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杭州富家子飙车事件令杭州民怨沸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5日 转载)
    
    ----交通肇事?危害公共安全?
     (博讯 boxun.com)

    文章来源:上海法治报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5月7日晚上,爱好飙车的富家子胡斌驾驶改装过的三菱跑车,与友人在杭州闹市疯狂飙车,撞上一名正过斑马线的25岁准备结婚的大学毕业生谭卓。谭卓被撞飞20多米远,抛上5米多高后堕地,脑浆溅流一地惨死。由于肇事者撞死人后若无其事,过去两天杭州民怨沸腾。
    
    天灾不可违,人祸实难忍
    
    前段时间,杭州当局出台的网络实名制曾掀起了轩然大波,被网民普遍认为是变相打压言论自由的一种手段。该规定不仅仅遭到了网民的极力反对,更是遭到了不少法律专家的批评,认为该规定违反了现存法律,并且与中纪委、中组部的反腐重大举措相冲突。
    
    5月12日是四川大地震的一周年纪念日,按说,我们在此前更应该为纪念大地震中死去的民众作些准备工作,可是,很多人的视线却又被杭州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扯了过去。
    
    天灾不可违,人祸实难忍,如果说地震造成民众的死亡还可以理解和忍受的话,那么人对人生命的无理和无情剥夺则足以让人愤怒。
    
    飙车事件发生后,迅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面对杭州当局对该事件的“交通肇事”定性,杭州当地以及其他省份的知情民众无不怒火中烧,认为胡斌在此次事件中存在故意伤人致死的重大嫌疑,应该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类罪名来处理,而不应该认定为属于过失犯罪的“交通肇事”。
    
    杭州当地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的时候对于胡斌的身份着墨不多,而其他地方的媒体则明确报道胡斌为“富家子弟”,幸亏被撞死者并非一般民众,而是浙江大学这所名校的天之骄子,如果被撞死的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农民,也许飙车事件至今都无法进入公众的视野。
    
    杭州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胡斌在杭州市区人口密集的繁华路段飙车,可以说是在进行一项非常危险的活动,其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他应该非常清楚。可是,他却仗着自己家财大气粗,视人的生命如草芥,在撞死了谭卓之后还狡辩称是对方撞了他。
    
    而且,据目击者称,在谭卓被撞死在地后,胡斌并未下车去看,而是坐在车上若无其事。胡斌已经年至弱冠,他这种对生命的漠视态度实在是让人心寒,不对他严惩可以说天理不容。
    
    飙车司机胡斌系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大二学生,家境富裕、酷爱赛车,2008年年底还曾获得杭州“首届F2高卡车冠军”。飙车事件发生后,一群胡斌的朋友在事发现场竟然有说有笑,声称此事“可以用钱摆平”。由此可见,胡斌的家境确实非同寻常。
    
    每天有很多事故发生,每天有很多不公发生,我们都习以为常,久而久之,良心都磨损退化了,正是良心退化和麻木蔓延,才不断让我们放松警惕,才让权贵和不公为所欲为。
    
    舆论对此应该保持不断的关注和监督,应该依法处理杭州飙车事件,绝对不能允许胡斌家用金钱来摆平。
    
    炫富仇富:不能不正视的社会鸿沟
    
    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凡好车出事,往往会出现很大的麻烦。必须承认,社会已出现了一条很深的鸿沟。所谓的好车,仅仅是鸿沟的象征,代表着有权有钱的人。而这样的人,则被那些开不起好车的人、挤公车的人、只能用两脚走路的人所嫉视。
    
    这种现象,被一些人说成是仇富。
    
    产生这种恶性嫉妒的原因,不是富贵本身,而是富贵背后的不公。就像赛跑一样,如果起跑线一致,跑道一样,失败者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认账。但如果他们发现有人中间坐了一段车,或者吃了兴奋剂,那就不一样了。
    
    我们也必须承认,在转型时期,富贵背后的不公是大量存在的。民众中关于这种不公的认知,具有传染性,很快会殃及所有富贵人,无论这些人的发迹是否存在权钱交易的问题。
    
    跟仇富仇官现象并存的是,炫富、炫贵的现象在我们的社会也相当普遍,有钱要显摆,有权有势更要显摆,开跑车在城里飙车,就是炫耀之一种。这种炫耀,使民众的仇富仇官心理更加激化,激化到只要碰上好车,就一律侧目而视。
    
    社会有贫富差异是不可避免的,但出现不仅物质而且心理上的社会鸿沟,却非国家社会之福,尤其非富贵者之福。若要填平鸿沟,需要出大力气的还是强势的一方。强势的一方不作为,最后遭殃的,还是他们自己。
    
    对飙车行为当用刑罚规制
    
    目前,警方以涉嫌交通肇事罪对肇事者胡斌进行刑事拘留。但交通肇事罪通常量刑在三年以下,情节特别严重的才是三到七年。这样的量刑,对于一个经常以在公路上飙车为乐、视公众生命如草芥的富家子弟来说,显然太轻了。胡斌的行为远比一般的交通肇事对于公共安全危害更烈。
    
    目前法律对于飙车者比较宽容。对于经常飙车的,只要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就不会受到刑罚惩罚,一般是行政罚款,最多是吊销驾驶证;即使是飙车撞死人,如胡斌一样,也是以交通肇事罪惩处。或许正因为法律的宽容,我们才看到,飙车成为某些人的时尚。
    
    飙车行为一直是各国打击交通违法行为的重点。为最大限度地遏制在公路上飙车的行为,保障公众生命财产安全,有必要将飙车行为纳入刑罚规制。具体而言,在公路上飙车多次、或者一次超速特别严重对公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隐患的,即使是没有造成危害结果,也应当判处相应的刑罚;对于在公路上飙车造成生命财产损失的,应当在交通肇事罪基础上加重处罚,或者规定为单独的罪名,加大处罚力度。
    
    应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从《刑法》规定体系上来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都规定在“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章;刑法中关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规定所保护的法益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或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物的安全。犯罪行为只有达到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程度才能以“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相关规定定罪处罚。刑法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等罪名规定在同一款,说明“危险方法”需达到和“放火,决水,爆炸”等行为同等或相当的危害程度。
    
    初看本案,似乎胡某的行为只是侵害了谭某一个人的生命,但胡某驾驶的速度大大超过限速的要求。试问,这样在人来人往的闹市区驾驶马力超过民用车的跑车以超过限速要求一倍以上的速度行驶,是否威胁到了来往众多行人的人生安全?是否达到了危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人身安全的程度?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客观构成要件上完全符合。主观构成要件上,胡某撞死谭某的行为虽然是过失,但其在繁华而且来往行人非常多的路段超速行驶,涉嫌逆行(因为警方未认定,只能称涉嫌)的行为不是过失,而是故意。这亦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观要件。此罪和“交通肇事罪”并不是普通法条和特别法条的关系,而是基于行为的危害程度和可谴责程度不同而规定的不同犯罪。
    
    所以,本案应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不是“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