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情怀今何在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今年是"六四"民运20周年。有人将现在的大学生与20年前的大学生做了对比,比较前后时代的大学生对于社会责任、民主建设方面的责任心。就以上问题,德国之声实习记者萧凌采访了香港教育学院校长张炳良教授。张教授是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曾就职于香港城市大学行政系,也曾在香港政府廉政公署任职。 (博讯 boxun.com)

    
    德国之声:今年是"六四"学生运动20周年,有人说世界对"六四"的回忆胜过了中国人自己,您认为是这样一种情况吗?
    
    张炳良:我想89年的"六四"事件对全球的中国人都有很大的冲击,对香港人来讲,89年的"六四"事件也是他们某一种集体回忆的一部分。89年的时候,香港人对中国内地,特别是对北京的学生运动反应很大,也非常支持北京学生要求发展"民主"这个目标。所以,从89年开始,香港人对"六四"有一种不能放散而来的情怀。当然现在中国内地有关"六四"这个问题还不能够放开和公开的讨论,但是这个问题是我们国家最后也不能不面对的一个历史问题,所以我觉得就"六四"的问题早一点来做一个比较正面的证实比较好一点。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了在中国大陆对于"六四"的讨论是没有放开的,那么您觉得这种状况是由于公民已经把"六四"遗忘了,还是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存在?
    
    张炳良:当然89年的时候,有关"六四"事件,我们在外面对当中这个情况所知道的应该说还是比较有限,那么海外的人和大陆内部的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学生对于"六四"的认知和理解还是有一个落差。所以有关"六四"这个问题,我不觉得是内地民众淡忘了。但是我想有关整个"六四"问题最后还是不能不做一个比较全面的证实。以前在香港方面也有一些人士,包括学者也提出可不可以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对89年当时"六四"事件前前后后的许多情况都能够做一个比较全面的报告和全面的一个评估。
    
    德国之声:谈到六四很多人就会想到"民主建设",那么在中国大陆如果进行社会民主改革,您认为其动力应该是一种从社会底层发出的呼声呢?还是从政府层面上的改革措施呢?
    
    张炳良:我想发展民主问题,一方面当然政府方面、国家领导人层面应该有一个比较清楚明确的目标、一个意志。同时这个民主生活、民主精神一定要从下面开始,在基层开始。我们看中国有关发展民主的历史,其实差不多已经100年了。从清末的时候开始提出我们要建设一个民主的新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上台以来,本来是推行民主主义运动。所以从争取民主和开展民主建设,我们国家从过去100年来一代一代都做这方面的呼吁,但是实际上到落实这个层次,在制度层次上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所以最后争取民主也不能完全依靠政府,在民间,在公民社会,在年轻一代,他们怎么看民主,还包括对民主精神这个理解。
    
    德国之声:有人觉得现在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好像对政治关心不多。那么从一个教育家的身份,您对这样的情况有什么看法呢?
    
    张炳良:我想每一代大学生他们关注的事情可能都有点不一样。这个跟他们的成长经验,跟他们所处的时代,跟他们所面对的经济问题、个人发展问题也有关系。你就是看香港,看英国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也有一些人觉得新一代的大学生可能关注市场问题和就业问题比较多。所以我想大陆学生多一些关注他们个人发展这样的情况也不一定是很奇怪。
    
    但是从中国长期以来的学术传统和从大学的传统来看,我们经常强调作为一个学者,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如何来以文载道。这个对于国家的精神面貌方面的贡献也是所有学者所有受教育的人应该重视的。我想这个在一般大学生里面应该有这样一个追求的。所以一方面大学生每一代都有他们面对的不同问题,但是每一代对于社会、对于国家、对世界的关怀的传统是不能变的。
    
    德国之声:社会发展,教育先行。如何将一种社会责任的价值观融入到对青年学生的教育中,使他们对历史有自己的看法,并且身体力行的去担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您觉得在教育方面应该做怎么样的努力呢?
    
    张炳良:我觉得最根本的问题是教育的目的问题。特别是在大学教育方面,从西方的教育传统来看,西方的教育也是非常强调大学一方面是知识的传授地,同时也是推广思维、发展不同思想的一个园地。所以我想如何使大学生能够一方面保持比较批判性的思考,同时也理解大学也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一个动力,这样的一种精神面貌我想也是西方大学传统的一部份。中国的大学之道也是强调我们要明德、要清明。所以从西方也好,从中国大学的传统也好,应该培养学生多关心社会,多关心人生这样一种态度。我想这是教育中非常重要的方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绝密文件:动员10万大学生监控高校 防六四20周年动乱
  • 封丛德《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5月13日於香港出版
  • 六四20周年 学运领袖出书详述出逃过程(图)
  • 我們的六四,他們的故事/陳潤芝
  • 被囚18年的六四“暴徒”高鸿卫访谈
  • 李海、谢福林等看望病中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视频)
  • 对六四缄默 中国海外华人自称问心有愧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感谢朋友的看望。(图)
  • 冷血爱国者,从“六四”到“五一二”杀人帮凶
  • 美国华人基督徒倡议:将六四定为中国祷告日
  • 中国基督徒发表《历史性六四20周年宣告》(图)
  •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图)
  • 国内网友录制六四网络大会开幕式录音
  • 华人基督徒关于六四20周年的宣告
  • 達賴喇嘛與民運人士對話 支持平反六四
  • 北京“六四暴徒”在押人员情况介绍
  • 中国公民自由联盟在华盛顿直播爱德华博士在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网络大会上的演讲 (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累病住院(图)
  • 纪念六四网络大会开幕,将有议员发言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还六四"暴徒"一个光荣的历史定位/焉然
  • 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荆方
  • 六四心结/万生
  • 张前进:基督徒有责任和义务为六四发出声音(图)
  • 「五四」和「六四」的分別/梅天
  • 刘梦溪:六四冷漠症的澳洲后遗症
  • 从“五四”到“六四”:历史验证了什么?
  • 一九六四年晏福生独臂渡珠江/曹蔚如
  • 从“五四”到“六四”:历史验证了什么?——蔡铮的《一个解放军的1989》读纪/李清平
  • 五四、六四、七四/戴耀廷
  • 「六四」到「五一二」的殺人幫兇/林忌
  • 读“华人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有感/赵静芝
  • 武文建:陈佩斯六四挡军车被关了一晚上
  • 非爱国主义,乃国家主义——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六四?
  • 五四.六四.十一與國民教育/呂潔
  • “六四”當中的趙紫陽與江澤民(图)
  • 赵高峰:对“六四”的一点回忆和思考
  • 中共以事实承认六四
  • 《 北京“六四暴徒”在押人员名单及情况介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