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无为县村民巫后斌因不肯卖地差点被打死控告无门(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反应器
    

安徽无为县高沟镇新沟行政村劳武自然村村民巫后斌因不肯卖地差点被打死控告无门
    
    我叫巫后斌,男,现龄55岁,安徽省无为县高沟镇新沟行政村劳武自然村村民。
    
    2008年4月26日早晨7点10分,两个身穿深色西装的暴徒突然闯入我家中,一个体型较高的从我背后死死地勒住我的脖子,并捂住我的嘴巴;另一个迎面对着我的眼睛连打两拳,然后从怀中拿出铁棍,凶狠残暴地对着我的双腿一阵猛击,致使我眼底出血、血流满面,双腿六处骨折(右腿四处、左腿两处)。两个歹徒行凶时还边打边恶狠狠地说:“地还卖不卖!”“如果对外说就杀掉你全家!”正当歹徒准备继续行凶施暴时,我妻子从外面回家看见了,她转身就往外边跑边喊 “杀人了!”“救命啊!”在我妻子和邻居的大声呼救下,两个暴徒才携带凶器大摇大摆地逃离现场,蹿进早已停在路边的被卸下牌照、车内有两个人接应的黑色小轿车里扬长而去。此时,大街上有近百人围观却无人敢上前阻拦,凶手的嚣张气焰不可一世。
    
    我家世代为农,以种地为生。几十年来,从未与人结仇,突然遭此厄运,全是因为我家位于安徽省无为县高沟镇某电缆桥架厂西侧的一亩多耕地。近几年,由于新沟工业开发,我家的5亩耕地已被征用了3亩多,这已是我家唯一的一块耕地了。在我和另外两户农民的耕地东侧是一家电缆桥架厂,西侧原本都是一片耕地,后来高沟镇从这里修了一条“高新大道”,自从这条马路开通以后,我们三户农民的厄运便降临了。
    
    该电缆桥架厂的厂长张某是无为县政协常委,他原本是外村人,上世纪80年代他是当地出了名的地痞恶霸,无恶不作,后来在当地呆不下去了,就跑到隔江相望的铜陵“混世”。这几年他看到我们村的工业发展很快,便利用与我们村某领导的亲戚关系,跑到我们村来非法圈地办厂。自2006年开始,他在没有任何政府土地部门批文的情况下,采取欺下瞒上、化整为零的办法,利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逼迫农民,非法圈占了100多亩耕地。也就是从“高新大道”修建开通以后,他看到了我们几户村民沿路边耕地的商业开发价值,便朝思暮想把我们的耕地也占为己有。
    
    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张某仍然在不能提供任何政府或土地部门审批文件的情况下,不择手段地采取哄骗、威胁、恐吓甚至公开使用暴力,用比附近耕地低好几倍的价格,威逼我们几户村民贱卖自己的耕地。张某在大庭广众下扬言:“如果谁不把地卖给我,我就好好治治他”。 他在强征另外一个农户的耕地时,曾指使本厂的几个亲信,在光天化日下对该户农民殴打施暴; 张某还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并让我的几个亲戚和朋友带话给我说:“如巫后斌不乖乖地将地卖给我,就找人打断他的双腿”。我原本以为张某只是说说大话,没想到利欲熏心、丧心病狂的他真敢下此毒手。此外,2007年张某在无为县城关镇征地搞房地产开发时,也是雇用两个 “打手”,采取同样的手段以暴力逼迫农民拆迁,对于有钱有势的他,老百姓是敢怒而不敢言。
    
    案发后,我的邻居及时拨打了110报警,并向公安部门提供了张某非法征用耕地、雇人入室行凶的重要线索,尽管公安部门介入了调查,但他们像似在例行一项公事,对张某这个“企业家”兼“无为县政协常委”似乎一点办法都没有,案发至今一年多过去,至今查而不破、查而不结,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而我却躺在病床上,倍受身心的双重煎熬,我的家人也整天以泪洗面,不但为我看病四处筹借医药费,还要提心吊胆,度日如年!
    
    这使我不禁要问:为什么在金钱和权势面前,法律的尊严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为什么在国家大力提倡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身为无为县政协常委的张某居然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非法暴力征地,光天化日雇凶致人伤残,却一直逍遥法外?!
    
    一年多来,我们全家多方求救、上访无果,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借助媒体和社会的力量,强烈呼吁并企盼国家有关部门能为民作主,将凶手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为民除害!
    
    控诉人:巫后斌
    
    电话:0565-6862712
    
    安徽无为县村民巫后斌因不肯卖地差点被打死控告无门
    安徽无为县村民巫后斌因不肯卖地差点被打死控告无门


    安徽无为县村民巫后斌因不肯卖地差点被打死控告无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拯救大兵吴保全、拯救农民耕地系列报道(2)
  • 河南省宁陵县城关镇南关村委12组3亩4分2可耕地12万6千元成交
  • 茅于轼抨击耕地红线:中国不缺粮只缺房(图)
  • 视频:河北平顺县非法征用耕地 警察用防暴武器镇压
  • 日照瓦楼村支部书记李西轩非法占用耕地
  • 农民失地:四川遂宁“保护耕地”成空话(图)
  • 山东村官侵占耕地,农民屡次上访
  • 耕地不足难餬口,农民工只有往外跑 (图)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挑战18亿亩耕地红线
  • 浙江慈溪关于3000余亩耕地被强抢强占的呼吁书(图)
  • 国土资源部强调:占用农民耕地要让他们有知情权
  • 新土改:18亿亩耕地底线六目标分部细化(图)
  • 安徽夫妇因耕地被非法侵占相约上吊自杀
  • 安徽凤台村干部以超低价强迫农民出卖耕地
  • 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荒废耕地、毁坏良田万亩、惨不忍睹(图)
  • “到国外买耕地” 广州想法引关注
  • 钢铁厂肆意侵占耕地 百姓利益不闻不问
  • 桂林:警察和不明身份人员在赈灾国难期间暴力强占耕地(视频)(图)
  • 十三陵镇西山口村农民关于首发集团非法强占农民耕地的举报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耕地制度存在的问题及政策选择/张路雄
  • 支持茅于轼先生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的论述/刘荻
  • 城市化与耕地之争:茅于轼卖国吗?(图)
  •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 朔州市金城镇西关村委长期违法,违规,征用,占用私买农民耕地的事实
  • 刘蔚:住房地、商用地应该不会占用现有的耕地/唤醒国人之126
  • 从利令智昏到丧心病狂——驳“不保护耕地”论/刘松萝
  • 耕地一退再退:新国土部长吁死守18亿亩最后红线
  • 百姓杂志:让贼为我们守耕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