月16日庭审纪实
  • 官方媒体《毫州新传媒》被迫删除有关《零八宪章》的报道(图)
  • 《毫州新传媒》被迫删除有关《零八宪章》的报道
  • 中国传媒大学的校园广告(二)(图)
  • “无国界记者”责中国禁外国传媒入西藏
  • 中港非中央级传媒记者突破封锁报导神七
  • 北京德国传媒消息人士透露:前国家总理李鹏病重
  • 胡锦涛卫队小试身手, 传媒记者弱不禁风
  • 刘建永:关于对成都传媒集团打压异己辞退本人的谴责
  • 国难当头,中宣部终于管不住传媒
  • 星空传媒撤出中国市场 默多克兵败中国
  • 先后出现三次失误——温家宝会传媒,疲态毕现
  • 传媒大学博士生出书涉嫌抄袭 出版社承诺销毁
  • 美国传媒学院华裔教授:学生告教授一点也不荒唐
  • 不必对大陆传媒落地台湾感到恐慌/西风独自凉
  •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 将黄菊病情真相告知传媒又何妨?
  • 传媒眼里的「两会」:官员学者「大秀场」(图)
  • 张宝华:香港传媒赤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